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311|无名章 |节



    还好这回报信的没晕过去,怕什么来什么,对百姓们来说他带回的消息真的不太美好。

    不要脸的高句丽偷取咱们发明若干成果,臭不要脸百济联合新罗攻打高句丽为了抢夺发明,最不要脸的新罗竟然想借着咱们的帮助拿到发明并一统三国!

    得到这个消息全长安被怒气覆盖,料想消息会以极快的速度往大唐各地传播。崔智贤虽然知道这是计划的一部分,但谋划多年终于走到这一天还是不免激动。今日遛弯遛得好,等往后记载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也能蹭个名,作为文官来说实在机会难得。

    李世民还没等来儿子康复的消息,先等到前来报信的崔智贤。待李世民听完崔智贤的汇报,向来在坊间安排人手的大叔们已经等在宫门外。有些人甚至是结伴前来,吴王突然出现在长安得商讨一番。

    怎么回事大家心知肚明,虽然他们下套在先,但是否主动往套里钻都是人家自己的选择。冲着这一点,也没什么对不起属国新罗的。

    知道今日的讨论有点做戏成分,李靖拉不下面子义愤填膺,最好演戏的程咬金不在,这个时候长孙无忌主动接下重担,“圣上,微臣主战!若就此放过他们,今后谁人眼里还有大唐。”

    房玄龄抚须说道:“历朝历代高句丽都不消停,不若就让这种纷乱在大唐手上结束吧。”

    杜如晦:“历史证明他们的百姓不会选择统治者,不若让我们来带领他们重新生活。”

    事实证明文官还是比武将不要脸,瞧瞧义正言辞甚至有些文艺范的三个人,朝堂上看去像文官请战武将畏站一样。李靖轻哼一声,“已经开打了,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只是他们必然是以抢回发明成果为主,到底该怎样还得圣上下旨。”

    瞧人家话说得,既夸奖武将们勇猛又说出对圣上的尊重,李世民十分乐意听这样的话,他出言道:“朕发明旨,将此事通报整个大唐与邻国,朕帮他们结束三国之战。”

    这个更不要脸,这种方式帮人家,也不问问人家是否愿意。

    李世民连发两道圣旨,一份是给李绩的,主要走明面看起来像是朝廷得知突发事件的回复,还有一份自然到处宣传所用。下一步该适当增兵或者送物资,大军走时已经带去很多东西,大家想想还是再送去些药物和医者。

    卢荟已经给李恪等人诊治完毕,大佬们开会的时候她正被太医们拉住讨论治疗用方,刚巧碰上内侍来宣旨。作为王珏的弟子,卢荟知道很多对外政策,这会儿听说要全面开战并未惊讶。知道圣上已经回书房,卢荟随内侍过去准备禀报给李恪的诊治情况。

    此时的李总正在书房内转圈圈,他激动得面色涨红自言自语似精神病人一般,听内侍在外禀报才收敛起来坐回主位。卢荟与自小在王珏身边长大的武照不同,她比较守规矩也比较有敬畏之心,独自面圣对她来说很紧张。

    嘿,终于在百家派里发现一个正常人了。李世民心里开怀面上不显,他作慈父状说道:“哎,恪儿自生下来便多灾多难,他小的时候我都不敢亲近,就怕孩子养不住再没了。早知道如此就不派他出去了,弄得差点丢掉性命,如今便是回家来也不着安静啊!你别瞒我,他的身体可有什么问题?”

    卢荟赶紧回答:“吴王的身体无事,吃几服药调理一下就可恢复健康。”

    李世民开怀道:“那就好那就好!朕欲多派几个太医去给将士们治疗,若因为自家孩子耽误医治将士们,朕心里难安啊。听说你学习的百家派医术很是了得,之前王县公传授过军医关于治疗外伤的一些手段,不若在太医们出行前你给指导一番?”

    “承蒙圣上看重,我等医者自然愿意为将士们效劳,待草民回去禀报老师,此次亦跟随太医们去战场。”卢荟还记得入门时老师说过的那些话,医者不是只有医术那么简单。看到李世民怕儿子生病耽误派遣太医的样子,作为大唐子民,卢荟内心感动自豪并有着豪迈之心。

    李世民乐坏了,没想到百家派除各种奇葩外还有如此纯善的孩子。虽说卢荟貌丑,但这个心灵美实在太让人心生好感,李总内心一算暗道可惜,跟三儿子年龄上差距有些大,不然这个缘分也可以成就一份姻缘了。

    “太好了!若有你跟着前去,必然能多救下很多将士,朕在这里替将士们谢谢你。”这种言语上的礼贤下士李世民做起来非常自然,却让卢荟感动非常,甚至于卢荟内心生出往常真是误会圣上人品的心思。

    若让卢荟背叛师门肯定不成,但是敬重圣上愿意为之效力还是能做到。李世民非常满意,他这次大出血赏赐好多东西给卢荟。在吴王手下们的眼里便成了他们被百家派之人算计,对方本该给解药道歉却反而得到赏赐,太憋屈人。

    这一天够忙,李世民解决完一系列事情去看了看正在熟睡中的三儿子,坐儿子榻边不知在想什么发了一会儿呆又往长孙皇后寝宫去。

    只有长孙皇后在屋内,李世民皱眉问道:“老九呢?”

