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83|Chapter 83



    雾茫茫跟着路随去的地方是学校的教室宿舍区,“这里面也有餐馆吗?”

    “是啊,路氏餐馆。”路随道,领着雾茫茫上了六楼。

    雾茫茫叹息一声,她早就该想到的。

    六楼左右两套房子都被路随买了,中间打通成了一个两百平米左右的大房子,装修风格是雾茫茫钟情的文艺清新范儿,墙纸是花卉纹,显然不是路随喜欢的格调。

    “当初你说要来a大读研的时候我就让人准备了。”路随打开冰箱给雾茫茫拿了一罐牛奶。

    这姑娘养得细皮嫩肉,白得跟日光灯一样,牛奶可是功不可没。

    雾茫茫低着头喝了一口,心里舒服地喟叹了一声。

    她觉得自己被路随给养坏了,胃口给养刁钻了。

    路随替雾茫茫盛了鱼片粥,又动手给她做了个白灼菜心。

    “明天我出差,我让安妮过来给你送饭好不好?”路随道。

    “那我资本主义大小姐的帽子恐怕一辈子摘不下来了。”雾茫茫道:“不用你操心,食堂我都吃了大半年了,身体状况一切都很好,抵抗力增强了。”

    路随抿了抿嘴唇,克制住了想说的话,“那我把这里的钥匙留给你。”

    雾茫茫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又觉得自己太怂了,怕路随做什么,于是开口道:“你能不能别这样,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我拿你的钥匙干什么?”

    “我想着你们宿舍洗澡不方便嘛,浴室你有浴缸,你可以泡泡澡,浴盐是你喜欢的牌子,精油我替你选的天竺葵。”路随道。

    雾茫茫最讨厌路随这种“恶魔的诱惑”了,让她毫无招架之力,要说a大真是什么都好,唯一就是浴室太拥挤了,女生洗澡又慢,每次排队都要等很久,这让雾茫茫每天都要浪费很多时间。

    雾茫茫挣扎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摊开了手掌,任由路随将钥匙放到她掌心里。

    “你既然早知道,怎么不早给我钥匙?”雾茫茫现在开始倒打一耙了。

    路随点了点她的鼻尖道:“我不走,给你钥匙,你肯收吗?”

    的确是不肯收的。

    雾茫茫嘴硬地道:“那你最好多走几天。”

    好像是一言成谶,路随这一走就是半个月,雾茫茫心里倒是没什么,而曾茹绫和戴婷婷这一对儿先后被郭雪峰和路随惯坏了的人倒是成天唉声叹息早晨要自己买早饭了。

    “茫茫,最近怎么没看到路先生了啊?”曾茹绫

    “大概是被我作走了。”雾茫茫站起身拍拍曾茹绫的肩,“没事儿,等我过几天再给你们找一个送早饭的。”

    “欸,我跟你说认真的呢。”曾茹绫一把拉住雾茫茫,“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我不知道。”雾茫茫是的确不知道,她感情这条路一向是走得浑浑噩噩的。

    “我跟你说,路先生那样的人分分钟都有人在惦记,我说你端得也够久了,人家不在你适当的打个电话关心一下,保准儿他明天就来了。你这边一点儿暖意都不给,就是世纪大暖男也得被你冻成冰棍不可。”

    雾茫茫笑道:“是,我的恋爱狗头军师。可是我跟他的问题不是喜欢不喜欢,而是相处得来还是不来,我去实验了,晚上不用等我吃饭,约了我师兄聊论文的事儿。”

    雾茫茫的导师就是那传说中的牛人,像她这样的研究生,论文通常都是由博士生在指导,雾茫茫情况虽然好一点儿,毕竟有她小舅舅的关系在里面,但论文指导工作她的导师依然不会太有时间。

    晚上雾茫茫请她苏师兄吃火锅,刚吃了一半就见路随从外面进来。

    “你怎么找到这儿的?”雾茫茫诧异地看着路随。

    “你室友我的。”路随看着雾茫茫对面的苏先军道:“这位就是苏师兄吧?”

