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生之高冷男神太粘人 第七十五章 往世的记忆(十)



    十万军队浩荡穿越汪洋之海,直抵天东边境。

    既对妖魔发下战书,四方仙域早有准备,四方联手,在各方边境皆设下了重防,严密防守下,从未有过作战经验的玄女,本来很难突破防守,杀入内陆,但她却做了一个众人都意想不到的举动。

    她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无领兵作战的经验,那她便一人会会这些仙人。

    玄女孤身一人闯入天东的第一个边境之城,凭一人之力,于一个时辰内,灭杀兵将一万,重伤五千,夺下了天东第一个边境之城,为妖魔进攻,打开了一个突破口。

    此消息传入仙域内陆掌权中心,众仙君及四方天帝闻得,皆哗然。

    众仙君和天帝匆忙想应对之策时,玄女没有领兵直入内陆,而是从东始,沿着四方仙域边境,一路向着西方杀去,每攻下一个边城,她便留守两千妖魔兵将镇守,短短三日,天东边境六座城池尽数被攻下,天南的边城也被攻下三分之二。

    当这一消息再度传入众仙君及四方天帝的耳朵时,他们再次震惊了!

    然而,让他们更震惊的是,攻下近十座城池的,竟是一个女子,且,十万妖魔大军根本无出手的机会,近十座城池全凭那女子一人之力拿下!

    众人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妖魔何时出了这么一个勇猛无敌的战神!不!是女煞神!

    仙人们原定的防守计划被不按常理出牌的玄女打得措手不及,震惊之下,他们速速派兵增援边境,一是企图收回被占城池,二是企图拦下玄女这位女煞神。

    然而所见成效并不佳,虽是只安排了两千妖魔兵将镇守城池,但仙人们早前加固了城池的防守,致使城池易守难攻,加之妖魔多善战,匆忙派向各城池的一万兵将,尚未碰到城墙一砖一瓦,便被尽数歼在城池之外。

    而另一边,增派阻拦玄女的兵将,亦是有去无回。

    至此,玄女的战神之名在仙界传开。

    其实,从边境之地一路行来,玄女隐隐觉得很多景象自己似曾相识,她试图回忆,但脑中却是空空,想到战事要紧,而纪墨又不止一次告诉她,让她不要深究往事,思量之下,她决定将突生的熟悉感先搁在心中,待收了四方仙域,再重游一遍那些似曾相识之地,届时,再从中寻找答案。

    当玄女绕过半个仙界,攻下天东天南边境城池,抵达天西境域时,她收到了大洋彼岸纪墨传来的一纸传音符。

    传音符的传递了两个内容,一是纪墨倾诉相思之苦,二是纪墨让她务必替他杀了几人。

    天北辅神禺强之妻雪姬,西海龙王妻儿,天西辅神共工……玄女看着手上的名单,战事之时,就算要杀,也应该是杀位高权重的天帝,名单里有辅神之名,她尚可理解,但杀雪姬,西海龙王的妻儿这些无干人等作何?

    玄女心中莫名,转念想到,纪墨特地传信让她杀了这几人,定是有其必杀的理由,放下心中的疑惑,她的目光看向西海,既已至天西,她打算先解决西海龙王的妻儿。

    然,还没等到她对西海龙王的妻儿出手,一个人出现在玄女面前。

    鸿运老祖!

    “尹仙子不记得我了?”见玄女警惕而陌生的眼神,鸿运老祖端着儒雅的笑,说道。

    “尹仙子?”玄女咀嚼他的话,她抬头问,“你曾识得我?”

    “尹仙子这是?”

    “你只需回答我。”

    “自然识得。”

    “从何处识得?”

    鸿运老祖眸光微闪,“仙子失忆了?”

    她抿唇不答。

    “难怪……”鸿运老祖顿了顿,接着道,“难怪仙子会助纣为虐。”

    “此话何意?”

    “仙子乃仙界之人,亦是神尊之妹,怎能助妖魔对抗四方仙域。”

    “神尊……之妹?”

    “仙子连神尊都忘了?”

