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97|Chapter 97



    不过这个寒冷的情人节,雾茫茫并没有等到程越的人。

    他最近好像挺忙的,雾茫茫也已经一个多礼拜没见到他的人了。

    雾茫茫给程越拨了几次电话,他都没有接。

    雾茫茫在餐厅里一直坐到十点钟,才接到程越汇过来的电话。

    “对不起,茫茫,我可能来不了了。”程越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显得是那样的遥远,就像来自另一个星球。

    雾茫茫轻笑了一声,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何尝又不在她的意料之中。

    有些话不必说明,大家已经都了解了含义。

    程越大概是不会再出现在雾茫茫的世界里了。

    “程越。”雾茫茫喊了一声,“祝你幸福。”

    程越就站在道路对面,透过餐厅的玻璃窗看着正举着手打电话的雾茫茫。

    “谢谢。”程越的眼睛一下就湿润了。

    雾茫茫似乎略有感应,转头看向玻璃窗外,看着对面街上路灯下站着的那个人,看不清楚脸,但已经足够了。

    程越转身走的时候,雾茫茫就那么静静地坐着。

    曾经他离开的时候,她撕心裂肺,现在却已经能够十分淡然地安坐了。

    甚至连遗憾也谈不上,只有些淡淡的惆怅。

    曾经以为的深爱,以为是一生注定的人,转过头,连影子都已经淡得只剩模糊的痕迹了。

    雾茫茫朝餐厅的老板道了歉,坐了一个晚上,没有产生任何消费。

    老板人却是特别好的,反而还送了她一支鲜红的玫瑰。

    雾茫茫在路边遇到了一对跺着脚在雨雪中买烤红薯的小情侣,她就站在路灯下看着他们,看他们那样鲜活的甜蜜,让她的脸上也带出了笑容。

    雾茫茫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将那支玫瑰递到女孩儿的面前,“祝福你们。”

    女孩有些错愕地接过花,和男朋友相互愕然地对视一眼。

    小男友看着雾茫茫的背影道:“肯定是失恋了。”

    因为那个人脸上的落寞连光都照不进去。

    人难受的时候,似乎更有自虐的倾向,风大雪大的,雾茫茫却在半山脚下就下了车,她想自己走一段。

    风吹着半山上的树木发出“呜呜”的哀嚎,黑幢幢的别墅的影子以及树木的影子被路灯投射在地上,显出了一冬的荒芜和枯寂。

    雾茫茫的双手揣在兜里,埋着头走着,遇到路上的小石子儿,就轻轻地踢一脚。

    整颗心空荡荡的,没什么可害怕的了,但是也没什么再值得留恋的了。

    雾茫茫站在路上,往路宅的方向眺望了一下,其实站在这里什么也看不见的,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去想,在那片地方,住着一个人呢。

    她现在对程越的感觉,大概就是将来路随对她的感觉,淡得像一抹灰痕,风轻轻一吹,就散了。

    路走到三分之二的地方,雾茫茫再次停下了脚步,望向海的方向,在看不到的地方,有一座叫lw的小岛,以后应该会换名字吧?

    她能不能去追回路随呢?雾茫茫忍不住幻想,她的脚不由自主就往那个方向跨了一步,可是脚下就是悬崖,即使粉身碎骨,只怕也追不回来了。

    雾茫茫怅惘地倚在道路旁的树干上,想着路随。

    这是一个完全不能挽回的男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自己不要什么。

    如果当初他们还有一点儿希望,那天她去拿证件的时候,路随就不会让她离开。

    他已经放手了呢。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穿得还算漂亮吧?

    雾茫茫揉了揉被风迷了的眼睛,抬起腿继续往前走。

    她在心里对自己道:没关系的,她还有一个家,那是血脉相连的地方。而她今后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曾经爱过她的人不会后悔爱过那样一个人。

    她要变得好好的,不会让他将来有一天羞于提起她这样一个人,进而鄙视当初自己的眼光。

    她也是有自己的理想的人。

    雾茫茫抬头看了看天,让眼泪又倒流了回去,然后加快了脚步往半山别墅走。

    转过弯,半山别墅就在不远处了,雾茫茫抬起头,看见前面深深的黑影里还有有一点猩红闪过。

    雾茫茫揉了揉眼睛,眼前似乎又只有雪花在飘舞。

    雾茫茫暗笑自己居然还有那种奢望,她继续往前走着,那一点猩红好像又出现了。

    雾茫茫再也管不住自己的脚,迈出腿飞快地往前面跑去,她跑得很快,就像要冲出路基往山下飞去一般。

    等她跑到那点猩红的跟前时,她原本以为抽烟的那个人是阿树,可是站在她面前,将烟头扔在地上的人明明就是那个从来不抽烟的人。

    雾茫茫站着没动,她揉了揉眼睛,害怕这是幻觉,在九年前她曾经经历过,幻觉里那个人从来没有离开过。

    路随看着融化的雪珠在头发丝上反着光的雾茫茫,轻轻呵了一口气,然后抬起了手展开双臂。

    雾茫茫一下就扑了过去,力道之大让路随接连两个踉跄,差点儿一屁股坐在路上。

    雾茫茫紧紧地抱着路随的腰,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听他的心跳,铿锵有力,一下一下地神奇地抚平了她所有的不安和焦虑。

