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3章 近乡情怯



    “大牛哥,两年未见,近来可好?”

    吴大牛被迎面奔来的牲畜群弄得手忙脚乱,乍一听牲畜群中传来的声音,吓得小心肝乱颤。定睛一看,旦见一个素发结髻、广袖葛衣、气质高雅的小郎君,踏着高齿屐穿过牲畜群悠然走近。怪哉,来人十分眼熟,竟想不起自己何时结识了这等人物。他试探着问:“郎君是?”

    来人一声轻笑:“王珏,王李氏长女。路上不太平,我便做了郎君打扮。”

    啥?啥啥?眼前这位气质出尘的小郎君,是王家那个失踪两年的刁蛮丫头?简直是脱胎换骨!吴大牛跟王宝金关系不错,当初王珏失踪,他也跟着担忧了许久。

    吴大牛缓过神来,连忙关切地说道:“你可回来了!这两年你去哪了?你二哥日日找你,你母亲哭了一场又一场!”

    “此事一言难尽,我家里人可好?”

    王珏驱赶着牲畜群,吴大牛说着原主离开后王家发生的事情,两人一齐向南山村的方向走去。

    原主失踪后,王家去衙门报了案。大家都知道,如果是被拐子带走,孩子能找回来的几率太小。王李氏日日以泪洗面,王宝金也没了往日的鲜活劲,王宝柱变得更加沉默。

    听了吴大牛的诉说,王珏感动得泪眼模糊。王珏继承的不止是原主的身体,还有她对家人的情感。王珏上辈子没有亲人,从未体会过这种被人放在心里惦念的感觉。她在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让王家人过上好日子!

    王珏着急回家,步伐不免加快几分,牲畜群发出的响声也跟着增大。时至武德九年九月,李世民与颉利可汗几日前才在渭水结盟。可怜村里人,一大早被各种蹄子踏地的声音惊醒,以为颉利可汗又杀回来了呢。

    村民们从门缝向外瞧,看到一大群牲畜涌进村子后,都好奇着出门看热闹。有那眼尖的,早就发现了同行的吴大牛。几人仗着平时跟吴大牛关系不错,把他拉入人群中欲得到第一手消息。

    将牲畜群托给看热闹的乡亲们照看,王珏向王家方向走去。不离乡不知思乡何滋味,临近王家大门口,一股委屈与无助瞬间涌上心头。原主走了,原主两年间的伤痛与思念,却执着的刻在了这具躯体里。她分不清此时是谁的情感,有期待、有紧张,亦有担忧。

    王珏正想再向前走几步,再靠近大门些。王家的院门由内而外打开,王李氏、王宝金夫妇和他们的长子王思源从里面走了出来。

    王珏看着一张张原主记忆中熟悉的面孔,一行热泪夺眶而出。王李氏与记忆中比起来,衰老了很多。曾经一头青丝的人,短短两年间便华发渐生。古人成婚早,别看王李氏做了祖母,实则她今年才四十九岁。可想而知,她这两年过的什么日子!

    王李氏看到王珏后,也愣在当场。她目露期待,颤抖着声音问道:“你是…?”

    不是为人母的认不出自家孩子,实在是通过基因改造液重塑身体后,王珏的面容更为精致,就像现代微整形的效果。再加上内里换了芯子,王珏的仪态气度自不是原主能比的。如此才有了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的一幕。

    王珏对着王李氏拜大礼,先作揖,再下跪,挺直身子,再叩头触地。

    王珏伏在地上,哽咽道:“不孝女王珏归家。”

    “我的闺女啊!”王李氏俯身抱住王珏号哭,王宝金夫妻俩也是喜极而泣,哭过后连忙帮着王思源去扶地上的母女。

    “我的儿,你这两年去哪了?”王李氏问出了大家心底的话。

    “此事回去再说,娘先等等。”王珏安抚完王李氏,又回头对着围观的村民道:“我离家两年,累得乡亲们为我操心,实在不该。幸而在外有些奇遇,方能平安归家。临行前得家师赐些牲畜,分些给乡亲们,大家莫要嫌弃。此次带回牛十头,挑五头好的咱们村里共同使用。羊六十头,留十头给乡亲们分食,余下的我打算卖掉,好给母亲盖新房,到时还要劳烦各位长辈帮忙。”说完,对着人群诚恳地作揖。

    “好说,好说,大侄女有事尽管开口。”几个在村里颇有地位的老者带头应承,余下众人也跟着三言两语的表态。

    初唐时期虽恢复了太平,但普通百姓想家家吃饱饭也不是容易事。此时农具简陋,牛是能派上大用场的,只是又有多少人家能买得起牛?王珏此举对村民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别管有多少乡亲为原主的失踪担忧过,她又是送牛又是给羊,大家多少都会念她的好。再加上最后孝顺母亲的话,王珏成功塑造了一个孝顺、大气、进退有度的名士雏形。只待后续计划一步步施行,她方能声名远播。当然,孝顺母亲的话不是作秀,她心里想给王李氏的何止是新房子!

