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22章 大嫂闹事



    王珏获封当日有很多大臣派人送贺礼,除了摆在村里的流水宴,还要在家宴请送过礼的大臣。

    王思源在路上听到消息,也快马加鞭赶回来。又有热情的乡亲们帮忙,三日后顺利开席。

    程咬金进入堂屋,看到正在跟王珏下棋的长孙无忌,一下就不干了。他下朝后换了一身衣服就往过赶,没想到长孙老狐狸居然比他还快。又在心里骂长孙无忌不要脸,人家约的下午吃饭,你来那么早干啥?

    “长孙大人,咱们住的那么近,咋不等俺老程一起走?下午才开席,你来早了!”

    长孙无忌抬头瞪了一眼程咬金,又继续看棋局。他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住他家附近,再说程咬金自己不也来早了?这些他只在心里想想,没说出来。程咬金这种人,你要是跟他吵架,别人不会笑话他,只会笑话你。

    “程将军!”

    程咬金回头一看,好家伙,又有一群文官走进来,他突然觉得有点孤立无援。

    王珏放下一枚棋子,对长孙无忌道:“有客上门,咱们改日再下完这盘棋如何?”

    “甚好。”长孙无忌找王珏下棋,主要想拉近彼此关系。他是太子的亲舅,王珏是太子老师,在老狐狸心里,大家是自己人,应该亲近一下。

    再有,古代讲究以棋探谋略,观人品。长孙无忌本想通过下棋探探底,底没探出来,自己却累的满脑门汗。王珏的棋路参杂了很多后世下法,他只觉得王珏的琪风跟她的人一样诡异,不按常理出牌。

    “王娘子,听说你家茅坑做的非同凡响,俺老程能去用用吗?”

    听到程咬金的话,刚进来的几个文官都有点尴尬,他们刚从人家茅坑出来。好在王珏表情没什么异样,她很大方的让清风给程咬金带路。

    清风心里不免犯嘀咕,怎么各个进门都要先蹲茅坑?

    此事是有起因的,前天魏征又与圣上开战,李世民暴怒下大喝:“朕乃一国之君,连用的茅坑都不如随园那些书生的,你还想怎么克扣朕?”然后众人都记住了随园的茅坑,今日摆宴随园关闭,他们只能到王珏家里来找茅坑了。

    “那日家师去蔡国公房中探病,被房中悬挂的墨宝所吸引。只是,那幅字的内容谈起来,恐让蔡国公尴尬,老师便没当面提及。回家后,家师一直对那幅字念念不忘。敢问王娘子,那幅字可是出自娘子之手?”虞世南知道褚遂良今天要到王珏家吃席,千叮咛万嘱咐地,让他问问字的事。这事褚遂良问着也觉得尴尬,好像他嘲笑杜如晦或指责王珏似的,实在不好开口。

    跟褚遂良抱着同一想法的文臣不在少数,连长孙无忌都受了李世民的吩咐来求字,只是大家一直不好意思开口罢了。有褚遂良带头,众人都期待的看向王珏。

    “蔡国公把那幅字带走了,我还有些闲暇之作,不若你挑几幅帮我转交给虞师可好?”王珏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虞师就喜欢那天那幅,我得现写。”

    褚遂良假装看不到王珏跃跃欲试的眼神,连忙说:“闲暇之作就好,闲暇之作就好…。”

    围观党看王珏这么好说话,也纷纷起身求字。大书法家都是有脾气的,像欧阳询和虞世南那样的,宁可没事在家撕纸玩,也不肯将过多作品流落在外。物以稀为贵这一抬高身价的准则,在任何时代都适用。

    不管文官还是武官,都跟着去了王珏的书房。没啥好客套的,谁也不知道下次求字,王珏还会不会这么好说话!

    王珏最近在跟系统练书法,赚积分。书房里一堆字,正不知该如何处理。能留到现在的,都是她比较满意的作品,有人要总比扔了强。

    不得不说,大唐官员经常心有灵犀。李孝恭、杜如晦等人也携家眷陆续上门,王珏本来就不大的书房,被挤得满满登登。王珏这个主人最先被挤出书房,待她再进去查看时,发现书房内特别干净,众人连张纸片都没给她留下。

    嫌她书房小,众人又换到堂屋去继续分赃。王珏练字用了很多种唐朝还没出现的字体,所谓萝卜咸菜各有所好,咱们再互相换换。

    王珏见众人被书法所吸引,也松了一口气。这帮人太闹腾,可算能安静会了。

    他们不闹腾了,有人却闹上了门!

    “娘子,老夫人跟人在外面吵起来了,您快去看看吧!”

    “我娘?!”王珏惊讶地跟周志又确定了一遍。

    王李氏虽然比较爱炫耀,嘴上不把门。但是她为人心善,也很聪慧,怎么会在这样的日子跟人吵架?再说今日宴请的都是熟人,乡亲们跟书生们一直跟王李氏相处的很好,怎么吵得起来?

    王珏带着心中的疑惑,赶紧往外走,别管怎么着,不能让她娘吃亏啊!