    感情就是这样,上一秒还让你生无所恋,仿佛身在炼狱,下一秒就让你到了天堂,春暖花开。

    这样的变化,连你自己都觉得惊讶万端,心叹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雾茫茫忍不住将手又抱紧了一点儿,落在她背后的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心,意在安慰。

    可是这不够,完全不够,雾茫茫恨不能将自己整个人都揉进路随的胸膛里,想让他抱紧自己,可是嘴巴就像被糊住了一样,怎么也打不开。

    路随亲了亲雾茫茫的头发,想起刚才她就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站在他的面前,一动也不敢动。

    那么渴望,却又胆怯。

    他轻轻抬了抬手,她就扑了过来。

    原谅她当然很难受,可是不原谅则更难受一千倍一万倍。

    而他何苦跟个小姑娘较真儿。

    路随收紧了手臂的力道,雾茫茫的眼泪扑簌簌就掉了下来。

    只不过爱情再热烈,也挡不住太久寒冬凌晨的冷风,路随伸手去推雾茫茫,雾茫茫就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立即抱得更紧,就像八爪鱼一样黏在他身上。

    路随无奈,又伸手去掰雾茫茫环在他腰上的手。

    如是再三,雾茫茫最终才松开了手。

    两个人之间终于空出了距离,让路随可以看到雾茫茫的脸了。

    雾茫茫则失魂落魄地再次伸出双手,去拉路随的手,将他的手紧紧扣在两只手的手心里。

    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恐慌得像失去了所有橡子而无法过冬的松鼠,她的爪子这会儿则正抓着她最后的一颗粮食。

    路随心里的情绪一闪而过,“你的卡落在路宅了,我给你送过来。”

    雾茫茫的眼睛快速地眨了几下,眼泪几乎封冻住她的眼睛,可是她的手还是舍不得松开,只是呆呆地应了一声,“哦”。

    没有反驳、没有挽留,只是愣愣的傻傻的看着路随。

    路随的心有些痛,眼前这个孩子已经不会伸手要东西了,哪怕再渴望,也不敢再说出口了。

    真正快乐幸福的孩子,则会在想要某样东西的时候,直接开口拿要,平时你可能留意不到,但其实这真的是一项很宝贵的品质。

    而雾茫茫这种孩子呢?在经历无数的拒绝、漠视之后早已领悟了残酷的事实。

    她把她每一分应得的爱,都看成了是别人的施舍。

    而面对这些施舍,她总是感激淋涕。

    得到了会特别的满足和幸福,而得不到她也已经学会了不去抱怨、不去憎恨,只会想一定是她自己不够好,所以得不到幸福。

    路随心里爱着这样的雾茫茫,却又恨着这样的雾茫茫。

    他从大衣口袋里拿出雾茫茫的卡递给她,“我走了,你保重。”

    雾茫茫的眼泪早已经像暴雨一样倾盆了,她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路随点头,一直点头。

    她的手还是不肯松开路随的手,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将手抽出去。

    路随坐上车,点燃发动机,侧头看向窗外的雾茫茫,雾茫茫机械地朝他摆了摆手道别,甚至还想扯出一丝笑容以粉饰太平。

    前提是,如果她的眼泪没有流得那么狠那么凶的话。

    而路随总算是认清了一个事实,指望雾茫茫来追求他,大概真的是要等太阳从西边升起的那一天了。

    路随熄灭了发动机,打开车门走出去,又大力地关上车门,发出一声巨响,吓得雾茫茫不知所措。

    “过来。”路随站在车头边上对着雾茫茫道。

    雾茫茫错愕地看着他,乖乖地挪动了一下脚步。

    大概是嫌弃她走得太慢,路随大步往雾茫茫这边走了几步,“过来。”

    雾茫茫站在离路随一臂之遥的距离上,抬头看着他的眼睛。

    “抱我。”路随张开双臂。

    雾茫茫迟疑着缓慢地靠近,将脸再次贴在路随的胸膛上。

    路随环抱着雾茫茫,深呼吸了好几口才能开口道:“你到底得有多蠢,才会以为我会在这里等了两个小时,就为了给你送一张卡?”

    雾茫茫没说话,其实她也没那么蠢的,可刚才就是没回过神来。

    狭窄的车厢内就像另一个世界,温暖、甜蜜、安全。

    雾茫茫紧紧搂着路随的腰,嘴角一直微微翘着,舍不得开口说话,也生怕自己会说错话。

    路随也没开口,只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雾茫茫的背脊。

    雾茫茫这会儿机灵劲儿总算回来了一点儿,路随已经走出了最艰难的一步了,他还在等着她跪下唱征服呢。

    雾茫茫轻声道:“刚才我还以为是阿树在抽烟呢。”

    路随嗤笑一声,“这么丢脸的事情,我会蠢得再找一个人来当观众,看我笑话吗?”

