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生之高冷男神太粘人 第七十二章 往世的记忆(七)



    她一边看书,一边通过书上所描述的内容开始修炼。

    不知不觉两日过去,玄女沉浸在书海和修炼中,忘了时间,柒妖女见她迟迟没有出来,担心她又出什么事,想到自家尊主吩咐要将她照看好,柒妖女不得不再度前来查看她的情况。

    不想,推门一看,柒妖女愣住了。

    短短两日间,那凡人丫头竟修到了元婴后期!

    柒妖女震惊的合不拢嘴,下意识喃语道,“纵是如尊主这样的修炼奇才,也不可能有如此快的修炼速度,这丫头也太逆天了!”

    柒妖女的喃语之言一字不漏的被尹灵儿听到,说起来,纪墨将玄女的伤治好后,便没出现,也不知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见玄女沉浸在修炼中,柒妖女也不便打扰,转身出屋。

    五日一晃即过,玄女的修为一跃到了真仙初期,比之前更快的修炼速度让尹灵儿也深感意外,移动意识查看了玄女所看的修炼书籍,尹灵儿这才找到原因。

    此前,尹灵儿就知道,妖魔的晋级速度比仙人要快,妖魔这种异常的晋级速度,在仙人眼中,被认为使了下作手段,然,如今一见,却不尽然,只能说人家妖魔懂得找诀窍和捷径,与一板一眼的正统修炼之术不同,妖魔的修炼之术灵活许多,而玄女修为晋级如此快的原因,除了有天地精华之体这样的逆天体质,妖魔这些灵活的修炼之术也给了助力,所以她才会比之前的修炼速度更快。

    原本,若无意外,玄女会一直忘我的修炼下去,然,第六日,屋外响起的爽朗笑声,将她的修炼打断。

    笑声越来越近,笑声中还夹杂着说话声。

    是两个男子,他们在讨论最近所遇到的风流韵事。

    嘎吱!

    门被推开,说话声和笑声戛然而止。

    看着屋中盘腿坐着的绝色女子,两个男子都愣在了门口,双目痴然,一时失了反应。

    玄女打量了他们一眼,对于突然出现的人打断了自己的修炼,她有些不满,“你们是谁?”

    她的声音微冷,但难掩动人心弦的华丽,门口的两人听到这道声音,又是一阵恍惚。

    半饷回神,其中一人开口,“美人!”

    另一人接道,“还是个绝色美人!”

    “老子从没见过这么绝色的美人!”

    “美人,敢问芳名?”

    “美人贵庚?”

    “美人可有心仪之人……”

    两人双眼放光,一人一句踱步进屋。

    “去去去!妖王,阴苍,你们两个老色鬼别打姑娘的主意,尊主说了,姑娘是他看上的人。”横空插进来一道女声,柒妖女出现在门口,叉腰喝道。

    “呵呵呵……”听了柒妖女的话,妖王和阴苍干笑两声。

    妖王:“原来是尊主看上的。”

    阴苍:“我们也就随便问问。”

    妖王:“尊主的眼光真不懒!”

    “那是自然。”柒妖女一脸傲色。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大肆吹捧着纪墨。

    “尊主,是谁?”玄女突然问道。

    三人:“……”

    醒来至今,这是玄女第一次听到他们提起纪墨,她隐约明白,他们口中的“尊主”应是魔宫的主人,她不知道自己在这魔宫中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亦不知,她与这位“尊主”是何关系,她一心想着恢复法力之身,忆起过去,然,如今已成仙身,脑中仍是空空,丝毫记不起与以前相关的事,她不知是自己法力不够,还是柒妖女在骗她,她聪明的选择将疑惑压在心中,待到时机成熟时,自己慢慢去揭开真相。

    她出口问,柒妖女也没隐瞒,爽快的告诉了她“尊主”是何人,如她所想,“尊主”乃魔宫之主,但柒妖女没有告诉她,她与“尊主”的关系,她也不急,她想,既然是魔宫主人,总有一天,他会出现。