    玄女垂眸沉思。

    “神尊法力无边,我带仙子去见神尊,神尊定有办法助仙子恢复记忆。”

    玄女警惕的看着他,没有立即作答。

    似看出玄女对自己有戒备,鸿运老祖拿出一个传音符,递给她。

    她疑惑的接过,捏碎,一句简洁之言缓缓入耳。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里面传出的清冷男声,让玄女的手一抖,她觉得自己心口一震,一种不明情绪慢慢从心底漫出来。

    诚然,这声音正是源的,尹灵儿看着玄女立在原地怔怔出神的模样,既痛又叹,纵是什么也不记得,曾经刻骨铭心的爱,依然在她心底掀起了丝丝波澜。

    心底泛起的异样,让玄女明白,那个有着清冷声音的男子定与自己的过去有关。

    没有人希望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对于纪墨刻意隐瞒自己的过去,玄女虽没说出口,但心底终究是有些介意,她仔细打量鸿运老祖,见他带着儒雅的淡笑,双眸真诚,鬼使神差的,玄女竟没有拒绝鸿运老祖的提议。

    玄女记忆全失,不知面前之人的居心叵测,尹灵儿看着,却是恨得咬牙,转念想到这人已死于她手,尹灵儿愤恨的情绪这才平复少许。

    玄女给随行而来的妖魔将领留了一个传音符,简单交代了一番,便随鸿运老祖离开。

    她走的隐秘,没有泄露行踪,如今仙界边境已被攻占一半,仙人们尚处于手忙脚乱的慌乱之中,她相信,一时半会他们不会发起反击,加之她的修为已能敌四五个大罗金仙,而那时的鸿运老祖修为虽也在大罗金仙之上,但最多只敌三个大罗金仙,知道他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玄女不怕鸿运老祖会对她不利,正因有此思量,她才敢跟鸿运老祖离开。

    如果遇到的人不是鸿运老祖,她这样的思量的确可行,可她遇到的人偏偏是心机深沉的鸿运老祖。

    因知道鸿运老祖心怀诡计,所以从鸿运老祖出现后,尹灵儿便敏锐的盯着他的举动,果然,带着玄女出发的当日,在玄女没有注意之时,鸿运老祖悄无声息的发了三道传音符出去,可叹她只是一抹意识,无法拦下传音符,也无法告知玄女鸿运老祖心怀鬼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三道传音符消失在他指间。

    鸿运老祖发出的那三道传音符,其中两道分别给了天东天帝青帝和天南天帝炎帝,玄女的离开,给了鸿运老祖一个收服天东和天南的契机,借天东天南陷入危机之时,他为青帝炎帝出谋划策,助天东天南收回被占城池,此举不仅让青帝炎帝见证了他实力,也让两人心甘情愿的臣服与他,一方之尊被控,天东天南自然落入他手。

    另一道传音符,他传给了源。

    然,这些玄女不知,而尹灵儿也是之后,才从源口中得知,这三道传音符的去向。

    鸿运老祖若是真心实意想带玄女去见源,依照两人的修为,最多两日,便能赶到源所在的那座海外孤岛,然而,事实却是鸿运老祖带着玄女绕道天北,穿过天东,横渡大洋,用了整整五日,并没将她带到源所在的孤岛,而是将她带到了一处荒漠。

    他如此拖延行程,将玄女带到妖魔界之上的荒漠是为哪般?尹灵儿疑惑,下一瞬,她心中的疑惑便得解。

    玄女盯着眼前熟悉的景象,侧目,蹙眉看着鸿运老祖。

    “尹仙子,我只能将你带到此处,此地阵法高绝,以我之能,难破。”

    “神尊居于此?”

    “不是。”

    “那你带我来此是何意?”

    “神尊在妖魔界。”

    “三界至尊,怎会在妖魔界?”

    “自然是为了替天行道,惩恶扬善。”

    “什么意思?”玄女眉头蹙得更深。

    “神尊应了四方天帝之请。”

    “何请?”

    “灭杀妖魔魔尊。”

    他的话刚落,玄女身形便闪进了黄沙之中。

    被玄女拉扯的意识匆忙回头,最后一瞥之下,尹灵儿看见鸿运老祖面上勾起不怀好意的笑,那样笃定而恶毒的笑,让尹灵儿感觉到了厄运在降临。

    一路疾行向魔宫赶去,玄女不忘打量妖魔界境内的情况,一切如常,丝毫不见异样,纪墨用尽心思比照凡间打造之地,依然繁华热闹,平凡中透着不凡之美,然,心中仍是不安,仰头看峰崖,玄女调出十层法力,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仅一个时辰,行完了五个时辰的路程。

    魔宫内静得有些诡异,靠近魔宫大门,一股灼热之气铺面而来,玄女心跳漏了一拍,惊恐抬头望去,但见纪墨所在的那座宫殿火光冲天,来不及多想,她朝着火光之地冲了过去。

    靠得近了,烈火的热气更加强烈,她却不觉得燥热,只觉一股寒意从心底窜起,距离火海三丈处,柒妖女等人昏迷在地,可见他们嘴角挂着血渍,似伤得不轻,火海之中,宫殿已被烈火融成灰,纪墨单膝跪地,处于烈火之心,她看见缠绕在他身的烈火一点一点入侵了他的仙体,烈火煎熬,残忍的焚烧着他的身,灵魂在他体内挣扎,想脱体,却被禁锢在体内,难出!