    那些分赃的,也赶紧把战利品交给自家仆从。之后纷纷尾随王珏,出外看热闹。

    王珏打开大门,听到一阵喧嚷声。只见卢氏正扶着号哭的王李氏,房遗爱则在推搡一个跪在地上的妇人。房玄龄在跟一个低着头的汉子说话,仔细一看,那汉子可不就是王珏的便宜大哥嘛!

    王思源也从另一个方向赶来,姑侄俩对视一眼,均微微摇头,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珏把房遗爱拉到自己身旁,跪在地上的妇人抬头与她对视。此人不是她蛇蝎大嫂,还能是谁?

    有些话,王珏作为名士是不能说的,王思源率先开口道:“大伯、大伯娘真是好兴致,半年都不回来看祖母一次,今日是闹的哪出?大伯为长,却让弟弟养老,可是看到祖母封爵又后悔了?”

    王珏赞许的看了王思源一眼。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先下手为强,把人物关系交代清楚为好,省得别人被王贾氏迷惑。

    华夏人民有个优良传统,习惯同情弱者。平心而论,如果王珏不知道事情始末,看到今日的场景,也会想成恶婆婆欺负苦媳妇的戏码。

    王贾氏爬到王珏脚边,抓着她的衣角,声泪俱下:“妹妹,我父亲著书不易,求你把他的著作还回来吧!我这个做女儿的,愧对九泉之下的老父啊!”

    我去,原来是冲老娘来的?!啥叫她父亲的著书!简直太不要脸了!!

    王珏被气乐了:“大嫂是说,你父亲才华横溢,生前没有任何才名传出,都是因为我在他死后抄袭了他的著作?”

    噗!!听到王珏的神逻辑,脑子灵活的都被逗乐了。

    王珏接着问:“大嫂可带了伯父的著书来?”

    王珏一问,王贾氏哭的更凶了:“呜…,那些书两年前就丢了,在你失踪那年就丢了啊!”

    “我被拐子带走,又指示拐子偷你的书,大嫂可是这个意思?”

    王珏最讨厌王贾氏这种人。哭起来梨花带雨,说话欲言又止、么棱两可,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其实又什么都没说。等谎言拆穿,她只要说是别人自己理解错了,便能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

    “我没这么说啊,我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我相信妹妹不是故意的,一定是别人指使你的对不对?你跟嫂子说实话,那些书是哪来的,嫂子把簪子送给你好不好?”

    王贾氏是把王珏当原主哄了,不提簪子还好,一提这俩字王珏就火大。原主当初不就是因为簪子,才被人卖掉又虐待致死的吗?!看来王贾氏是以为她在哪捡到书,又以自己的名字发表,才来闹着占便宜的。毕竟原主实在是才学有限,王贾氏这么猜测也属正常。

    “大嫂来我家门前哭闹,说我偷了伯父的书,还拿不出证据,这可如何是好?大嫂最好当众说清楚,伯父都写过什么书。我最近在著书,不想新书发表后,又糊里糊涂的变成伯父的遗作。”

    “哈哈哈!那妇人,快说给老程听听,你父亲都写过什么书。你做闺女的总不会不知道自己父亲著书的内容吧?可能背来听听?”

    王贾氏带着凄苦的表情开口道:“《三字经》为我父所著,他说自己身体不好,恐怕见不到我的孩子出世,特留此书供我教养儿女。”说完便开始背诵:“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

    程咬金不愧是出名的粗中有细之人,王珏对他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理由编的实在感人,如果是真事,也算一段佳话。可惜了一个不错的故事,却是编来冤枉人的。谁人能告诉我,她背错了几处?”

    围观的书生争先回答:“五处!”

    “短短一本书,二侄儿竟然抄错五处。以后大嫂再想算计我,可得换个人抄书才行!”

    刚从老丈人家回来的王宝金也快速赶了过来,他啥话也没说,上来就先给王宝柱两拳。“你就是这么当大哥的?妹子受了那么多苦,你还帮着媳妇冤枉她?”

    王宝柱讷讷的回答:“我也不识字,岳父确实给你嫂子留了书…。”

    刚才中途离开的王思源,带着一个同龄小郎君去而复返,那小郎君手上还抱着一堆竹简:“大伯母的书确实丢了,二弟拿书跟王余换了糖吃。好在王余还留着这些书,村老们来认认,上面可是贾先生的字迹?”

    好事的乡亲们拥着吴村长往前挤,他识字,又刚好认得贾老头字迹。

    “没错,是贾顾城的字迹。”

    得,不用谁总结,事情已经再清楚不过。众人都同情地看向王珏,怎么摊上这么个倒霉亲戚?有好事的文官上前拿起竹简,发现上面仅仅是一些毛诗罢了,看过后都无趣的丢开。

    “家宅不宁啊!都是老身的错,没教好儿子,让各位见笑了!”王李氏刚才被气得犯了心绞痛,随着事情的澄清,她也缓过劲来,连忙跟众人致歉。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尤其是那些家大业大的,谁家都有几个转基因物种。听王李氏这么说,那些大臣带来的家眷们忙过去安慰她。

    王珏和王宝金父子,也忙着跟大臣们和围观群众致歉。等众人寒暄完,再看王宝金和王贾氏刚才待过的地方,夫妻俩早就不见了踪影。众人皆是瞠目结舌、哭笑不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