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314|无名章 |节



    李世民打着哈欠,看向殿内一众睡眼朦胧的大臣们直撇嘴,暗道这些人定然是熬夜打电话才如此。哼,真没见过世面,李世民又打了一个哈欠,想着怎么让大臣们的内心变得高贵起来。

    今日早朝就一个事情,赶紧说完回去补觉,“派去做文化教导的人是否已经甄选完毕?”先前的圣旨已经派出,关于谁接任以及大军何时回来都清楚说明,唯独似倭国一般的儒学教导先生需要再考核一次。

    这事孔颖达总负责,老头闻言赶紧回话,“名单已经出来,若圣上无异议,微臣准备让他们三日后出行。”

    李世民一挥手,小内侍拿着孔颖达呈上来的奏折开始念。人选姓名背景以及特点都说得很清楚,大家认真听后皆未觉得不妥,李世民满意着夸赞道:“孔祭酒办事朕向来放心,就让他们三日后出发吧。行了,退朝!”

    李总起身走人,太困了,他准备回书房抱着猫熊再睡一觉。

    这个心思不能立刻如愿,听说退朝,李承乾紧追到李世民书房。

    本来就困,见到大儿子紧追而来,李世民第一反应就是给诸葛恪说情来了,“别说了,诸葛小子把你弟弟弄成那样子,朕怎么也得收拾他一番。”

    李承乾闻言一顿,强忍下病情不跟李世民掰扯,今天有要紧事儿说呢。

    “儿子不是要给诸葛恪说情,而是想跟父皇说说龟壳的事情。诸葛恪回来时得到一个龟壳,昨日忘记呈上来。老师想着赢宫人提到龟壳,不知内里是否还有别的原因,故此不敢直接带过来,父皇怎么想?”

    这让李世民很犯难,他一直认为龟壳涉及到宝藏,关于赢宫女的事情他也思考过,之后龟壳被他认定为秦始皇宝藏。当然也有可能是什么诅咒之物,大舅哥也说秦始皇这个人神神叨叨的。

    到底还是最在意自己的安全,李世民觉得以王县公的人品应该不会吞掉他的宝藏,“你将龟壳都带到南山,看王县公能否有所发现。”

    “儿臣遵旨。”正中下怀。

    李承乾乐呵呵将龟壳带到南山,料想今日师兄们可能要拿他跟诸葛师弟打趣,有龟壳转移注意力大家应该不会再想起昨日的话题吧。

    图样图森破!旁人的注意力确实都被龟壳吸引去,有一人却对诸葛恪的经历更感兴趣。李承乾刚将龟壳交给王珏,李123言情立刻跟随其后,“大师兄,你给提供点写作灵感好不?”

    李承乾满面教诲道:“你不是在写玄奘他们的西行记吗?做事情专心最打紧!再说我今日也没空,等人到齐得研究龟壳呢!”

    “回大师兄,昨晚新作刚刚写完,过几日就能印刷出来。昨日听得诸葛师弟的故事,我准备写禁忌的断袖题材,大师兄……”

    书房外李承乾和李123言情的对话声越来越远,书房内一人一猪看着一地龟壳发呆。

    王珏起身从柜子里又拿出龟壳,这是被他们悄悄换掉的真品。之后拿出其中一个龟壳给阿绿看,“你看,唯独这个龟壳是构图不同。左侧图一人一猪说的应该是咱俩,要不当初也不会作假把这个龟壳藏起来。右侧图还分上下,上图中龟壳按一定顺序排列,下图中将书籍放入龟壳围起的圈中,书籍消失。”

    阿绿歪头疑惑道:“你也知道,哪里有什么百家派,这些都是为了掩饰系统的存在编造。若与系统有关,也没有任务和提示呀。”

    见王珏皱眉不出声,阿绿继续说道:“问题是,现在大家都以为龟壳与百家派有关,怎么办?杜如晦家里的电话线昨日被杜荷弄坏,这个不是很难修,等会儿孟襄他们就要回来了。回来后得知龟壳的事情必然要研究,万一真有什么……”

    王珏没答话,如今龟壳已经凑齐,她起身将龟壳按照图上的顺序排列成一个圈,之后顺手拿起一本书放在龟壳围成的圈中。

    卧槽!书呢?!

    一人一猪傻眼,太玄幻了。王珏起身拿过案上的笔、纸、砚台挨个往圈里放,所有物品都未像书籍一般消失。

    “按赢宫女说,此物最早是秦始皇所有,所以她认为是祖上传下的东西。秦始皇焚书坑儒,他是否在做此事之前用过龟壳,那么那些书都被传到哪去了?为什么龟壳上会有我们两个?”

    阿绿跳起来,用猪蹄捧着一本书扔进龟壳圈里,书籍立刻消失不见。

    王珏会意,她想了想找到王李氏,关键时刻还得找娘。

    王李氏云里雾里,闺女让她往龟壳圈中扔书?虽奇怪,她还是做了,扔完后也没见有什么事情发生。一人一猪对着龟壳圈内的书籍发呆,王李氏有点摸不着头脑,她想了想说道:“若要玩投物游戏,你们这个圈刚刚好,只是该站远一些投掷。书籍珍贵,我还是换投铜钱吧。”

    王珏无语,赶紧编个瞎话送走要玩投圈的王李氏,书房内再次只剩一人一猪。

    “也许只有我们俩放书,书籍才会消失,故此龟壳上刻有咱们的样子。那么,咱们有什么地方与所有人不同?”

    王珏的话意有所指,阿绿立刻答道:“我们的灵魂不属于这里。如果上一个用过龟壳的人是秦始皇,那么他也是穿越的?他不知道书籍的重要吗?难道是傻x种马男穿越?”