    王珏演得尽兴,大家看得开心,又有礼物拿,真是皆大欢喜!把刚才许诺的东西交给村长,王珏扶着王李氏返回家中。

    南山村民看着王珏离去的背影,无不感叹赞赏!

    “妹子,快说说怎么回事。”王宝金性子急,几人刚进堂屋落座,他便迫不及待的发问。

    “当年大侄女拖我给她未来相公送信,我在路上被拐子用迷药弄晕,晕倒前似乎见到了大嫂。也怪有趣的,大侄女给我的信上竟一个字也没有。”似乎见到大嫂这句话,是王珏自己加进去的。她这么一说,众人还有什么不懂的。

    又说,她被卖给一户人家冲喜,没几天相公便死了。相公死后婆家把她折磨至重伤,幸而被师父所救才捡回一条命。怕家人担心,亦不想让家人见到她的惨状,不敢送信回来。师傅跟师母都是有大才华的人,她跟他们学了很多知识。等她病好后两位师傅决定出海,她便带着师傅们送的牲畜回家来了。

    这些是王珏跟阿绿在路上编好的,故意提冲喜的事情也是想把寡妇身份做实,免得她成名后,再有人从她姻缘上动手脚。皇帝就算再爱当月老,他要敢给寡妇赐婚,也得被唾沫沫子淹死!

    王珏想以寡妇身份立女户,既方便她日后行动,也能免去被长辈做主。不是她小人之心,就算她愿意相信王李氏和王宝金,也不敢信任老婆奴大哥。如果王李氏去世,她大哥以长兄身份压下来,让她做不愿意的事情,那可就麻烦了。

    “什么!!!”听了王珏的话,王李氏一声惊呼,晕了过去。

    想想也是,王李氏好不容易把闺女盼回来,又听见这样的坏消息,大喜大悲下怎么承受得住!王珏在心里默默说着抱歉,她不得不说出这样的故事。

    还好王李氏身子骨结实,王刘氏用乡下土方法,捏了王李氏身上几处地方,她便醒了过来。

    “二哥,怎么不见大哥他们?”王珏见王李氏醒来,赶紧转移话题。

    王宝金愤愤地回答:“我跟大哥已经分家了,娘跟我过。自打大侄女嫁进县里,大嫂愈发猖狂。大侄女婿让人给家里送过几次东西,没多久,村里就有各种闲话传出。闲话怎么来的我不说你也猜的着,你二哥就算再没本事,也不至于贪她那点东西,让人戳脊梁骨!”

    “我们王家造的什么孽,娶进这么个丧门星!克死公公、谋害小姑子、挑拨兄弟关系、好吃懒做,真想让地下的老头子好好看看,这就是教书人家的闺女!这就是他选的好儿媳!”王李氏气急,狠狠摔了桌上的杯子。

    “大哥他们已经搬进县里了,许久未曾回家。”连老实人王刘氏都表示不满。

    得,这也不是好话题,不过分家总算是好事!

    还得再转。

    “我带回的牲畜还在外面,也不能一直劳烦乡亲们照看,咱们去西市把它们卖掉吧。再有,当年那几个人贩子的样子我还记得,该去趟衙门的。”

    怕王珏犯傻,王宝金连忙阻止:“妹子,状告长辈于你名声有碍,再说也没确切证据。咱别去衙门了,二哥帮你收拾她们!”

    “爹,你别急。姑姑只是希望找出当年的人贩子,免得他们再害更多人。至于人贩子如何招供,这事件还能查出什么内情,就要看官府的了。”一个温润的男声传来,语气舒缓而带有安抚性,这是进门后一直没开口的王思源。即便不开口,他的存在也无法让人忽视。

    王思源称不上英俊,他属于那种五官柔和的耐看型。他身上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沉稳和温润,他的声音、长相、举止,无不充斥着四个字-君子如玉。

    王珏实在想不明白,原主记忆中只是略显聪慧的孩子,如何在短短两年内成长到这种程度。不知是因为生活的磨砺还是另有奇遇,有点儿意思!

    王珏向王思源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道:“不愧是我大侄子,就是这个理儿!”

    囧,有一个同龄的姑姑,感觉好心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