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76|Chapter 76



    雾茫茫是凡事都不在乎的,她这是赤脚的不怕穿鞋的,要钱没钱,要权没权,顶多就是挨一颗子弹而已。

    所以签协议的时候雾茫茫连手都没抖一下。

    宁峥看着雾茫茫,今日阳光很耀眼,洒在她的脸上,仿佛铺了碎金一般,皮肤显得晶莹透明。短短的马尾在空气里轻微微晃动,尾巴上的小弯就像钓鱼的鱼钩一般。

    这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啊。

    宁峥忍不住用手戳了戳雾茫茫的马尾,看它在空中晃悠,就觉得满意。

    雾茫茫一把拍开宁峥,“你干什么?”她头发刚刚齐肩,这马尾扎起来就像个兔子尾巴,短短的,雾茫茫是很不满意的,可是为了野战没有办法,毕竟要收拾得干净利落才好。

    宁峥挑挑眉问道:“签这么爽快,你不怕吗?”

    雾茫茫想了想之后掉了一句书袋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身上无利可图,怕什么?”

    宁峥不怀好意地笑了一声。

    雾茫茫果断懂了宁峥的意思,看着他道:“不会玩得那么没品吧?”

    宁峥想了想才道:“不会。”

    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欺负人的事情如果传出去,他在本城哪里还抬得起头。何况能来参加真人对战的,都有背景。

    “那我就更没什么好怕的了。”雾茫茫道。

    在组委会签好协议后,宁峥帮雾茫茫拉着行李一起去前台拿房间。

    路上,宁峥好奇地道:“对了,如果我们不在一组的话,你要是俘虏了我,你会做什么?”

    这个答案雾茫茫想都不用想,“我早就想好了,我所有的俘虏都要脱得只剩裤衩唱征服。”

    雾茫茫一想起这个很有喜感的画面就笑了起来。

    其实她还想过一个,如果她能俘虏路随的话,她就要让路随跪在地上给她磕头,然后恭恭敬敬喊她三声“妈妈”。

    雾茫茫被自己的幻想给逗得乐得不行。

    宁峥觉得雾茫茫真是个大傻妞,如果彩头如此儿戏,每年的野战就不会吸引这么多富豪了。

    “明天就开始了,你自己小心点儿,你要是被别人俘虏了,别人可不会只是让你唱征服。”宁峥提醒雾茫茫道。

    “你放心吧,我是宁愿死,也不愿意被俘虏的。”雾茫茫道。

    雾茫茫早就想好了,反正自己没什么需求,死了就死了。其他人之所以愿意被俘虏,那是抱着侥幸心,希望能被队友营救,因为只有活着的胜利者才有彩头。

    雾茫茫和宁峥算是到得比较早的人,雾茫茫在山庄的健身房锻炼了一会儿,洗了澡下楼吃晚饭的时候,才见路随和沈庭和沈媛梓一起走进山庄的大门。

    宁峥领了雾茫茫过去打招呼,“你们怎么来这么晚,赶紧去选队吧,队伍确定下来晚上才好研究战略。”

    沈媛梓似笑非笑地看着宁峥和雾茫茫,眼神在他们身上扫了一圈,然后将下巴撇到了一边。

    宁峥是早就习惯了沈大小姐的傲慢性子的。

    “我们几个人一组的话,这场比赛应该没什么悬念吧?”宁峥道。

    路随三人在组委会填表,然后就是选队,基本上自己选择的队伍就不会调整了,但组委会为了平衡双方的实力,会做小部分的调整,主要是针对女队员,力求双方均匀才好。

    看着路随在“风暴”战队一栏里签好自己的名字,宁峥立即道:“路随,你什么意思啊?”

    路随转头看向宁峥道:“没什么悬念的比赛,有什么意思,反正都是玩儿嘛。”

    真是哔了狗了,宁峥心想,他可是为了赢才来的。

    路随已经签好了名,宁峥就只好将求助的眼神投向沈庭,沈庭看了他妹妹一眼,果然还是血缘关系占据了上风,他也选了风暴战队。

    沈媛梓当然是毫无疑问地选了风暴战队。

    “媛梓。”一个男声在众人身后响起。

    雾茫茫只恨手里没有瓜子儿,看戏没有瓜子儿就像看电影没有爆米花一样,少了十分乐趣。

    因为来的人正是沈媛梓的现任未婚夫,也就是宁峥的异母弟弟——宁珩。

    “大哥。”宁珩走过来朝宁峥点了点头,顺手揽住他未婚妻沈媛梓的腰。

    现在宁珩被宁家捧了出来,已经出任了宁氏的执行总裁,也就是当初宁峥的位置,气势和气质都是今非昔比。

    宁峥轻轻点了点头,“你也来了?”