    他闭着眼,在与烈火抗争,似感觉到一丝异样,紧闭的黑眸兀然睁开,透过火光,他看了过来,思念,叹息,不甘,难舍,眷恋……黑眸饱含太多情绪,看得她心口一抽,撕心裂肺的痛感袭上脑髓,泪水不知何时布满了颜,她看着被烈火包围的人,低喃,“你说待我凯旋,千里锦红迎我做妻,你说你会等我归来,你骗我!”

    他双唇动了动,想说什么,终是没出口。

    她的眸中露出决绝,脚步一动,作势要冲入火海,横空伸出一只手,拉住了她。

    “灵儿,跟我回去。”一道清冷的男声,与那道传音符里的声音如出一辙。

    玄女木然回头,布满泪的眼让她一时难以看清对面的人的容貌。

    对面,烈火耗尽了纪墨所有法力,他强撑着意识,看着烈火之外的两人,视线最后顿在源身上,黑眸生怒,怒中多了些无奈。

    啪!随着纪墨法力的消失,封印玄女记忆的那道枷锁被打开,记忆涌出,泪眼也清晰了不少,玄女看着眼前的天颜,轻轻一笑,那笑含着自嘲和苦涩,更多的却是深入骨髓的痛,将手缓缓从他掌中抽离,她毅然转身,一步一步朝着烈火而去。

    “灵儿。”源立在远离,蹙眉看着转身的人,又唤了一声。

    她没有回头,泪水盈满眶,滴落入尘埃,双眸定定的看着前方,深吸了一口气,纤细身影纵身一跃,跳入了火海。

    “灵儿!”

    “丫头!”

    两道声音,一个在烈火之外,一个在烈火之内。

    那声丫头刚落,纪墨的仙身渐渐消融于烈火中,最后那一眼,她看见他面上残留的笑,以及黑眸流露出的真情和温柔,他仙身被毁,徒留灵魂在烈火中挣扎,玄女看着,心口又是一痛,身和心同受煎熬,没有迟疑,她将仙气全部逼出了体,以气为引,引火入身。

    源在唤出那声“灵儿”后,身子如箭窜出,但玄女引火入身的动作比他更快。

    嗖!熊熊烈火突然消失的一干二净,玄女闷哼一声,身子一软,倒地。

    不远处,被烈火摧残的灵魂得以解放,一道青光闪过,纪墨的灵魂化作一颗圆润黑珠,黑珠落地,滚到她身边,她看着那颗黑珠,目光欣慰,伸出指尖,想拼着最后的意识触碰黑珠,指尖残留的眷恋尚未触到,她的身体由实变虚,如风吹散的流沙,消失于空气中。

    源急跃的身子已到,他伸手想扶住倒地的人儿,然而,双手出,只碰到一片虚无,与此同时,那颗黑珠闪烁着幽光,兀然消失,而源,似乎也无心再理会逃离的灵魂,他立在原地,看着空无一物的身前,神情怔怔。

    尹灵儿苍凉的看着最后的结局。

    她用天地精华之体吸了所有烈火,保了纪墨灵魂不灭,而她,却散了仙身,魂飞魄散。

    纪墨给了她焕然新生。

    她还纪墨复活之机。

    何为情,是她绝难时,他含笑递出的温暖。

    何为义,是她拼尽一切,保全他再生的决心。

    不是不痛,不是不悲,若人生只如初见,她留于妖魔境域,不入仙界,不做战神,不离他身,安安分分,待他锦红迎她做妻,多好。

    痛到极致,是麻木,悲到极致,是惘然。

    意识如被牵线的木偶,随着玄女的身灭魂消,留在往世中的那抹意识被拉扯过一片空白空间,凌乱散在在时空中的灵魂碎片聚拢,成形,零散在时光中的记忆尽数记起,尹灵儿捂着胸口,悠悠醒来。

    ------题外话------

    明天大结局!明天大结局!明天大结局!重要的是说三遍!么么哒,望美人们多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