    被一个女人连着甩了两次,还要腆着脸回来找她,路随想起来也是给自己跪了。

    “不是,我只是觉得心疼。”雾茫茫忏愧道。任何情况下,路随从来不拿身体来自虐的,他曾说过吸烟就是慢性自杀,可见他心里得有多难受才会抽烟啊。

    “哦,你也会心疼我吗?”路随不冷不热地嘲讽道。

    雾茫茫知道路随肯定要发气的,可是她怎么听就怎么觉得甜蜜,抿嘴笑着不说话。

    路随看见雾茫茫这样就来气,将头撇到了一边。

    “你怎么这时候会来这里?”雾茫茫轻轻搂住路随的脖子,小心翼翼地问。

    “因为我听到一个消息,害怕某个蠢货会想不开。别人或许不在乎,可某个蠢货却是我最宝贝的人。”路随一边说一边将雾茫茫挂在他脖子上的手扯下来。

    “我再说一遍,对你,我从来没想过放手。”

    雾茫茫感动得不要不要的,这会儿路随就是让她从山上跳下去,她估计都不会有半分迟疑。

    路随扯她的手,她就耍赖地抱得更紧,然后抵着路随的额头轻声道:“我没有想不开。”

    “哦,能耐了。”路随讥讽地回了一句。

    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说,可眼下雾茫茫却又说不出任何话。

    任何解释此刻都成了多余,雾茫茫靠在路随的胸膛问,“我们这就算是和好了吗?”

    “怎么?你还等着我跪着给你唱征服,求你原谅我吗?”路随问,嘲讽之气简直就是从鼻子里喷出来的。

    雾茫茫自然是不敢的,要跪着唱征服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不过,要让我给你下跪也不是不行的。”路随又添了一句,差点儿没把雾茫茫给吓尿。

    雾茫茫不敢置信地坐直身体看向路随,她没有误解他的意思吧。

    黑暗里,路随的眼睛亮得让人心悸,雾茫茫没说话,虽然毫无准备,但是现在再给她一千个胆子,她也不敢说“no”了。

    什么恐婚、什么不婚都见鬼去吧,先讨好了路boss再说。

    雾茫茫伸出左手,举在半空,欣赏了小片刻,觉得她无名指很修长,戴戒指应该很好看。

    路随却没有摸出雾茫茫想象中的戒指,淡淡道:“给你一个月的考虑时间吧,你还可以后悔。我可经不起新娘子在结婚典礼上逃跑这种事情。”

    曾经某人因为在婚礼上被悔婚了两次,现在都还是笑谈,路随可不想当那种蠢货。

    “我不会悔婚的,我发誓。”雾茫茫立即举起了右手。

    “你还是考虑考虑吧。”路随道。

    “我真的不会后悔的。”雾茫茫焦急地保证道。

    “呃,我没想到你会答应,所以戒指还没订呢。”路随道。

    所以这不算是求婚,而是玩笑咯?

    雾茫茫有些郁闷,讪讪地收回了手。

    晚上,路随拒绝了雾茫茫想跟他回路宅的请求。当然雾茫茫并没有明确提出这个要求,但是她的眷恋的小眼神已经彻底泄露了她的心思,不过路随没有搭理她,只是将她送到家门口,然后替她按响了门铃。

    早晨雾茫茫脚步轻快地飘下了楼,柳女士正在勒令雾蛋蛋把水煮蛋吃下去,看到雾茫茫时,狐疑地打量了好几次,最后道:“你怎么了?”

    雾茫茫茫然地看着柳女士,“我没怎么啊,我很好。”

    柳女士眯了眯眼睛,“就是太好了我才问你的。”

    雾茫茫抿嘴笑了笑,没回答柳女士的话。

    “听说程越回来了,你这是又和他好上了?”柳女士鼻子哼着气地道。

    背对着柳乐维正从冰箱里拿牛奶的雾茫茫动作僵了僵,转身道:“没有,他走了。”

    柳乐维没说话,要说她看不出这些年来雾茫茫的挣扎,肯定是假话,只是有些时候抹不下那个脸来说,再说柳乐维也压根儿就没看好过程越。

    “那你高兴个什么劲儿?”柳乐维补充了一句道。

    雾茫茫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指,回过头道:“我没有高兴什么啊。”

    人的心态真是变化特别快,雾茫茫已经很多年没想过自己将来有一天会结婚了,可眼下她却好像恨嫁得不得了了。

    这大概就是俗称的“作”吧。

    雾茫茫现在的状态是典型的“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昨天晚上他们虽然算是和好了,但是路随那姿态都快上天了,雾茫茫现在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路随回到路宅时,雾茫茫得到消息,早已恭恭敬敬地站在门边等待boss回宫了。

    话说路随在雾茫茫这儿可还从没得到过这种待遇,所以他看了雾茫茫一眼道:“坚持不了一辈子的事,就别在这儿来卖蠢萌了。”

    雾茫茫的脸被打得啪啪的响,讨好一个什么都看穿了的人真的很难。

    不过路先生真的很有进步,连“蠢萌”这么网络的词语居然都会了。

    雾茫茫一路跟着路随上楼,等他进了房间,就先他一步跑进浴室,“我帮你放热水泡澡吧?”