    苏先军此时也站起了身,“是我。”

    路随朝他伸出手,“路随,不介意我坐下吧?”

    苏先军看了看路随又看了看雾茫茫就笑了起来,“不介意不介意。”

    服务员很有眼色地又上了一副碗筷。

    雾茫茫扫了路随一眼,这人待遇还真是不同。学校周边的火锅店是出了名儿的生意好、服务差,叫她们加点儿水,你扯出女高音的嗓子她们都未必听得见。

    这会儿上碗筷倒是快。

    雾茫茫跟路随在一起那么久,还从没见他吃过川味儿火锅,路先生是嫌弃它油腻,辛辣而伤胃。

    当初沈庭在麻辣烫那家店,筷子一下也没动也是这种原因,都是嫌火锅、麻辣烫格调太低,一堆人在一个锅里涮菜吃,不符合他们的卫生习惯。

    雾茫茫倒是特别喜欢吃火锅的热闹气氛,哪怕是一个人,看着红彤彤的锅里冒着白烟,就觉得热闹、舒服。

    吃在嘴里,整个肺腑都暖和了。

    雾茫茫看着路随挽起袖口,给他自己调了料,然后随意地夹了一片麻辣嫩牛肉在锅里涮。

    这一系列动作那真叫个一气呵成,雾茫茫都怀疑自己以前是不是误会路随了。

    不过他自己吃得不太多,倒是给雾茫茫烫了很多片牛肉,苏先军在旁边玩笑道:“现在男朋友是不是都得这样伺候女朋友啊?我得跟着路随学一学,回去讨好一下我女朋友。”

    说曹操曹操就到,苏先军刚提了他女朋友,就见白玲诗急匆匆地往火锅店里走,一边走一遍四处张望,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女同学,脸上的表情都怪怪的。

    “苏先军!”白玲诗一看到苏先军就大声喊了起来,一把推开挡在她面前的服务员气匆匆就走了过来。

    “你答应过我什么?”白玲诗走到苏先军面前吼了一句,“你不是说绝对不会单独跟她吃饭吗?”等白玲诗吼完这一句才看到背对着她坐着的路随。

    苏先军脸色一沉,“你说什么呢?雾师妹男朋友就坐在这儿呢。”

    白玲诗脸上立即浮现出了尴尬的神色,可是又抹不开面子,气呼呼地将头撇到一边。

    苏先军赶紧走了过去,搂住白玲诗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而焦急地解释。

    有一种美,叫做美得没有朋友。

    说的大概就是雾茫茫这种人。

    总之但凡有男朋友的女生,大概都不愿意让男朋友靠近她。

    雾茫茫的眼神和路随在空中对视,自觉从他眼里看出了这么一句话,“看吧?如果不是我解救你……”

    虽然雾茫茫不肯承认,但她这样做的确有些不对,昨天请苏先军修改论文,不过顺口说了一句感谢话,想请他吃饭,他也随口答应了下来。

    在雾茫茫看来这是极正常的事情,压根儿没考虑到苏先军女朋友的感受,也的确是她欠考虑了。

    雾茫茫站起身对白玲诗笑了笑,“师姐,一起坐吧。这两位是你同学?都坐吧,我让服务员把菜单拿过来。”

    既然雾茫茫给了梯子,又是误会一场,白玲诗和她的室友也都讪讪坐了下来。

    苏先军在白玲诗身后做了个大松一口气的表情,雾茫茫则笑着坐到了路随的身边。

    这顿饭吃得不尴不尬,雾茫茫的人生道路上又算长了个教训。

    而白玲诗那两位同学吃饭的时候一直拿眼睛偷瞄路随,路随自然是早已习惯各种瞩目和偷瞄的,而雾茫茫则是把傲娇小公举扮演得淋淋尽致的,自打她坐到路随身边之后,就再也没动手涮过菜,全是路随动的手。

    女人似乎天生就爱比较,当然其实男人也同样如此。

    爱情面前人人平等,总不能因为对方颜值高,所以恋爱的甜蜜度就更高吧?

