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20章 好不要脸



    “爹,这样不好吧?”

    “让你去你就去,扭扭捏捏的像什么样子?!”

    程处默肠子都悔青了,还以为爹找他有什么急事,他特意跟大将军请假回来的。哪成想,竟然是让他去给各位大臣家装炉子?!再看那炉子上的字,他死的心都有了。

    “我去上朝,你们三人赶快按我刚才安排的分头行事!”程咬金嘱咐完三个儿子,就哼着小曲走人了。

    程处默,程处亮和程处弼看着院中摆得满满的炉子,和旁边笑容可掬的南山村村民,顿时觉得欲哭无泪。三人怀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心情,按程咬金的安排迅速行动起来。

    程咬金也不傻,他后来又去订了一批炉子,上面刻的都是李世民的诗。这些炉子装在宫里和上早朝的大殿内,圣上那个自恋狂,肯定会龙颜大悦!到时候有人告他黑状,圣上也能帮忙挡一挡。

    随着早朝时间的临近,大臣们都陆续赶到。看着堆了一殿的炉子,第一次没人出言讽刺程咬金炫耀。他们正怀着美好的幻想,以为程咬金装到自家的炉子,也是特意刻了自己的诗呢!连魏征都破天荒的给了程咬金一个笑脸。

    李世民昨日得了制盐法,好心情一路跟到现在。一早又看到殿中被晨光照耀得,闪闪发光的炉子,内心顿时升起一股舍我其谁的豪迈,连赞了三声好!

    “我今日有一开心事,欲跟众位分享。”

    看着李世民一脸:快问我,快问我,问我我就告诉你的表情。众位大臣也不介意配合一下,他们心里都好奇的紧。

    “敢问圣上,何事如此开怀?”

    “昨日,王娘子教给太子一种制盐法,可把毒盐变为精盐!”

    哗!!!除了早就有所猜测的房玄龄,群臣无不被惊的目瞪口呆。惊讶过后便是狂喜,殿内充斥着各种嗷嗷之声:“天佑大唐!天佑圣上!”

    “请圣上将此法公诸于众,让我大唐百姓不再为盐发愁!”

    哟,那谁谁,你说的好听,谁不知道你老丈人家干啥的?

    “王娘子献此法时有要求,此事由太子运作,秘方需保密。”李世民都快穷疯了,哪愿被人虎口夺食。

    看到刚才发言的那位又要冲上来,李承乾赶紧站出来:“若把制盐法传给百姓,对外族又有何保密可言?难道要让他们吃得兵强马壮后来打我们吗?再有,商人重利,若商人得此法后大量制盐,供大于求时又该如何?若百姓和商人一起无节制的采盐,盐矿没有后,又该如何?”

    房玄龄等人又把迈出的步子收了回来,众人看向太子的眼神均透着赞赏,这孩子总算不中二了。

    最后经众人讨论,盐的事情交给太子运作,作坊安全归侯君集管,所得利润归国库。太子能得到历练,国库有余钱也能更好应对之后的天灾,除了李世民的私房没见涨外,真是皆大欢喜。

    民部尚书唐俭率先出列:“圣上,土豆和地瓜已经发芽种植,亩产不会少于王娘子报的数值。臣上奏,请封南山王珏!”

    擦,老东西反应真快,居然被抢先了!王珏回归大唐已近半年,她有多大本事,这些人精早就看得分明。王珏又不入朝为官,不跟他们抢位置,还能带来政绩,助他们青史留名,不想跟她交好的是傻瓜!

    赶紧吧!

    武官众:“臣附议,请圣上封赏王珏。”

    文官众:“所谓褒罚必以功过,臣亦请封王珏。”

    李世民看着难得不互掐的文武大臣,问了一个很光棍的问题:“众位以为该如何封赏?国库空虚啊!”

    诶?一群斗鸡眼,无语的相互瞅了瞅。抓头发的、翻白眼的、咳嗽的,大家都对李世民无奈了,最后还是长孙无忌打破僵局:“臣以为,国库空虚,王娘子自然也不是看中钱财的人。不若封王娘子为开国县子,领食邑五百户。封其母为县君,无食邑。”

    “长孙大人,王珏乃女子,封为县子似有不妥。”这位说话的大臣来自博陵崔氏,他前些日子得到家族指示,全力打压王珏。王珏一直窝在南山,他连人影都摸不着,怎么打压?好不容易得到个机会,他就毫不犹豫的冲锋陷阵了。

    博陵崔氏自汉以来,一直名列五姓七家之首,出了很多忠孝、刚正耿直、为民请命的贤臣。奈何,这届崔家当家为嫡支长房长子,其空有身份却才智不足。一头猪带领一群精英,还能出现什么情况?

    哎呀妈呀!有人犯蠢!表衷心的时候来了,兄弟们快上啊!