    路随不动,眼神在雾茫茫故意勒出的胸线和修长的腿上浏览了片刻,然后道:“没什么兴趣。”

    看起来,雾茫茫床头打架床尾和这一招直接就miss了。

    路随现在就是块圆润的石头,雾茫茫完全找不到下嘴的地儿。

    “那我们谈谈吧,好不好?”雾茫茫现在勇敢了,以前她会像乌龟一样龟缩在龟壳里,以为不问不看,就可以当一切都没发生过,但路随显然不会给她这种机会的。

    “你说。”路随应了一句,然后走到衣橱边上,一颗一颗解着衬衣纽扣换衣服。

    雾茫茫的思绪被路随的动作给打了岔,她已经很久没有摸过他的腹肌了,这会儿看着就有些口舌发干,一如当初路随看着雾茫茫从海里上来,浑身湿漉漉时的感觉。

    而当时雾茫茫肚脐上的钻石脐环闪烁着璀璨的光芒,正好聚焦他的视线。

    路随没有听到雾茫茫开口说话,一侧头就扫到了雾茫茫痴热的视线,他停下手里的动作,抓了t恤进了浴室,再出来时就已经穿得整整齐齐了。

    “不是有话说吗?”路随在雾茫茫的对面坐下。

    其实雾茫茫真没什么要说的,只是她觉得路随应该会有很多问题问她,她现在就像个等待面试的职员,正绞尽脑汁地推测考官的问题。

    “你有什么要问我的吗?”雾茫茫问。

    路随站起身,“我没什么要问你的,下去吃饭吧。”

    雾茫茫看着路随的背影愣了愣,然后心灵福至地扑过去从背后抱住路随的腰,“你气不过是因为圣诞晚宴我没有去对不对?”

    在路随看来,那是她选择了程越,而在雾茫茫看来,即使没有程越,当时她也不会去的。

    但是现在回想起来,雾茫茫觉得时光倒流的话,她就是爬也要爬去。

    人人都是事后诸葛亮啊,你说当初她那么矫情、那么作究竟是为什么啊?

    路随转过身,把雾茫茫的脸捧起来,仔细端详了一番,“哦,原来你智商还是超过了80的啊。”

    雾茫茫很努力地克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

    她将路随拉回来,两个人一起坐到沙发上。

    既然搞清楚了路先生心里的症结在哪里,雾茫茫是一定要解释清楚的。

    雾茫茫太明白路随这个人了,虽然结果已经被他掌控了,但是过程要是理不清楚,他收拾起自己来,那手段可是一套一套的。

    昨晚她那么伤心,路随还跟她玩了一手“我是来送卡”的游戏呢。

    现在回忆起来,当时还真是蠢到死了,雾茫茫又事后诸葛了一把。

    雾茫茫拉着路随的手正色道:“那天圣诞晚宴我没去,不是因为程越的关系。即使他没回来,我也不会去的。”

    路随默默地抽回手,雾茫茫一把又握了上去。

    这件事昨天晚上之所以没有拿出来掰,是因为昨晚定下的基调是甜蜜的原谅,今天则是在确定和好的基础上来解决心结的。

    “我一直害怕配不上你,怕我们终将有一天会分开。”雾茫茫看着路随的眼睛轻声剖析自己。

    这句话说得简单,但说出来却万分不易。

    “那现在呢?”路随问。

    雾茫茫想了想才道:“依然害怕得不得了。”

    “但是,我觉得你会一路牵着我的手的。”雾茫茫道,她的眼睛像寒夜里的星辰,瞳孔里印着路随的模样,是那样璀璨。

    路随回握住雾茫茫的手指,两个人的手渐渐地紧紧十指交扣。

    “那么如果有一天我放开你的手呢?”路随问。

    嘴里说着这样的话,手指的力道却渐渐加重,雾茫茫差点儿没被路随将手捏碎了,她疼得轻哼了一声,路随才又放松了一点儿力道。

    “你会跪着来求我回去吗?”路随抵着雾茫茫的额头道。

    这句话无疑会活生生撕裂雾茫茫的伤口,但是因为有的人打从心底介意这件事。

    深爱的人,没有办法不去比较的,为了他就可以那样那样,而对自己,雾茫茫倒是干净利落得可怕。只是想着这一点儿,就能叫路随掐断雾茫茫的脖子。

    雾茫茫焦躁地挠了挠后脑勺,她要怎么跟路随解释,她当时是觉得已经生无可恋,只但愿你好他好大家都好,她自己则孤零零地去墙角默默地舔伤口,然后一辈子都不会再喜欢任何一个人了呢?

    这种话现在说出来超级尴尬的,因为她也觉得自己当时是智商欠费了,脑子怎么就没转过弯来呢?

    后来某一次嘿嘿之后的闲聊中,雾茫茫无意中漏了口风,被路随的话狠狠地糊了一脸。

    当时路随道:“你当我傻吗?你跟程越分手的时候,是不是也觉得生无可恋,再也不会喜欢任何人了?那现在呢?”