    白玲诗是家中独女,家庭条件也很不错,从小娇生惯养,不说是小公主吧,但小姐脾气总还是有一点儿的,不然刚才也不会那么冲动地就要来“捉奸。”

    这会儿白玲诗看雾茫茫的男朋友,有钱有貌,有风度有教养,还这样温柔有心地自己不吃不喝也要照顾女朋友,只觉得这已经不是虐狗了,是连非热恋期的男女也一起虐啊。

    白玲诗甩了很多个冷眼给苏先军,苏先军都不为所动,他是北方人,私底下可以对媳妇儿毕恭毕敬,唯命是从,但是表面上是绝对不会做出有损大男人颜面的事情。

    至于路随,在苏先军心里,只觉得就是他们这种人把女人惯坏了,太不给男同胞争气了,害得自己还被女朋友怒瞪。

    而对于雾茫茫来说,路随和苏先军恰好相反,私下里路先生简直能把人给管似,让你有口难言,但是每次拿出来比男朋友的时候,他一定是稳稳取胜。

    这就是鱼与熊掌呐。

    吃完火锅,雾茫茫照例是撑着了。火锅这种东西,一群人坐在那儿聊天,嘴里就忍不住动,刚才路随已经阻止过雾茫茫了。

    可惜雾茫茫矫枉过正,嫌弃路随名不正言不顺还管得那么宽,结果一站起身就觉得肚子不舒服,手摸着胃,又不好意思跟路随讲,不然这人就是嘴上不说,心里肯定要骂她蠢的。

    “怎么在这里停车?”雾茫茫见路随将车停在路边出声问道。

    等路随走进公路对面的药店买了一盒消食片后,雾茫茫才知道自己那么点儿微表情根本就不可能瞒得过路随。

    “去荔枝园洗个澡吗?你全身上下都是火锅味儿。”路随道。

    雾茫茫这回没矫情地跟着路随对着干了,默默地点了点头。

    “你刚吃完东西别急着洗澡,先坐会儿吧。”路随对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去浴室的雾茫茫道。

    雾茫茫听了这话,心里没来由升起一股好笑的感觉,感叹自己幼稚得跟小孩子似的,可另一方面又觉得路随演老妈子怎么就那么像呢?

    “知道了。”雾茫茫回了路随一句,“我先去准备衣服。”

    既然是当初给她准备的爱巢,衣橱里自然有给雾茫茫准备的衣服,路随出差的时候,雾茫茫每天都过来洗澡,基本上什么情况都摸清楚了。

    衣橱里全是她喜欢牌子的当季新款,从鞋子到包包应有尽有,而且各种颜色俱全,两百平米的房子其中她的衣橱恐怕就占了不下八十平米。

    路随一如既往地将她的各种需求都考虑到了,甚至连女人每个月必不可少的面包都有准备,雾茫茫刚和路随分手那阵子,至少两、三个月之后才习惯了现在的生活。

    由奢入简难啊。

    雾茫茫将头放在沙发的扶手躺下,由着路随给她吹头发,雾茫茫自己都弄不明白怎么就和路随又走到一起了。

    或者叫半走到一起,可是看这架势,雾茫茫对自己实在没有太多的信心。

    因为这半个月她每天都会想起路随,想他什么时候才出差回来。

    雾茫茫也觉得自己很没用,人家路随就来送了几天早饭,都还不是给她吃的,她这就动摇了。

    雾茫茫不甘心地垂死挣扎,“路随,我是真的不能胜任路太太的角色,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浪费彼此的时间。”

    吹风的“呜呜”声大概掩盖了雾茫茫的声音,路随听了之后半天没有回应,一直到他关掉吹风。

    “据我所知我从未向你求过婚,你是不是想太多了?”路随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