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309|无|名



    狄府花园内,李治对迎面扑来的舒福蕾说道:“舒福蕾妹妹,你还是离我远些,他们都说我是灾星。”

    舒福蕾歪头眨眨眼,“李治哥哥,什么叫灾星呀?”

    “……就是很多人觉得总跟我在一起会倒霉,所以他们都不喜欢靠近我。现在我告诉你了,你要是害怕赶紧离开,我是不会怪你的,毕竟连亲兄弟都不喜欢我。”

    舒福蕾的表情有点懵,她还是不懂李治说的啥意思,倒是明白最近的玩伴不想理她了,“呜呜呜,不要,我要跟李治哥哥一起玩!!!”

    李治平时都是张口黑人等人哄,第一次遇到比他年龄小更需要哄的人。见舒福蕾这个样子就知道方才那些白说了,暗道她年龄小不能帮自己往民间宣扬,无奈只得慌乱着哄人,“快别哭,我是怕你往后怪我没提前告知,既然你知道了还愿意跟我玩,我自然愿意。”

    见舒福蕾停止哭泣却还是没有笑模样,李治继续哄道:“往后别叫李治哥哥,我爹爹提前给我取字了。我的字是三明,只有我爹娘会如此称呼,也让你这么称呼我。”

    效果不错,舒福蕾破涕为笑,咧嘴露出豁牙子,“嗯,三明治哥哥!”

    李治也傻笑,跟着回道:“舒福蕾妹妹!”

    武照寻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两人的对话,暗道小子又在黑大师兄。距离头次带李治出宫已经过去三个月,此时正是冬日。

    “天儿冷,花园里光秃秃的有什么可玩?我从南山带来吃食,咱们进屋如何?”虽是问句,武照却直接走过去一手牵起一个娃。她身后跟着忐忑的侍女们,九皇子不在午睡的卧室中,可吓坏他们了。

    也不怪侍女们紧张,三个月前刚有些宫人挨处置,涉及到子女的时候往常温和的皇后娘娘瞬间化身母夜叉。武照脑中也在想这个事情,据大师兄说李治身旁的侍女们一经彻查居然只有几人背景清白,这些人能贴身服侍皇子自然早就查过,若非有由头外加李承乾怂恿,长孙皇后不会想着彻查。

    被查出的人,有些是宫内某娘娘的人,有些隐隐与宫外几个势力有关,其中还有宫女身兼数职,很乱很复杂。至于为什么找上他,除了因为年龄小好洗脑外还因为李治是嫡出和出生时带着的名声,他若想上位不能走正常路子,帮忙的自然是从龙之功,当然更多可能是找个好控制的傀儡。

    这哪行!李世民最恨别人觊觎他的皇位,连李承乾这种孝顺的中二都偶尔让他爹来气,何况李治这样天生没啥好名声又屡爱告状的。没错,帝后恍悟后开始琢磨小儿子,俩人终于找回了因血缘关系导致暂时消失的智商。

    想到李治经常说的一些话,深知宅斗宫斗夺嫡各种伎俩的二位也发现小儿子不地道。对于李总来说,有错都是别人的错。首先小儿子有错,其次媳妇有错,最错的是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剩下那些没找出问题的侍从未必没问题。也许有人隐藏的很深。

    帝后二人气坏了,尤其长孙皇后,往常都是她看顾小儿子,这次确实太大意。处置完宫人,长孙皇后调节好心情找到小儿子与之聊天,拐弯磨脚问,什么也没问出来。李世民忍了两天,实在没忍住跑去直接问儿子,“你可是对两个长兄不满?”

    李治满脸疑惑回答:“没有呀,儿子十分敬爱两个兄长。”

    李世民再追问:“那是谁教你平日那般说话,听起来倒像是两个哥哥对你不好。”

    李治满面惶恐,“没人教儿子,可是儿子哪句话引起误会了?爹爹为何不早告知我,若让旁人也误会怎么办?”

