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19章 饿狼传说



    还是那句话,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菜刚上来,又有人上门了。

    王成来报:“娘子,有一位姓房的小郎君寻你。”

    王珏带着李承乾向院门方向走去,远远就听到了房遗爱的声音:“我跟你们说,我跟王大哥可是至交好友,你们快快去报,不然王大哥要责罚你们的!”

    王珏人未到声先至:“贤弟来的巧,我这正好做了新吃食,贤弟可曾用饭?”

    房遗爱用鼻子嗅了嗅空气中菜香,忙说:“未曾未曾。”

    “这位是我的大弟子,你称他李哥哥就行。”李承乾见老师介绍他,忙向房遗爱行了一个见面礼。行礼之余,也不免观察一下房遗爱。总角之龄,一脸纨绔相,红衣服配绿裤子,他老师的至交好友?!

    看到李承乾把目光停在房遗爱的衣服上,跟来的房家仆从好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今日老爷和夫人外出会友,老爷之前有令,如果二公子要去南山,不必阻拦。自家公子翻找了一上午,才弄出这么身搭配,他们做下人的只能劝也没法管。这一路,他们没少受瞩目,说多了都是眼泪啊!

    房遗爱也打量了一下李承乾,冲他不端不正的回了一礼:“李哥哥有礼了。”

    李承乾很想知道,这是谁家破孩子,太气人了。姓房的,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李哥哥总看我做什么?等你有王大哥那么大的本事,我再找你看相。”

    看相?李承乾狐疑地看了王珏一眼。

    “咳,菜要趁热吃才好。”王珏连忙转移话题。妈蛋,熊孩子把她当成相士了…。

    回到后院,仆从们已经摆好了碗筷。除了李承乾做的佛跳墙,周婶也做了几样拿手菜。

    “王大哥,这些都是什么菜呀?真是秀色可餐!”房遗爱看着面前冒着诱人香气的佳肴,顿时觉得食指大动。

    “贤弟听谁用过秀色可餐这个词?”秀色可餐是这么用的?王珏捂嘴,不能细想,细想就开始反胃。如果用这四个字形容食物的话,秀色可餐=美女可以被食用。

    “我爹,我们吃饭的时候他说过好几次,不对吗?”房遗爱疑惑地看着王珏,想想又补充了一句:“每次都看着我娘说,不看菜,太奇怪!”

    “房贤弟,先尝尝合不合口味。”王珏忍笑,连忙低头吃起自己案上的食物。

    李承乾用餐动作既斯文又具有美感,他的礼仪是唯一不用王珏指点的地方。动作虽美,筷子夹食物的频率却越来越快。孩子太可怜,王珏决定以后多做点好吃的给他。

    再看房遗爱,好家伙,整个一饿鬼投胎,饿狼传说!左手拿着勺子往嘴里猛塞,右手的鸡腿随时准备着,好等勺子离开后补位。

    房管家正好捕捉到了王珏那个震惊的表情,顿时觉得羞愧非常。内心呐喊着,老爷呀,房元对不起你,我实在拦不住二少爷啊!

    三人用餐很安静,期间仆从补充了n次菜,这顿饭才在历经一个时辰后结束。

    李承乾正在低头自我反省,自己太不知节制了。还好有房小郎比着,不然…不然……。

    王珏对李承乾微笑着摆摆手,让他别在意。

    “嗝!王大哥,还有一位王小哥呢?”房遗爱撑得躺在了榻上,挺着小肚直哼哼。

    “他去游学了,不知何时归来。”那日从长安回来后,王珏就跟王宝金商量,让王思源出去走走。王思源比同龄人成熟很多,再多派几个仆人跟着,也别走远,王家人还是很放心的。

    王思源听说自己能出去溜达,第二天就跑了,以至于连王珏收徒他都不在场。

    说到王思源,王珏想起了她让人打造的玩具。自家侄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先拿出来给他俩玩吧:“我书房有好玩的,你们要不要看看?”

    听到好玩的,房遗爱眼睛一亮,李承乾也期待的看着王珏。

    三人来到王珏的书房,她从一个木箱里依次拿出了:孔明锁、鲁班球、七巧板和九连环。

    王珏把四种玩具推到他们面前:“玩吧!”

