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重生之高冷男神太粘人 > 重生之高冷男神太粘人最新章节 > 第七十四章 往世的记忆(九)【一更】

重生之高冷男神太粘人 第七十四章 往世的记忆(九)【一更】



    相处久了,玄女也了解了纪墨随性不羁的性情,其实纪墨与柒妖女等人相处也很随意,但柒妖女等人敬重他,言语间自然多了些敬意,她对纪墨却不若柒妖女等人尊敬,说不上是什么原因,或许是纪墨对她纵容的态度,也或许是,她原本就不愿对他生出敬意之心,所以,她从不叫他尊主,多是以魔尊相称。

    不过,这样称呼多次后,纪墨笑叹着对她说道,“你不用如此拘谨。”

    “我……没有。”玄女否认,诚然,对着纪墨的时候,她很难做到像对柒妖女等人那般坦然自在,可能是纪墨经常会对她说一些半是玩笑半是戏谑的话,导致她每次面对他,都有些别扭,说话也不自觉会严肃一些。

    “你可以叫我墨。”

    “……我是你的属下,直呼你尊名,似有不妥。”

    纪墨眼角笑意更甚,“你从没把我当成主子。”

    “我……”她无言以对,面上闪过愧色。

    “我又没责怪你,你慌什么。”他上前两步,捏了捏她的鼻子,语气有些亲昵。

    这让她她更加不知所措,脚步下意识退了退。

    “走,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说着,他很自然的牵起她的手。

    她动了动手,他握得更紧,她侧目看去,可见他嘴角的笑意未收,说他君子,他言语间的亲昵和偶尔自然而然的牵手揽腰之举,让她忍不住脸红心跳,说他不君子,他又从未做过过分逾越的举动,她是真看不懂他种种行为下的含义。

    胡思乱想间,纪墨带着她到了一处花谷。

    淡淡幽香随风入鼻,各色娇花延绵至山谷顶端,斑斓色泽似夜空的繁星又似眼中绽开一朵烟花,炫目耀眼至极,花团簇拥,难见茎叶,交错向阳而立,若鸳鸯交颈,一朵朵清丽如美人,让心忍不住软下,静品这一刻的美好。

    看着眼前的绝美之景,玄女连呼吸都放轻了,面上自然流露的笑意和由心而生的欢愉,被一旁的纪墨纳入眼中,黑眸静了静,一瞬黑不见底,向她靠近了两步,牵着她的手转而揽住她的腰身,他凑近她的耳边,轻声道,“你比它们,更美。”

    他的声音带着蛊惑,还有些柔情蜜意,这般让人着迷的话和磁性嗓音,却让玄女瞬间回神,身子一动,脱离了他的怀中,她半垂着头,不言,故而也错过了发现纪墨眼中一闪而逝的失落。

    “喜欢吗?”纪墨语调恢复正常。

    她轻嗯了一声。

    “不若在此给你建一座仙府。”

    “不用了。”玄女拒绝,“再美的景色,日日见之,终有一日会腻味,如人,也一样,分清何为喜欢,何为欣赏便好。”说着,她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他岂会听不出她话中之意,看着她的黑眸更加深邃,“依你之意,我对你是喜欢,还是欣赏?”

    “欣赏。”

    “何以见得?”

    “感觉。”

    “女人的感觉,一向不准。”纪墨闲闲道,他微微弯身,摘了一朵开得娇艳的石莲,在手中把玩了一番,他将石莲插在她发间,道,“你希望我对你是喜欢,还是欣赏?”

    “……”她不知如何回答。

    “若我说,我对你是喜欢,你可愿和我一起看尽山河风光?”

    “……”依然不知如何回答。

    “我后悔了。”

    “什么?”她的声音极低。

    “让你做我属下。”

    “……”

    “我更想让你做我女人。”

    “……”

    “我对你如何?”