    话题到此结束,李世民压着怒气跑回书房。还是大儿子好,虽然小的时候不着调甚至敢张口骂他昏君,但胜在有啥说啥心思纯正。自那日从对小儿子的愧疚中清醒,再来观察发现孩子看似童言童语实际非常早熟,他这般不是有人在背后教导就是妖魔上身了。

    先排除最可怕的情况。李世民暗搓搓找来几个和尚道士观察李治,两方皆说没问题的情况下又没忍住给王珏送了封信。宫内的动向王珏自然一直关注,她并未进宫而是回了封信,从孩子八字来看若悉心教导也许还能教好,再多就不要指望了。

    帝后了然,往后得多注意这孩子。李世民想到当年皇后难产差点没命,眼神又暗了暗。

    能让李治信任并保护的人,明面上是皇后和其奶娘,皇后肯定不可能,重点关注对象应该是奶娘以及从小一直照顾李治的余下宫人。暗卫撒进后宫,李世民可没忘记有后宫妃子也塞人到李治身边,得关注一下都怀的什么心思。

    一连探查三个月也有些收获,让李世民稍安心的是,宫内妃子派人过去多是习惯使然,后宫不干政不代表大家想做睁眼瞎,她们认为李治身边是可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又不容易被注意到的地方,毕竟孩子还小嘛。

    这下可被逮个正着,很多妃子听说帝后处理李治身边宫人都吓得睡不着,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情况下很怕自己派去的人被当成挡箭牌。后悔死了,以后哪怕厚脸皮坐皇后宫里不走也再不用这手段打探消息。

    长孙皇后很生气,她稍放松就有人作妖,没想到她刚准备出手的时候李总先动弹了。

    传闻圣上的身体有点小毛病,最近频频找后宫麻烦,从皇后受冷落开始几乎无妃子幸免。大舅哥长孙无忌偷偷了解完情况保持沉默,两个宰相见他安稳很默契没去参与,明摆着圣上心情不好,他们可不想撞上去成为出气筒。

    其余大臣们也装鹌鹑,他们怕的是皇帝沉迷女色或者独宠某人,这样大面积的发疯完全不用在意。当然,发现有个别大臣也行为反常后,很多人都了悟不止是后宫的事情。皇上发火又不说就是难言之事,咱们还是安静等待后续吧,百官之首的三位可没见着急。

    大军正在出征,李世民只悄悄派暗卫去调查一些人,哪怕三月来手上已经有些证据,他也强忍着不动。李总每晚睡前都想,等大军回来后一定要把那些人ooxx。

    对比小儿子小小年纪心思不正,李世民更加喜爱年长上进的李承乾以及倒霉娃李恪,至于李泰有些让人纠结,这孩子已经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听说危机解除,得到新买卖以及研究有大进展的李承乾都敢回宫了。

    李承乾和李泰都很聪明,他们往常不说不代表没感受到李治的小伎俩。见李承乾未曾阻止李治与南山这边的人亲近,就知道他心胸开阔没记仇。

    李总想想还是跟两个儿子说了李治的事情,主要强调是咱们让贼人钻空子,不然好好一个小孩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至于心里怎么想,李总觉得孩子生来皇后难产又有蝗虫游玩皇宫,没准是老天爷给他示警呢。

    虎毒不食子,还得再看看。可惜背后之人很警觉,暗卫观察三个月也没发现任何不对劲之处。

    武照和房遗爱经常带李治出宫,李世民一方面感叹大儿子心胸宽阔并未制止师门中人与幼弟接触,一方面找来武照给她秘密任务观察是谁在背后唆使李治。自己也有一日接到双面任务,武照兴奋地应下,这不觉得时机恰当想要行动了。

    三人来到狄仁杰的小书房,娃正冲着案上的糕点流口水。遣退仆从们关上门,武照带两个小的坐下,而后说道:“来,这是西方人喜爱吃的糕点,你们尝尝。”

    舒福蕾瞄准目标拿起来递给李治,“这个糕点也叫三明治,三明治哥哥吃一个。”说完又拿起一个看起来更好吃的给李治展示,“王娘子说这个叫舒福蕾,因为我爱吃,特意用我的名字命名。”

    三明治,什么梗?

