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7章 随园随缘(一)



    “姑姑,最近村里常有陌生人出入。”王珏知道王思源想告诉她什么,这孩子猴精。

    “想来是买奴仆时留的备案露了底,不然以他们的本事也找不过来。咱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儿,不怕人查。”又接着说:“那些奴仆虽然是细心挑选的,也得多观察一阵。咱们家底子薄,规矩更要立得明白些。”

    王珏已经住进了官道附近的宅子,买的奴仆也是跟王宝金他们分开的。她想着,二哥毕竟是一家之主,如果她什么都代劳便是害了他。有她在旁边提醒,再有王思源帮忙出主意,他二哥应该能尽快适应现在的生活。

    “是,侄儿知道了。书屋快要完工,我过去看看牌匾做的怎么样了。”

    孺子可教也!王珏看到王思源进退有度的举止,在心里暗暗赞叹。仅仅是两个月闲暇时间的教导,就能有这么大进步,这其中悟性、情商缺一不可。

    王思源出去后,王珏开始闭目回忆她的三次长安之行。

    自从第一次去西市,王珏就发现有拨人在轮流跟着他们。那次借着送倒霉鬼去医馆,他们走了别的路才躲过去。他们只去过衙门和金玉坊,她拿不准那些是谁的人。

    第二次去卖纸时,跟踪的人数又增加了一些。王珏比计划的时间提前去买奴仆,就是想留下个人信息做诱饵,看看对方多久能找过来。

    没想到当晚就有陌生人借故出现在村里,那对方*不离十是朝廷的人。金玉坊那种商户,没有能力这么快拿到奴仆肆的留档。她回忆了一下自己报案时的说辞,没有问题呀!书屋还没开,他们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注意到自己?

    王珏脑洞开得再大,也没敢往长孙皇后开店那方面想,毕竟古代君臣都讲究不与民争利。既然如此,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贤后怎么开起了珠宝店呢?

    这事儿源于几个月前发生的渭水之盟事件。颉利可汗听说李世民干掉了他大哥和一干侄儿,软禁了他老爹,特意带了10万众过来庆贺(打劫)。要说李世民也是个苦逼货,好不容易篡位成功,屁股下的椅子还没坐稳呢,就遇到这种糟心事儿。他本来就不富,花用的都是前朝留下的东西。为了稳定政局,几乎掏空了国库喂强盗,就差把裤衩也脱给人家了。

    长孙皇后贤惠啊!看看自己不到脚面的裙子,再看看漏雨的宫殿,果断下海。

    大唐乡亲们都不傻,知道老板大老婆开店,家家去捧场,这才有了金玉坊的火爆生意。

    当然,这种上层人士间的互动,目前不是王珏能知道的。

    想不通,王珏就把这事儿扔开了。伸个懒腰,继续奋笔疾书。

    两个多月来,王珏已经用新纸先后默写出《礼记》、《左传》、《诗经》、《周礼》、《仪礼》、《周易》、《公羊传》、《谷梁传》、《孝经》、《论语》、《说文》、《字林》、《汉书》、《后汉书》、《老子》、《庄子》、《列子》这17本书。王宝金和王思源闲暇时也帮忙抄王珏写好的书,如今有的书已不止一册。但比起即将到来的人群,书肯定是不够用的。只能等书生们过来后,让大家一起抄了。

    王珏琢磨着,她应该找个合适的机会把活字印刷弄出来。

    与王珏日渐明朗的心情对比,李世民则这几日则是心神不定。这两人情绪相差如此之大,都是一件事引起的,王珏的书屋对外开放了。

    “二郎,何事如此为难?”贤惠的长孙皇后忍不住出声,她最看不得李世民皱眉头。

    李世民把手上的信递给长孙氏,密探在信里大篇幅的描述了书屋开放几日来的情况。

    长孙皇后哪还猜不到丈夫想什么,她看了信后一声轻笑,道:“二郎,许是那小娘子有什么特殊际遇。”

    李世民凝思了一会儿,对內侍吩咐道:“叫程咬金和孔颖达过来。”

    连续几日上朝都要面对孔颖达那张故作幽怨的老脸,李世民想想就肝疼,还是快让他过去看看吧。怕老头有危险,又给他配了个中南海保镖。瞧瞧,多么令人感动的君臣情谊!

