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10章 高人守则



    李承乾咋那么巧听到王家仆人谈话呢?

    随园开放后,阿绿经常在学子们周围晃悠,意图在其中选出才学出众者,看是否有机会收其为徒。王珏的圣贤养成系统目前只能学知识,要徒弟一栏破零后才能全面开启。想到几百万的积分欠账,她跟阿绿都很着急。

    学子们开始很好奇,为啥一只小猪在院内乱窜王家仆人也不管。得知是阿绿是王珏养的宠物后,都对他展现出了极大的善意。最近阿绿过的很滋润,走路有人抱、吃饭有人喂,时不时还有王李氏给开小灶,他每天不到睡觉的时候绝不回家。

    这不,阿绿又在尾随一个小帅哥。没想到这回钓到一条大鱼,小帅哥竟然是太子李承乾,他连忙跑回去跟王珏邀功。

    王珏听到阿绿的汇报后,心思便活泛起来。这一想可不得了,收李承乾当徒弟的好处太多。

    首先,因为她的年龄和性别容易受到别人轻视这点,就可以有得到很大改善。太子师傅这个名头,也有助于提高她的声名。

    再有,如果她培养出优秀的下任帝王,系统给的积分肯定不会少。

    李承乾今年8岁,现在应该只是一个中二期小少年,还没来得及发展成后期的脑残娃,还有救!

    这么一想,便觉得此事大有可为!

    王珏连忙翻找自己的行头,最后选了一件广袖右衽交领的白色汉服。之后叫来两个机灵的仆从,告诉他们李承乾的长相,再交代他们如何行事。未免显得太露痕迹,她又带了弓箭和烧烤配料还有茶具,便带着阿绿匆匆奔山顶而去。

    谁知路上遇到了王宝金,听说她要上山打猎,偏要跟着。王珏没办法,只好拿出真本事打了些猎物,又在山顶烤了些野味才算完。最后以趁热拿回去给母亲尝尝为理由,才把王宝金支走。

    当然,王珏没忘趁机过把神棍瘾。她从袖子里摸出三枚铜钱,扔了六次,一脸高深莫测地对王宝金说:“有客寻我,若他在路上休息,记得留点野味给他。”

    王宝金晕乎乎地下山了,路上遇到李承乾也没觉得多惊讶。他妹子太强悍,他得回村里找小伙伴们刷点自信心回来。

    再说说大唐乡亲们,几个中老年妇男带着一个未来妇男,途经无数蛇虫鼠蚁后,终于在傍晚前到达了山顶。

    他们登上山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

    有一人独立崖边吹箫,微风轻拂,广袖飘飘。透过山顶天池的雾气看过去,竟有一种此人要随风而去的感觉。

    那箫声,时而婉转,如莺鸟愉悦地倾诉;时而悲戚苍凉,欲穿透人心理屏障直达心底。伴着箫声遥望天际,恍惚间似经历了一场心灵旅行。

    王珏转过身,眼中透过一丝诧异,怎么这么多人?!不过她很快就收敛了心绪,让人看不出一丝端倪。

    她向天池的方向走去,夕阳穿过枝叶洒在山道上,山林幽静,高齿木屐发出的嗒嗒声由远及近,清脆而富有节奏的脚步声像是踏在人的心脏上。

    “一早便知今日有客而来,清茶一杯,聊以待客。”王珏说了一句神棍经典开场白,又对几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于天池边跪坐烹茶。

    “请用。”行云流水般的泡茶手法,让大唐乡亲们看傻了眼。见这架势,文人们还好些,几个兵痞有点不自在了,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摆放。

    程咬金是个粗中带细的人,他先拿起李世民面前的茶盏一饮而尽。顿时觉得一种醇香、浓厚的香味于口鼻中洗刷冲荡,回味无穷。

    大喝一声:“好茶!”

    王珏又给李世民斟了一盏茶,余下众人也拿起茶盏细品。

    “几位前来所为何事?”高人守则一,直来直往,胸怀坦荡。

    “娘子所编写的启蒙书籍让在下受益良多,我可否将此书推广?”孔颖达抢先问道。

    “可。”高人守则二,惜字如金,面冷心热。

    “随园出售的新纸甚是好用,可惜要价太贵,一般读书人恐怕买不起。”他用着都觉得肉疼。

    “黄纸与宣纸于书画大家,恐有天壤之别。然,对普通读书人来说,能书写清晰便可。百姓多困苦,奢侈攀比之风不宜在读书人中兴起。”高人守则三,由小观大,深谋远虑。

    “既然如此,娘子为何还要出售这种纸?”

    “我一寡居妇人,要维持家仆和随园的开支,总需要些黄白之物。”

    “老夫受教。”孔颖达做揖,王珏回以长揖。高人守则四,文雅矜持,不骄不躁。

    孔颖达看了眼李世民,意思是我问完了,你们继续。

    尉迟敬德刚想张开,就被杜如晦瞪灭了。花露水的事儿现在不能问,问了不就证明咱们监视她了?

    “娘子师从何人?所学为何?”长孙老狐狸开始探底。

    “我有两位师傅,一位叫造书,还有一位也叫造书,他们是一对夫妇。我们这一派名为百家,两位师傅带师兄们出海,我还有牵挂,便独自归家。如今打算长住此地,开山收徒,将我派知识继续传承。”王珏回答的谨慎,他可不想被人提防。(造读三声,真有这姓氏,感谢鲁迅大大临时借梗)

    “百家属于哪家学术的分支吗?”房玄龄很好奇,他从来没听过这个派系。

    “我们自成一家。如果硬要分类的话,我们属于杂家。儒家、道家等各学派我们多有涉猎,门下弟子精通各不相同,师傅便取了诸子百家的百家之意。”

    “娘子擅长什么?”