    柒妖女等人并没有限制玄女的自由,她可以随意在魔宫内游走,那位“尊主”迟迟没有出现,柒妖女告诉她,近日尊主有事外出,不在魔宫,本来对那位“尊主”还有些顾忌,但听了柒妖女的话后,让玄女更加肆无忌惮的开始探索魔宫,她想通过查探魔宫,来找出自己曾在这里住过的痕迹,然而,将大半个魔宫走完,她脑中对魔宫的印象依然陌生,就算失了记忆,但自己的栖息之地,怎可能陌生到毫无印象,她开始怀疑,自己其实并没有在魔宫住过,甚至,她可能是第一次来魔宫。

    玄女脑中流动的思维传递给尹灵儿,能在失忆的情况下保持镇定,且思路清晰,尹灵儿暗暗欣慰,经历了那么多,她在成长,纵是被封印了记忆,也没阻碍她认真看待事物的心。

    然,让尹灵儿都始料未及的是,清醒后的玄女,与纪墨的第一次相见,竟是在那样的情况下。

    魔宫建于悬崖之上,四面皆是陡峭岩壁,悬崖下是常年被黑雾遮掩的深渊,听魔宫的人说,悬崖下是玄冥之地泛起来的滚烫毒浆,若不慎跌入,肉骨成灰,魂魄俱亡,不过魔宫的人却从不担心会跌入悬崖之下,因为他们的尊主在魔宫四面皆设了结界以护他们安全,加之都是有法力在身之人,谁会倒霉催的跌落到悬崖下。

    然,这日,玄女便见证了一人落入悬崖。

    魔宫东南角,靠近悬崖边缘处,有一处仙泉,仙泉上漂浮着氤氲的五彩仙气,泉水温度适宜,泡之,身心舒爽,仙泉周围景色宜人,眺望远方入眼是一片大好山河,一次偶然的闲逛,玄女发现此地,此后,她便时常光顾。

    入夜后的魔宫有些阴冷,仙泉中溢出的了了热气,能驱走不少寒气,夜晚泡仙泉是最适宜的时候,玄女大多数选择在戌时和亥时之间泡仙泉,一来,这时人少,二来,黑暗可以遮掩很多东西。

    这晚如常,亥时将到,她正待出泉回屋,附近突然传来两道人声,玄女眉头拧了一下,手对着岸边的衣物一吸,还没来得及穿上,身侧兀然袭来一道幽光,那光来得无声无息且极快,当她觉察到有物袭来时,想躲已迟。

    幽光入体,身形被定,她保持着拿着衣物的姿势,僵在池中。

    人声已近在咫尺,玄女身形微侧,黑暗中,能看见渐渐向这边行来的两个人影。

    光线太暗,看不清两人相貌,从身形看似乎是一男一女,男子走在前面,步履不急不缓,然而他身后的女子却要小跑才能赶上他的步伐。

    “小妖倾慕尊主已久,不求尊主眷顾,只求……只求能为尊主献上毕生修为。”

    尊主?原来那男子就是迟迟没有现身的魔宫之主吗?玄女心想。

    走在前面的男子没有立即作答,而是突然转身,看着身后的女子,“你是妖王之人?”

    “是。”女子垂头回。

    “几房姬妾?”

    女子头垂得更低,磕碰半饷,回道,“第十六房。”

    “妖王对你如何?”

    “甚……甚好。”女子磕碰得更厉害,身子也忍不住颤了颤。

    “可替妖王育有子女?”

    “尚……尚无。”

    纪墨嗯了一声,“倒是个美人胚子,可惜……”随着他的话,他突然扬手一挥,一声惊叫在黑暗中响起,只见他身后的女子兀然飞了出去,穿破结界,径直落入悬崖。

    “可惜择错了道。”将后面的话说完,他弹了弹衣袍,继续朝这边走来。

    玄女无声的见证了纪墨淡定杀人一幕,心中对纪墨生了些许抵触情绪,纵是那女子勾引他有过,但毕竟是妖王姬妾,自己下属之人,连过问都没有,就出手杀了下属宠姬,这般行径,让纪墨在玄女心中的第一形象大打折扣。

    在心中对这位高高在上的魔尊简单的做了个评判,转念发现自己还光着身留在仙泉中,玄女面上有些恼。

    纪墨已走到她身后,她微微侧着身,能看见他被露水浸湿的衣角和一双干净的鞋履,纪墨蹲下,手指撩起她的湿法,感觉到身后人咫尺间的气息,玄女身子一僵,“你……”

    “很香。”纪墨凑近嗅了嗅。

    玄女蹙眉,奈何身子被定,不能动,她面上恼意更甚,“魔尊这般行为有失君子!”

