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82|Chapter 82



    前尘往事浮现心头,入睡有点儿困难,雾茫茫开了微信刷朋友圈,龙秀娟又在显摆昨晚参加的慈善宴会,城中大腕儿齐聚,各界大佬纷纷慷慨解囊云云。

    路随以一千万的价格拍得现代著名雕塑家的新作《力量》,谁谁又拍得了某著名大牌导演的画作《向日葵》等等。

    介绍得真够详细的,龙秀娟现在可是比雾茫茫当年红得多的微博大v,因为她好像在不为人所见的上层阶级里为喜欢窥视的老百姓打开了一扇小小的窗户。

    雾茫茫按黑屏幕,心里想着明天终于不用看到路随了,看到他就压力山大。

    一大早依然有课,雾茫茫和曾茹绫还有同宿舍的戴婷婷一起刚下楼就看到了站在大楼对面的路随。

    路随手里提着几个麻黄色的纸袋子,走近一看,上面果然印着某著名快餐的图案,很多人喜欢在这家买早餐。

    “你昨天不是答应了不送早餐了吗?”雾茫茫指责地看着路随。

    说实话,郭雪峰送早餐的时候,雾茫茫一点儿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这件事换到路随身上,她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违和,这是明知道大灰狼在扮演小羊羔却无法戳穿他的感觉。

    “不是给你的。”路随将两个纸袋分别递给曾茹绫和戴婷婷。

    曾茹绫打开一看,“哇,是我喜欢的豆浆和油条,还有法风烧饼。谢谢啦,姐夫。”

    戴婷婷要文静和害羞一点儿,只是轻轻说了句“谢谢”。

    那人的手软,曾茹绫早餐到手之后直接就将戴婷婷给拽走了,“走啦,不当电灯泡了。”

    雾茫茫觉得曾茹绫真的是毫无节操,当初为了吃个早饭,让自己先不要答应郭雪峰的追求,现在又为了一份早餐,就把自己给卖了。

    雾茫茫看着路随手里剩下的那个纸袋子,扬扬眉不说话。

    “放心,我没有食言。这是我的早餐。”路随道。

    此时此刻,不食言好像比食言还可恶,雾茫茫觉得自己的胃有点儿痛了。

    “你怎么又过来了?你不是……”说到这儿雾茫茫赶紧住嘴,差点儿说漏了,显得她好像很关注路随的行踪似的。

    “昨天宴会结束时赶过来的。”路随笑道。

    雾茫茫看着路随眯了眯眼睛,人呐,有时候太聪明了特别不好。

    “那你慢慢吃早饭吧,我还赶时间呢。”雾茫茫拔腿就跑,大早晨的校园里跑步的同学真是不要太多,所以雾茫茫也不算突兀。

    虽然雾茫茫的腿也不算短,但是路随总是能轻轻松松和她并肩而行,而且一身运动风的路随跑起步来画风显然比穿着牛仔裤的雾茫茫更适宜。

    “你这么久都没锻炼吗?跑这几步就喘成这样?”路随说话都不带一丝喘的。

    雾茫茫被路随的话气得岔了气儿,泄气地停下来,想凶路随几句吧,可脑子里不由自主就冒出了昨晚曾茹绫的话来,面对路随时就不那么理直气壮了。

    虽然态度软化了,但是雾茫茫的决心是丝毫没有改变的,有些事不是好好沟通就能解决问题的,那是能力问题。

    雾茫茫转了个弯儿去面包店买了一只肉松面包和一盒牛奶,教学楼不许带早餐进去,虽然并未令行禁止,但雾茫茫是个好同学,一向不违反规定。

    所以她去了楼前花园里的长椅上坐下,路随在雾茫茫身边坐下,雾茫茫就跟被咬了似地跳起来,“噔噔噔”走到右边的长椅上坐下,动作虽然幼稚,但幼稚就幼稚吧。

    路随这回倒是没跟来了,雾茫茫用余光扫到他正从纸袋里拿出一个保温饭盒和一个保温瓶出来。

    花园并不大,椅子也就三、两张,一对儿小情侣拿着早餐走进来时看了看雾茫茫,又看了看路随,那个女生胆子大点儿,走上来对雾茫茫道:“同学,您看您能不能去那边坐坐啊?”

    “您”字都用上了,雾茫茫实在有些不好意思不同意,都是一个学校的同学互相帮忙本就是应该的,何况是这样的小事儿,阻碍人家谈恋爱是很不道德的。

    雾茫茫正要收拾早饭,就听见路随道:“你们坐我这边来吧。”路随很自然地就走到了雾茫茫身边坐下。

    这下可就方便雾茫茫参观路随的饭盒了,里面是五颜六色的寿司团,雾茫茫一直就迷恋米饭,对西餐什么的都是讲究,面包更不可能是她的爱,这会儿看着路随吃着寿司,喝着她的牛奶,心里的“怨气”就咕嘟咕嘟往上冒。

    路随这就是故意的!他根本不喜欢这种样式的早饭的。当初在路宅,他都是咖啡和枫糖饼,寿司与牛奶那是雾茫茫的style。

    “幼稚!”雾茫茫低声骂了路随一句。

    “要吃吗?我可以分给你。”路随很大方地将饭盒往雾茫茫眼前一递。

    雾茫茫一副不食“嗟来之食”的表情,偏过头继续啃自己的面包。

    “你今天怎么不骑自行车啦?”雾茫茫问。

    “丢了。”路随不在意地道。

    雾茫茫心想果然被她料中了,“新自行车很容易丢的。”

    路随笑着看了雾茫茫一眼,雾茫茫就意识到自己多嘴了,她关心他的自行车干什么?