    怎么玩……

    王珏看着不知如何下手的二人,把各个玩具的玩法讲了一遍。

    见两人玩的投入,王珏也开始练字,三人都忘了时间,这可急坏了门口等着的仆从们。太子的护卫统领没有太子批准,不敢提前去跟圣上说盐的事,但他知道这是大事,着急回宫。房管家想着南山离长安毕竟有断距离,怕过了宵禁的时间。

    好在王珏有交代过给他们打包食物,厨房的人来问了。看着李承乾的护卫拿着好几盘菜,还有一筐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房遗爱对比了一下自己的,发现少了一道很好吃的菜,他渴望地看着王珏。

    李承乾主动说:“把我做的菜也给房家拿一份吧。”

    李承乾毕竟是太子,王珏能吃李承乾做的菜,也能把菜送给王李氏,却不好做主送给别人。

    最后,房遗爱挺着小肚,拿了跟李承乾一样多的菜,和一筐他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回去了。

    李承乾先到的家,他乐呵呵地跑去找他娘,发现他爹也在…。

    “父皇、母后,今日老师教我做了一道菜,我拿回来给你们尝尝。”

    “你个不学无术的东西,不知道君子远庖厨吗?!你老师是个小娘子,她做菜你就做菜,她绣花你也跟着学吗?”李世民气得直喘。

    老师说了,巴拉巴拉巴拉,李承乾把王珏教育他的话学了一遍。

    李世民无语,他发现王珏不在他面前,他也赢不了。长孙皇后赶紧打圆场:“我儿有孝心,正好我跟你父皇还没吃饭。”

    一家三口,也没外人,三人边吃饭边聊天。

    “今天在老师家遇到了一个总角之龄的小郎君,姓房,自称老师的至交好友。”

    李世民肯定地回答道:“房玄龄第二子,房遗爱,他怎么了?”

    李承乾刚想形容房遗爱的吃相,看他爹也吃得满嘴流油,赶紧转移话题。

    “老师用毒盐制成的精盐,也送了他一筐。我看老师对他不错,故此打听一下,他是否是房相家的。”

    “什么!!毒盐制成精盐?!”李世民拍案而起。

    长孙皇后也惊的掉了勺子。

    “对,老师今日教我的。她说朝廷可以使用,但是方法不能外传,尤其不能被外族知道。”李承乾就是故意以这种方式,这么淡定着说出来的。谁让刚才父皇说他绣花什么的,害他越想越怕。

    “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说?!快把经过细细道来。”

    随后半个时辰,李承乾唾沫横飞,李世民依然满嘴流油,长孙皇后双目放光。

    再说熊孩子房遗爱,他进屋就挨了房玄龄一巴掌,卢氏在旁边坐着,居然也没拦着。

    夫妻俩下午刚回家,就听到大管家绘声绘色地描述了,房遗爱的行头和去处。房玄龄气得眼歪口斜,人丢大了!卢氏也免不了失望,就这样,人家名士还能愿意跟他来往吗?

    “爹你干嘛,枉费我这么孝顺,还从王大哥家给你带了吃食!”

    夫妻俩一阵头晕目眩,这才注意到房遗爱身后的仆从。房玄龄一眼扫过去,发现都是菜,只有一个捂得很严实的筐。他指着筐问:“里面是什么?”

    “不知道,我看李哥哥有一筐,王大哥给我,我也收着了。”

    李哥哥?兔崽子说的,不会是太子殿下吧?!

    房玄龄赶紧打开筐查看,满满一大筐精盐!大名鼎鼎的房相好悬没晕了,这得多少钱?有钱也不好买呀!

    啪啪,又是两巴掌。这一打可不要紧,房遗爱藏在怀里的七巧板和鲁班锁掉出来了。

    “孽畜!给我老实交代,你到南山后都做什么?一点也不许差!”房玄龄气得直哆嗦,生怕儿子做了什么,把太子和王珏都得罪了。

    “呜呜…。”房遗爱边哭边说,又有房元补充,事情叙述的很完整。

    房玄龄又怀疑地问了一遍:“东西都是他们主动给你的?王郎君让你有空就去玩?”

    “嗯。”房遗爱狂点头。

    “孽畜!你倒有几分运道!房元,送二少爷回去休息。”

    房遗爱只觉得日子没法过了,不知道为什么挨打,不知道为什么挨表扬,好无助…。

    把仆从都遣出去后,夫妻俩又开始密谋。

    “当初我怀俊儿的时候,梦到文曲星投入我怀…。”

    “打住,这样的消息放出去,咱们只会被笑话。”房玄龄必须制止,如果他少说一句,这个消息明日就会传的满长安尽知。

    “我俊儿怎么了?现在连名士和太子殿下都看中他!”

    “不要弄巧成拙,王珏性格难以捉摸,恐让其心生反感。”

    卢氏连连点头,是这个道理。自从听说儿子结识王珏后,卢氏就开始以各种方式打探王珏的消息。再有杜如晦的八卦新闻传出,卢氏对王珏也算有了初步的了解。虽然没见过王珏,却不妨碍卢氏对她产生强烈的好感。原因如下:

    第一,王珏有眼光--愿意跟房遗爱来往。

    第二,王珏有眼光--看不上她的死对头杜楚氏。

    看到卢氏已经彻底打消了刚才那个恐怖的念头,房玄龄深深舒了一口气,好险好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