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4章 长安之行



    南山村离长安有二十里路,王珏、王宝金、王思源三人赶着牲畜,大概用了一个时辰才到达。

    他们由金光门进入长安外郭城,长安县。西市就在长安县内,离金光门不远。

    王珏一路走来,仔细观察着这个在唐朝占有重要地位的,工商业区和经济活动中心。西市有9个区域,每个区域的周边都临街,便于交易。区域内还有便于内部通行的小巷,在有的巷道下还有砖友砌成的暗排水道,与大街两侧的水沟相连。房屋的规模不大,面阔4至10米进深3米,沿街毗连。这里珠宝、铁器、衣、烛、饼、药等日常生活品应有尽有,因此又被称之为“金市”。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就是专门交易牲畜的那个区域。

    王珏假装被坊市内热闹情景吸引,把牲畜交给二哥和大侄子处理。实则耳朵支起老高,想知道这爷俩如何卖货,是否有经商之才。

    王宝金:“大家来看咧,草原上刚运来的肥羊!”

    王思源面带微笑,一双电眼开始在区域内扫射。

    王宝金:“上好的羊毛白送咧,买了包准您不亏!”

    王思源已经锁定目标:一个带着一群家丁的白胖大婶。

    “这是谁家的小郎君,你总盯着奴家干什么?”

    “这个姐姐我见过。”

    噗,王珏掩面偷笑,她大侄子贾宝玉上身了。

    “奴家可从没见过你,还叫奴家姐姐,怪会说话的。”

    “许是在梦里见过。”

    王珏眼睁睁地看着大婶从防备,到告诉王思源自己是房府的厨娘,再到以每只羊2000文钱、牛4000文钱的价格,买走了他们所有的牲畜。

    王珏好想飞鸽传书一封,给几百年后的宝兄弟。告诉他大唐美眉人傻钱多、最爱小鲜肉,速来!

    除了送给乡亲们,他们自家留了三只羊、两头牛,和所有的四匹马。来长安前,又给王刘氏娘家送了两只羊、一头牛。余下的45只羊和两头牛都带来了,总共得钱9.8贯。

    按唐律,像他们这样的平民人家,顶多还能再购入一亩宅基地。难怪现代史学家都说,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最不适合房地产商生存的朝代。王珏算过,买地再加上请村里人重新建房子的花用,9.8贯尽够了。

    牲畜都卖掉,三人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起码不用再担心哪只羊跑到人家店里去串门子。

    自从王珏发现她大侄子画风不对后,就一直不动声色的观察他。然后,她看到了啥?

    王思源还是那张微笑面瘫脸,只是他的眼神不自觉的,随着卖糖葫芦的小贩移动,嘴角疑似有晶莹液体流出。

    再早熟也还是个孩子,王珏有些放心了。她之前想了无数种可能,最坏的一种就是她大侄子被早期起、点男穿越,他妄想靠自己的王八之气称霸天下,最后他们一家被李世民拿去喂狗……。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王珏不知道,她在观察王思源的时候,他二哥也在注意他们俩。现在就有点这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意思。

    王宝金一直以来都对自己的人生很自豪。你看,同村玩伴大多不识字,他跟教书先生读过书。大哥成婚娶个祖宗供着,他娶的媳妇比男人还能干。别人家的孩子留着鼻涕追狗玩,他儿子拿小树枝在地上练字。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儿子聪慧过了头。大嫂前脚放留言黑他,他儿子后脚就能不动声色地怂恿小伙伴们围殴王思维。那次偷听,让他刷新了对儿子的认识。

    王宝金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找不回走失的妹妹,受委屈还得靠年幼的儿子帮他找回场子。这一路,他一直在观察两个小人儿,想找机会好好刷刷存在感。

    结果,儿子跟人聊聊天就把牲畜卖了,都没给他机会展现实力。妈蛋,老子教你读书写字,啥时候教你出卖色相了!虽然他当初也是出卖色相,让王刘氏天天给他送肉吃,但他绝不会承认王思源这点是遗传自他!

