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79|Chapter 79



    车行驶到岔路口的时候,雾茫茫开口道:“前面把我放下就行了。”

    这个地方如果右转就是去湖区的路,雾茫茫可不想又被路随载到路宅。那种错误她犯一次就够了,不想再犯第二次。

    雾茫茫清楚的知道,她和路随并不是感情破裂而分手,只是是真的不合适,即使勉强在一起,依然会是分手的结局。

    “你回河滨路还是半山?”路随问。

    河滨路就是雾茫茫当初的豪宅所在。

    “我回半山。”雾茫茫道。

    路随在路口直行,这让雾茫茫松了一口气。

    路随看着雾茫茫如释重负的表情,垂下眼皮,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车还没到半山的雾宅,雾茫茫就让路随停下来了,她生怕被雾老板或者柳女士看见是路随送她回来的,到时候懒得解释。

    雾茫茫看了看路随,以这人的心机不可能不知道她的意思,但是路随脸上一丝不悦的表情都没有,还亲自下车帮她开了车门。

    “谢谢你送我回来。”雾茫茫接过路随手里的行李箱道。

    路随随意地“嗯”了一声。

    雾茫茫实在有点儿拿不准路随这种态度,这是进可攻退可守的意思么?

    奈何雾茫茫是个急脾气,急着了断,根本不想跟路随玩暧昧。

    所以雾茫茫走了两步后,又拉着行李箱往回走到路随的面前,“路随,我想我们都清楚我们是不合适的。同样的错误我不想再犯一遍,你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路随没说话,但是眼神阴沉了许多。

    雾茫茫觉得自己这样说可能有些不礼貌,又真诚地地补充道:“路随,我明白你的心意,能被你喜欢,我觉得很荣幸,可是我们真的不合适。”

    路随的眉头微微一动,雾茫茫一看到他这种微表情,心里就跑神兽,下面绝对没有好话。

    雾茫茫赶紧先发制人地道:“我知道你要说昨晚的事情。大家都是成年人,一时冲动而已。而且我不是输不起的人,既然我去参加了活动,就愿赌服输。”

    雾茫茫觉得自己这姿态摆得很正,很不错。

    “既然愿赌服输,那你昨晚反抗什么?”路随讥诮道。

    “我哪有反抗啊?!”雾茫茫一脸含冤的委屈。

    “哦。”路随闻言立即就笑了起来,而且笑容越放越大,雾茫茫很少在他脸上看到这样大幅度的表情,连话都忘记说了。

    你别说,虽然路先生平时脸也挺好看的,但是他笑起来的时候好像更好看,牙齿很白,大笑时整个人都暖了不少,会让你有一种希望他永远保持现在这种心情的期望。

    等雾茫茫从美色里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多么蠢的话,真心无法交流,她拖着行李箱转身就走。

    “对了。”路随在雾茫茫的身后道:“别去买药吃,你现在应该是安全期吧?”

    雾茫茫顿住脚步,她被气得还没顾上这个事儿呢,刚才在路上是想起要去买药的。

    雾茫茫的确是在安全期,姨妈刚刚走的。

    只是时隔这么久路随竟然还记得她的生理期,真是不可忍受。

    雾茫茫回头瞪了路随一眼,然后飞快地拖着行李箱跑了起来。

    两天后雾茫茫就直接回了a大,奇怪的是虽然才在这里待了半年时间,但是雾茫茫没来由地觉得她的宿舍好像才是她栖息的港湾。

    开学照例很忙,做实验、查资料写论文,下学期能不能得奖学金就全靠这半年了。

    研一主要是看各科成绩的平均分论英雄,但是也有研一就发出论文的人,那是妥妥的能拿奖学金。

    雾茫茫囊中虽然不算太羞涩,但穷过的姑娘已经知道存钱了,丰厚的奖学金能免去她下一学年的学费,自然也要奋斗一把。

    所以雾茫茫一回学校就陷入了忙碌中,将寒假发生的事情全部抛到了脑后,a大就好像她新开的地图一样,算是另一种新生。

    郭雪峰的攻势比上学期更加热烈,每天买早饭不说,还外带一支红玫瑰,“茫茫,我二月十四那天去了你的城市呢。”

    “我不知道啊。”雾茫茫有点儿惊讶。

    郭雪峰笑了笑,“我想着你爸爸受伤了,你肯定没有心出来过节,所以没给你打电话,但是那一天我想和你在同一个城市里呼吸。”

    雾茫茫有点儿感动,这样诚挚而热烈的喜欢,好像只有在校园里的年轻人身上才找到了。

    雾茫茫在自己的红杏微博上更新了一条新微博,“飞到我的城市,只是为了和我在同一个城市呼吸,感动。”

    既然已经开启了微博,雾茫茫少不得又浏览的一下她的其他的小号,十三号红杏上面孤零零的躺着一条微博,“这枝红杏有点儿污。”

