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生之高冷男神太粘人 第七十一章 往世的记忆(六)



    于冰夷那段记忆,伤大于义。

    冰夷曾在她落魄之时,收留了她,她感激,托以真心相交,赋予信任和真诚,她的朋友很少,敌人多如牛毛,所以她珍稀她们间的友情。

    相处融洽时,源横空出现,和冰夷亲昵无间。

    不知源乃鸿运老祖假扮,玄女将与冰夷恩爱的人坚定的认成源。

    那时,玄女想,她对源有心,源对她无意,是他们无缘,他选择了冰夷,是他们有缘,一个是挚爱之人,一个是珍惜的闺友,她选择成全。

    哪怕是看到源与冰夷亲昵她泪眼朦胧,哪怕是被伤的千疮百孔,哪怕是她痛得鲜血淋漓,她也未曾怨过冰夷。

    她奉上成全和宽容,冰夷却狠狠给了她一击,伤得她措手不及。

    她给冰夷毫无瑕疵的信任,冰夷却趁她不备,对她下了噬元草,噬元草,食之,消融仙气,修为尽散。

    那日,冰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手上的短剑还滴着血,她重伤倒在青石道上,手脚经脉皆断裂,内腹空空,仙气全无,这是她第四次丧失修为。

    “神尊不会喜欢你!”

    “他是我的,谁也不许抢!你也不例外!”

    “肖想神尊,就勿要怪我对你不义!”

    “念在你我相识一场,我饶你一命!”

    ……

    冰夷在她耳边冷语,她惨笑出声,举目望苍天。

    赐给她逆天体质,却让她命途多舛,这就是命?

    一路挥刀斩厄运,她仍被抛入无情黑渊,伤的多了,痛的多了,弱者之泪也流干了。

    冰夷无情的将她扔到东方的一处荒漠中,诚然,如她所说,她留了她一命,只是将她伤成了废人。

    黄沙盖身,烈日烤灼,没有仙气汲取入体,凡人之身,何以经得起这等折磨,在酷热中,她的意识慢慢枯萎。

    罢了!她想。

    死了也好,人死化灰,忘前尘,来世,不若做凡人,过一段书中所言的平凡生活就好。

    玄女昏沉中流露的思想传递给尹灵儿的意识,怒火中烧,暴怒在意识中咆哮,翻滚,然而,更多的却是痛。

    她痛!

    为玄女而痛。

    为凌乱不堪的往世而痛。

    为往世的她曾遭遇了如此多的磨难,却仍怀揣希望憧憬下一世的美好而痛。

    不恨吗?

    恨!

    不怨吗?

    怨!

    可恨谁?怨谁?

    追根究底,不过是往世的她太蠢,太天真!

    不识歹心,不明真伪,纯良错付人!空有逆天体质,却没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次次将自己推入深渊,才会被伤的体无完肤。

    尹灵儿的意识和玄女于荒漠中同受煎熬,前者是意识煎熬,后者是身心煎熬。

    红日起了又落,黄沙埋了玄女半个身,玄女的呼吸已弱得几不可闻,暴晒之下,她脱水严重,裸露在外的肌肤水嫩色泽不在,出现红肿脱皮之状。

    没有仙气,没有水,没有实物,日头暴晒,手脚经脉皆断,面对这等情形,尹灵儿都觉得玄女没救了。

    绝境之时,却出现了转机。

    就在玄女快断气时,相隔玄女不远处,几道亮光兀然闪过,尹灵儿的意识移去,发现黄沙之上多了三人。

    红日在三人身后,纵是背光,尹灵儿也看清了那三人相貌。

    纪墨!

    莫非,这就是往世,他们的初遇?

    像是在印证她心中的猜想,跟随在纪墨身边的柒妖女首先发现了这边的玄女。

    “尊主,那边有一个人,可要过去瞧瞧?”