    再看他妹,曾经心思单纯,会甜甜叫他哥哥的小丫头如今也变得好高大上。就像儿时那些记忆里的世家子一样,甚至比他们更有气度。他妹子此时正在给小贩付钱,宠溺地把糖葫芦递给儿子。妹子你跟我儿子同岁啊,同岁!不要摆出一副怪阿姨的姿态好不好,那一脸欣慰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王宝金决定,等哪天他发财了,一定要好好为自己买一排蜡点上。现在没空,他正啃着妹子给买的糖葫芦,化悲痛为力量。嗯,好吃好吃。

    下一站,珠宝店。

    王珏的下步计划是在南山村附近、官道旁开个书屋,所有人都可以免费入内阅读书籍。在唐朝这种敝帚自珍的大风气下,她的举动无疑会引起轰动。再辅以现在还没出现的知名书籍作为诱饵,徒弟和积分还不滚滚来?

    亲兄弟明算账,立女户后,买地和建书屋的费用肯定要自己出。她需要出手两件东西,至少让她在找到稳定的收入来源前,不用为钱财发愁。

    东西是她从放在系统仓库的物品中找出来的,一面巴掌大的小银镜和一瓶花露水,花露水的标签已经撕掉了。这两样东西都跟她准备的那些行头放在一起,她可不敢回家后还忽然拿出什么东西,那还不得把她老娘吓出个好歹来。

    三人转了一下珠宝店聚集的两条街,据观察,有一间叫金玉坊的店铺最多衣着光鲜的人光顾。

    就它了!

    李牧看着眼前手拿糖葫芦、气质各异的奇特三人组,扯出一个充满亲和力的微笑:“三位有什么需要?”

    这三人太怪异。穿麻衣的不像仆人像长辈,另一个穿麻衣的小郎君许是书童但气场又不像,最后一个气质高洁、一举一动都充满美感的小郎君更让他拿不准身份,以他多年的相人经验一眼就看出了王珏的性别。

    王珏直奔主题,“我有两物想要出手。”

    李牧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隋末战乱后,有一些好人家家道中落,没准他们手里真有好东西。

    三人跟着李牧到后堂,王珏什么也没说,直接把花露水从包袱里取出放到桌上。

    “嘶—。”李牧眼放精光,这可不是普通物件!琉璃在初唐都算新鲜物,何况这种晶莹剔透的?

    “里面装的叫花露水,花露水的主要功效在于去污、防痱、止痒。同时,也有祛除汗臭的作用。要是行走于山林间,涂上点,蚊虫便不会近身。这个香味很好,小娘子们会喜欢的。”王珏打开瓶盖,一股玫瑰的芳香随空气散开。

    就算此物没有那么多功效,光这香味和瓶子,也能卖个好价钱。

    “二十金?”李牧试探着问。

    “四十金,不二价。”王珏原本没打算狮子大开口,不过看李牧的样子,不敲他,是傻瓜!

    “这……。”李牧皱眉,有些拿不定主意。

    按说,这种独一无二的东西,该送进宫里献给皇后娘娘的。尤其是内里的花露水,若真有眼前人形容的功效,南蛮之地的将士们便毋需再受那些苦。只是,实在有点贵,而且不一定能研究出配方。

    李牧嘴巴张合了几次,也没把要买配方的话说出口。对方再落魄也是世家子,如果对方恼羞成怒走了,他连样品也买不到。

    “再加上这个,一百金。”看出李牧的犹豫,王珏打算下猛药,她把小镜子打开放李牧面前。

    “啊!”李牧低头看向镜子,没什么防备,镜子的清晰度把他吓一跳。

    “好,就一百金。”李木一咬牙,给了。在初唐,一百金可不是个小数目。

    “掌柜的爽快,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咱们有缘再见。”王珏一高兴,连绿林好汉的经典词汇都蹦出来了。

    李牧看着王珏的背影咽了咽吐沫,扛着装了一百金的箱子还走得那么轻松,一看就是练家子,都亏刚才没动歪心思。

    王珏再咋说也是经历过末世的人,虽然是基地干后勤的,但也接受过统一训练。再加上基因改造液的效果,力量和五感的敏锐度都得到大幅提升。她上辈子最多能举起千金重的东西,基地的人都以为她是物理异能者呢。

