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17章 整人神策



    王珏可没心思理会那些人,看着躺在客房的人,她肠子都悔青了。

    本以为杜如晦得的是急症,最多也就是肺炎啥的。她系统里药很全,先把病治了,再拿营养液调理一下,杜老头就能活蹦乱跳地再去给李世民做牛做马。哪成想,这家伙居然是心疾,还不是前期能用药物稳固的那种情况!

    王珏又不是外科医生,什么心脏搭桥、支架的,她哪会?现在唯一能救杜如晦的方法,就是服用基因改造液。刚到手的积分还没捂热呢,又要往外撒…。好在杜如晦只要服用三分之一的量就能康复,剩下的改造液也能留作急用。

    王珏为了给杜如晦治病,特意跟系统买了本中医典籍。她从书中找出一个最难入口的养身药方,每日亲自煎药,再把改造液分次加进去。

    这可累惨了李世民留下的仆人们。由于药量小,毒素排解既慢又持续,仆人们每天要帮杜如晦清洗数次身体。

    服药一日后,杜如晦清醒过一次,听仆人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他到此处的前因后果,又给气晕过去了。

    杜老头运气不好,没从头晕到尾。等他清醒后亲自品尝那药味,差点没被恶心死。药除了苦,还有种说不出的怪味。杜如晦知道自己身体情况,见药效这么好,每日强忍着把药喝的一滴不剩,就差舔碗了。

    杜老头服药已经成了王家一景,每日一到时辰,老头房里就挤满了人。把他羞愤的老脸通红,又不好在别人家发脾气。那些人都是王珏派去的,谁表演的好,另有赏钱。看杜老头承受力到了极限,王珏又让人在老头房里挂了幅字:子债父偿,妻祸夫顶。

    杜如晦自知理亏,此后无论王珏怎么换招整他,他都好似不在乎的受着。能在朝堂混到国公的位置,厚脸皮是必修科目。王珏好吃好穿供着他,还给他治病,他才不会被气跑呢!

    期间帝后夫妇带儿子来拜师,又有一众随行观礼大臣,礼成之后必然要探望一下养病中的老杜。这下杜老头可出风头了,程咬金等大嘴巴没少给他的糗事做宣传。长安热门话题排行榜,杜老头首次有幸占据榜首之位。

    自从杜如晦的惨状流传开来,凡是有脑子的都回家告诫老婆孩子,别惹南山王珏。惹了程咬金顶多挨顿打,再倒霉点惹到长孙眯眯眼,也就是小心同僚使绊子、老婆孩子被下套。要是惹了王珏,啧啧啧,她干的事能恶心你一辈子。

    众人心里也犯嘀咕,你说你一个小娘子,一个有才学的大师级人物,现在还是太子的师傅,怎么能用出那么…那么那啥的招数?想到杜如晦的精美粉色衣袍、做成粑粑形状的可口饭食、门口聚集的数十陪护仆从,你还不能说人家虐待了杜老头。

    最重要的是,太医都说阎王要收老杜了,王娘子硬能把人救回来,那可是大本事!不止救活了性命,还让老杜变得唇红齿白,咱记得他年轻时皮肤都没这么好!没见皇后娘娘盯着老杜那瓷白细腻的肌肤,各种羡慕嫉妒恨吗?杜家要是有谁敢说王珏个不字,能被全大唐唾沫沫子淹死。

    杜如晦这半个月来,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每次喝完药后都有污物从身体排出,每一次排毒都能感到身体更加舒服轻松。这种救人的手段,他只在话本小说里才见过,那可是写神仙的!

    杜老头就是再想赖着不走,下够药的王珏也开始给他打包行李赶人了。

    “救命之恩不言谢,家人多有得罪之处,望娘子见谅。”杜如晦在王家待了半个月,今天还是第一次与王珏会面。赶紧感谢加道歉,希望王珏能就此放过他。

    王珏摆摆手,一脸大度地回道:“本来也不是大事,国公爷何必特意提起。医者父母心,蔡国公多多保重身体便是对医者最好的回报。还有一事需要说明,我只是略通医术,此番救你都亏师傅留下的秘药。此药所剩无几,莫要让人登门求医,此事有劳国公爷了。”

    杜如晦看着王珏真诚的表情,大气的举止,很是无语。说的好听…,好像半个月来一直换招整人的人不是她一样。听王珏话里的意思,他家人无礼的事情算过去了,他也就放心了。等听到王珏后半段话时,杜如晦脸都绿了。那些家里有病人或自身有疾的,看到他活蹦乱跳回去,不上门来才怪!

