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313|无名|



    被李恪惦记了许久的诸葛恪终于回到长安,考虑到宫内必然有鸿门宴等待,他决定先到南山拜见老师。

    远远看到带大批手下和行李回来的诸葛恪,吴村长迎上去说道:“可回来了!算算日子你最近该归来,你的老师和师兄们总拿望远镜往官道上看,大家都想念你了。”

    吴大牛接着说道:“没准这会儿山顶上已经有人看到他,我们父子不打扰郎君,等过几日村里给郎君办欢迎宴。”

    诸葛恪感受到吴家父子的真情实意,他感激道:“多谢二位!老师说南山村民都是自家人,长辈给办宴席,小子厚颜生受了。”

    “好说好说!”瞧瞧,多爽快温和的郎君,为啥总有传闻说他在倭国的时候虐待吴王呢。

    诸葛恪回来的时候不巧,最近大家在忙着给长安装线路,今日是最后检查的关键时刻,王珏和孟襄一早就去长安了。武照和房遗爱倒是在山顶,他俩从去年开始就闭关来着。武照是怕被李治缠上,房遗爱则是因为帮了侯君集外加李治的事情没抢到功劳生气,现在小二郎想通后又开始钻研自己擅长的玄学,打算通过这方面达到目的。

    诸葛恪上山的时候就是王李氏和这两位师兄迎接的。能闹的两个留在山上,旁人都不在,挺奇怪。听王李氏解释后诸葛恪才知道什么原因,暗自难过自己离开太久错过很多重要事情。

    知道他们师兄弟有话说,王李氏领着仆从给三人准备完茶点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对于吴王突然回长安有很多传闻,诸葛恪的事情就从愤愤不平的吴王手下口中传出,终于见到正主,武照闪着眼睛问道:“诸葛师弟快说说你是怎么这么吴王殿下了,他去年回来的时候整个人十分不好。”

    诸葛恪得意一笑,缓缓将他到达倭国后的一系列动作讲出来,最后总结道:“没辜负老师和送我仆从的各位大臣的嘱托,吴王殿下主动回长安、倭国百姓教化的事情进展顺利、对倭国各势力的挑拨也做了几次,我应该算完成任务了。”

    武照听后拍案大笑,“哈哈哈,所以,吴王是怕师弟觊觎他的美色所以吓得带人跑了?”

    房遗爱也坏笑着说道:“等大师兄下午回来,咱们可得好好跟他讲下诸葛师兄在倭国的故事。”

    诸葛恪说完便是武照和房遗爱讲述他离开后发生的事情,从侯君集到李治再到李恪最后到征战胜利和新发明出世。听得终于对三国征战又取得胜利,诸葛恪握了握拳头,若能参战多好,他也希望能向孔明先祖一样在战场上扬名,而不是靠着算计一个吴王。

    “所以,大师兄的婚事定下了?侯将军的闺女?!”思考片刻后,诸葛恪感叹道:“不错,也是一条路子。”之后重点询问道:“九殿下可真的老实了?能否说一说那个赢宫女?”

    武照撇嘴,“那孩子着实讨厌,若有事所求也好忽悠,只是要防备他的小聪明。圣上着人审问赢姓宫人,据九殿下说他答应继位后将龟壳给其祭拜先祖,那宫人说之所以要龟壳是因为原本为她先祖所有,知道圣上不会还给她才找上李治。我觉得她的话不可全信,可惜人已经趁吃饭的时候咬舌自尽了。”

    诸葛恪听后皱眉不语,许久后他蘸着茶水在案上写下四行字:赢、秦始皇、瀛洲、东瀛。

    武照看着案上的字说道:“因海市蜃楼原因倭国被误当瀛洲,故此也称东瀛。传闻始皇帝派人去寻找长生不老药,他们将海市蜃楼当成是神山瀛洲,按方向应该是去东瀛寻仙。那些人没回来不代表死去,也许他们留在倭国。至于赢姓,谁说始皇帝的亲人死光了。”

    房遗爱眼睛一亮,啧啧道:“这种时候猜想没有用,不若我占卜一二?”

    诸葛恪拱手道:“有劳二师兄。”不得不承认,房遗爱在此道绝对最有才华。

    三人来到房遗爱的黄金屋,做完算前仪式,房遗爱郑重占卜。

    等房遗爱停下动作,武照急切问道:“怎么样?”

