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生之高冷男神太粘人 第七十章 往世的记忆(五)



    这日,鸿运老祖再度造访,装过极品圣丹的锦盒还放在案几上,鸿运老祖的目光移去,见锦盒内空空,收回目光,仔细打量了眼源,见他一切如常,鸿运老祖眸光微闪,道,“那颗极品圣丹可有助神尊安神宁心?”

    “无。”提到那颗极品圣丹,源眉头微拧,回道。

    “哦?怎会!”鸿运老祖佯装诧异,继而又道,“神尊服下后,有何感?”

    “无感。”他那时失了意识,的确没什么感觉,顿了顿,不待鸿运老祖接话,源又低声浅语道,“但,我做了一件错事。”

    源的声音不大,似自语,鸿运老祖听后,面上闪过诡异的光,“神尊圣德,怎会做了错事。”他恭维道。

    源不言,半垂着头,眉头又拧了几分。

    见他这般模样,鸿运老祖试探着的问道,“不知神尊口中的错事,是何事?”

    迟疑了片刻,源还是道出了口,“我对她,行了男女情事。”

    闻言,鸿运老祖惊诧,“她!谁?”

    “灵儿。”这一声灵儿出口,他不自觉放柔了声音。

    鸿运老祖面上的惊诧更甚了,好半饷,消化了这一震惊的消息,他对源安慰道,“男女间行情事实乃常举,神尊何必自责,言自己做了错事。”

    “我吸了她体内仙气,让她修为尽失。”

    她刚从林中散心回来,就听到源这句不带任何情绪的话。

    看了眼手中的沁香紫兰,她鬼使神差的放慢了脚步,默默退到门边,倾听着屋内的对话。

    鸿运老祖的声音响起,“神尊收留此女,不正是此意?”

    何意?她心中狐疑,一时没听懂鸿运老祖的话。

    他没有应声。

    这段时间,尹灵儿的意识一直跟随在她身边,此刻随她一起回到木屋,兀然听到鸿运老祖道出这么一句话,尹灵儿也有些莫名,意识飘进屋,尹灵儿便见源半掩星眸,不知所想。

    这时,鸿运老祖又道,“天地精华之体,天生炉鼎,能为神尊进献仙气,也算她的福气。”

    天地精华之体是天生的炉鼎!

    听到这话,连尹灵儿都惊了。

    源从来没人告诉她天地精华之地是天生的炉鼎,他不说,或许心中有自己的考量,不过……一个念头闪过,今生,她和源都敞开了心扉,他知了她意,她也明了他心,两情相悦之下,源却迟迟没有对她行男女之事,莫非,源在修为未失之前,迟迟没有碰她的原因,是担心他会再次汲取了她体内的仙气,让她失了修为?

    这念头刚起,尹灵儿的意识感觉到门外的她传来异样的情绪,来不及多想,尹灵儿立马移动着意识飘出了屋。

    屋外,往世的她软软的靠在木质墙面上,尹灵儿感觉到了她脑中翻涌的思绪。

    近日来心中的郁结和压抑,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她脑中翻涌出种种猜忌,各种负面情绪汹涌而出。

    神尊收留此女,不正是此意!

    何意?

    原来是此意!

    天地精华之地,天生炉鼎!他只是将她当成了炉鼎?!

    难怪,他对那晚之事只字不提!

    难怪,如此亲密之后,他依然对她不冷不热!

    难怪,他说会助她恢复法力!恢复法力了作甚,再做一次他的炉鼎吗!

    呵呵!她心中惨笑,泪水溢出眼眶,揪心、难过、悲恸等情绪摧残着她的心。

    看着这一幕,尹灵儿唯有叹息,若今生再遇同样的境况,或许,自己也会跟她有一样想法,往世,源对她真的极冷淡,丝毫看不出珍惜和爱意,而在行了男女之事后,他依然淡漠待她,遭遇这等对待,加之今日又听到这样一番话,任谁心中都不会好过。

    泪水布满她颜,再也忍不住,她猛的推开门。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屋中两人的目光,鸿运老祖和源齐齐看过来。

    看见她面上布满泪痕,他眉头微微蹙了一下。

    她挂着泪,定定的看着他,问道,“你收留我,是因我身乃天地精华之体?”天生炉鼎四字实在难以出口,她只得含蓄道出天地精华之体。

    源的脸上已恢复到往常的无表情,他看了她一眼,不言。

    他这样的反应,看在她眼中,已被认为是默认。

    她不死心,又问,“你可对我有情?”