    雾茫茫直接就风中凌乱了,好像路随说的是事实诶,太打脸了。

    “所以我会那么傻,再给你和别人谈恋爱的机会吗?”路随又问。

    好了言归正传,反正此时此刻雾茫茫没有那样回答路随,她心里来来回回打了好几次腹稿,其实都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可是面对路随,总是要思之再三去回答,不然很容易自己挖坑自己埋。

    雾茫茫道:“不会。在程越身上我已经学会了,爱不是跪地求饶就能得到施舍的。”

    路随又要抽手,雾茫茫心里大声哀嚎,能不能不要这么傲娇小公举啊路先生?但是雾茫茫这会儿一点儿脸色都不能甩的,还得继续在情话小能手的路上奔波。

    “于你,我心里想的是,即使你不要我了,我也一定要好好的,我不想有一天你回过头去看我,心里会想,当初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人呢?真是有眼无珠。我就想着,不能让你有任何心理负担,我不会要死要活的,只会祝福你幸福。”

    路随冷笑一声,“谢谢,不过你放心,我不爱一个人,转身离开的时候,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的,你要死要活,我都不会内疚。所以,你不用那么为我着想的,你说的这些都是废话,都不如你跪着回来求我别离开来得实际。”

    雾茫茫正色道:“我再也不会跪着去爱一个人,我想唯一能让我跪着求你回来的也只有一种情况。”

    雾茫茫这是把昨晚路随对她说的话又抛回去给了路随。

    路随想了想,“那你千万不要那么做。”

    雾茫茫嘟了嘟嘴,有些失落,她觉得自己还得再接再厉,所以继续拉着路随的手诉衷肠,“不管怎么说吧,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已经成熟了,我想的是,真正成熟的爱只会令人变得更好,不然我们怎么会那么期盼爱呢,对不对?”

    说实话,雾茫茫的表达有些拙劣。

    她其实就是想说,因为爱他,所以她已经变得更好了,她不会再生病了,她会努力去做那个配得上他的人的。

    战胜恐惧的方法其实有两种,无所恐惧只是其中消极的哪一种,因为怕失去,所以干脆不获得。

    这是弱者的爱。

    而另一种则是,让任何人都无法夺走你所爱的人或者物,为之而奋斗,即使粉身碎骨,也不会退缩。

    这才是勇者的爱。

    路随淡淡地笑了笑,也不知道他被情话小能手雾茫茫小姐给说服了没有。

    “你是不是还在怪我?”雾茫茫问。

    路随揉了揉雾茫茫的脑袋道:“我没有怪过你,因为你从来没有遇到过好的榜样。”

    雾茫茫静静地看着路随的脸,然后道:“现在有你了。”

    路随略带倨傲地道:“那你可得好好学着点儿。”

    话既然已经摊开来了,路随也就没有再矫情,其实他是真没有弄懂雾茫茫当时的心态,在他眼里,雾茫茫的选择真的是无比糟糕,无比愚蠢,所谓的损人不利己,说的就是她这种人。

    “你昨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是因为程越又离开你了吗?”路随问。

    “当然不是。”雾茫茫道,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是她竟然会觉得那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何其讽刺,那曾经是她最深爱的人了,与其说雾茫茫是被程越打击了,还不如说她是被这个残酷的事实给打击了,然后在套用在路随身上,她就受不了了。

    完全不能想象,有一天路随会觉得看不见她会是一种松了一口大气的感觉。

    “那么是什么事情让你觉得圣诞晚宴你没有出席,就意味着我们要分手?还是说你本来就打定主要要和程越复合了?”路随问。

    “呃……”雾茫茫愕然,难道分手不是路随暗示她的吗?

    但是这种话现在雾茫茫真的没有胆子说。

    她立即就乖乖地把所有愚蠢的错误都揽在了自己身上,“我从没想过要和程越复合。程越说我就是一只脆弱的瓷器,一只破碎的瓷器,不管她曾经多么珍贵,即使修复好了,也是瑕疵品,再也没有珍贵而言。我只是觉得你值得有属于自己的那尊完美的瓷器。”

    雾茫茫把她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明确了,路随掏了掏耳朵,皱了皱眉头道:“我听到的是正常人会说的话吗?你这是演戏的瘾又犯了吧?所以文青得这么酸。”

    雾茫茫生气地瞪着路随,她是真的那样想的好吗,虽然是有点儿蠢,但是也不能这样打击人啊。

    “雾茫茫,别把生活过得跟戏剧一样,你要是老老实实地脚踏实地的做人,就该知道人不是瓷器,并不是爱过一个人之后,就再也没有资格爱其他人。”路随道:“按照你的逻辑推论,我上过其他女人,是不是就该挥剑自宫,因为我也不完美了,也有了瑕疵了。”

    “当然不是!”雾茫茫直接就举手投降了,“我从来没有介意过。”

    她那是标准的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哦,所以你不介意我曾经有过女朋友的事实对吧?也不介意赵新韵存在过是吧?”路随问。

    雾茫茫真的要哭了,为什么曾经花天酒地,曾经在分手的时候很快就找了新女朋友的路随,反过头来还成了受害者,好像她雾茫茫才是那个穷凶极恶的人。

    “我是介意的。”雾茫茫说出来之后又觉得有点儿不对,她可不是在暗示路随要挥刀自宫,“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明不明白?”

