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18章 制盐之法



    俗话说的好,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王珏刚准备大显身手,李承乾就来了。

    “老师!”李承乾看向王珏的眼神,充斥着满满的崇拜。老师给他的简直是神书,他似乎在那本书中,看到了很多大唐骚人和武痞的影子。

    无论吃饭、睡觉还是如厕,李承乾到哪都带着那本书。大唐上层和宫里已经传遍了,王娘子传给太子一本神书,连圣上要看太子都没给。

    这不,李承乾一大早就带着他的宝书来问疑了。

    “你来的正是时候,今天为师教授你第一堂课—如何把毒盐变成食用盐。王成,把昨晚我让你准备的东西拿进来。”原本就有了猜测,但真正听王珏说出口,王成还是免不了被震撼。

    李承乾此时的心情,完全不是震撼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作为一个合格的太子,他太清楚盐对朝廷来说意味着什么。李承乾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对内侍使了个眼色,王家后院很快就被侍卫戒严了。

    随后反应过来,这是老师的家,他的举动似有不妥,又紧张地看向王珏。

    李承乾今年才8岁,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消下去。王珏看他一会故作严肃,模仿他爹的举止神态。一会又化身萌物,跟旁边满地打滚的阿绿一个神情,立刻被他逗乐了。

    “噗~!”

    “老师!”

    哟,这孩子面皮也太薄了,被她笑一声就憋红了脸。不能再逗,再逗就该恼羞成怒了。

    见王成把东西都拿进来了,王珏也变得严肃起来,她把李承乾叫到身边:“我慢慢做一次,你仔细看。”

    王珏装了一些毒盐粉在桶里,加水搅拌,让粉末充分溶解。又蒙了两层麻布到另一个桶上,将溶液慢慢往桶里倒,不一会儿,麻布上就出现一层厚厚的矿渣。桶里依然存在矿渣,王珏又依法过滤了两次,最后桶里没有杂质,水变成了淡红色。

    又把碎木炭用麻布包好,塞进漏斗里。淡红色的盐水顺漏斗流出,变成了淡青色,保险起见,王珏又过滤了几次。

    “行了,王成去把锅架上,点火煮这桶水。”

    随着时间的推移,锅里的水在逐渐蒸发,锅底留下一层厚厚的盐晶。王珏尝了一下,虽然不能跟现代的精盐比,但在大唐,也算上等的好盐了。

    见王珏开始尝盐,李承乾急切地走过去,拿起一大块盐渣就往嘴里塞,激动的泪水顺着他的眼眶流出。咸!真咸!!真的成了,是可以食用的盐!

    “吃那么多干嘛,都咸出眼泪了吧!”王珏觉得她的大弟子有待调.教,不止脸皮太薄,还没见过世面。又感叹李世民的穷苦,看把孩子虐待的,看到盐都能成块往嘴里塞。

    李承乾:“……”他明明是激动的。

    “老师,这制盐的方法…?”李承乾有些扭捏地问着。老师已经把活字印刷以他的名字命名,按理说,他不该再求什么。可是这制盐法,却关乎李唐的江山社稷,他只得厚颜再开口。

    “不要把方法传的人尽皆知,尤其是不能让外族知道。你找个地方秘密制盐,守卫严点。”方法给了李承乾,就算给朝廷了。以后她自己做点盐卖,他们也不好意思拦着吧?

    “老师!”李承乾泪眼汪汪地看着王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虽然年龄上不对,但他觉得,老师就是拿他当自家孩子看的。别看他是太子,他一年下来也见不到这么多盐。

    “男儿有泪不轻弹,把眼泪咽回去,跟我到书房来。”王珏又切换到严师模式,她决定好好教导一下徒弟。

    “是。”李承乾连忙用袖子把脸抹干净,恭敬的跟在王珏身后,向书房走去。

    王珏挺直身子,跪坐在塌上,严厉的问道:“你可知道,为何不能把制盐法传给外族?”

    李承乾看着面露威严的王珏,有点小紧张。虽然王珏只比他大一岁,但他心里已经完全把王珏摆在了师尊的位置。

    李承乾对王珏的问题很疑惑:“老师,突厥和吐蕃骚扰大唐,主要就是为了盐和食物。如果他们能自给自足,不就不来了?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呢?”

    妈蛋,老娘在考你呀!在考你!!不要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姿态好不好?!