    “你二人去那个书屋看看……。”

    李世民愣愣的站在原地,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俩人就跑没了?他话还没说完呢!别怪他形容的夸张,这群人成天围着他唧唧歪歪,这么容易就能打发走,他都不习惯!

    “二郎,咱们用饭吧。”长孙皇后向来了解丈夫心思,看着李世民呆愣的表情,她忍着笑,转移话题。

    再说相偕离去的二人。平时慢条斯理的孔颖达此时足下生风,自从前天得到消息后,他就派家丁去书屋那探查过。听说院里免费读书,听说书籍用纸厚实耐用,听说短短两日那里就聚集了一群读书人。这些个听说,都让孔老头心里痒痒的。若不是因为圣命,他早就插上翅膀飞过去了!

    “你我二人,骑马前去可好?”孔颖达提议道。

    “成!”程咬金这人豪爽,你让他做轿子能腻歪死他。

    官道上迎来两匹骏马,后面的大汉一直在追赶前面的老头,边追边喊:“孔祭酒,慢着点!”

    好家伙,孔颖达是要纸不要命了!这老头要是摔出个好歹,他得被天下读书人的吐沫星子淹死!

    俩人都没注意到,他们后面远远地尾随着一匹小马,马上是个未及冠的少年郎。少年不知道的是,他身后也有一个小尾巴。

    得得得—,孔颖达看到官道旁的院子,远远地就开始减速。

    书屋周围聚集了很多读书人,或三五好友席地而坐,或手持纸张状似癫狂,孔颖达不想骑马闯入破坏氛围。

    程咬金见孔颖达减速,心下稍安,抹了把冷汗。奶奶的,以后再也不跟这老疯子单独出门了!

    “程将军,你怎么如此慢?”

    程咬金好悬没呕出一口血!他敢加速吗?他若追上来,老疯子不得更玩命似的疯跑!

    “孔祭酒,已近午时,咱们快些进去吧!”圣上急火火的把他宣去,他都没吃午饭。又被孔老头吓了一路,郁闷死了。

    两人刚牵马走到附近,就有一个童子迎了上来。

    “二位郎君,请跟我去存放马匹。”两人对视一眼,跟着童子向书屋北侧走去。这个童子叫周志,是厨娘的儿子,最近也跟着过来帮忙。

    两人跟着周志把马匹放入马棚,周志锁好马棚门后,又把钥匙分别交给他们。

    “你们以后再来,自行放马锁门就行,走时把钥匙插入锁孔。”这种自助性服务,让两人觉得很新奇,真是个好想法!

    “小郎君,你是这里的帮工吗?”孔老头开始套话。

    “我是王娘子的仆从。”周志挺着胸膛回答。

    仆人不就是奴隶的意思?王家也不是什么大户,有啥可骄傲的?

    一看程咬金的表情,周志就知道他啥意思,他不是第一个露出这样表情的人。

    “我家里以前务农,全家一年都吃不上几回肉。今年年景不好,更沦落到全家都卖身的地步。王娘子仁厚,她不但传授阿娘厨艺,还让大家吃饱穿暖。如今我们这些仆从的生活,比那有田有地的都好!娘子知道我想读书,还特意编了两本启蒙书籍。”周志说到这,声音有些得意,还有点哽咽。

    “小娘子仁厚!两本启蒙书籍我是否有幸一观?”孔颖达听说王珏还编纂书籍,顿时提高了兴致。

    书屋名为随园,亦可音译为随缘。大门两侧长木板上刻着一副对联:放鹤去寻三岛客,任人来看四时花。

    孔颖达叫了一声好,豪情万丈的迈入门槛。

    程咬金可不管什么诗词对联,他满脑子都是花露水的事儿!

    看到程、孔二人进入院子,李承乾才敢悄悄靠近。怕被两人撞上,他决定先跟外面的书生们混混。

    “殿下!”李承乾僵硬的转过身,他的随侍怎么跟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