    话虽如此,但是宁峥看的人却是路随,大概是没弄明白怎么自己最好的朋友会集体叛变。

    要知道他和宁珩基本上已经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了。

    路随没说话,连眼神都没甩给宁峥一个,拿出钢笔低头签协议。

    大厅的大理石地板上响起“哒哒哒”的清脆的声音,雾茫茫侧头一看却是路随的女友赵新韵。

    只不过这一次赵新韵并没有走上来抱住路随的手臂。

    雾茫茫鼓起自己的脸颊,无聊地用食指戳着脸蛋儿玩。

    “路随。”赵新韵喊了一声。

    路随抬起头收好钢笔,对赵新韵点了点头。

    “抱歉,上次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赵新韵落落大方地道。

    “我没有放在心上。”路随道。

    雾茫茫看着这两人,心想这才是前男女朋友碰面时正常的举措吧?

    这么一比较,她就显得落了下乘了,她和路随这是都在努力假装没看到对方呢。

    雾茫茫心想,下回如果再遇到,她也得上去大大方方地打个招呼。

    在路随一行离开后,雾茫茫留意了一下赵新韵选择的战队,闪电战队,也就是和自己是一组的。

    雾茫茫有些不明白赵新韵为什么不和路随一个战队,明显这位赵小姐对路随是余情未了,虽然做得很大方,可是那小眼神的缠绵劲儿可是隐藏不了的。

    雾茫茫吃过饭,躲开宁峥跑回组委会的桌前问道:“我能不能换个战队?”

    “抱歉雾小姐,现在队员已经全部定下来了。”

    其实雾茫茫也没抱多少期望,即使组委会答应,宁峥那一关她也过不了,这小可怜也太可怜了。

    风流多情,这下终于遭报应了。

    雾茫茫之所以不甘心地来碰运气,主要是她的直觉告诉她,跟路随对上可没什么好事儿。

    现在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晚上雾茫茫早早就上床了,养精蓄锐。

    结果却被宁峥的电话给吵醒了,“睡了没有,要不要下来喝酒?”

    雾茫茫深呼吸了一口才能克制自己的怒气,“我都已经做梦了,你说我睡了没有?”

    电话那头传来宁峥的轻笑,“下来陪我坐一下好不好?”

    “不好。”雾茫茫随手摁断电话。

    结果才刚要睡着,又被宁峥的电话吵醒,男人施展起苦情计来,还真是令人同情。

    “茫茫,你下来陪我坐一下吧,就半个小时,我心里难受,你说路随和沈庭什么意思?”宁峥打了个酒嗝。

    雾茫茫这回没挂电话了,她轻轻坐起来,其实这里头的原因她隐约猜着一点儿。

    可是雾茫茫又不太确定,毕竟那样想的话好似有些自恋过了头。

    带着丝丝内疚,雾茫茫还是下楼去见了宁峥。

    雾茫茫在一楼的酒吧找到宁峥,他已经喝得微醺了。

    “别喝了,明天就进山了。”雾茫茫道。

    宁峥侧头道:“别说话,就陪我坐坐。”

    宁峥低着头,一脸的颓丧。

    雾茫茫果断不说话,乖乖地坐在一旁玩手机,正好杜云涛送的小游戏还没打通关。

    宁峥等了半天都没等到雾茫茫再开口说一句安慰的话,不得不叹息道:“怎么不说话?”

    雾茫茫扫了宁峥一眼,意思是“你精分吗?”

    “就你这么粗的神经,难怪路随要跟你分手。”宁峥没好气地道。

    雾茫茫收起手机站起身,她这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对宁峥感到歉疚。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是他自己找死,管她毛线事啊,对吧?

    宁峥一把拉住雾茫茫的手腕,“行行,别走,是我不好,你这脾气也太大了点儿吧?当初你跟路随在一起的时候,不是看着挺乖巧吗?”

    雾茫茫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宁峥怎么一直提路随。

    “你是不是gay啊?其实你一直暗恋路随对吧?”雾茫茫不客气地道。

    宁峥笑道:“那你得问问我以前那些女朋友。”

    雾茫茫冷笑一声,“那可不一定。不然怎么路随不跟你一个战队,你就难过得跟死了爹娘一样啊?”

    宁峥瞪了雾茫茫一眼,“会不会说话呢?”

    雾茫茫懒得再应酬宁峥,起身又想走,结果被宁峥一把拽下来,差点儿没跌坐到他身上。

    “路随的态度我知道,中间夹着个沈媛梓,他不可能明确站队。再说我和宁珩的事情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我也并不想让路随和沈庭插手。”宁峥道。

    既然这么清楚,你喝个屁的闷酒啊?雾茫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淑女不要随便翻白眼。”宁峥戳了戳雾茫茫的脸蛋。

    雾茫茫一把拍开宁峥的手,“不要动手动脚。”

    宁峥有些受伤地问,“茫茫,你说我什么时候能转正?”

    雾茫茫无言以对。

    宁峥也知道自己的过往是很大的绊脚石,于是探过头去又问,“如果这次我们赢了,你能不能同意我转正?”

    “对不起,宁……”雾茫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宁峥堵在了嘴里。

    雾茫茫一把推开宁峥,反射性地扬起手,不过还没打出去,她和宁峥就同时看到了站在他们面前的路随和沈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