    “人的*是无止尽的,他们现在需要粮食,是因为无法填饱肚子。等他们不再为食物发愁,人口也会增加,那时候他们需要的就是关中这种气候良好、面积广阔的土地。只要有人类存在,争斗就无法结束。我们要做的,是保护技术,再用这些牵制、战胜他们。例如盐,他们既然需要,就找人假扮商人高价卖给他们。既能赚钱,又能派人过去了解他们的情况。”王珏喝了一大口茶,真费口舌。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和平相处吗?我们双方都死了很多人不是吗?”李承乾不甘心的追问着。

    王珏看着对面的小太子有点纳闷,她实在想不通这么善良的孩子,是怎么变成史书上所记载的暴躁虐待狂的。她本以为自己该教他“仁善”,没想到这孩子需要的是“血性”。

    “有。我们与异族除了资源之争,最大的差别是认知不同。我们信奉礼义廉耻,他们遵循弱肉强食。若要彻底结束这种纷争,只有两策可行。下策,屠戮而尽。上策,和而求同。无论选择哪一种,都要见血。如果选择上策,首先要打怕他们。然后把他们打散编入唐籍,让他们跟我们学一样的字,穿一样的衣服,吃一样的饭食。三代之后,你且看,可还有外族与本族之分?”

    王珏想了想,又严肃地强调:“如果你准备施行此策,有一点你需牢记。外族的百姓很苦,他们没有平民与贱民之分,所有人都是首领的奴隶。他们的贵族无需遵循任何律法,就可以无故夺平民性命。若有一日他们入唐,需给予平民身份,同等对待。”

    “弟子记住了,所有入唐籍者,必将一视同仁!”李承乾激动的握了握拳,朝中大臣为了如何对待异族这件事争吵过无数次。满朝文武,没有一个人能想出老师的上策。老师不止是文学大家,还是不得了的谋士!

    “《厚黑学》上写的内容,有写并不是君子之法…。”李承乾有些犹豫,虽然他觉得书上说的很有道理,但又无法放下自小学习的礼义廉耻。

    “因何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术最能规范人的言行,一旦社会风气形成,人身上就加了层无形的枷锁,十分有利统治者管理。你见过哪个开国之君是君子的?项羽倒是个英雄人物,你看他可是斗过刘邦那个小人了?我不是教你诈,只是告诉你,如果目的和结果是好的,不要拘泥于手段和方法。”王珏其实想说,你爹就是个活着的例子。他要是个君子,也干不出那些事儿,你就学他得了。

    不用王珏明说,李承乾也想到了他爹。

    “多谢老师指点,承乾受教了。”李承乾郑重的对王珏行了一个拜礼。王珏的几段话对李承乾影响很大,他还未定型的人生观、价值观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他似乎从封闭的躯壳里,看到了一缕阳光,和充满无限可能性的未来。

    “嗯,为师教你做道好菜,待会中午吃。”昨天厨房买了海鲜,王珏自末世就没吃过海物,馋了。

    “君子远庖厨。”李承乾听说王珏要教他做菜,有些窘迫,赶紧拒绝。另外,他发现跟王珏说话,话题跳跃性太大,反应慢点都不行。

    “君子远庖厨是这么解释的吗?断章取义!你看那穷人家的读书人,他们自己下厨就不是君子了吗?孟子说这句话,只是劝梁惠王要怀有仁爱之心罢了。不是为师咒你,你如今虽锦衣玉食,怎知日后就没有自己动手的时候?”王珏有些小得意,这种在现代被人扒烂的东西,她不用跟系统学就知道!

    李承乾无语,这还不算咒他…。他一个太子,得混的多惨才需要自己下厨啊?还是去吧,要不老师还不一定再说出点什么来呢。

    看王珏带李承乾走进厨房,周家夫妻双眼放光,娘子又来传授厨艺了。

    “今天教你们一道新菜,承乾站到我旁边来。”李承乾很想哭,老师怎么还没忘了他呀。

    王珏教他们做的是佛跳墙,让厨房准备好材料,王珏就开始动嘴。是的,动嘴,动手的是李承乾。

    先把18种原料分别采用煎、炒、烹、炸多种方法,炮制成具有它本身特色的各种菜式,然后一层一层地码放在一只大酒坛子里,注入适量的上汤和酒,使汤、酒、菜充分融合,再把坛口用荷叶密封起来盖严,放在火上加热。用火也十分讲究,需选用木质实沉又不冒烟的白炭,先在武火上烧沸,后在文火上慢慢煨炖五六个小时,这才大功告成。

    菜做好后,王珏分出一份,吩咐清风给王家老宅送去。又给帝后二人留出一大份,毕竟是人家孩子首次下厨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