    “我擅长经史子集和机械制造。”

    “何为机械制造?”

    “改良农具、构造房屋、河坝、水渠、制造机关等。”

    几个文人撇嘴,说得这么热闹,不还是格物学,他们有些瞧不上。

    “娘子于文学方面大有造诣,何必分散精力,博而不精?”唐俭这话本来是好心,可惜正戳中某未来人的要害。那话咋说的?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两军对阵,比的是将士的勇猛,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城墙的坚固、武器装备的性能。你可知,有一物造墙铺路既简单又坚固于砖石?你可知刀剑盔甲的强化能救多少将士的性命?你可知机械能让人日行千里,飞天遁地?就说那宣纸,也是我用相关知识发明出来的。”

    得,这方面人家是权威,那宣纸也确实是好东西。至于飞天遁地啥啥啥的,吹吧!

    “先前听娘子说,早知今日有客到,娘子可懂占卜之术?”自古帝王都对这种事情很重视。

    “懂。”

    “可否给我看一卦?”

    “不可。”

    “噗哈哈!”这几个笑话人的二百五,要是搁别的皇帝身上,回头都得把他们咔嚓了。

    “为何?”李世民脸皮够厚,被人拒绝、被人嘲笑,还能继续追问。

    “我从不窥人命运。”

    “那可否问事?百姓事、天下事?”不愧是当皇帝的,这么快就能捉住王珏话中意思。

    “可。”

    “明年收成如何?百姓生活可能有所改善?”

    “此事我早已占卜过。”王珏皱眉,犹豫地看着几人。然后,然后……便没了下文。

    “小娘子,你倒是说啊?”尉迟大傻急了,作为实心实意为百姓着想的官员,这些都是他们最关注的。再说李世民明年改国号,若天公不作美,恐怕多有波折。

    “这不是寻常人该问的事情,各位请回吧!”咋说翻脸就翻脸?兵痞们面面相觑。李绩挪了挪身子,咱跟这几个蠢货可不是一路的。长孙无忌几人微笑颔首,王娘子做事极有分寸。

    高人守则五,通晓是非,守口如瓶。

    “这是我的随身之物。”李世民掏出一个金牌放到桌上。

    秦王身份牌?那她周围这些牛鬼蛇神的身份,也不言而喻了。

    王珏歪头,思考了一会儿,她决定只做揖不拜大礼。因为…她腿早就压麻了……。

    “明年久雨,后年旱灾,旱灾后便是蝗灾。”王珏轻柔的声音,对在场众人来说犹如惊雷炸响!

    “小娘子,你可看准了?”长孙无忌睁开弥勒眼,锐利的看着王珏。

    “反复占卜多次。”切,吓唬谁呢,臭老头。

    王珏拿起茶杯,美美地喝了一口。欣赏着眼前这群人跟丧家汪汪一样的表情,顿时觉得人生无处不乐趣。不着急,先让他们享受一下这种崩溃绝望的美妙情绪。

    高人守则六,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娘子为何不露急色?难道不为百姓担忧吗?”这是拿她撒气呢?这黑面神是谁呀?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王珏悠悠的飘来一句噎死人的话。

    “你这算哪门子的高人!”尉迟敬德拍案而起。

    哟,这黑面神还敢跟她拍桌子?

    “此案造价十金。”

    “你!岂有此理!俺没钱!”

    没钱都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大唐官员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算了,十积分的东西,她就是试一下,看能不能敲一笔。

    “娘子,我这弟弟脾气急,莫要同他计较。”秦琼见气氛紧张,连忙开始帮尉迟敬德说情。

    “七天后你们再来,恕不远送。”王珏说着话,手上也做出了端茶送客的姿态。

    “一切就拜托小娘子了。”李世民站起来,对柳佳拱手,其余众人皆抱拳离去。

    快走快走,她腿也麻、脚也僵,如今是半身不遂的状态,快挺不住了。

    一群人憋着话,又花了一个时辰下山,到山脚下时,已经过了宵禁时间。

    跟山上的清静相比,山下却热闹得多。本该暗下的天色,被火盆堆照的灯火通明。随园外摆满了帐篷,帐篷周围有很多人置案饮酒、作诗,还有一些村民摆着简易摊位兜售食物。

    “这里每日都这样吗?小娘子不管?”房玄龄把路过的周志拉过来问话。

    “小娘子说了,读书本该劳逸结合,不然便是死读书,读死书。这些火盆和帐篷,还是小娘子提供的呢!娘子还说,书生们长期在此处,南山村的人也能因此多份营生,岂不是两全?”说完还鄙视地看了房玄龄一眼。

    难怪纸卖那么贵,花销真不少,孔颖达撇撇嘴。

    一行人快马加鞭赶回皇城,有各位的身份牌和城卫的顶头上司在,没人敢拦他们。

    “各位爱卿,说说你们的想法?”李世民这回真忍不住了,多雨、旱灾、蝗灾,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占卜结果是否对,还需由时间来验证。咱们七日后过去,看她拿出什么应对之策。便能得知此人是装神弄鬼,还是有真才实学。”这事长孙无忌在下山途中就想清楚了。

    “若真出现此等情况,明年要控制外商购米。”唐俭补充。

    “军队我们会严管。”李绩主动说。

    “行了,你们也走了好几个时辰山路,都回去休息吧!”

    昏暗的大殿内,只剩李世民一人,他四十五度角仰望墙角,眼角似有泪水滑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