    崔智贤:“王珏虽为女子,其才华和对大唐的贡献却远超一般男儿。比起那些靠着身份压人,自身又好似草包的人强多了,至少她不是靠着抢同族功绩得到的认可。”

    看崔智贤如此有战斗力,别人也不急着上了。清河崔氏精英对博陵崔氏长房草包之子,好戏好戏!崔智贤就差指着崔轩鼻子骂了:你爹是草包,你也是草包。你爹无故打压同族,你冒领旁支功绩。

    围观党也不免为博陵崔氏的有才之士拘一把同情泪,连清河崔家人都站出来为他们抱不平了,得多惨啊!

    “都亏分宗了,不然俺家婆娘处境堪忧啊!”程咬金就是个惟恐天下不乱的主,他媳妇是清河崔家的,他也能借着话头插一脚。

    “我意已决,休要再吵。”拟完旨后,李世民就找理由跑了。再不跑容易出事啊,崔轩这样的草包能站到这个位置,有他一份功劳。为了不让博陵崔氏扩大影响力,崔轩冒功的事情他也睁只眼闭只眼。若是让人揭开这事,他还咋继续装糊涂?

    比起朝堂,众位大臣的家里更热闹。知道程咬金要帮忙装炉子,早几天他们就跟家人打过招呼,现在都等着赶紧换掉危险的碳炉呢!

    程家兄弟上门,受到了一众当家主母的热烈欢迎。

    “婶婶,这里要凿墙,恐伤到你。”

    以这样一个理由,程家三兄弟顺利完成任务。还好今日早朝事情多,如果被哪位大臣逮个正着,多少都得被收拾一顿。

    回到家的三兄弟有种劫后重生的感觉。老大拎着包袱就跑回军营了,老二、老三决定在家闭关,有事没事都不出门。

    “程咬金派人来了吗?”这是很多大臣们回家后,看到媳妇说的第一句话。

    “程家小郎君亲自带人过来的,炉子很好用,就是,就是……。”

    一看媳妇支支吾吾的,都知道事情不对头。看到炉子后,众人反应也各不相同。

    李靖:“惟我大唐程咬金?混帐,老夫才是大唐军神!”

    秦琼:“程咬金从出道开始就跟俺在瓦岗混,咱咋不知道七进七出虎牢关的事呢?”

    杜如晦:“这个灵感不错,应该把荷儿的玩具全刻上论语。”

    魏征:“唔,能用就行……。”

    看人家魏征多有觉悟,用免费的东西肯定得带广告贴不是?帖子内容不真实?真实也不吸引人注意呀!

    有那不甘心的,自己寻到南山村下订单,结果也是空手而回。

    吴村长:“天气渐冷,郎君家既然已经有了炉子,还是把机会让给别人家吧。我知道你家有,今天上午刚装完,我都记纸上了。”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吴村长忽悠起人来一点不心虚。

    还有聪明的,懂得资源利用,勤俭持家,咱在后面接着刻!

    什么“我等世家子弟要引以为戒,勿要像程咬金一样盲目自大。”或者“程咬金酒后戏作,特以此炉送与大唐真正的军神,以表歉意。”

    自从一人从他人处得到灵感后,大唐群臣又玩起了接字游戏,好不热闹。

    长孙皇后在屋内烤着热乎的暖炉,一会往炉子上烧点水,一会烤些吃食,玩的不亦乐乎。李世民去各宫转了一圈,收到赞扬声无数。

    只有孔颖达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今日他沐休,一早就带着儿子、孙子、门徒无数,来南山兑换积分。

    王宝金被周志火急火燎地样子吓了一跳,等被周志拉到随园外,看清门口情形后,王宝金差点没晕了!

    只见官道上摆着十辆牛车,每辆车上都堆满了书。仔细看,车上的书全是用新纸制成的。攒了多久才来换的?真能忍!

    车旁有一群穿着得体的儒生,为首的是一个老头,他们正坦然的接受随园外书生围观。

    这老头是谁?他想干啥?

    “老夫孔颖达,今日在论谈室与人相约论诗。家中晚辈孝顺,抄书给老夫兑换积分用,今日便把抄好的书一同带来了。”孔颖达的动态和语气好似云淡风轻,只是那炫耀的小眼神还是出卖了他。也难怪,他儿孙确实够孝顺的,人家有炫耀的资本。

    孔颖达从怀里拿出随园指南,指着积分兑换选项里,需要最多积分的两个名字问:“这位郎君,敢问自行车和三轮车是何物?”

    听到孔老头问他问题,王宝金连忙回答:“我也没见过此二物。我妹妹说,此二物可用人力驱使,省力,又比走路快很多。”

    听了王宝金的回答,孔颖达也没想象出来,它们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头犹豫了,是该换棋谱呢还是继续攒积分换车呢?棋谱介绍的好,若是夸大其词怎么办?那什么车听着神奇,如果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东西怎么办?

    经过再三考虑,老头决定要棋谱!反正他出门有车有轿,还弄个需要自己驱动的车干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