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312|无|名



    去年主要是唐对三国战争,前方征战的情况下还谈什么过年节,谁好意思没心没肺大吃大喝。再说了,往常最会玩的那些就剩一个侯君集在长安,侯哥还因为做了文臣整日萎靡不振,哪里玩得起来。民间也是,虽然传回来的都是捷报,但不代表胜仗就不死人,好些有亲人从军的人家都不安生,就这么的大唐上下没什么年节气氛。

    这种沉寂在入夏时打破,八百里加急小将带来捷报,唐军大胜已经打下高句丽、百济、新罗三地,就等圣上下旨后续如何运作。这也是明面上走个过场,其中的利益分配早在这几年谋划的时候讨论清楚,得到消息后李世民第一时间将早就写好的圣旨颁布。

    唔,说到八百里加急小将,崔智贤很无奈。坊间传闻,最近各城门口水泥地加固是长安令掏钱让人修的,原因嘛,嘿嘿嘿……三次遇到送信的小将摔倒在自己的马腿边,崔智贤想想还是做点什么事情才能安心,虽然不一定能结束这般诡异的巧合。

    至于心心念念要回长安的诸葛恪,在满朝文武的支持下以及李世民迫不及待的算计下终于如愿,算算时间应该快到了。接任者是柴绍、席君买以及孔德伦,如此安排各势力都满意。

    听说诸葛恪能回来,身体康复并终于脑子清醒想明白被恶劣算计的李恪已经想好n种损招准备招待他,虽这样李恪依然很不开心。原因不在诸葛恪而在于李治,满长安都说他身体康复全因李治向上天祈求愿意减寿相换。

    这让文雅人想骂人,妈蛋,跋山涉水回到长安,临近城门口差点没被自家弟弟摇晃死,怎么成了弟弟拿寿命换他健康。从倭国开始李恪没少受委屈,光身体原因就够受还要应付伪神经病诸葛恪,好不容易回到长安连个小儿都敢算计他,李恪彻底怒了。

    把文雅人逼疯的后果是什么?李恪在李世民面前哗哗抹眼泪,从小到大受得委屈一次说个清楚,这么优秀的儿子由于外因被欺负哭了,李世民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不愿意承认自己没保护好孩子,也不能过于教训诸葛恪跟王珏结仇。对比被长孙皇后宠着,成日算计兄长的李治,怒火自然有地方发了。还减寿,这是多大的债,亏他敢说!

    之前捉拿赢姓宫女后由于长孙皇后求情,李世民也觉得是他们的疏忽才导致孩子被人教坏。再加上李治出生时引起的流言,一些宫人对李治害怕谨慎的态度,他最终到底没疏远幼子只是给其找名师上课学习。

    既然已经解决掉歹人又趁机清理一遍皇宫,小儿子也很配合地说出与赢宫人交往过程,李世民再次投入到各种公务中,一个小孩子哪里值得成日关注。没想到疏忽之下弄得满城流言,现在李治被彻底关在宫内不许外出。之前配合武照做事的狄家人总算松口气,只舒福蕾不太高兴。

    宫内清理宫人的动静不小,事情前后只有李治的安排有了变化,再联想先前单独对其身旁宫女的清理,聪明人都知道是为谁才弄出这般动静。本来事情已经过去,不久关于皇三子和九子的流言生出,李治随后被关禁闭,如此联想到他出生时的异象再无人敢亲近。

    满朝文武除了心怀不轨者,真正想在储君二字上动心思的人就算去说服李泰也不会想着找李治,至此李治的事情算是解决掉,只要注意有没有想造反或者掌握幼子钻营的人接近李治就可以了,他简直成了一个诱饵。

    狼狈三人组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他们并未想害幼子性命,只要他之后老实生活,等李承乾继位的时候也不会亏待。整个大唐都沉浸在战争胜利的喜悦中,南山则有自己的喜事。自去年王珏开辟出一个院子专门研究必用设备,如今在手的开发已经完毕。