    “甚……好。”

    “不若重新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

    “以身相许。”

    “……”

    这种类似的对话,时常都会上演,起初,玄女还会与他答上两句,久而久之,她索性闭嘴不答,其实,她也不是没有心动,纪墨对她是真的好,只是他说话随性,她摸不清他话中有几分真意,所以迟迟不愿给予回应。

    这段时间,尹灵儿一直看着两人的相处,不得不承认,相比源的冷漠,纪墨真的做的很好,危难时救她于水火,用尽一切讨她欢心,面对她从来都是和颜悦色……他对她,完美得找不出一丝瑕疵。

    可若说纪墨真的对玄女动了心,尹灵儿又觉得,这心动来的有些蹊跷,且毫无理由。

    可若说没有动心,以纪墨的性格,不会无故对一个人好,而且,尹灵儿能看到每次玄女拒绝他时,他眼中一闪而过的伤色。

    正是如此,让尹灵儿都难以看出,纪墨对玄女到底是何意。

    随着修为的进步,玄女还会找纪墨挑战,只是每次都以输告终,但这并没有打消她停止挑战的念头,她的性子倔强好强,屡战屡败后,反而激起了她的好胜心,她始终没忘记自己最初的打算,一有时间,她就会关在屋内苦修。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战胜纪墨似乎成了潜意识的目标,而非是想摆脱他的控制,毕竟,纪墨并没有控制过她,也没限制她的自由,甚至身为属下,他从未指派她去完成任何任务,相比时常被外派的柒妖女等人,她这个属下,做的真的不够称职。

    平日里,除了修炼,便是被纪墨带出去看不同的风景,他们赏风景的地点不只限于妖魔界,仙界,灵界,凡界,只要是有美景的地方,他都会带她一一赏阅,也不知为何纪墨如此热衷于带她赏阅风景,不过,她并不排斥,甚至隐隐间,还有些期待和喜欢。

    她没发现自己心绪的改变,尹灵儿却敏锐觉察到了,这时,尹灵儿才恍然明白,原来,纪墨一直都在攻心,攻玄女之心,他要玄女爱上他!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尹灵儿一时也难找出原因。

    这日,纪墨带玄女到了凡界,息壤来往的人群,热闹繁华的街道,人与人间的阔聊和畅笑……平凡中的不凡,瞬间吸引了玄女,修仙之人向来安静,就算在无所拘束的妖魔界,街道上也难以见到这等盛景,两人隐藏了过分出色的容貌,穿行在人群中,玄女惊奇的打量这一切,感受着这个世界跳动的活跃和兴旺。

    午时,纪墨带她入了一间酒楼,品尝了一顿俗世之餐,那是她第一次品尝凡世之食,味蕾的全新尝试和吞入肚腹的美妙滋味,让她至此钟爱上凡间美味。饭后,纪墨带她逛集市,集市上所卖的竹编小玩意,让她爱不释手,他给她买了一堆。

    他还带她去看了在田间顶着日头劳作的村农,带她去看了在码头扛麻袋的苦工,带她去看了深夜还在算账的掌柜,带她去看了耳鬓厮磨的恩爱夫妻……

    他对她说,“你看,人间疾苦,区区百年寿命,他们仍在努力生活。”

    她不明他意。

    “你我寿命无尽,若不寻个相守之人,岂不孤单。”

    “……”

    “为了日后幸福,不若你以身相许。”

    “……”

    又过了几日,玄女正打算闭门苦修三日时,纪墨上门,什么也没说,就拉着她匆匆出了魔宫,以往去什么地方,纪墨都会在言语中透露一二,而这日却是只字未提,在疑惑中,玄女被带到了妖魔界的集市。

    人头攒动的街头,酒楼,摊铺,小贩,各种杂耍小玩意……看着眼前与凡间如出一辙的景象,玄女惊得久久不能回神。

    “我将妖魔界变成另一个凡间,送你,如何?”

    “你,其实不用如此费心……”

    “可有被感动?”

