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9章 两个忽悠



    程咬金怀抱水壶,呲着大板牙,洋洋得意地骑在马背上。孔颖达一看到他怀里的水壶,就想起之前的丢人事儿,赶紧加快马速超过他,来个眼不见为净。

    两人有腰牌,一路畅通。到宫门口时方下马,把马交给宫门守卫。

    宫门守卫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在心里腹诽。程将军和孔祭酒火烧火燎地出去一趟,就带个破水壶和一摞纸回来。啧啧!想到刚才两人像防贼似的看着他,他就郁闷。他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打劫这两位呀!

    “圣上!俺们回来了!”

    李世民手一抖,一滴墨啪嗒一下躺在了纸上。这可是他特意让李牧背着魏征,从随园买回来的上好宣纸,心疼死了。这个程咬金,毛躁性子永远都都改不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什么的,李世民真心伤不起…。

    “圣上,我们回来了。”孔颖达比程咬金稳重多了,不过那跃跃欲试的小眼神还是出卖了他。

    “去把尉迟敬德、秦琼、李绩、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唐俭还有太子叫来。”李世民先让內侍去传召,然后才抬手,示意他们继续说。

    听说孔颖达驭马直奔城外的时候,几人就做好了被传召的准备。这不,本来就住的不远,路上都遇着了。他们刚到宫殿门口,就听见程大嗓门在演讲。

    “那滋味?清香醉人,无可用言语形容!一口下肚,身上七经八脉全打通,整个人无比舒畅、如腾云驾雾!”

    程咬金卖啥假药呢?什么东西让他说的跟包治百病似的?俺老秦浑身都疼,有这好东西咋不给俺用用?

    “那炉子,设计简单却胜在构思巧妙,即可取暖又能烧水!我悔啊!如此简单之物,为何从未有人想到过?圣上!那不是炉子,那是命啊!!”

    好家伙,还有更狠的!孔颖达推销的,是能救命的炉子?

    几人相互对视了一下,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悔意。这个世界太可怕,他们现在调头回家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内侍已经通传了…。

    那就硬着头皮进吧!

    就连平时五大三粗、耀武扬威的主,今天也变成了小鹌鹑。瞧瞧,让他们面个圣,一个个跟要上刑场似的。

    几人刚进屋就被吓一跳,这是圣上?这个馋得吞口水,激动得直拍桌子的人是李世民?

    几人看着孔颖达和程咬金的眼神就不对劲了,这俩人能把圣上忽悠得找不着北,以后可得注意点。

    “圣上,怎有臣独自一人享福的道理?我给您带了一壶茶水,温一下味道更好!”程咬金感觉火候差不多,是时候该祭出杀手锏了!

    闻言,李世民连忙吩咐內侍去温茶。刚才程咬金进来时他就注意到那个水壶了,只是介于程咬金脑回路一贯跟大家不太一样,他怕自己被这只奇葩刺激到,一直没问。没想到他竟然出息了一回,居然能从随园里面带出东西!

    行了,程将军讲演结束,咱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拜见圣上了吧?

    “又不是朝堂上,不用拜了!都坐!”李世民豪爽地摆摆手。

    众人也没跟李二客气,真心还是假意的,他们都分得出来。

    “孔颖达和程咬金刚从南山村回来,你俩再给他们说说情况!”

    还说?刚才他俩说起话来,跟外面摆摊算卦那些人似的,他们可不想听。但是圣上有令,不听也得听!

    “那小院名为随园,门外聚集了很多讨论问题的读书人,氛围甚好!院子周围很整洁,还有专门放车马的地方。”

    “院子内秩序井然,很多书生在抄书。笔墨均免费使用,寻常的纸也是按西市卖价出售的。王娘子真乃博学之士,其编写的启蒙书籍,胜过《千字文》良多!”

    “嘶--”屋内响起了吸气声。几个文臣不淡定了。孔老头啥眼光?能让他这么夸奖,那就不是一般水准!

    孔颖达接着说:“我欲求见王娘子,只是对方以幼年守寡又兼之著书的原因拒绝了。”

    这么神秘?一众听客都被挑起了兴趣。

    “除了放书的房间,还有一个专门提供饮水的地方。我刚才说的炉子就在那个房间里,里面有个小丫头负责烧水。据那小丫头说,炉子是王娘子发明的,茶也是她制的。本想多问些话,奈何程将军的举止甚是丢人,王家仆人已有不满,我便出去看书了。”

    孔老头这话是啥意思?程咬金不愿意了。

    “我如何丢人了?若那丫头有什么不满,咋把水壶借我了呢?”

    “本来就是免费读书、免费茶水,哪有把主人家好心提供的东西带走的道理?”

    “炉子是什么样的?与我们用的有何不同?”房玄龄打断了二人的对掐,他历来最重视民生问题,现在哪有心思看戏。

    “说来也简单,铁皮制成的炉子带个烟囱,把炭气直接排到屋外,炉子既可以烧水又能取暖。”

    咱大唐每年有多少人死于碳毒?这炉子还真是救命的东西!还以为孔老头跟程咬金走一趟,人也变得不靠谱了呢!

    “圣上,请推广这种炉子!”

    “臣附议!”

    “这事儿交给民部尚书唐俭办!”

    “臣遵旨!”

    “圣上,茶温好了!”内侍提着冒热气的水壶走进来,茶香味在房中弥散开来。

    “分一下,大家都尝尝。”李世民这点最好,他对自己人很大方。

    “真香!好喝!”