    科研人员是疯狂的,便是后加入的王熙然看到研究成果都不免兴奋。

    一个清晨,淡淡的阳光洒在天池,狼狈三人组与百家派弟子和墨家门徒围着三人坐在天池边。没参与多少研究的李123言情也来了,他放下手头进行的新书《西行记》来记录这个特殊的日子。

    王珏感慨:“自学得物理这门功课,我就给你们做过一个有趣的实验,遗爱还用做闹洞房。当日我说过,有一日靠此原理为基础能做到二人在千里外、万里外通话。没想到当日的话这么快就实现,借着最近的喜悦咱们可以给大家带去更多喜悦,不若今日进宫面圣?”

    “听你的!”孟襄爽快答道。知识是人家百家派无偿授予,在实验成功后孟襄知道这是和气珍贵的学问。墨家内部商量过,只要王珏不对他们下手,以后便以百家派为先。

    王熙然赞同点头。此人又恢复让人牙痒痒的养老生活,最近不知在酝酿什么事情,有点神神叨叨。

    将王李氏留在山顶,嘱咐她晚些要如何运作,王珏打头,一行人快速下山。

    南山村此时也沉浸在战胜的喜悦中,大家正在准备吃食庆祝,远远看到平时甚少在山下同时出现的一行人集体下山,村民们内心惊讶。

    “王县公,你们这是要去哪,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们从去年开始闭关,如今终于有所得,现下进长安还能赶上今日早朝。”

    “太好了,不耽误你们时间,等回来正好我们准备的席面也差不多了。”

    “那我等就厚颜劳各位招待了。”

    告别热情的村民们,一行人快马到宫门外的时候早朝已经开始。宫门守卫好久没见到这样的架势,为方便平日干活,大家在山上已经习惯穿劲装。打头的是王县公,之后数日不见的太子殿下、孟巨子、李县子,再后面是百家派和墨氏门徒。

    今天要闹啥事?看阵仗不够逼宫,守卫们稍安心。最近大家都在为前方胜利的事情高兴,王县公居然挑关键时刻作妖,本来跟咱这些小虾米没有关系,问题是咱得进宫去禀报啊。

    李承乾不太开心,宫门守卫怎么这么木,“怎么看不到我们吗?孤要参加早朝,赶紧进去禀报。”

    现在早朝过去一半时间,目前正在进行歌功颂德环节,大臣们得到名利和钱财亦达到为国为民的本心,自然不吝啬赞扬李世民这个除精神外一切都很好的国主。他们最近捧臭脚都很真心,若没有一个英明的圣上哪里有如今的国强民安。

    李世民与一个个大臣们对视,从大家的眼睛中看到对自己的崇拜以及爱戴,听着往常或算计他或挑他刺的人真心说着认可的话,快感动哭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内侍带着一个宫门守卫进殿,硬着头皮禀报道:“太子殿下、王县公、孟巨子……正在宫外,他们说来上早朝。”

    宫门守卫补充一句:“全都穿着黑色劲装。”

    李世民→来者不善!

    长孙无忌→太子又犯病了!

    大部分朝臣→圣上偷王县公东西?!

    这种时候不能露怯,李世民大气地说道:“让他们进来,告诉太子大家正在庆祝战胜的事情。”意思别在老子开心的时候触霉头,不然整不了你老师也能整整你。

    王珏今日是带人来邀功的,自然想都没想就将参与之人都带来了,她是合计着大家都露露脸到时一同要好处。哪想到平日习惯的打扮引起诸多误会,等他们走进大殿看到的是一张张目瞪口呆、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的脸。

    李世民准备先发制人,他威严地说道:“我们正在说前方征战的事情,你们可是为这个事情来上朝?”

    王珏爽朗笑道:“恭喜圣上得偿所愿,只是我们并非为此事而来。”

    李承乾很了解李世民,再加上他并未在南山闭关,瞧瞧殿内众人的样子他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有意思,看舅舅眨眼努嘴的样子,坏小孩李承乾选择保持沉默。

    在满殿人期待的眼神中,李世民艰难地问道:“你们为何而来?”