    一人一猪想到此种可能,开始仔细观察每个龟壳上的图案,意图找到代表秦始皇的那个龟壳。就像她跟阿绿的样子被提示一样,是不是有一个龟壳也提示了秦始皇的身份?

    没有!!!

    “龟壳到底从何而来,是秦始皇制造还是偶尔被他所得。秦始皇认定有神仙欲长生不老,是否与龟壳的来历有关?这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我们真的是偶然来到大唐吗?”

    听到王珏碎碎念的内容,阿绿跟着问道:“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是否该让友人知道龟壳的秘密,毕竟除了我们谁放书籍都没有用。”

    对话的过程中,王珏一直盯着最特别的那个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刻有咱们俩图案的龟壳似乎变旧了一些。一人技短,我与末世时最大的区别,似乎是又愿意相信别人了。”

    王珏话里的意思是愿意跟大家一起商量研究,阿绿并无异议。

    等待友人和弟子回来的时间里,王珏又拿起几本书放到龟壳圈里,毫无意外书籍再次消失,而那个特别的龟壳再次变旧一些。

    “很明显,它在变旧,也许用几次就会碎掉不能再被使用。”

    “也许当初秦始皇用过的龟壳就是这种结果,所以我们找不到与之有关的龟壳图。那么,焚书坑儒跟龟壳有什么关系?”

    一人一猪再次陷入思维困境的时候,外出的人们终于回来,连一早就出去不知道在偷忙什么的王熙然也回来了。意外的是,还有访客。无奈,王珏只好将阿绿留在书房,到堂屋去看看从未上门的师徒俩又要演什么戏码。

    没错,客人就是赵德言和孙行者。

    关键时刻被打扰,王珏很不客气地揭人短,“真是稀客,不知赵鸿胪有什么事情,可是又想拐走我家猪?”

    真够小气,赵德言不在意王珏的语气,而是十分笃定地说道:“王县公的猪想西行,我徒儿一路保护他安全,故此阿绿欠我们纵横家一个人情。明人不说暗话,王县公有法子能让书籍流芳百世,不若就用这个事情还人情吧。我们纵横家的书都带来了,就在天池边,王县公可愿意如此还人情?”

    一个说人家拐带猪,一个说让猪还人情,还关于书籍流芳百世,老师有对书籍防腐的好办法?

    不了解内情,围观者只是内心猜测并不多言。

    “赵鸿胪说的什么话,便是再好的防腐技巧也不能保证书籍不损坏,亦不能保证日后无人为损坏。”

    听王珏如此回答,赵德言面色不太好,“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法子,但是我确定你有!当日王县公一力主导百家出世,为何现在不愿意帮我们留住学派根基?”

    书?!

    王珏有些猜测,她不确定地说道:“我似乎知道你在说什么了。实不相瞒,法子我也是近日才有些猜测,并且不确定。若赵鸿胪知道更多,可否提示一二?”

    这回换赵德言灭火了,他犹豫着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法子。我想确保门派传承,毕竟谁也无法保证是否还会出现秦始皇、汉武帝那样的人物。法子我肯定是没有,故此寻到能人来帮忙卜算,对方只说什么日子帮助阿绿,什么日子将书籍送给王县公,之后不用再做任何事情就能如愿。现在我按时将书籍送来,看来王县公确实有法子,如此我就放心了。”

    瞧瞧人家,不问不管并且明显不想多参与,话里话外还我人情。

    王珏闻言眼前一亮,“谁给你提示?”

    赵德言开始编故事:“我曾救过一个人,那人浑身蒙布不知男女不知年龄不知长相,身高倒是可以告知王县公,八尺。”

    王珏忍无可忍道:“送客!赵鸿胪放心,若我寻到方法,定然会帮忙,若不能就恕我无能为力了。”

    “呵呵呵,一切有劳王县公!”赵德言拱手赶紧带弟子离开,比端茶送客的主人家还着急。

    孙行者全程呆滞,这都什么跟什么。老师收到道童的信赶紧将不知何时准备好的书籍大包到南山,原来当日帮阿绿就是为了今日的人情,那么告诉老师方法的人来自道家?靠不靠谱?

    不速之客离开,王珏带着一行自己人来到书房,按事情发展顺序解释对龟壳的发现。最后说道:“你们只要观察那个龟壳的损耗程度就可以了,未免它变得更旧,我不便再实验。”

    墨云拉了拉孟襄的袖子,道:“老师,徒儿是不是没睡醒?”

    孟襄轻咳一声,“我相信王县公。”

    王熙然打着哈欠接着说:“我也信!赵鸿胪不似说谎,那么是否可以理解为将书籍放进龟壳圈便是保存了?问题是,保存在哪了,要去哪取?若秦始皇也保存过,我们是否能取到?”

    王珏有些谨慎地说道:“如果决定放入书籍,以龟壳损耗程度来看只能用几次,而龟壳圈面积有限。若想放更多,只能向上一直叠加,看来得拿绳子固定才行。暂且相信此法可储存书籍,我们得花时间整理所有需要的书籍。”

    孟襄赞同道:“为今之计,只能先收好龟壳,并继续收集书籍和寻找关于秦始皇的消息。”

    大家整理好思绪快速安排着各自的任务去忙碌,又是一人一猪独自留在书房的时候,久违的系统提示音响起:检测到宿主遇到化外机缘,可选择将书籍传递到2016年或用现在的身体回到末世开始时的和平年代,只要宿主站到龟壳圈中就可以。注意,两者只能选其一。

    一人一猪再次对视,默契选择留下。只要书籍是送回现代的中国就行,那么关于书籍的选择也有眉目了。一个疑问再次涌上心头,若秦始皇得到过龟壳,为什么现代没有古籍出现的消息,难道不是同个平行空间?

    实在说不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