    目前还没有人关注。

    三月周末的阳光已经开始有了温度,雾茫茫美美地睡了个懒觉,在被子里赖了一会儿床,刚起床刷牙就听见有人敲门。

    曾茹绫已经洗漱好了正在擦粉底,听到敲门声起身去开门,就看到一个长得巨帅的男人站在门口。

    曾茹绫眼睛都快闪瞎了,恨不能双手捂住脸,天知道啊她的粉底才擦了一半,她还以为是隔壁来串门的同学,女生之间就不用顾忌形象不形象的了。

    “你找谁?”曾茹绫强忍住钻地洞的心问道。

    但是对方的风度十分好,看到她这张阴阳脸,丝毫没有表示出任何惊讶和奇怪,光凭这一点儿曾茹绫就给他打了九十九分,有史以来男人得过的最高分。

    “我找雾茫茫,她在吗?”路随问。

    连声音都好听得让人的耳朵会怀孕,曾茹绫又悄悄地给路随加了一分。

    颜控的女人就是这么容易上当受骗。

    雾茫茫耳朵尖地听到男人的声音,立即好奇地转过了身,她们这栋女生宿舍楼管得还算严格,连郭雪峰都没到过她们宿舍。

    所以骤然听见男人的声音,雾茫茫当然好奇。

    只不过这一看,雾茫茫就差点儿美吓尿,她连嘴边的白沫都没来得及擦,从阳台上打开里面的门就冲了过去。

    雾茫茫完全没料到时隔一周之后,路随居然神通广大地敢到她宿舍来,她一定要去投诉管理员阿姨。

    “小舅舅,你想起来看我的?”雾茫茫一脸假笑地迎上去,转头对曾茹绫道:“这是我小舅舅,我跟你说过的。”

    “小舅舅,你在外面等我一下吧,我换了衣服就出来,我同学还没洗漱好呢。”雾茫茫说话跟连珠炮似地,生怕被人打断了。

    曾茹绫这才又想起了自己的阴阳脸,虽然小舅舅很养眼,但是她也会不好意思啊,所以曾茹绫没有反对雾茫茫的话。

    而路随则闲闲地开口道:“小舅舅?刚才我跟你们楼下的宿管阿姨说的是,我是你的小姑夫,你等会儿可别穿帮了。”路随伸手用大拇指替雾茫茫把唇角的一点儿牙膏沫擦掉。

    雾茫茫就知道路随不会配合她的,她只能僵硬着脸笑着对曾茹绫道:“我小舅舅就是喜欢开玩笑。”

    曾茹绫看着雾茫茫,一脸你欺负我智商低的表情。

    雾茫茫的戏也演不下去了,直接将路随推到了门外,拽了他的手走到走廊尽头的窗户边才停下,“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我侄女啊。”路随脸上有止不住的笑容。

    雾茫茫踮起脚扬起脸放到路随的眼前,“看吧,看完了就你走,

    路随果然认真看了一眼,然后道:“你最近是不是上火了,有眼屎。”

    雾茫茫一脚踩在路随昂贵的皮鞋上,然后就很没面子地跑回了宿舍,跟路随说话她会早死的。

    雾茫茫回到宿舍立即去阳台上洗了脸,尤其仔细地洗了洗眼角。

    曾茹绫已经上好了粉底,描了眉毛,上了口红,凑到雾茫茫身边来贼兮兮地道:“你小舅舅真帅啊,你缺不缺舅母?”

    雾茫茫给了曾茹绫一个倒肘,“缺。”

    曾茹绫翻了个白眼,“嘁,你就会骗我。”

    雾茫茫不说话。

    曾茹绫用肩头撞了撞雾茫茫的后背,“诶,话说这位到底是谁啊?看着可不像普通人。”

    雾茫茫一边擦护肤品一边道:“我前男友。”

    “我去哦。”曾茹绫夸张地道:“怎么分手的?你怎么舍得分手的?就那张脸,看一辈子也不嫌腻啊。”

    雾茫茫心想,我当初也是这么想的呢。

    “性格不合。”雾茫茫道。

    正常人都会觉得“性格不合”四个字是敷衍,曾茹绫脑洞大开地道:“是不是他劈腿了?现在长得帅又有点儿钱的男人就是这样。他现在回过头又觉得你好了是吧?”

    “不是。”雾茫茫忍不住向曾茹绫倒了倒苦水,“管我管得特别严。早晨六点就要起床锻炼,晚上九点就要上床睡觉,还不许我打游戏,当着他的面儿还不能玩手机。最后把我养了三年多的号上的装备全部删了,我实在忍无可忍,你说是不是?”

    曾茹绫一副完全不能理解雾茫茫的表情,“这多好啊。我要是有个人这么管着,我这腰上就不会有游泳圈了。”曾茹绫拎了拎她腰上的肥肉。

    “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矫情。”

    雾茫茫嘟嘟脸,男人合脚不合脚只有经历的人才能体会,外人只能看到路随的光环。

    雾茫茫擦完脸,换了衣服梳头,这才打开门,路随果然就站在她宿舍门口,雾茫茫抬眼望去,附近宿舍的门全是打开的,一群女人在门框上探头探脑。

    这年头,电视上和网路上的帅哥清一色都是小鲜肉,小白脸型的,比女人还嫩,难得出现路随这么个富有男人魅力的帅叔叔,一看就是有房有车的精英男士,大家自然要多看几眼洗洗眼。

    再看路随,那叫一个悠然自得,早已经习惯万众瞩目了。

    “走吧。”雾茫茫对着路随没好气地道。

    她才走出几步,曾茹绫就追了出来,“茫茫,那个,那个……你晚上会回来吧?八点半之前一定要回来哦。”

    雾茫茫朝曾茹绫摆了摆手,放心吧,等下她就把路随处理了,中午还能赶上回来吃午饭。

    走到一楼,雾茫茫将路随拉到宿管阿姨的面前,冷着脸激动地道:“阿姨,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放个男人进来啊?他骗你的,他不是我小姑父,我没有姑姑。你这样放他进来,不怕咱们楼上的女生出事儿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