    王珏满面好心,认真回道:“回圣上,先前所说能让人相隔千里万里交流的东西已经造出,昨日在南山实验很成功。今日特来将此事告知圣上,加上征战得胜的消息也算双喜临门了。”

    诶,不是来找茬?!殿内众人先是一愣,随后立刻调整面部表情。李世民反应过来后先是瞪了一眼大儿子,之后哈哈哈大笑道:“好!好啊!!可将物件带来了?”

    孟襄翻白眼,暗道无知真可怕,跟格物小白解释这个问题太费劲,他直接说道:“若要解释物件构造需要费很多时间,微臣只能说物件不能带离南山,若要使用还得到南山去。当然,圣上需要的话可以在任意地点安装。”

    唔,虽然不懂内里原因,众人脑补一下沼气池,猜测也是类似需要在各个地点安装的大物件。

    先前听说什么通讯设备,虽然对王珏的本事很认同,李世民依然觉得不可思议。这会儿听说真的做成,兴奋之下怎么还能忍得住,他再次哈哈哈道:“择日不如撞日,咱们现在就去南山瞧瞧!”

    大臣们也好奇得紧,听李世民这么说自然无人反对,连魏征都没强调安全问题,殿内这些身穿劲装的一个能顶十个人用。如此,都没换衣裳,一群人浩浩荡荡往宫外去。由于李世民没换衣服,他得坐车,路上好些人在心里吐槽圣上耽误赶路速度。

    终于,在大家的期待中到达南山,此时南山村民刚好准备完吃食,官道上尽是飘着的饭香味。

    咕噜噜,大爷大叔们忍着饥饿咽了咽唾沫,房玄龄在众人的期待中说道:“敢问王县公,物件在哪里?”这个时候就要他们这些当大臣的出场,新鲜物件谁也不懂,圣上开口岂不显得他浅薄无知。

    李承乾傲娇道:“已经连接两处可通话的地点,一处在随园另一处在山顶,如此若有事情也省得上山的时间。”说完引路,将众人往随园带。中二想着,父皇找人问话,他老师也有人代为答话。

    电话座机就安装在入院收款处,此时正有许多书生围着观看。见圣上和诸位大臣亲自到来,渴望入朝为官的学子们皆是激动拜见。

    李世民忍住好奇心并未上前,这回换长孙无忌出场,他指着电话问道:“就是这个?怎么使用?”

    李承乾一手听筒递给李世民,另一只手开始拨号:“每个电话都有固定号码,找谁就拨谁的号。”说完拨通山顶座机号码,一直守在电话旁的王李氏赶紧拿起听筒,“您好,请问找哪位?”

    听筒内有声音传出,李世民差点没条件反射将听筒给扔出去。瞪了一眼儿子,他回道:“朕是大唐天子,朕找王县公。”

    “民妇王李氏拜见圣上,您没遇到她吗?他们一早就下山进宫去了。”

    王珏撇嘴,暗道李世民够小心,这种事情还试探,难道能骗他不成?

    杜如晦暗道倒霉,房玄龄和长孙无忌都往他这瞅,他硬着头皮说道:“圣上,不若派人到山顶瞧瞧?”

    李世民故作不满,“哪里还有如此!不过朕也能理解你的想法,此等神物确实匪夷所思,那你就上山去看看吧。”杜如晦还是老白脸模样,大臣里他的身体算顶好。

    不是一般倒霉。不敢看大家的眼神,杜如晦领命后赶紧往随园外走。

    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尤其饭香味传来更是折磨。杜如晦够坏的,他特意放慢速度就为让那些心里暗笑的饿一饿,至于他自己,到山顶肯定能有东西吃。