    他没有回答。

    “可对我有过心动之意?”

    他无声。

    “可有喜欢过我?”

    沉默,冷峻天颜上闪过思量,他似乎在思考她的话。

    她固执的看着他,等着他回答。

    寂静中,鸿运老祖开口道,“神尊不通情爱之事,仙子不知?”

    此话一出,她身体一僵。

    而源,没有反驳。

    他毫无反应的态度,将她的心打入谷底。

    她虽对他的冷淡不满,对他使了性子,拖慢了修炼,但爱他的心,依旧。

    在听了鸿运老祖道出“天地精华之体乃天生炉鼎”那番话后,固然伤心,悲痛,她对他仍存有念想。

    因为存了念想,所以她推门而入,将话挑明,想知道他对她是有心还是无意。

    他的沉默,无情的将她的心打入深渊,再难崛起,前所未有的绝望汹涌而来。

    她夺门而出,抹着泪,奔入了林中。

    看着悲痛欲绝奔走的人儿,尹灵儿本欲留在房中,看看源和鸿运老祖接下来会有什么反应,然,一道无形的力量却牵引着她的意识跟着奔走的人儿而去。

    尹灵儿回头眺望越来越远的木屋,无奈且哀怨。

    他蛊惑了她的心,却为何又对她冷意相待,那一夜的缠绵,于他而言到底是什么?

    纵然那时,他还不清楚自己对她的心,但面对她的质问,他也不该这般无动于衷。

    而鸿运老祖说出那话时,他更不应该沉默不言,丝毫不出言解释,任由她误会由心生。

    这一刻,连尹灵儿都看不懂他内心所想。

    所以她哀,她怨,她无奈。

    ……

    尹灵儿的意识随着狂奔的人在林间疾行,往世的她调出了体内全部仙气,不要命似的埋头狂奔,撕心裂肺的痛,极端的情绪,自我的放纵,让仙气在体内乱窜翻涌。

    此前,在她有意压制之下,她体内的仙气本就累积极多,她这般用自己的身体发泄,体内仙气瞬间紊乱,以她筑基中期的修为,根本无法掌控紊乱的仙气,仙气失控,冲撞内腹,被重创的心,被紊乱仙气折磨的身,身形皆痛下,她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意识,思维开始恍惚,她似一个失了思想的木偶,能做的唯一举动,便是在体内仙气催动下,机械疾驰。

    无数的景色快速后退,她疾驰了很久,直到体内仙气全部发泄出体,如脱缰野马的身体终于停了下来。

    尹灵儿来不及估算她们到底越过多少山河,当意识不用被迫拉扯前行,立马看向往世的她,这一看,尹灵儿惊。

    她竟耗尽了仙气,再度成了凡人!

    此时,她晕厥在一块雪地上,单薄的衣裳上沾满了泥土、草屑及不明污渍,模样极为狼狈,没了仙气护体,雪地中的寒意沁骨,纵然已昏迷,她的身体仍忍不住索索发抖。

    看着这样的她,尹灵儿既怜且痛。

    嘎吱!

    一道推门声将尹灵儿的意识转了过去。

    尹灵儿这才发现,她竟晕厥在一座仙府门前,而这座仙府,尹灵儿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还没想起在何处见过,仙府的门突然打开,从里面探出一个女子的头来,那女子看见雪地里晕厥的人,面上惊异,女子移步出府,慢慢走近晕厥的人。

    尹灵儿发现女子是一身仙侍打扮,看来是这座仙府的仙侍。

    女子打量了一番晕厥的人,掩嘴低呼了一声,“天啊!怎会有凡人出现在此,若被娘娘看到……”

    “莲心,快去给娘娘打仙泉!晚了又该被娘娘责罚……”女子的惊呼未落,仙府中又走出一个仙侍。

    “秋菊姐姐,这里有个凡人。”

    “凡人?凡人不该出现在此,将她扔进冰池。”

    本还以为她们会伸出援手,没想到出口的却是这样的话,尹灵儿愤慨。

    就算见死不救,也不用落井下石吧!

    凡人的命就不是命!