    “我明白,你就是吃饱了撑的。”路随替雾茫茫总结了一句。

    雾茫茫只能尴尬地点点头。

    “还有,我没觉得你是一尊瓷器。如果你非要把自己物质化的话,你为什么不能把自己想成是一张白纸。一开始有人画了一笔,停下了,又有人画了一笔,又离开了,这是你人生的宝贵经历,白纸的价值可不会太高。然后你最终就遇到了我,我把前面所有人画的东西统筹布局之后,完成了最终的画作。”路随道。

    “你知道上一次慈善拍卖,我画的一幅画拍出了多少钱吗?”路随问雾茫茫。

    雾茫茫点点头,很昂贵的,虽然大家应该是冲着路随这张名片去的,但是他画的那副山水画其实真还不错,有大家风范。

    “所以,你得对自己有信心,你也算是跻身名画的行列了,至少价值上如此。”路随拍了拍雾茫茫的小脸。

    然后路随像突然想起什么事情来了,又捏了捏雾茫茫的脸蛋道:“程越说你是一尊瓷器,所以你上大学就选了主攻瓷器修复,那我现在把你比喻成一幅画,你是不是应该考虑转修国画?”

    雾茫茫眨巴眨巴眼睛,觉得路随是在跟她开玩笑,但他的表情又异常认真,这人是跟程越较上劲儿了吧?

    雾茫茫道:“我会考虑的。”

    “不如我给你请个国画老师,陶冶一下你的情操好不好?”路随问。

    “当然好。”雾茫茫笑得都快哭了。

    “那我们现在来总结一下,你觉得你是一尊破碎的瓷器,所以配不上我,宁愿自己在一旁像一堆废片一样过一辈子对吗?”路随道。

    雾茫茫又眨了眨眼睛,怎么听路随这样表达出来,她当初觉得特别说得通的理由和特别正确的决定现在看起来怎么就那么滑稽呢?

    雾茫茫不由得为自己辩解了一下,“也不是,我当时还担心,自己会不可避免地拿你去和程越比较,有程越的阴影在,我们迟早会分手的。”

    猜忌、嫉妒纷至沓来,再深厚的感情也经不起消耗的。

    路随挑了挑眉,将雾茫茫从沙发上拉起来,和他面对面站着,然后路随退后了三米,站在雾茫茫的对面,摊开双手道:“你看看我,程越像是能给我造成阴影的人吗?”

    雾茫茫摇了摇头。

    “那再看看我,我身上会什么地方比不上他吗?”

    太自恋了!

    雾茫茫又摇了摇头。

    “所以,你的理由不成立。”路随总结道。

    雾茫茫捂住脸,已经被打击得说不出任何话来了。

    路随走过去搂住雾茫茫道:“谈完了有什么感想?”

    感想特别复杂,雾茫茫心想。

    她当时是真的真的觉得自己特别对的,而且还有一种大无畏的自我牺牲的精神,可是今天所有的一切到了路随嘴里,被他一条一条的否决后,就完全成了奇葩说了。

    “有没有自己特别蠢的感觉?”路随问。

    雾茫茫白了路随一眼,还是不甘地点了点头。

    路随笑了笑,亲了亲雾茫茫的唇角,“那就好,人有自知之明还不算可怕。”

    “好了,现在去给我放水洗澡吧。”路随道。

    “可是已经要吃晚饭了。”雾茫茫还没回过神来。

    “但是我现在想先洗澡。”路随的手掌在雾茫茫的背脊上上下抚摸了一下。

    这就是有兴趣咯?

    雾茫茫其实还沉浸在体无完肤的打击中,没醒神,兴趣实在不大,可是又不敢反抗,只好转身去了浴室。

    然后她就听见路随在她身后说,“茫茫,送你最后一句话,既然知道自己蠢,以后就不要再自己做任何决定了,懂?”

    雾茫茫想了想,半天才回应了一句,“你以后不要帮我玩游戏了。”她讨厌会说网络语言的路先生。

    懂你妹啊!

    一个澡洗了两个小时,游戏里猖狂的npc*oss总是爱说,“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啊”,然后就是一顿狂轰滥炸。

    雾茫茫的血条眼见着嗖嗖嗖就往下衰减,最后蜷缩在床上,享受了一下被路先生喂食的甜蜜感觉。

    可惜这还不是否极泰来的时候。

    开学前两天,雾茫茫就被一封措手不及的电邮逼得差点儿要上吊。

    路随从浴室走出来,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看着脸色苍白的雾茫茫,“怎么了?”

    雾茫茫立即摇了摇头,然后站起身道:“我帮你擦头发。”

    她温柔又耐心地帮路随擦了头发,还顺带给他按摩了肩膀。

    路随眯了眯眼睛,并没有戳破雾茫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行为。

    不过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路随很快就将那封电邮扔到了雾茫茫的面前。

    “这是什么?”路随问。

    雾茫茫特别怂,她连指责路随侵犯她*都不敢,这人肯定是又偷偷上她游戏账号,顺便看到了她的邮箱的。

    这会儿雾茫茫正急着给自己做“无辜”辩解,“我申请这个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我们会复合的。我就怕留在a大,继续和程越扯不清楚,所以才拜托了程教授把我推荐到这个项目组去挖土(考古)的。”

    路随压根儿就没理会雾茫茫的辩解,直言道:“我只看结果。”