    王宝金张大的嘴巴一直没合上,无论是王珏拿出的东西还是现在到手的一百金,或者是她妹子的小身板能抗动一百金这一事实,对他来说都太不可思议。王思源也很安静,一路上若有所思。

    现在三人是往长安县衙的方向走,南山村归长安县管,王珏需要去报案和办女户手续。

    初唐时期的公务员还是很负责的,衙门也没那么多繁琐的程序,他们进去就有小吏接待。

    “用迷烟的不知道有几个人,我记住了一个,那个商队里的管事人我也记得相貌。我有注意听他们聊天,他们做这种勾当不是第一次。那次同我一起从长安运出去的,就有二十多人。我们被喂了药,没法出声说话。可惜不知道别的孩子都是哪家的,又被弄去了哪,一点忙都帮不上。”做记录的人快吓尿了,差点把笔扔出去。一次二十人,大案啊!

    二十几人什么的,随便说说而已。对于说谎这事儿,王珏一点也没觉得愧疚。不夸张点,怎么引起重视?反正她又没冤枉好人。

    王珏又贡献了一次影帝级的表演,很配合的协助画师完成嫌犯画像。听了她的悲惨遭遇,大唐公务员们万分同情,给她走了绿色通道。女户、买地什么的一次都办了下了,地价还给打了折。

    王家三人满意的走了,有两处却因为他们闹翻了天。

    长安令得知自己治下出现这么大的案子,死的心都有了。最重要的,不是他发现犯人的蛛丝马迹,而是受害人从草原跑回来自己报案,想将功补过都难。也没想着有人敢骗他,这家人两年前报案的记录还有存底呢。

    那伙人是只为赚钱还是另有图谋?甚至是否跟先太子有关?他们活动了多久?一次几十人,多久运一次?全国各地有多少他们的人在做同样的事情?

    长安令越脑补,越想死。瞒着死的更惨,惟今之计只有上报一条路可以走。把犯人的团伙性、狡猾性夸大一番,再做一些大胆的猜测,没准能逃过一劫。毕竟大家都住这地界,谁也没发现迹象不是?

    由于长安令的小心思,这件事情开始往更诡异的方向发展。

    再说说李牧这边。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王珏抗走一箱金子后,以马不停蹄,蹄不着地的速度,赶往皇宫。

    长孙皇后看着眼前大汗淋淋、语无伦次的人,哪还是那个遇事冷静的秦.王府三管家?难道是生意出事了?

    “娘娘请看!”没等长孙皇后问,李牧就把怀里小心抱着的东西,交给了旁边的侍女。

    长孙皇后仔细打量了一下李牧:炫耀的眼神、急切的动作,应该是好事。她没急着问话,而是接过侍女呈上的镜子研究起来。

    “这是?!”这个巴掌大的东西,竟比铜镜清晰千百倍,真是巧夺天工!又拿起花露水瓶,晃了两下。里面的水是淡红色的,外面的琉璃比她见过的任何一种都要清透!打开瓶盖,一股没闻过的幽香从瓶中传来。

    女人嘛,便是贵为一国之后,初次见到这两样东西,也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长孙皇后放下瓶子,疑问的看着李牧。

    “这两件东西,是今天有人到店里出手的,瓶子里装的叫花露水。据出售者介绍,花露水除了气味好闻,最大的作用是去污、防痱、止痒,据说还能防虫。”李牧略显紧张的接着说道:“价钱实在讲不下来,我做主给了对方一百金。”

    一百金?有点肉疼,不过也值了。

    “人呢?”

    “没敢直接跟,对方似乎不是一般人,我让人去通知西市的眼线盯着了。”

    “如何不一般?”

    “那位小娘子看起来不过黄口之龄,装着一百金的箱子,直接放肩膀上扛走的。”

    “咳咳!”长孙皇后被呛到了,她脑中幻想出一个年幼的女版程咬金。“有消息立刻送进来,你做的很好。”

    李牧得到一番夸奖,乐滋滋的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