    看向西方的视线收回,纪墨向这边投来了目光,此时,黄沙已埋了玄女大半个身,她背朝天,头微侧,黑发遮了面,难见相貌,看了一眼,纪墨挑了挑眉,身形一动,眨眼行到玄女身边。

    “尊主小心!”鬼啸大声道。

    纪墨摆了摆手,“一个半死不活的人,无妨。”话落,他御法一挥,掩盖在玄女身上的黄沙飘扬,手指轻轻一勾,玄女翻过身,左脸遮了黑发,右脸满是黄沙,依然不见其貌,纪墨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了一下血迹斑斑的身体,他咦了一声,犹自低语道,“天地精华之体,未想,还是个宝贝。”

    此时,柒妖女和鬼啸也靠了过来。

    看见玄女惨烈模样,柒妖女啧啧叹了两声,“怪可怜见的,这姑娘怎被折磨成这样。”

    “尊主,她是凡人!”鬼啸惊道。

    纪墨斜睨了眼惊诧的鬼啸,“少见多怪。”

    柒妖女轻笑出声。

    鬼啸讪讪,“我的意思是,凡人不是应该在凡界,为何会出现在此?”

    “仙人手段卑劣,估摸是被仇家迫害,才会失了修为,沦为凡人。”纪墨随口说道,他又扬了扬手,一道微风拂过,掀开了掩面的黑发和黄沙,露出玄女真容。

    见到那张脸,柒妖女和鬼啸都抽了口气,纪墨愣了愣。

    其实此时玄女的脸色并不好,长发和黄沙虽为她面部挡了暴晒之苦,让她的脸避免了红肿和脱皮,但渐渐削弱的机能致使她脸色苍白,身体脱水,双唇干裂,纵是如此狼狈之下,也难掩她绝色之颜。

    “尊主,这姑娘,模样生的也太好看了!”半饷,柒妖女惊讶道。

    “有你尊主我好看。”纪墨闲闲开口。

    “……她是女人,尊主是男人,怎能相提并论。”

    “尊主,可要救她?”鬼啸问。

    “救。”他看着她,嘴角挂上魅惑的浅笑,手指怜惜的滑过她面颊,“如此绝色,香消玉殒,实在可惜。”

    “尊主要带她回魔宫?”鬼啸再问。

    “呀!这般绝色美人,带回魔宫,定会被妖王惦记!”柒妖女插嘴。

    “他敢!”纪墨漫不经心的吐出两字。

    柒妖女和鬼啸皆疑惑,齐问道,“为何不敢?”

    “这丫头,我看上了。”

    “尊主这是对美人一见钟情?”柒妖女秉着一颗八卦之心,脑中开始展开联想,“落魄美人,遇英雄相救,再以身相许……定会是一段传奇佳话。”

    没理会柒妖女的浮想联翩,鬼啸面有忧色,道,“这……尊主,这丫头来历不明,带回魔宫恐有不妥……”

    “这丫头不错。”纪墨打断他的担忧,道。

    “尊主以前识得她?”鬼啸道。

    “不识。”

    “那尊主如何知道她不错?”

    “断经脉,失修为,沦为凡人之身,却能在此荒漠中存活下来,这份意志,我喜欢。”

    “尊主,是想将她纳入麾下?”鬼啸再问。

    “不懂风情,没听尊主说他喜欢!”柒妖女插嘴道。

    鬼啸:“尊主是欣赏她的意志。”

    柒妖女:“是怜惜美人!”

    ……两人斗嘴之际,纪墨已抱起玄女,向着东方行去。

    太阳西落,染红荒漠,红霞悬挂天际,日落是陨,却也昭示晨曦将近。

    晨露朝,黑作白,卯阳矜矜起,玄天向西移,有女从新生。

    这一次,她能新生吗?

    尹灵儿的意识跟着那道被落日拉成了长影的人,心情复杂。

    ……

    夜幕已临,屋外黑不见五指,屋内灯火通明。

    纪墨御起仙气,手指隔空抚过玄女全身,银光罩在她身,肌肤上红肿慢慢消退,干裂的死皮脱落,肌肤还原水嫩色泽,经脉愈合,虚弱到几近于无的呼吸渐渐可闻,胸口有了微微起伏,短短几息之间,曾被折磨得面目全非的人儿便恢复了生机。

    手指落到玄女眉心处,一缕仙气探入脑内,纪墨闭眼,似在感受什么,片刻后,睁开眼,他拧了拧眉,“真是一段糟糕的记忆。”

    话落,他掌心在玄女面上一抹,一道金色烟气从他掌心飘出,烟气眨眼化成一把金锁,飘入玄女眉心,她脑中,过去的记忆瞬间聚拢,咔嚓!一道只有意识能听到的响声,记忆被尽数锁在了那道烟气所化的金锁内。