    “只能算出赢宫女说的事情不算说谎,再多就算不了了,得问问老师。”太丢人,房遗爱垂头有些沮丧。

    诸葛恪皱眉说道:“实不相瞒,我回来的时候从海中得到箱子,看到的人太多只能送给圣上,龟壳图案倒是早就拓印下来。”说完从袖中拿出一张纸,上面正是缺失的最后一张图。

    武照洒脱一笑,“我看咱们还是进宫去,有老师和大师兄在,想来圣上不好多为难诸葛师弟。”

    房遗爱一拍脑门:“对对对,我听魏王说吴王殿下总念叨你,师弟往后还是不要单独进宫。”

    三人与王李氏打过招呼快马进城,正好赶上王珏等人在百姓们的护送下进宫。对于王珏弄出的一系列新鲜事物百姓们很是好奇,尤其这次是传说中的千里耳,大家都想跟着瞧个究竟。

    快到宫门口的时候遇到匆匆赶来的三个弟子,见刚回来的诸葛恪以及他用口型说着吴王,王珏就知道他们为何这个时候来了。自家弟子自然要好好护着,王珏故作严肃说道:“你此次出行做得还不错,便是圣上给你爵位也不可过于骄傲。”

    无语,同行的很多官员都知道圣上和吴王盼着诸葛恪回来算账,王县公这边居然想给弟子要爵位,这下可有热闹看了。

    一行人进宫畅通无阻,急着用电话的李世民早就吩咐内侍等在宫门口,好第一时间将人带进来。

    最近都是好事,李总心情不错的情况下又开始了魏征口中的玩物丧志。只见李世民躺在书房外花园中的摇椅上戴着墨镜晒太阳,他肚子上有个黑白相间的肉球,据王县公说此动物叫猫熊。

    墨镜挡住眼睛,不知道李世民是否睡着,内侍小声叫道:“圣上,电话已经装好了。”

    李世民正在神游,脑中天马行空想象着很多永远不可能成真的美梦。

    没听到回答,大家都以为李世民睡着了,这个时候电话声突然响起,李世民抱着滚滚一下子跳了起来,“来人,什么声音!”

    王珏没忍住噗一下笑了,“圣上,电话铃响了!”

    李世民稳住心神,装么着抚摸怀里的滚滚,道:“唔,朕方才在思考国事,都弄好了吗?”

    孟襄答道:“已经检查完毕,除了圣上书房的电话,不若您试试?”

    “好!朕现在就试试!”李世民难掩兴奋心情,他快步往书房走,案上除了电话还有刻着各处电话号码的提示木牌,瞅了瞅李总拨通一个号码。

    电话那边传来嚷嚷声,“哎呀娘诶,电话响起来吓我一跳,这个新玩意真不适应。谁呀,谁找我?”

    李世民的内心一下就舒坦了,看吧,不是朕一个人如此反应!

    “是朕!试试电话好不好使!对了,你明日回兵部任职吧,官降三级重新做起。”

    “只要能再回到兵部为圣上效劳,官职啥滴微臣有何可挑,微臣原本就是犯错之人……”又说了好些恭维话,侯哥终于脱离文职。

    呵呵,别以为朕没瞧见,小狐狸精回来了!掩饰住对于电话的好奇和兴奋,李世民走出书房,准备用言语会会小狐狸。

    先表扬一下研究人员,“大家做得好,朕的电话已经开通了!先前很多墨者都说欲做研究不为官,若因为电话还不足以赏赐爵位,待新船研究出来再一起封赏。”

    “全凭圣上做主。”王珏没掰扯,李世民的话很有道理。若一人交上这样的东西自然封爵,只是此次参加的人不少,现在是和平时期爵位不好轻易授予。原本以为墨家会再放人入朝为官,她此次带大家过来就是做得这个打算,没想到原本叫着去工部的小年轻们都改变主意了。

    见大家认可,李世民内心也开怀,没因为他往常的小气引起误会就好。

    李世民踱步到诸葛恪面前,惊讶道:“哟,这是王县公门下的诸葛吧?吴王在倭国多亏你照顾,他回来后常念叨你,待你有空多陪陪他,毕竟吴王身心上的疾病刚刚治愈。”

    演技太浮夸,差评!