    身后的人轻笑了一声,“我从不为君子之举。”

    “……”

    “丫头,你应该谢我。”

    “为何要谢你?”

    “待我想想,你应该如何谢。”不理会玄女的问话,纪墨自顾自的说道,“以身相许如何?”

    “不如何!”

    纪墨唔了一声,“我看可行。”

    “……”对于这种自说自话的人,玄女无语,气得不轻。

    她的脸本就被热气熏得微红,此刻因怒火更显粉嫩,看的纪墨黑眸深邃了些许,放开长发,纪墨伸手揽住她的腰身,轻轻一带,美人出水,快速打量了一眼娇美的玉体,纪墨另一只手一勾,将她手中的衣物随意裹在了她身上,露了香肩和*,将她身子抵在一旁的岩石上,他垂眸看她,唇角勾起,道,“天姿绝色,甚得我心。”

    两人虽然看似亲密,不过中间隔了半尺左右的缝隙,他说着调戏之言,动作也轻浮,但身上却看不到丁点*之意,她知道他话里戏谑成分居多,如此近的距离,她没有在他黑眸中看到丝毫欲火,这让她紧绷的身子放松了些,“魔尊深夜至此,就是为了对我说这些轻浮之言?”她的语气清冷。

    “你喜欢这儿?”纪墨问。

    玄女看着她不答。

    “你可知,此地有何用?”

    玄女依然不答。

    “此乃我修炼之地。”他看着池中的水,说道。

    “抱歉,我并不知……”

    “不知?”纪墨挑眉,“不知,你入此地是为何?别告诉我,你是为了泡仙泉。”

    “对。”玄女昂头看着他,坦荡的回道,“这里景色很美。”

    闻言,纪墨仔细的看了她一眼,似在思考她话中的真假性,见她美眸清澈而坦然,纪墨眸心黑色褪尽,面上闪过一丝怪异的情绪,扶在她腰间的手微微一动,入她体内的仙气抽回,定身解除,玄女身形一动,脱离他的掌控,旋身,衣袂飘飘,眨眼,将随意裹在身上的衣物穿好,她立在一丈开外,警惕的看着他。

    经过几日的勤奋,如今的她修为已达金仙中期,此时面对修为已至大罗金仙的纪墨,她突然生出想与他过几招的心思。

    纪墨立在原地,不动声色的看着她,方才放仙气入她体,她的法力一瞬被封锁,纪墨没有留意到她突涨的修为,这会儿黑眸在她身上打量了一番,见她金仙中期的修为,他眸心微闪,“不错,进步甚快。”

    他的话让她心思一动,“我记忆全失。”

    纪墨嗯了一声。

    “与魔尊相关的记忆,我全然不记,魔尊可否为我提醒一二?”

    “你想知道?”

    “自然。”

    “还是不知为好。”

    “为何?”

    “若真记起,你会后悔今日向我提及此事。”

    玄女面露狐疑,“五长老说,我此前住在魔宫,可对?”

    “你心中不是有了答案。”纪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五长老在撒谎。”见他这样的反应,玄女笃定道。

    “你信则真,不信则假。”他道说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不想在与她绕弯子,玄女径直道,“我为何会出现在魔宫?”

    “我救了你。”

    “救我?”

    “遇到你时,你修为尽失,身残伤重,危在旦夕。”

    “我如何知晓你所言是真?”

    “你信则真,不信则假。”

    “……”

    “你应该谢我。”

    “……”

    “以身相许如何?”

    “……不如何。”

    绕来绕去,两人对话又回到了初见时,尹灵儿默默看着汗颜,前世的纪墨,原也是这么无赖嘛!

    本想跟纪墨过两招,不想堂堂一界尊主,竟是这等无赖之人,不想与他费口舌,她转身就走。

    纪墨也不拦,低喃了一声“有意思”,他举步,亦出了仙泉之地。

    ------题外话------

    有美人问到完结的时间,下周完结哦!另外,景景在完结之前,也会提前通知滴,(づ ̄3 ̄)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