    努力快速地啃完面包,雾茫茫拍了拍手站起身,旁边那对小情侣也站了起来,那男生走过雾茫茫和路随跟前时,忍不住抱怨了一句,“既然认识坐一起就好了嘛。”

    还是女朋友比较讲道理,用力拉着那小男生往教学楼走。

    雾茫茫侧头去看路随,这人居然还在笑。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雾茫茫天天看着路随给曾茹绫和戴婷婷送早饭,让她神经错乱得都以为路随实在追她室友了。

    雾茫茫有种被边缘化的感觉,而曾茹绫还火上浇油地说她是自己作死,“人家给你送早饭你就吃呗,你自己不吃,又反过来对我和婷婷羡慕嫉妒恨,茫茫,你这思想品德可没修及格啊。”

    雾茫茫气得都只能笑了。

    到周末时,早饭是曾茹绫下楼拿上来的,一打开她就大呼“幸福”,里面是各式广式小点心,榴莲酥、栗子酥、鹅肝酥、山药松仁饺、千层萝卜酥,光是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千层萝卜酥更是雾茫茫的心头好,她看到盒子上的包装,那是a城最出名的广式早茶餐厅的出品。

    “真奇怪,吃着好新鲜,就像刚出炉的一样,可是这么稻田记不开张啊。”曾茹绫嘀咕道,“茫茫,看来你这位前男友挺神通广大的嘛。”

    雾茫茫不说话,又听见曾茹绫道:“咦,这粥好香啊,不是稻田记的口味儿,真奇怪,哪里买的,太好吃了。”

    戴婷婷也连连点头,“我也觉得好吃,肯定煲了很久,茫茫你要不要尝点儿?”

    雾茫茫摇了摇头,可是片刻后她又敌不过自己的好奇心,拿起勺子尝了尝那个粥,是路随的味道。

    雾茫茫放下勺子,说不上心头是个什么滋味,好像特别特别的生气,明明只属于自己的东西却被共享了,失落和醋意接踵而来,让人防不慎防。

    在那么一瞬间雾茫茫甚至有想掀翻桌子的冲动。

    这种冲动过于丑恶和可怕,以至于雾茫茫在听到戴婷婷说“我给你盛一碗吧”的时候,都忘记了反应。

    片刻后雾茫茫拿起包道:“你们吃吧,我先出去了。”

    曾茹绫含住已经逃到了门边的雾茫茫,“喂,雾茫茫,我跟你说,你就作吧,越作越死得快,这年头好男人都是稀缺货,你以为人家会一直在背后的等着你回头啊?就隔壁那个李彤,这一个礼拜天天换衣服准点儿出门等着偶遇你家路先生呢,你要是铁了心拒绝就趁早说一声,我也好跟李彤公平竞争。”

    雾茫茫顿了顿,回头道:“那你就跟李彤公平竞争吧。”

    “诶,你……”曾茹绫被气得跳脚,对着戴婷婷抱怨道:“这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戴婷婷笑道:“吃你的吧,就李彤那样儿的,路随肯定看不上。”

    雾茫茫出门时脑子一团混乱。

    刚才那种恶意的冲动她似曾相识,和高中时她对那个他的占有欲如出一辙,甚至到了受不了他看别的女生一眼的地步,生怕下一刻他就会发现她是那样的坏,转而喜欢上别的人。

    雾茫茫现在想起来当然觉得那时候的自己滑稽可笑,人会不会离开,并不是你越在意他就越不离开的。

    那种感情雾茫茫自问没有勇气再经历一次。

    她知道自己很不识好歹,在别人眼里一看即明的选择,在她心里却怎么也过不了那个坎儿,一切都是枉然。

    受过伤害的人只会将自己包裹在茧里,不敢再轻易伸出头,当然也会有历经千帆任然保持天真的人,可那样的人神经大概得有巴黎的下水道那般粗。

    雾茫茫抬起头的时候已经走到了食堂门口,民以食为天,她的肚子显然饿了。

    打了一碗粥,买了一杯牛奶,以奶下粥,这也算是雾氏独家吃法了。

    食堂里此刻稀稀拉拉的没几个人,雾茫茫选了窗边坐下,刚将牛奶的吸管插在杯子里,就见路随坐到了她的对面。

    这个人总能将她最阴暗的一面激发出来,雾茫茫索性垂下眼皮假装看不见。

    “勺子上好像还有油没洗干净。”路随出声道。

    雾茫茫虽然很不想搭理路随,但还是忍不住看了看舀粥的勺子,好像是有点儿油腻腻的感觉,顿时胃口全无。

    雾茫茫推开面前的粥碗,对着路随道:“你是不是公司倒闭了一天到晚这么闲?”

    说完这句,雾茫茫又摆上嘲弄的神色道:“不过也没关系,粥熬得那么香,你就算失业了也可以去开粥店,保证很多小女生支持你的。”

    路随略微诧异地抬了抬眉头,雾茫茫看了就懊恼自己没管住嘴巴,这话说得太酸,真是丢脸。

    “我这是都是为了谁,大小姐?”路随笑道。

    “反正不是为了我。”雾茫茫赌气道,她可没吃人的嘴软。

    路随焉能不知道雾茫茫那点儿心思,只是没有戳破,不然眼前人肯定要恼羞成怒。

    “走吧,去吃饭。”路随站起身,“跟什么作对都好,别跟自己的身体作对,太傻了。”

    雾茫茫也没有再矫情,站起身道:“我在你眼里还有智商吗?”

    路随一下就笑了起来,“当然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