    见李世民完全没有对远行大臣归来的激动和夸赞,不了解具体情况的都猜测他是怎么招惹的吴王。凭良心说,吴王的脾气和秉性真不错。再有,刚才王县公可是在宫外提起爵位,这回有好戏看了。

    事实让很多等待看热闹的人失望,王珏提起爵位只是暗示诸葛恪不可当众提起的功劳,是说给大家伙听,让大家在李世民父子找麻烦的时候能帮诸葛恪。只几个人明白了,剩下等着看热闹的嘛,年轻人想当大官还需历练。

    “圣上,诸葛恪此行顺利完成您交给的任务,作为老师,微臣与荣有焉。”

    李世民的动作停顿住,立刻换上笑脸,“王县公说得没错,朕要好好赏赐咱们大唐的青年才俊。这样吧,诸葛恪先去吴王府任职,至于职位……”

    没等李世民说完,诸葛恪插言道:“大胆打断圣上,微臣万万不能去吴王府!在倭国的时候,微臣对吴王殿下十分有好感,当时就感慨以吴王的才能便是储君也做得。若跟吴王殿下相处久了,万一哪日吴王有不臣之心,微臣怕自己会陷入两难的境地。”

    真不是人,诸葛恪说这话完全是给李恪招黑,大臣们看诸葛恪的眼神完全变了。也就是王县公的弟子,任何人这么干,回头就得被弄死。

    李世民咬牙切齿说道:“吴王很好,他怎会生出那样的心思!”

    “微臣也认为吴王人品尊贵,只是按常理上来考虑,一般人在吴王的位置总会心生不满,不满之后自然要采取行动。当然微臣说的是一般人,吴王殿下自然不在范围内。”

    越描越黑,连李世民都忍不住思考三儿子内心有没有怨恨他这个当爹的。

    诸葛恪毫无压力,听两个师兄的意思,吴王是准备好很多陷阱等着他了,那他自然不能坐以待毙。至于圣上,现在的情况来看,即便入朝为官也没什么可施展,他有自己的打算,故此不怕暂时被圣上厌恶。

    “既然你不愿意去吴王府,那朕这里暂时没有适合你的职位,往后再说。行了行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李世民气坏了,居然敢拒绝还挑拨离间。

    “臣等告退!”热闹看完,大臣们惦记回家用电话。

    重点提一下中二太子,他全程没找到好的切入点□□话题。最后见他爹在气头上,又想着师弟终于回来了,颠颠也跟着大家跑了。

    王珏这边的人都不担心得罪了李世民,只是大家很好奇诸葛恪为什么敢如此明显去挑拨。

    “诸葛家刚出世不好太引人注意,有老师在便是连大师兄都厌恶我,也无人敢对诸葛家动手。目前家族中很多子弟都在开始崭露头角,虽然官位依然不显,用心经营几年也能基本站稳脚。我入门晚,感叹老师学识渊博,打算跟在老师身边潜心学习几年再考虑其它。”

    诸葛家出过孔明,使得很多人着重注意诸葛恪,他是怕自己风头太盛引人忌讳。与王珏这种一人有才的隐士寒门子不同,诸葛家可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就像平日笑眯眯的长孙无忌,若他发现诸葛恪想取得他先祖一般的地位,定然会不顾情面暗地里对付诸葛家。

    成,王珏认同弟子的想法,愿意学知识她自然也愿意教导。

    回到南山,诸葛恪、武照、房遗爱又将他们的聊天内容说出,当然听他们说此事的还是狼狈三人组以及墨云和百家派弟子。

    方才诸葛恪并未献上龟壳,今日可以当做刚回来忘记了,等大家商议好如何行事再说。主要也不知道圣上听了赢宫女的话对龟壳是个什么看法,万一冒然送上再被小心眼记恨怎么办。

    孟襄听到他们的分析很感兴趣,王熙然看穿其心思,道:“孟兄可是老想法?只是这个龟壳有人看到过,还得尽快才行。”

    墨云拍胸脯,“此事我就能做,保准明日让你们看到成品。”

    诸葛恪不言语,不是他猜测的那样吧?!真敢!!!

    “至于圣上对龟壳是何想法,承乾明日去试探一番,若可以的话将龟壳借到南山几日。”

    李承乾无语,老师又当他的面商量如何糊弄他爹,还让他参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