    武照默不作声,管它什么梗,事情没超出自己掌握就好。

    带着三个娃大吃一顿,由于狄仁杰和舒福蕾偶尔会被带去南山,又有舒福佳经常带吃食回来,糕点虽好吃也没太失了吃相。李治就不同了,他边吃着边多次感叹,“你们运气真好,我也有在南山上课的哥哥,可是从未得到什么好吃食。”

    这个梗武照知道。往常大师兄有什么好东西都可劲往皇后宫里送,后来却只送物件不送吃食了,据说是因为有一次带回去五香牛肉,李治吃完上吐下泻。由于牛肉都被李治一个人吃了,没有旁人对比的情况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食变质。

    得,这又成了不给他带吃食。

    三个月是武照忍耐的极限,听说圣上查人都有进展了,武照有些着急。她不好日日进宫,光花时间跟李治相熟就用去一个多月。由于李治的仆从被清洗算敏感事件,武照也不敢过于直接地去询问有关仆从的话题,毕竟连圣上都没问出什么。

    既然问不出来,不如用点非常手段。

    大家将案上糕点快吃完的时候,狄家仆从敲门,“老爷昨日让成衣铺子的人过来,现在正等着少爷和表小姐过去呢。”

    武照闻言故作调皮道:“行了,你们快些过去吧,糕点就由九殿下和我来解决。”

    娃们很乖巧,想想作为主人家跟客人抢吃食有点不好意思,两人面色羞红跟着仆从出去了。这样一来屋内只剩武照和李治,武照起身拿过茶具,“九殿下先吃着,我烹茶咱们等会儿食用。”

    “劳烦武姐姐!”在李治心里,武照一系列动作都是对他的特别喜爱。

    历史上武照夺了李治的权,如今走向完全不同的情况下李治依然摆脱不了被她坑的命运。武照哪那么好心给冤枉自己大师兄的熊孩子端茶倒水,她是打算走捷径完成任务,茶水里下药了。武照想着,虽然老师说这种药给年幼者用有可能影响智力,但少用点的话应该没事吧。

    左右她配药的时候没人知道,就算李治身体出问题也想到她头上。武照做起坏事毫无压力,她热情给李治递过一杯茶,“九殿下喝点茶暖暖胃,若你喜欢南山的吃食,改日我带你去南山玩。”

    李治一直想去南山,这会儿听武照主动提起高兴坏了,他接过茶杯试了试温度一饮而尽。也是糕点吃多口渴了,一杯杯茶水下肚都不用武照劝。见药劲上来,武照问道:“除了圣上和皇后,殿下与谁最亲近?”

    “奶娘、赢姐姐,武姐姐对我也好。”

    武姐姐自然说得是自己,奶娘也一直被他们关注,这个赢姐姐是谁?武照再次问道:“赢姐姐是谁,你为何与她亲近?”

    “赢姐姐是母后的贴身宫女,她经常被派来照顾我。若不是赢姐姐告诉我为什么宫内很多人见我绕路走,我还被蒙在鼓里,都亏赢姐姐帮忙出主意才使得他们不敢怠慢我。”

    居然在皇后身边?!姓赢的宫女,没什么印象。

    “你为何针对太子和魏王?为何不对圣上和皇后娘娘说实话?”

    “赢姐姐说因为我的出身,大哥继位以后会弄死我。二哥也想要太子的位子,所以他们都是我的敌人。我也是父皇的嫡子,为什么我不可以继位,为了活命我必须继位。大哥的位子是父皇所封,母后对我也不比大哥和二哥好多少,他们不会让我如愿,还是赢姐姐全心只为我着想。”

    武照觉得李治虽然小也不像太笨,她疑惑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她为什么帮你?你怎么确定她全心为你着想?”

    “我继位后会满足她的愿望。我问过母后,母后说她没有家人,我也未见她跟谁走得近,她哪里不会全心帮助我。”李治的神情已经模糊,他说着说着趴案上睡着了。

    问到这里正合她意,武照可不想知道更多,比如李治承诺满足人家什么愿望。任务完成,武照让仆从进屋照顾睡熟的李治,她到前院找狄仁杰去了,小家伙似乎很开心自己被李治分去注意力,武照决定友好交流一番。

    待李治再醒来已经临近宵禁,武照通过交谈未发现李治有什么不对劲,比如磕巴或者反应迟钝,如此才松口气打算送他回宫。赶巧,太会选时机出门,他们遇到大事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