    “聚三五好友,雪中烹此茶,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再来再来!”

    “哼,又一个武痞…。”看到尉迟敬德的熊样,孔老头又想起程咬金那丢脸相了。

    “此炉既可烧水又能取暖,一样物顶两样事。咱们南山村建筑队包工包料,免费上门安装。我们秉承精心创造,精心服务的原则,一定给您最优质的产品。半年包换、两年保修、不满意不收费。您若需要,请到大门口右转吴村长处登记。”

    “噗--。”

    “程咬金你说啥?”

    “休息间那丫头说的,她说这是他们南山炉的宣传语。我觉得挺好就给记下来了,以后没准能用用。”

    呵呵,你想去哪用?怎么用?是对我们下手吗?小心老子喷你一脸狗血!!

    “我定了500个炉子,到时候我带人帮你们装上,你们就别再买了。”程咬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真诚些,他好悬没笑场。

    “那就多谢成将军了!”“有劳成将军!”

    炉子不值几个钱,但程咬金这么个粗人能惦记着他们,还挺让人感动的。

    李世民可是看到了,除了水壶他们还带回来很多纸,会不会也是送他的?

    看到李世民把眼神移到纸上,孔颖达本想装作没看见,但耐不住李世民一直盯着看。老头心想:这下坏了,咋把纸拎到圣上面前来了!不过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嘛。

    “这两张纸上写着随园的规矩,很新鲜有趣,各位看看。”孔颖达把王思源给他的那两张纸,拿出来传阅。

    “新纸一两银子一刀,本想买一刀赠与圣上。奈何,我实在是囊中羞涩。”孔颖达此时的表情也很羞涩,他还没敲过圣上东西呢!

    李世民听懂了,孔颖达意思是:咱俩关系这么好,我都想着你了,你也不能忘了我。奈何我没钱,只能想想。你是有钱人,以后买了东西不会忘了我那份吧?

    这就是孔家的嫡传一脉?大唐的当世大儒?孔子第三十二代孙缺钱花?

    李世民瞧着孔老头这羞涩的表情,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连瞠目结舌这个词,都无法形容出他现在的表情!

    李世民也接过纸看了起来,他不得不承认随园主人的心思巧妙。那个论谈室弄得就挺有意思,还有抄书换积分什么的。哦,孔颖达是想告诉他,他带回来的纸是抄书用的!

    李世民郁闷了,弄了半天便宜没占着,他还得倒搭?

    “圣上!”一个内侍连滚带爬地闯进屋,“太子午时尾随两位大人出城,至今未归!”

    “什么!承乾怎可如此任意妄为!”李世民既怒又担心,他对王珏的怀疑还没有彻底消除!

    长孙无忌的胖脸上也没了笑模样。他的好外甥诶!自从玄武门事件后,承乾就变得很叛逆,跟他们这些人也不亲了,哎!

    “咱们出城看看!”李世民准备换身行头出门。

    众人也没拦着,多带点护卫就是了。再说他们也会一起去,不会让圣上有危险的。

    还没到宵禁的时间,一群人顺利出城。快马加鞭,没一会儿就赶到了随园。

    “二位郎君怎么回来了?可是落了什么东西?”周志眼尖,一下就看到了人群里的孔颖达和程咬金。

    “家中小郎不懂事,长辈出门竟偷偷跟来,如今仍未归家。”李世民抢先回答。

    “今日倒是来了一位小郎君,就在两位进门之后,想来你们说的就是他了。跟他一起的,还有一个随从。我主要在院外跑腿帮忙,并未多注意那位郎君,不如几位进园内问问?”

    “多谢相告,我们进去找找。”一群人正要往院子方向走,杜如晦指着远处一个畏畏缩缩的小子,道:“那人是不是殿下的侍从?”

    李承乾的侍从也注意到了几人,他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边哭边跌跌撞撞跑过来。

    “呜呜……,殿下进山了,一直没出来。”

    “什么?!他为什么进山?”

    “殿下听到王家仆人间谈话,知道王娘子在山上。殿下不让我跟着,呜……。”

    “行了,咱们快上山吧,好在天还未黑!”

    随园背靠的这座山就是后世的翠华山,与终南山同属于秦岭山脉的一段。山中虽无老虎这样的猛兽,但毒蛇不在少数。李承乾孤身上山,众人如何不急?

    一群人走了一个时辰,像杜如晦这样身体不好的早就快受不住了,终于在山腰处找到了李承乾。

    “父皇?!”李承乾手里拿着一只烤鸡,吃得正欢!

    所有人都气血上涌!他们都是饿着肚子来的,一路上又各种担忧,他倒好!吃的有滋有味!

    “父皇,还有两只鸭子,咱们吃完好继续爬山!”

    “哪来的吃食?”

    “我走到这的时候,遇到了王娘子的二哥,他正从山上下来。这些是王娘子烤的,王郎君分了两只鸭子和一只鸡给我。父皇你快尝尝,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本来就想带回去给你的,现在趁热吃更好!”

    李世民气消了大半,承乾这孩子自小就孝顺!

    “来!咱们都歇会,垫垫肚子。”

    听李世民这么说,每人拿了一块鸭肉,本想意思一下,谁知一入口便一发不可收拾!

    “咋没了?”一群斗鸡眼,互相看了一下对方面前的骨头。

    得,没法算,程咬金连骨头都吃了…。

    于是,众人又开始了漫长的爬山过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