    “这次大小姐是准备走几个月啊?三个月?半年?还是一年?等你回来的时候,要不要我发张请帖给你,请你来参加我的婚礼,或者请你来参加我儿子的百日宴?”路随嘲讽模式全开。

    这件事自然又是闹得不欢而散,哪怕雾茫茫使尽全身解数,也没办法逗得路先生开怀,每天晚上九点钟的固定娱乐节目都已经停播三天了。

    当然雾茫茫是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事业的,不过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现在又是敏感时期,手指上连戒指都还没混上呢,如果她真走了,回来还真不定就能收到路随的婚宴请帖。

    雾茫茫打算先把路先生哄到手里再说,事业嘛,她也不会放弃的。

    雾茫茫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之后,趁着路先生去上班则直飞了a城。

    明明是自己主动申请去的项目,还请求程教授托了人情才被录取的,这时候再去说自己不能去了,想想就觉得尴尬要死。

    雾茫茫坐在程教授面前,很艰难地撒了个谎道:“对不起啊,程老师,我是因为要结婚了,所以这个项目可能没办法参加了。”

    程教授看着雾茫茫笑了笑,“知道,可以理解。你们现在这些女孩子动不动就在喊什么剩女,我自然也不能让自己的学生混成了剩女。不过咱们先说好,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要是可以,雾茫茫真想跳上去亲一亲眼前这个和蔼可亲的老头子,“谢谢你,程教授。”雾茫茫激动得都手舞足蹈了。

    解决了这桩棘手的事情后,雾茫茫几乎是蹦蹦跳跳地去到路氏找路随的。

    彭泽压根儿就没敢阻拦这位女友力爆棚的未来老板娘,只是心底微微感叹,这位也太会折腾人了,难道以后她去哪里工作,他们路氏就要在哪里建立临时总部不成?

    雾茫茫溜进路随办公室的时候,喜滋滋地扑到他怀里道:“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路随的视线很自然地扫向了雾茫茫的小腹。

    雾茫茫赶紧捂住肚子,“不是怀孕。”

    然后路随就表现出了一种“你能有什么好消息”的无视态度。

    “我跟程教授说了,这次的项目我去不了了,他也同意了。”雾茫茫兴奋得自己先给自己鼓了鼓掌,“是不是很surprise?”

    路随的脸上这回终于带出了一点儿笑容,“你怎么跟他解释的?”

    雾茫茫耸耸肩,“我就说我男朋友不喜欢我出那么长的差,程教授表示理解,然后就同意啦。”

    路随这回可是笑出声了,他将雾茫茫往上一提溜,让她坐在了办公桌上,路随双手撑在雾茫茫的身侧,将她圈在怀里道:“说吧,你请的是流产假,还是……”

    雾茫茫故作惊愕地长大了嘴巴,“流产假?太搞笑了吧,这么蹩脚的借口我怎么可能会用。”

    路随挑了挑眉毛,“我听到你在电话里问你朋友,可不可以帮你开证明了。”

    雾茫茫立即就蔫吧儿了,“我没用那个借口。”流产这名声也太不好听了。

    “那你用的什么理由?”路随问,“说出来我听听,看你吃了这么久的核桃长脑子没有。”

    雾茫茫被逼得没有办法了,才嘟囔了一句,“我请的是婚假。”

    头顶传来路随的大笑,雾茫茫只觉得浑身都尴尬得起火了,羞愧难当。

    “那我们最好手脚快点儿,别让你们程教授以为你在撒谎。”路随道。

    这当然不算是求婚,求婚可是女人一辈子当中最浪漫的时刻,雾茫茫坚决要保留被求婚这个权利。

    不过既然路随和雾茫茫决定结婚后,亲朋好友处自然要告知。

    路琳得知消息时,倒是没有惊讶,只是对着雾茫茫感叹了一句,“你们这恋爱谈得够一波三折的啊,这都分手多少回了?逼得路随又是抽烟又是喝酒的,跟个颓废少年一样,你们这回是怎么和好的?谁求谁回来的啊?”

    路琳真的特别八卦。

    人甜蜜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和全世界的人分享,雾茫茫也不例外,她本来就有喜欢炫耀的本性,现在为了保持路太太的低调,她的微博已经彻底没更新了,所以就只能在现实里分享甜蜜。

    雾茫茫把前因后果一股脑儿地跟路琳分享了一番,路琳只摇着头感叹了一句话。

    “妹纸,我觉得你还是太甜了。”

    路琳偷眼瞥了一下站在不远处正和姑丈聊天的路随,悄悄地把雾茫茫拉到了阳台上。

    “你有没有想过,你初恋为什么那么巧正好出现在路氏大厦里?”路琳问“甜妹纸”雾茫茫。

    雾茫茫想过这个问题的,但是她没敢去问路随。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那位小情人应该是接到了路氏投过去的橄榄枝,条件一点开得特别好,你那位小情人又正好想回城,两边一拍即合,才有了你们那一幕。”路琳拍了拍雾茫茫的肩膀道:“你放心吧,就算你那天没去路氏,路随也一定会找机会让你见到你的小情人的。”

    雾茫茫不说话,她不想去怀疑路随。

    路琳却是越推测越来劲儿,“再说了,你看看你们现在这结果,你是不是已经死死地被路随拽在了手心里了?”