    “……”她再度被他的话堵得不知如何作答。

    “不若考虑我的提议。”

    “什么?”

    “以身相许。”

    “……好。”

    重复的话说了多次,得到的都是沉默,然而这次终于得到了答案,且还是他一心所想的肯定答复,那个轻而浅的“好”字让纪墨愣住,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他眼里乍现出喜意,他的欢喜由心而生,这一刻,玄女能真切的感受到。

    当脱口那个“好”后,尹灵儿感觉到玄女心中也泛起了喜意,她也知道,致使玄女应下这声好原因,源于两日前,无心听到的那段对话。

    “尊主,你为何对姑娘那么好?”柒妖女替她问出了心中的疑问,那时,她刚好经过纪墨的房间,听到这句话,她停下来脚步。

    “习惯成自然。”

    “可你以往对那些女子并没有这般上心,为何这次……”

    “她与那些女人不同。”

    “有何不同?”

    “心给出的感觉不同。”

    “什么感觉?”

    “喜欢的感觉。”

    “尊主,你对她动了真心?”

    “或许。”

    虽是应下了以身相许,但纪墨并没有对她行逾越之举。

    他说,“我知你心中还存有疑虑,我可以等你将所有疑虑打消,等你将心完整的交给我。”

    他能洞悉她所想,诚然,在记忆没有恢复之前,纵是对他心动,但也很难做到对他付上一颗完整的心,他们依然保持之前的相处模式,只是两人之间多了些情愫。

    在他的要求下,她对他的称呼也从“魔尊”改口成了“墨”,在初时的别扭无措之后,她也渐渐习惯了这样称呼他,他一直唤她“丫头”,他从不告诉她,她的真实名字叫什么。

    他说,“过往如烟,忘了便忘了,何必追究。”说这话时,他黑眸中深藏了怜惜。

    见纪墨隐瞒,玄女私下悄悄找过孟虎,试图从直性子孟虎口中套点关于自己过去的消息,奈何那日纪墨救她时,只有柒妖女和鬼啸在场,孟虎并不知当时的情况,加之他本就不知道玄女的过去,所以孟虎便老实巴交的跟玄女说了两字“不知”。

    玄女不死心,又找了柒妖女和鬼啸,两人没有隐瞒纪墨救她的事实,但说到她的过去,她过去的记忆只有纪墨一人看过,柒妖女和鬼啸也是毫不知情,故而也给她回了两字“不知”,柒妖女和鬼啸并没有告诉她,她之所以失忆是因为纪墨封印了她的记忆,当然,玄女也没想到自己失忆是人为,所以也没过问失忆的事,她不问,柒妖女和鬼啸也乐得不解释。

    时间如水,不觉间,玄女在妖魔界待了三月,她渐渐习惯了和纪墨相处。

    他带她走过万千山河,看了风光无数,每一步踏过的脚印,柔软了她的心。

    他和她比肩而立,剑指青天,肆意和洒脱,激活了她的心和热情。

    他在她耳边细语柔情,她喜欢听他编织他们的未来,她发现她的心在向他靠近。

    纪墨对她的纵容和宠爱,让她慢慢付上真心,尽管心中对自己的过往还是有些介怀,他不提,她便把那份介怀藏在心底。

    若是能如此甜蜜温馨的过下去,其实也不错,尹灵儿想,在经历了无数荆棘和磨难后,纪墨的出现,无疑让玄女焕然新生,不管最初纪墨救玄女是何目的,但时至如今,他也没伤害过她,反而对她宠爱良多。

    纪墨往世给予的暖情和真意,让尹灵儿感激,也让她生出些许难以言喻复杂和苦涩之感,若是最初与她相遇的是他,多好。

    本以为会一直如此平和无波,这日,外出一月的妖王带回来一个消息,四方仙域联合,对妖魔界下了战书。

    仙魔不两立,自古便如此。

    纪墨听得这消息,唇角勾起,“做了万年缩头乌龟,这是决定拼死一搏?”

