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1章 穿越唐朝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野外秋睡足,河边日迟迟。”一个浑身血污的小娘子从草地上爬起,脱下血衣,念念有词地走入河中。

    草地上有一只小粉猪,他正用猪爪遮住眼睛。神奇的是,此猪竟能口吐人言,“你洗完再感慨行不?真不害臊,脏了猪眼。还有,你不是秋睡,是被痛晕的,真给猪丢脸。”

    河中的小娘子不以为耻,反而回驳道:“我以天地为栋宇,清风为裈衣,猪何为入我裈中?”

    粉猪哼哼两声,不再回嘴,他才不像某人一样爱逞口舌之快。敢得罪猪小爷,待会有你哭的!

    小娘子没听到粉猪回话,又自娱自乐唱起歌来:“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噢噢噢噢~。”

    粉猪有点崩溃,到底该遮眼还是该捂耳呢?或者干脆一蹄子踹蒙她?

    小娘子清洗干净后,伸出手映着阳光,那手简直白得透明。再低头看水中倒影,一个面容精致,头发乌黑柔顺的小美女赫然出现在眼中。从二十多岁的壳子换到九岁,容貌也更出挑,赚了!若早知道被雷劈,能劈出这种好事,她哪会留在末世受那么多苦。

    这个小娘子名叫王珏,她有个特殊身份,携带系统的穿越者!那只粉猪名叫阿绿,自称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系统精灵(其实只会吃和吐槽)。

    王珏换上放在系统中的睡衣,倚靠着大树,与阿绿聊天。

    “咱们还剩多少积分?”攒积分太不容易,不止她自己要用,还要养活这只馋嘴猪!想到刚才又兑换的基因改造液,王珏只觉得心肝肉肺一起疼!不用还不行,她穿来时已经快挂了。

    “欠系统250万积分…,五年内还不清宿主将被抹杀…。”。

    “什么?!”一声不可置信的怒吼回荡于草原间,惊扰生物无数。

    小粉猪掏掏耳朵,神情闪烁地回答:“你被雷劈死,我带你穿越到一千多年前,当然要这么多积分!”

    “这,这真是…。”王珏不知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绝不是一个惨字能概括的。

    阿绿:“乐极生悲!”

    见王珏不再言语,阿绿安慰道:“这里是大唐,积分很好赚的!想想你在末世的日子,系统不好发挥作用,你也只是堪堪保命。”

    听了阿绿的话,王珏陷入回忆中。

    2020年被称为末世元年,这一年有人变成丧尸,有人获得异能,王珏则是被奇葩系统砸中。圣贤养成系统,宿主跟系统学习知识换取积分,再用得到的积分跟系统商店兑换物品。除了学习知识,系统拥有者收徒或者扬名也会奖励积分。

    系统商店里没有武林秘籍、洗髓丹,其出售的所有物品,都是可以通过种植或科技手段得到的。新鲜的水果、蔬菜,这些东西在末世价比黄金。

    于是,王珏流着口水,义无反顾地走上诱拐徒弟的道路。

    老伯,你学书法不?妹子,姐教你弹古琴好不?帅哥,咱们探讨下古文?结果无不是被人鄙视拒绝。想想也是,末世啊!能活下来就不错了,谁还有心思附庸高雅?

    往事不堪回首!

    “能离开末世就好。”王珏想了一会儿,也觉得阿绿的话有道理。她在大唐的境遇,应该不会像末世那么悲催吧!

    “你有这个身体的记忆吗?什么来历?”

    “额…,原主十分奇特!穿越小说我也看过几本,有后宫升级的、种田斗极品的、修真求长生的。原主的身世像是种田斗极品路线,可惜她自己也是极品,已经被斗了…。”

    王珏开始给阿绿讲述原主的故事。

    别看原主年龄不大,还生在农家,她也是个有来历的。话说,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长安县外南山村王李氏生产。不说王家兄弟如何为母亲半夜找产婆、王李氏如何忍痛折腾去半条命,伴随着次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一个女婴呱呱落地。

    两个月后,有一老道从南山村经过,看到王李氏的面相啧啧称奇。他掐指一算,指着王李氏怀中女婴,道:“老太太后半生富贵、家族兴盛皆系于此女。然,其命有一坎,年过7岁方能无忧。”说完便扬长而去,竟不要任何谢礼。

    道士离开后,王李氏便琢磨开来。闺女出生的那天可不是普通日子,太原李渊入主长安,在那一日改国号为唐。女儿出生后几天,大消息源源不断地传入民间。大赦天下、轻徭减赋,无一不是好事。

    思及此,王李氏越发坚信:她闺女生来带福,是个有来历的!