    “我告诉你,路随最大的本事是什么,那就是他把你卖了,你最后还得倒过来对他感激淋涕,恨不能给他一天点三炷香,祈祷他万事如意。”

    “你这孩子,这是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呢。”路琳感叹道,她这辈子不知道被路随坑过多少回了,现在才算是学得聪明了一点儿。

    “不是的,路随为什么要把程越找回来,他没有动机啊。”雾茫茫道。

    路琳把雾茫茫拉到外面坐下,“来,姐姐给你分析分析。”

    “你说程越回来的时候,路随对你突然就冷淡了起来对不对?”路琳问。

    雾茫茫点了点头。

    路琳叹了一口气,“你傻不傻啊?你现在要是没和路随和好,我还能信这件事跟他没关系。可你看看你们现在的情况,摆明了路随是绝对不会放手的。他那么聪明的人,在知道你初恋回来的时候,按常理正该更加温柔体贴的对你,浩然你心生内疚,不敢跟他提分手,对不对?”

    雾茫茫没说话。

    “还是你觉得路随真是那种会被嫉妒冲昏头脑,尖酸刻薄地把你往外推,推给你小情人的傻x?”

    雾茫茫摇摇头。

    “这就对了。你就是一只风筝,线都在路随手里拽着呢。我敢拿我项上人头打赌,路随是故意冷淡你,误导你,把你推到你小情人身边的。”路琳信誓旦旦地道。

    “这不可能。”雾茫茫只觉得骨头冷,“他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路琳看着雾茫茫不说话,很快雾茫茫就领悟了路琳的观点。

    路琳看见雾茫茫脸上出现恍然大悟的神情,这才继续道:“你惦记了快十年的小情人回来了,你要是不跟他处上一段时间,是不是会终生惦记?他就是你的白月光、红玫瑰。”

    “你跟你小情人相处了多久?是不是回过头来觉得也就那么回事儿,当年闻起来特别香的烤红薯,吃起来其实并不那么好吃。”路琳紧接着继续追问。

    是有那么点儿感觉的。

    “那我问你,你现在心里还想着你的小情人吗?”路琳问。

    雾茫茫又摇了摇头,她已经彻底放下了。

    路琳摊摊手,“你看,路随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吧。而且他露出了最大的一个破绽对不对?你自己也清楚是不是?”

    雾茫茫想了想,这才沉重地点了点头。

    “你小情人前脚刚走,后脚他就出现在你家门口,这是不是太巧合了?”路琳问。

    “对啊,所以我才觉得这和路随没关系,他没那么蠢的。”雾茫茫还在帮路随辩解。

    “呵。”路琳叹息,“真是个小姑娘。路随的占有欲多强啊,他根本无法忍受你心里这么多年来一直藏着另一人的事实。正如同,他也没办法忍受你和你的小情人再次共度情人节,你懂不懂?”

    路随可没那么大方。

    “不信你就去查,你的小情人一定是被路随逼走的。而且我敢说,路随敢让他回来,一定是早就收集好了你那小情人的把柄,挖了一个大坑等着他跳进来呢。”路琳怒其不争地道:“就你们这对傻白甜,一直当他是受害者呢。”

    路琳这段话可是说错了,程越可不是傻白甜。

    只是路随以有心算无心,程越的生命里还有比雾茫茫更重要的人和事情,他放手了第一次,第二次也就不那么艰难了。

    去机场的时候,程越不甘心地给路随打了最后一个电话,“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我和茫茫有六年的感情,你永远也无法抹去,无法逾越。”

    “没关系,我和她会有六十年的感情,你就不要惦记了。”路随道。

    “你实在太卑鄙了。”程越骂道。

    程越的话对路随毫无影响,“我跟你不一样,于她,我是绝不会选择放手的,哪怕要一起下地狱都可以。”

    而选择放弃的人,又有什么资格来充当圣母。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现在兜兜转转不是和以前一样吗。程越不回来,我和路随就不会分手,也不会多出这么多事情出来。”雾茫茫道。

    那是因为路随欺骗了雾茫茫。

    那么深爱,以路随霸道的性子怎么可能不介意程越的存在,而且雾茫茫的精神状态也一直是个□□。

    如果雾茫茫这辈子遇到的是其他人,他们可能不会有路随的自信,也不会有路随的疯狂。

    于路随而言,他必须要赌一次。

    解铃还须系铃人。

    你看现在多好,雾茫茫脑子也清醒了,程越的影响力也消失了,雾茫茫也不恐婚了,而路随在雾茫茫心里的绝对权威也树立了。

    谁才是最大的赢家?

    路琳看着雾茫茫回了一句,“路随,他就是个狂妄的疯子。”

    于路随而言,他的爱是绝不放手。

    于雾茫茫而言,她的爱是请对方一直拉着她的手。

    这两个人应该都称不上正常,所以正常人看到他们这样的人,请一定一定赶紧远离。

    但幸运的是,这个世界上,不管你有多优秀,也不管你多糟糕,冥冥中自有那么一个人,完美的契合你。

    而这两个完美契合的人,也祝福他们再也不要出来祸害别人。

    (完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