    “老夫尽量。”杜如晦蹒跚着走了,好像病情复发了一样。他愁啊!哪有自己病好了,反而阻拦别人求医的道理?

    王珏看着杜如晦的背影撇撇嘴,老娘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

    杜如晦心里一直惦记着农作物和明年洪涝的事,他回家换了身衣服便赶去部里办公。杜老头一路走下来,可是震住了不少人,差点连办公室都没进去,守门的小将已经认不出他了。好家伙,就算是回光返照,也不是这么照的啊!

    坊间传闻把王珏传的神乎其神,等见到杜如晦的新形象,原本将信将疑的人,也信了八分。家里有病人或者自己身体不舒服的,都想着怎么上门求医。有那不了解情况的,也想着凑到杜如晦身边打听个消息。本来充满干劲的杜如晦,被弄的不胜其扰。

    好不容易送走一拨又一拨人,圣上又传召了。杜如晦见到李世民时,发现太医令也在。

    “杜卿身体全好了?快让太医令再给你把把脉。”

    “拖圣上的福,若不是圣上将我送到王娘子处,老臣恐怕已经…。”杜如晦一脸感激地看着李世民,要是靠他那个倒霉婆娘,没准他已经入土了。

    “杜卿乃吾之子房,便是让朕下跪去求,朕也绝不犹豫!”

    “圣上~!!!”

    太医令给杜如晦把完脉后,眼睛直放贼光。他毫不犹豫地打断了,正在腻歪的君臣俩:“蔡国公犯的是心疾,自古以来此病只能控制,无法根治。但…,臣给蔡国公诊脉,国公爷身体竟如新生儿般健康!”

    “王娘子医术真的那么精湛?”太医令的话让李世民很震惊。

    “王娘子说她医术一般,此番救我,全靠她师傅留下的秘药。此药已剩不多,若再有人上门求医,她也是没有办法,圣上你看这事?”杜如晦连忙捉住机会,看能否完成王珏的嘱托!

    李世民神色变幻莫测,世上竟有如此奇药?他也想弄一粒嗑嗑。

    “杜卿勿忧,王娘子乃寡居隐士,我下旨不让人扰她清静便是。”他还没把药拿到手呢,若是都让别人求去了,那可怎么办?

    他没病没灾的,不好意思上门求药。主要是面对王珏,他尴尬好多回了。那位心里又没有,好东西都要献给圣上的,这种高大情操,他只能另想它法。

    所谓一徒抵半子,承乾去求总成吧?卖了一次老婆后,李世民又准备卖儿子了。

    正在练字的王珏并不知道,杜如晦回去转一圈,她这么快就被人盯上了。那人数,超乎她想象的多。

    王珏的管家名唤柳成,入王家后又改名王成。他今年三十有二,原本是做帐房的,主家被抄后又被再次发卖。此人不止帐务做的明白,连大家族间往来规矩也懂得,王珏买他算是捡了大便宜。

    又逢初一,王珏刚在书房坐一会,王成就拿着账本敲门了。他恭敬地把这个月的账本递给王珏,又忍不住加了一句:“娘子,府里的钱用的太快。”

    “哦?哪块用了大头?”王珏有些疑惑。按说,府里就这么几十来人,随园有宣纸带来的收入顶着,哪里称的上花销大?

    “娘子上个月下令,让家里人顿顿都吃盐。这盐精贵的很啊!再来就是随园里的开销了。”王成一面为主家的慷慨感激,一面又为王珏担心。有钱也不是这么个花法呀?就是宫里的仆人都吃不上盐吧?

    听完王成汇报,王珏也想起有这么回事。她觉得醋布既不卫生又有股怪味,才下的命令。但是忽略了现在是初唐,突厥人连年犯境,山东过来的商户经常遭到劫持,盐根本进不来西北。本来就没有更便捷的制盐法,还有突厥人挡路,盐价不虚高才怪!

    看来她得自己制盐了!王珏拿定主意后,便开始跟王成打听起来:“附近有盐矿吗?”

    “离这一里多地,河边就有盐矿,只是…那些都是毒盐,不能食用!”王成作为管家还是很称职的,方圆几里内的事情他都摸的门清。

    “你晚上带人去拉几车毒盐回来,慢着点,别引起人注意。”

    王成这人还有个优点,不该问的从来不问。接到王珏的吩咐,便忙着安排去了。

    虽然卖盐来钱更快,不过这种涉及大利益的事情,还是谨慎点好。她也不贪,能分个两成就行。主要是让大唐的百姓有盐吃,别再出现类似白毛女的故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