    短暂兴奋过后,王李氏慌了,这孩子命有一坎啊!

    遇到老道这事儿,王李氏只跟二儿子王宝金说过。她心里门清,大儿子老实愚钝,又被媳妇拿捏住了,是个没用的。只有老二,跟她一条心不说,自己也聪明机灵。

    古人多敬畏鬼神,尤其唐朝对道家更是推崇。便是王宝金这种有幸识得几个字的,也不是个唯物主义者。王宝金生在农家,深知寒门子入仕的艰难。若是妹妹往后真有什么奇遇,兴许能拉扯儿子一把。虽存了私心考量,对王珏这个年龄可以当自己女儿的妹妹也是真心疼爱。更不用说后来启蒙之时的尽心尽力,并没因原主是女儿身就有丝毫懈怠。

    王李氏就不同了,她对女儿是宠着捧着,连点儿轻活都没让原主做过,生怕孩子养不过7岁。

    原主被老太太宠惯的任性霸道,兼之有一次偷听到王李氏和王宝金的谈话,得知道士算命之事,便更加无法无天起来。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人见人厌,花见花枯。

    好在原主心肠不坏,跟家里隐藏的两个蛇蝎美人比起来,也能显得可爱些。

    蛇蝎一号,原主大嫂王贾氏。

    王贾氏的爹是村里唯一的教书先生,跟已过世的老王头关系不错。老王头是猎户,年头不好的时候,常给贾家送些肉食打牙祭。在老王头心里,贾老头是有大学问的,可惜生不逢时。

    王李氏可不这么想。她在世家帮过工,文豪雅士之流也有幸远远的看过。那气度,绝不是故作姿态的贾老头能比的。只一点,书籍大多掌握在世家手中,贾老头家的藏书一只手都数的过来,由此可知他有多少学问。

    当初大儿子的亲事王李氏就不同意。王贾氏出生没几年娘就没了,她爹眼看着也是随时要挂的样子,这样的姑娘娶回来不是要克着家里?再说,王贾氏除了绣花什么也不会,他们又不是啥大户人家,难道要娶个祖宗回家供着?奈何,王老头到底是一家之主,私下就把婚事定了。

    王贾氏是个有心计的,喂猪、下地种田、砍柴挑水、灶下烧火,这些活她不会做也不愿做。为了维持出嫁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她使出浑身技能笼络丈夫的心。

    她平时装着认真肯学的样子,只是每每一干活,不是伤到自己就是打坏东西。事后又总是泪眼模糊的对王宝柱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没用,累得娘生气。”一副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便是委屈求全也愿意的作态。

    时间久了,王宝柱就觉得,他在外面干活,他娘在家欺负他媳妇呢!此后,便是连弟弟的话也不信了!

    历经六年,先后克死俩爹后,王贾氏成功了。王李氏失了丈夫,不想跟大儿子再闹的生分,也不愿两个儿子矛盾激化,对于王贾氏她大多选择视而见。

    恰在此时王贾氏再次有孕,她本以为好日子来了,以后躲屋里教女儿绣绣花、认认字就行。谁知赶了巧,一直不下蛋的二弟媳妇也怀孕了。再有婆婆怀着公公的遗腹子,一家三个孕妇也是够受的,王贾氏也没理由享受什么特殊待遇。

    老二媳妇实在,孕期也帮着干活,不小心早产。王贾氏心里一阵别扭,老二家的孩子居然越过她的成了长孙。等王贾氏生产后,本以为这次得了儿子,老太太能高看她一眼。哪成想,老婆子知道得了长子嫡孙也只哼哼着说了一句:“也算她这次没浪费粮食。”便低头逗弄几个月大的女儿,不再看她。

    王家地少,要想吃饱再攒钱给孩子们买纸笔,肯定要另找活计。农闲时王宝金经常去长安县找活干,偶尔也有人找他代笔写信,王李氏更是常年从绣庄接活。只有王宝柱在家不动弹,不用猜也知道,他是怕自己不在家媳妇挨欺负呢!

    两兄弟没分家,王宝柱再能干,也架不住他有个只会绣花,手艺又不够精湛的媳妇,和一双年幼的儿女。他干那点哪够他们一家口粮?还不是吃用兄弟的?

    都亏王宝金顾念手足亲情,王刘氏是个以丈夫为先,只知道闷头干活的,不然这个家早闹起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