    尹灵儿愤怒时,那位叫莲心的仙侍已拖着地上的人儿往西北方向而去,意识跟了过去。

    行到一半,迎面走来一人。

    禺强!

    看着出现的禺强,尹灵儿觉得自己的意识中闪过相似的画面,隐隐间,她觉得这场景十分熟悉,好像自己曾经见过。

    努力回忆,停在半空的意识再看向仙府,仙府外寒天雪地,仙府内和煦如春,曲桥流水,牡丹满园,仙气晕绕池塘之上,白莲端立其中,腊梅伸出墙垣,皇菊齐立道旁……一一看过去,尹灵儿的意识微微一痛,暮然间,无数的画面窜了进来。

    她想起来了!

    天北!

    这是禺强的仙府!

    意识再看向仙府中的凉亭,初入仙界没多久,源曾带她进过这座仙府,她记得,曾在那座凉亭中见到一个美貌女子和一男子相谈甚欢……

    女子……

    禺强之妻!

    对!源是这么告诉她的!

    后来再没见过那女人,他们说,禺强之妻死了!

    怎么死的?

    意识又是一痛,更多的画面窜进意识。

    血!满手的血!

    她手上拿了一把剑,剑身,双手,衣裳,面颊……都是血!

    谁的血!

    那个女子……禺强之妻!

    地上有一团肉泥,面目全非,不识原貌,意识却清晰的告诉她,那是禺强之妻……

    是她杀了禺强之妻!

    为何这段记忆会凭空消失,她竟从来不知!

    为何自己又要杀禺强之妻?

    意识流转,那道封尘了过往伤痛的禁制被解除,各种各样的画面冲撞着尹灵儿的意识,似快进的录像带,画面没有停歇的一一阅过,曾经已经被回忆过一次的记忆,似破堤的洪水,源源不断的涌了出来。

    她看见,禺强救了昏迷的人儿,将她安置在了另一处仙府。

    在绝望和自我救赎中徘徊后,往世的她重新振作,并改了名。

    晨露朝,黑作白,卯阳矜矜起,玄天向西移,有女从新生。

    玄女之名由此而来。

    但,幸运女神没有眷顾曾被伤的遍体鳞伤的人儿,在度过平和而安详的短暂日子后,禺强之妻找上了们!

    然后是言语的辱骂,仙妓坊的羞辱,猛兽的凌虐……玄女在泥潭中挣扎,求生,凭意志破出重重障碍,杀出一条血路,活了下来,却得罪了位高权重的仙君。

    禺强对玄女心有愧疚,暗地里送她出了天北,托付给了西海龙王。

    厄运没有平息,一切才刚刚开始。

    西海龙王有意让玄女做龙太子的仙师,小小年纪的龙太子却垂涎上了她的美貌,利诱威逼,软硬皆施,皆没博得美人委身,龙太子恼怒施刑,恰逢龙王赶回,救她出了刑房。

    冲突还在继续,入幽冥之穴,血蛆缠身,奋起反抗是必然,放血蛆,毁龙宫,招来西海龙王妃毒手。

    在黑暗中,踩着荆棘前行,世人的恶毒和无情让她麻木,这时一束光明之光照进了她满目疮痍的心。

    赤鱬族!

    秦岛之东,有一个美好的种族,他们友善,热情,奔放,他们用真诚的心温暖了她,从此,阴霾压制下的心,留下了一抹善真,留下了一缕光。

    从龙宫中杀出,应了梓淑,玄女踏上天西。

    桂香让她看到了一段爱情,至深而忧伤,恶意的挑拨,水神的猜忌,梓甯的隐忍,赤鱬亡族……

    段段虐心之忆,复归来,尹灵儿看着,心,痛不可止。

    然而,这还没完。

    天东,拜师炼丹,至高悟性,太上老君倾囊相授,让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峰回路转之际,华胥霞对她伸出招揽之手,她拒绝,狭小心胸让华胥霞对她生出恶意,驱赶和追杀再度光顾,太上老君忧心徒弟安危,一番苦口婆心后,连夜送她逃往天南。

    尚未在天南站稳脚,她遭遇剥皮恶魔祝融,拼尽一切修为,逃出恶魔之掌,落魄之时,结实天北第一美人冰夷。

    ------题外话------

    o(╯□╰)o关于美人们问道完结的事,景景不想匆忙结局,所以,美人耐心一点点哦,景景会给一个完美结局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