    “四方仙域一向忌惮我们,如今突然对我们发起战书,恐怕,其中有蹊跷。”鬼啸说道。

    妖王踌躇了片刻,道,“听说,他们请了一人相助。”

    “谁?”阴苍问。

    “被三界之人供奉的神尊。”妖王回。

    闻言,纪墨眉头一挑,黑眸快闪过一道冷光。

    “神尊是谁?”孟虎道。

    妖王摇头,“不知,这人鲜少现世,因其无边法力,得三界之人膜拜。”

    “既是鲜少现世,又如何知其法力无边?”鬼啸疑惑。

    “仙人之言,一向不可信,搞不好那位所谓的神尊根本不存在,实乃是那些个无耻仙人杜撰出来忽悠我们的。”柒妖女说道。

    “五长老说的在理,仙人常出妄言,无凭无据,不可信。”阴苍道。

    “可若是没有外力相助,依照仙人胆小怕事的鄙陋之性,怎可能主动向我们下战书?”鬼啸道。

    “那人的确存在。”几位长老讨论之时,纪墨开口道。

    “尊主,你怎知……”

    “不过,依那人性情,是否愿意相助,还未知。”

    “那我们……”

    “应战。”

    “我去!”五位长老同时开口。

    “都不准跟老子抢,老子没上战场好久了!”

    “老二,百年前是谁领兵去的青丘!”

    “依序,如今该轮到我了!”

    “你一个女人上战场打打杀杀不合适!”

    ……五位长老就谁上战场的事,开始争论起来。

    纪墨斜靠在椅子上,任由几人争论,没吭声。

    “不如,我去吧。”坐在纪墨旁边,一直没有开口的玄女说道。

    纪墨侧目,略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不知他是何想法,玄女握住他的手,低语道,“总得让我为你做点什么。”

    他轻轻一笑,回道,“也好。”

    纪墨下了决意,柒妖女五人纵然有异议,却也不敢驳自家尊主之意,几人又讨论了一番,决定三日后,玄女领兵十万,赴仙界应战。

    出发那日,纪墨拉着她的手,看着她欲言又止。

    她只当他是担心她的安危,她反手握住他的手,紧了紧,道,“别担心,我修为已在大罗金仙之上,虽是打不过你,但对付那些仙人,还绰绰有余。”

    他替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衣襟,道,“我知,他们已不是你对手。”

    “那你紧蹙眉头作甚。”

    “舍不得你。”

    “又不是一去不归……”她娇嗔。

    他捂住她的嘴,轻轻一笑,说道,“待你凯旋,我为你铺上千里锦红。”

    “书上说,锦红相迎,是为迎娶佳人。”

    “傻瓜。”他爱怜的在她额头点了点,“我本意就是娶你。”

    她娇羞垂眸。

    他的唇在她面颊上轻点,“我等你归来。”

    晨起的太阳带着她的身影走远,他立在黄沙之中,遥遥看她。

    身后,柒妖女开口道,“尊主,你怎么让姑娘去!”

    “有的仇,要亲手报才痛快。”

    “报……仇?姑娘不是什么都不记得,还报仇作甚。”

    “她忘了,我替她记着。”

    “可万一姑娘有危险……”

    “她已今非昔比,如今你们五人联手尚不是她的对手,那些仙人打不过她。”

    “可若是那位神尊出手……”

    “他出手,也不会伤害她。”他的声音微冷,明明朝阳暖煦,这一刻,他的眼中却布满寒霜。

    这一段对话被遥遥跟在队伍后的尹灵儿的意识听到,意识随着玄女走远,超控意识回望,尹灵儿看见黄沙之上,他负手而立,风掀起他的衣袂,他身后明明立了很多人,她却觉得他莫名孤单,心酸之感浮上来,尹灵儿喟叹,让意识随玄女远去。

    ------题外话------

    今天送上二更,更新时间在晚上八点左右,美人们要多多支持啊~(* ̄3)(ε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