    果不出所料,由于电话里告知王李氏会有人上山,一向会办事的老人家早就准备好茶点。杜如晦上山先美美吃喝几口,而后才在王李氏的教授下拨通电话,“微臣杜如晦已经到达山顶,山顶的电话与随园内并无不同。微臣还注意到,山下新增一些奇怪的杆子,山顶也有。”

    懒得解释的孟襄再次回道:“这个不好解释,主要有它们才能实现远距离通话。”

    瞧黑衣人们都是一副不愿意解释的样子,大唐文武暗道闭关久都成怪人了。成,太子殿下懂得就好,我等就不多问了,有些事情好奇心太大反而不好。

    三个得利手下已经用完,李世民这次看向孔颖达,孔老头心领神会,“王县公,此物有利朝廷管理,不知可否在大唐境内发展开来?”

    王珏从不为难自己的忘年交,她爽快说道:“发明就是为了使用,自然能做到。前期,先把长安的线路做起来。”

    这个时候,一直在人群中没吱声的李泰说道:“朝廷要用自然无需出钱订够,本王目前负责打理这个生意,若各位大臣谁有需要都可直接找我。”

    呵呵,传闻魏王得到大生意在南山下弄作坊,手够快的。听他话里的意思,朝廷要用就是说皇宫和衙门免费安装,各人家想用就得出钱了。肯定不是小钱,大臣们看看李世民又瞧瞧李泰,感情圣上的爱财样被魏王继承去了。

    听说大臣们甚至百姓们也可以安装电话,李世民不淡定了。他的政治嗅觉十分灵敏,一下子就想到有电话之后暗谋事情会方便起来。

    见自家父皇眼珠直转,李承乾说道:“新生事物自然要有律法,未免有人用电话为祸,需审核身份后才能开通电话。朝廷可以设立监听机构,任何线路间的通话都可以听取。另外得说明,电话不是安装上就完了,用电话的时候需要计时收费。价钱不贵,毕竟设备需要定期检查更换,成本不少的东西总不能赔本吧。”

    唔,若是这样还成。价钱不是问题,只是咱说个私人话题不涉及朝廷的,被人听到也怪不好意思,想装电话的官员本开始犹豫纠结。方才面色不好的李世民立刻咧嘴,他已经开始幻象自己暗搓搓偷听各大臣通话的爽感了。

    见大家对安全上无意义,李承乾继续说道:“关于此物盈利也有说法。大家都知道此物为百家联合墨家共同制造,我们平日做研究除了日常费用也需要很多研究花费,故此盈利中四成由百家和墨家共同所有,一成给魏王做为劳务费,剩下五成归朝廷。等此物慢慢往大唐各地传播的时候收入会增加很多,那时我们这边的五成压缩成三成。”

    王珏补充说道:“此物还是先安装在长安内衙门,旁的什么时候安装由圣上决定吧,微臣只管发明不管应用。”好嘛,考虑到之前失言,这下责任全推干净了。不是真不管,为了自己的皇位,李世民只会比她更谨慎。

    李泰不太开心,他都做梦准备赚大钱了,新晋中二决定若父皇准许部分大臣安装电话,得抬高价钱。

    思索李承乾的话,大家觉得很有道理,人家需要持续的收入来投入到下个研究,总不能做了事情还倒搭钱吧。再有,技术掌握在人家手里,比起咱们这些大臣其实圣上更相信王县公,毕竟她什么技术都教给太子,咱想趁机出幺蛾子也没机会。

    说到魏王,大家又感叹太子这个储君做得真没话说,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交给弟弟。还有去年回来的吴王,太子殿下可是当朝上奏希望他不用去封邑,往后住在长安进朝任职的。这种魄力连他老子都没有,当然人家背后的势力也是底气。

    咕噜噜,一阵五脏庙的叫声传来。一直在一旁跟着长见识的吴村长立刻说道:“草民们今日庆祝前方征战顺利,故此准备了宴席,圣上可否赏脸与民同庆?”

    这个台阶好,李世民一本正经地点头说道:“朕为天子,最愿意与百姓们在一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