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23章 宴客场景



    老大两口子的一顿闹腾,并没有影响众人赴宴的心情,也只有王李氏又哭诉了一回。除了卢氏,李孝恭的媳妇韩氏、程咬金的媳妇崔氏、长孙无忌的媳妇谢氏,也跟着凑成一堆聊天。众人一齐转移话题,没一会王李氏便眉开眼笑起来。

    王李氏搂着房遗爱,把王思源新得的一箱玩具拿出来,挨个往他怀里塞,边塞边说:“这孩子真可人疼,小小年纪,聪慧又懂事。见我被人欺负,立刻冲上来帮忙,真是侠义心肠!”

    除了卢氏一脸与荣有焉的得意样,别的妇人都嘴角抽搐着勉强附和。若不是当家的嘱咐过,要跟王李氏打好关系,她们早跑了…。就房遗爱刚才打女人的土匪做派,实在是称不上君子。

    还好没让她们受太久折磨,王成很快就过来请几人入席了。唐朝时期,越是上层有地位的女性,受到的拘束越少。王珏见他们彼此都是老熟人,也没特意给几位妇人另辟一处用餐。反正在唐朝吃饭都是各自面前一个案,大家也不围桌吃。

    做为主人家的王珏和来客中地位最高的太子,他们二人坐首位。

    “珏自归家以来,承蒙圣上与在座各位厚爱,方能悠闲安居于南山。落叶知秋,情谊如酒,我先干为敬!”王珏说完,拿起案上的浅底酒碗一饮而尽。

    “老师待我如子,我亦敬各位!”本来这时候该是主人家亲子敬酒的,王珏无子,应该王思源顶上,却让李承乾抢了先。

    众人一看太子这架势,连忙拿起碗回敬。再抬头时,各个看着王珏,眼冒绿光。王珏顿时有一种,被一群狼盯上的感觉。

    他们怎能不惊叹!王珏短短几日,便收服了全大唐病情最严重的中二,还让他心甘情愿的以子自居。又感叹李承乾不愧是李世民的儿子,真豁的出去脸面,能敬一个黄口之龄的小娘子为师、如母。

    众人也免不了八卦着偷瞄长孙无忌的脸色,皇后娘娘可是他亲妹,长孙老狐狸不得气出个好歹来?这一看可不要紧,长孙无忌正一脸赞赏的看着李承乾。得,长孙老狐狸自来也是个不要脸的,是他们想多了,喝酒喝酒。

    长孙无忌才不管那些,他认定王珏此人有本事,脑子里存货多,希望外甥能多挖出来一些。没看王珏两次动作,就解决了百姓的吃食问题吗?如果以前有人愿意给李世民这些好处,李世民都能豁出去认他当祖宗!

    “此子叫王思源,为我二哥长子,以后还望各位照顾一二。”

    这算是正式的把王思源介绍出去了,作为王家这一代唯一被承认的孙辈,众人不免细细打量了一番。见王思源举止得体,进退有度,便知王珏没少在他身上下功夫。

    程咬金:“是个好后生,没事来你程叔叔家玩,我家二小子跟你差不多大!”

    李孝恭:“这是我长子李崇义,比你痴长几岁。大家自己人,你唤他大哥就行。”

    听这俩人抢着推销自家孩子,杜如晦气得直想咬手绢,谁让他儿子把人得罪了呢!

    “哼哼,哼哼哼~。”阿绿原本在李承乾旁边取暖,看到李崇义站起来,哼哼着冲他跑过去。有人一直纳闷,太子旁边怎么会趴着一头小肥猪,只是都不好意思问。这回他自己跑出来了,可就好开口了。

    褚遂良:“这只猪是?”

    “他叫阿绿,是老师的宠物,家师临别时把他留给我当个念想。阿绿是看李郎君根骨奇佳,很适合学习我们百家派的武艺,才跑过去的。”每次要说出一只粉猪取名叫阿绿时,王珏都很尴尬。

    我去,不愧是王珏的老师,居然拿猪当宠物养。如此奇葩之人,真是恨不能相见啊!这只猪也够神的,还能看人根骨,回头咱也弄一只养养!

    李孝恭装模作样的,轻叱了李崇义一声:“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叫老师?”

    李崇义连忙对王珏拜大礼:“崇义拜见老师。”

    当当当,三个响头一磕,就算没正式拜师,此事也算板上钉钉了。除非王珏想跟李孝恭交恶,不然不好拒绝。

    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看得众人目瞪口呆。李孝恭平时不争功不出头,李崇义跟他爹一样,在一群大臣家的二代子中,不显山不露水。感情是会咬人的狗不叫啊,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必然一击必中。

    程咬金也在心里暗骂,自己家那俩兔崽子,最近说啥都不出门,多好的机会!