    看着纪墨的举动,在旁的柒妖女踌躇了片刻,开口道,“尊主,无故封印了她记忆,这……怕是有些不妥吧。”

    “封印记忆,前尘尽忘,是为她好,如此不堪回首的过去,忘了也罢。”

    柒妖女啧啧叹了两声,“连尊主都说不堪回首,那定是糟糕透顶。”

    纪墨没有回答,起身出了屋。

    半空,尹灵儿的意识看着纪墨刚才的举动,感慨的同时,还生出丝丝感激。

    纪墨非善者,以他的性格,不会无故救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更不会好心封印了她的记忆,他的举动背后,必定深藏着某些原因,联想到最初见玄女时,纪墨低语出“天地精华之体”,尹灵儿猜测,纪墨救玄女或许跟天地精华之体有关。

    但,不管当时纪墨是出于何种目的救玄女,又是出于何种目的封印了她的记忆,诚然,如纪墨所言,往世不堪回首,不如选择遗忘,什么都不知,什么都不记,于玄女而言,少了伤痛和悲愁,反而是好事。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敞开的窗户照射进屋,慢慢回暖的温度将魔宫下玄冥之地漫上来的阴寒驱散,暖光落了少许在沉睡之人的面颊上,怡人舒适的暖意将院中的珍稀花种滋养得更娇艳,芳香四溢,吸引来蜂蝶环绕,花香飘进屋,唤醒了沉睡的人儿。

    睁开眼,看着素白的帐顶,玄女美眸中满是空灵,起身,打量身处何地,陌生的环境让那双空灵美眸多了些茫然,她垂眸思量,思维中,对过去的一切全是空白,蹙了蹙眉。

    她是谁?

    来自何方?

    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这又是哪儿?

    一切皆不知。

    她扶着脑袋,试图回忆起一些过去记忆,但不论她如何努力,脑中仍是空空。

    房间的门被推开,柒妖女走了进来。

    “姑娘醒了!”

    她抬头,看向柒妖女,问道,“这是哪儿?”

    “这是魔宫。”

    “魔宫?”她低喃,脑中毫无印象。

    “我为何会在此?”

    “姑娘不是一直住在魔宫。”柒妖女笑,笑意有些不自在,她眸心也闪烁了一下。

    柒妖女的异样,玄女并没注意到,垂下头,她又道,“为何我不记得?”

    “姑娘前段时间受伤,修为尽失,丢了法力之身,记忆也随之丢失……”柒妖女继续编造谎言。

    她投去狐疑的目光,“我是谁?”

    “姑娘不必担心,待你再得法力之身,就能慢慢记起过去的事。”柒妖女避开了她的问题,转移话题道。

    “法力?法力是什么?”

    “法力就是……”她的问题把柒妖女难住了,如此抽象的词语,实在难为她书读的少,不知如何解答,绞尽脑汁想了半饷,实在想不出,柒妖女跺了跺脚,道,“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跟姑娘解释。”

    “如何再得法力之身?”她换了一个问题。

    “只要姑娘潜心修炼,再得法力之身并非难事。”

    “如何修炼?”

    柒妖女抽了抽嘴角,“修炼便是汲气入体……”

    记忆全失,玄女什么都不知,自然对很多事都存有疑惑,问题问得多了,柒妖女也失了耐心,索性将她带到一个房间,房间里全是书,柒妖女指着书架上的书,道,“姑娘有何疑惑,不若看这些书,它们应能解答姑娘的疑惑。”说完,似怕玄女再问她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柒妖女匆匆离开。

    玄女打量堆放整齐的书籍,脑中闪过一道熟悉感。

    堆满了书籍的屋子……

    独自一人,看书……

    她隐隐觉得类似的场景,似曾出现过,想继续深入挖掘脑中浮现的熟悉之感,一股刺痛感传入脑海,她扶着头缓和了一会儿,不得不放弃思考。

    走向书架,她随意拿起一本书,开始翻看。

    纪墨虽封印了她的记忆,但识字看书等本能仍在,加上她悟性极高,很快,便将注意力融进了书中。

    这房间里的书不比源给她看的少,翻阅几本后,她知道了何为法力之身,以及法力之身所带来的种种益处,也真正理解到了如何通过修炼来提升法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