    “他睡下了,那孩子哭了好久要去看哥哥,我怕他不懂事添乱给拦住了。方才我去看过恪儿,已经服药睡下,听卢娘子说病情很快就能好转。”李恪回来让长孙皇后松口气,作为母亲,她当然不希望有一个威胁远远离开。

    李世民对长孙皇后的做法很满意,无论如何她从未亏待过李恪。挥手遣走屋内宫人,李世民对长孙皇后问道:“你可有个姓赢的贴身宫女?咱们要找的就是那人,武照已经探查确切!”没隐瞒,李世民将武照对他说的话复述一遍。

    “是她?!”长孙皇后惊讶说道:“她的绣工非常好,我经常让她帮治儿做衣裳。这人平日不爱说话亦不在我身边伺候,她一直帮我做针线活。”

    “现在就让人将她控制起来,秘密审问为何如此。至于治儿,等将人控制起来后朕要好好问问他怎么轻易相信旁人的话,还有那人到底让他许诺什么事情!”

    暗卫们监视这么久都没找到人,之前趴房顶偷听早就跃跃欲试想捉人,李世民击掌之下几条人影嗖嗖跑动。圣上不知道姓赢的是哪位他们可知道,这人是少有的安静本分,没想到竟被她给骗了!

    终于找到人让长孙皇后松口气,一个是可以找到缘由慢慢教导儿子,再一个不用成日被暗卫们监视,自从大家被监视后圣上也好久不来后宫。

    事情已经开始明朗,李世民依然皱眉,长孙皇后问道:“二郎为何还在忧心?”

    李世民脸色黑红,最后咬牙切齿说道:“恪儿定是被诸葛恪下药之后再使计,朕咽不下这口气想让诸葛恪回长安来好教训他。然而,朕知道诸葛恪为何这样做,他不愿意在倭国待着。若给他弄回来,岂不让他如意?!”

    这事儿难办,长孙皇后内心感激诸葛恪也不想让他受罚,遂故作思考后说道:“当日诸葛恪离开,大家都知道为何,如今到底是咱们家孩子不如人,若立刻报复未免被人说道。不若这样,圣上将他召回长安,咱们设计让他丢脸几次,只暗卫执行哪里知道是谁所为。”

    唔,背地里动手?!李世民内心完全不觉得暗箭伤人有什么不对,由于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他想了想决定明日早朝提起此事。

    话说卢荟提起去前线,她出了李世民的书房后带着万丈豪情回南山,准备跟老师汇报一下。待她激动着说完自己进城后遇到的所有事情,得到白眼无数以及阿绿的哼哼声。之后嘛,大家开始讨论起前方战事,再之后则继续猜测赢宫人是谁的人。

    如此这般过去一个时辰,卢荟终于在微妙的冷待中反应过劲来,暗自琢磨怎么进宫后失了往常的冷静谨慎,是面圣激动还是被圣上忽悠了。

    最后王珏做总结,“你有心上前线,为师自然打心眼里支持。只是,下次切勿被圣上牵着鼻子走了。今日是小事,若答应他什么为师不愿意的事情,那可就麻烦了。”

    方才还赞扬李世民的卢荟细细将她面试的过程一想,又多一个给李世民记黑账的人。由于很快就要出行,王珏接下帮她准备药草行囊的事情,卢荟则回去陪家人。可以想象,作为卢家未嫁女不经家人就决定去前线,卢荟回家后少不得又得被数落一番。

    同一时间的倭国,诸葛恪与人在房中交谈。

    “算算日子,若无意外召我回长安的圣旨近日就能到,也不知道圣上这次会派谁来。”

    “终于让你得偿所愿,回去的时候替我给老师带些礼物。可惜我家的事情依然没查清,有时我会想是不是不该如此执着,每每回忆当年发生的事情我都不得不承认,我娘是自愿离开。甚至不敢想,她是不是主动联系对方,那些死去的村民往常瞧不起她,会不会是她……”

    “不若兄跟我一起回去吧,你父亲和老师都在长安等你。程师兄说程将军很担心你,有些事情得你自己想明白,旁人说再多也没有用。”

    “我晓得。我来倭国还有圣上交给的任务,在做任务期间再探寻一下,若不成我不会执着下去。”

    没错,与诸葛恪交流的就是程铁牛,他到倭国有一阵子了。当初大家答应他让其亲自找亲人并未食言,当然多年的倭国语学习以及他的身世不能凭白浪费,程铁牛一直在为倭国的动乱和*添砖添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