    王珏哪里会嫌资质好的弟子多,忙热情地叮嘱道:“三日后你便与遗爱一起拜师吧,他行二,你行三。拜师之后要在我府上住些日子,你过了锻体的最佳年龄,恐要辅以药材,多吃些苦。”

    又分别看向李承乾和房遗爱,“你们二人也一样,准备些衣物,此次至少要在我家住15日。”

    房遗爱兴奋地站起来,直拍胸脯道:“师弟有礼了,以后有人欺负你,尽管报我名号!”

    房玄龄脸都绿了,一眼没看住,兔崽子又给他丢人!

    原本听到李崇义成为房遗爱的师弟,众人还找回点心里安慰。再一听王珏说什么锻体,辅以药材,心里只剩下羡慕嫉妒恨。都打定主意,以后把自家小子也拿王珏面前溜溜。又担心王珏眼光过于清奇,万一专收房家老二那种人憎狗嫌的咋整。

    为了这次宴请,王珏特意制定了菜谱,里面很多菜都是王珏新教给周婶的。随着一道道别具特色的菜上桌,一碗碗浊酒下肚,众人均放下了矜持,开始狂吃海喝。

    程咬金先喝大了:“想当年,俺老程七进七出虎牢关,百万军中取敌军上将首级,如同探囊取物!”

    秦琼虎目大涨,打着酒嗝拍案而起:“莫要再吹,你的三板斧怎能敌的过俺的杀手锏?当年俺一锏就削了华公义半颗脑袋!”

    文臣们也开始跟着掺和:“虎牢关一役,总共就出兵三次,你如何做得七进七出!老夫还没同你算帐,你给老夫家里装的什么炉子!好不要脸!”

    程咬金大喝一声,说着就要往院子里走:“啊呀呀!既有不服,咱们手上见真章!”

    他手下府兵似乎很有经验,早就在院里拿好他的兵器,等在那了。

    “老夫怕了你不成?!”

    “我先来会会他!”

    几个武官争先恐后的上了,混斗啊!只见院中刀影翻飞,卷起砂石无数!武器的破空声、碰撞声、武将们的吼叫声,活活把王珏的静谧小院变成了鬼哭狼嚎的战场。

    屋内剩余的大臣们和妇人们继续喝酒谈天,对外面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一般。

    王珏算是开了眼见,真是一群人渣啊!他们在院中开战得砸死多少花花草草?王珏恨不得变身唐僧过去念咒…。

    宴后,人渣们一个个带着媳妇和仆从,挺着小肚,打着饱嗝离开王家。王珏看着杂乱的院子,顿时觉得欲哭无泪,还好有王刘氏过来帮忙。

    王珏也做了一个很人渣的决定,她带着王思源遁回书房了。

    “姑姑的书房怎么…。”王思源想到人渣们离去时,他们仆从手上的纸,就无语地停住了。

    王珏状似无意地发问:“我收徒那天你不在,你觉得太子怎么样?”

    王思源谨慎的回答:“别的看不出来,不过太子看起来很敬重姑姑。”

    “宴席上,你一直颇为关注他。我还以为你看出来,他有什么不妥之处呢!”

    王思源带着一丝急切,慌乱地回答道:“绝对没有,太子很好!”

    王珏眉头微松:“如此就好。我累了,你去帮忙照看外面的流水宴吧。”

    “是,姑姑好好休息,侄儿告退。”

    王珏闭目,用手指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桌案。书房内很安静,王珏面容严肃得吓人。

    她能确定,王思源很不对劲。应该不是穿越,看着也不像重生,他还不能掩饰好自己的情绪。虽比同龄人成熟,平日举动也还算符合他的年龄。

    难道是原主失踪的这两年里,他见过李承乾?还是不对。前几年局势紧张,李世民不会让李承乾轻易出府。他们身份差异太大,即便是在长安县内遇到,也不会有机会接触。他这种情绪是单方面的,李承乾的表现并无异常。

    真是怪了…。

    好在,王思源对李承乾抱有的应该是善意,强烈到无法掩饰痕迹的善意。

    只要他不是想干掉太子,与自己的计划相左就好,再看看吧。

    王珏刚闭目浅眠一会,又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王成:“娘子,程将军回来了,秦将军昏迷不醒!程将军已经把秦将军带到了,蔡国公养病休息的那间客房。”

    王珏到达客房时,看到程咬金在客房里悠闲的喝茶。见王珏进来,连忙换上一脸紧张的表情。

    “王娘子,老秦突然晕过去了,附近也没人医术强得过你,我就把他带回来了。那啥,我今天喝多了,头痛的紧,就不多打扰了!”程咬金自顾自地说完话,就急火火地跑了,好像后面有虎追他似的…。

    他这么一惊一乍的,弄得王珏云里雾里,不知道他又犯了哪种神经病。

    “混帐程咬金,给俺滚出来,居然敢背后偷袭你哥哥!”

    秦琼这声吼,吓得沉思中的王珏一抖,不过也把她吼懂了。

    “程将军看秦将军旧疾难愈,把你送回托我医治,你便安心住下吧。”

    秦琼虎目中蓄着眼泪:“程老弟…。”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王珏:“如此便有劳王娘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