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75|Chapter 75



    “还没有。”雾茫茫直接回复道。

    真我风采很快就回复了过来,“你是想把路随的朋友都玩一遍吗?”

    雾茫茫看着这句话,居然奇异地没有生气。

    她手指在屏幕上摩挲,良久后打出一句,“有何不可?你要不要试试?(俏皮的笑)”

    信息发出去之后,雾茫茫不知想起了什么,浑身打了个冷颤,也顾不得柳女士了,直接打的回了雾家,路上才给柳女士发了个短信告知。

    很快除夕就到了,雾茫茫宅在家里换了个服务器重新玩了一个礼拜的游戏,每天勤勤恳恳的升级。

    剩余时间则是极端配合柳女士的安排,从初二开始平均每天相一次亲。

    柳乐维问雾茫茫道:“这几天相的这几个人,你心里怎么想的?”

    “都挺好的啊。”雾茫茫道。

    柳乐维没好气地道:“他们跟你再联系没有?”

    雾茫茫吊儿郎当地躺在沙发上,将腿搭在扶手上晃悠,“有啊。”

    “你什么意思?!”柳乐维火了,“你要是不想相亲你别去啊,你现在什么态度?”

    雾茫茫坐起身,斜靠在沙发背,依然晃悠着双腿,“我想相亲啊。他们联系我,我都同意啦。不够要命的是有两个都约在星期二,我只能一个约晚上六点到八点,另一个八点半到十点半。”

    柳乐维皱了皱眉头,“雾茫茫,你究竟在想什么?”都在一个城里,圈子套圈子的,这种脚踏几条船没几天就得穿帮,而且会显得你人品十分低劣,将来谁还敢给你介绍啊。

    雾茫茫道:“我多考察几天呗。姓杨的那个长得还不错,姓郭的那个跟我共同爱好,姓白的那个脾气比较好,我觉得都很喜欢啊。”

    柳乐维直接被雾茫茫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给气倒了。

    女孩子绝对不能水性杨花,那就不值钱了。

    男人花心那叫风流,改邪归正那是浪子回头金不换,而女人可没有这种待遇。

    柳乐维心想,她就说雾茫茫这半年怎么奇迹般的就变正常了,她私下和雾松说了好几次,雾松还说她是杞人忧天,结果可被她料准了吧?

    雾茫茫从小到大,虽然毛病从来没有断过,但是对感情的专一和执着却从来没有变过。

    否则当初也不会因为那小子的离开要死要活,洗胃都洗了三次。

    后来虽然交过不少男朋友,但从来都是认死理的,只有别人甩她没有她甩别人的。

    连当初柳乐维叫她多考察几个人,都被她义正言辞地驳了回去,现在可好,居然玩出点儿游戏人间的感觉了。

    柳乐维觉得,雾茫茫现在是怎么看怎么有点儿像当初知道雾松出轨之后的自己。

    雾茫茫再次来到吴用的办公室是被柳女士逼来的。

    吴用看着久违的雾茫茫笑了笑,“最近过得怎么样?”

    雾茫茫道:“挺好的。以前的病也没有犯过了。今天是被柳女士逼来的,大概是钱多得花不完了。”雾茫茫翻了个白眼。

    “没关系啊,就当老朋友聊聊天好了。”吴用笑道。

    雾茫茫实在没什么话可以对吴用说的。

    吴用道:“我关注了你新的微博。”

    雾茫茫点点头,“我知道。”

    吴用之所以知道雾茫茫的微博号,还是雾茫茫自己他的。

    “茫茫,我不是侦探,不能只是通过你的微博,就能窥知你的内心。如果你想要我帮助的话,就需要对我坦承。”吴用道。

    雾茫茫屈起腿坐在沙发上,双手抱住膝盖,这是一种典型的自我保护的姿态。

    吴用知道逼雾茫茫也没有用,当初她转到自己手上的时候,前面半年都只是这样静静地坐着不说话。

    “你的新微博好像更新频率挺少的。”吴用道。

    比起雾茫茫以前的那个微博,那可是差远了,以前那个微博平均下来至少每天发三条微博,而现在这个则是三天大概能有一条。

    雾茫茫听了吴用的话,就将头埋到膝盖里。

    心里一下就想起了自己那十几个小号来,寒假之前还是九枝红杏,现在已经是十三枝红杏了。

    吴用沉默地看着雾茫茫这种内疚的姿态,很有耐心地陪着她。

    不过诊疗结束时,雾茫茫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雾茫茫重新回到吴用的办公室是年后的事情了,她依然没说话。

    只是无神地盯着天花板看。

    昨天第十一枝和第十二枝红杏都枯萎了,左右逢源这种事还真是比较难,世界又太狭窄,看个电影居然都能撞上。

    那场面,雾茫茫可不想在回忆了,总之是很尴尬、很难堪。

    在寒假结束前的,雾茫茫再次到了吴用的办公室。

    “我……”雾茫茫终于开口了。

    如此频繁的预约时间,吴用其实已经猜到雾茫茫估计是承受不住压力了。

    雾茫茫还是觉得难以启齿,只能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吴用,一个一个微博小号翻给他看。

    等吴用看完,雾茫茫终于舒了口气,“吴医生,其实我这样应该不算什么毛病吧?如果花心也算毛病的话,我觉得大部分的男人都应该看心理医生对不对?”

    花心当然不算心理疾病。

    但前提是,你的道德良知认同这件事,比如宁峥,就从来不会为这种事情而感到内疚和困惑,甚至有些人反而会觉得,我肯跟你交往,那是你的福气。

    而雾茫茫不同,她内心深处是极端不认可自己的行为的,可却偏偏忍不住去做。

    就像当初她的表演癖一样,她也认为那不正常,但是她却克制不了自己。

    这样隐秘的事情,雾茫茫不能对任何人说,所以只能在微博里记录。

    而微博是一个开放平台,任何人都能看到,也就是说雾茫茫潜意识里是希望有人能发现她的秘密,进而指责她。

    她控制不了自己,就希望有人能强势地站出来控制她。

    “你是同时跟他们都在交往吗?”吴用问。

    雾茫茫甚至不敢去看吴用的眼睛,她抱着腿低着头,“没有。但是我有故意跟他们玩暧昧。”

    “既然你这样做了,那一定是有你认可的原因的,这样做让你在什么地方感到快乐吗?”吴用问。

    雾茫茫仔细想了想,才慢慢开口,“我不知道。可是我不敢也不想再跟任何人确定下关系来。现在的状态让我觉得很自由,不用负责任。可是我又喜欢被他们关心、关爱。”

    “吴医生,你知道吗,男女在玩暧昧的时候是最令人开心的,尤其是他们追求你的时候,总是特别温柔、特别有耐心、特别顺从,还有很多惊喜。”

    可是一个人给予的不够,他们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事情需要去忙碌,可是如果有九个、十个就不一样了,他们总是能让你的每一天都感觉到被喜欢。

    雾茫茫说完就开始流泪,“我这种想法是不是很可怕?”

    雾茫茫忍不住抬起头去拉吴用的手摇着头哭道:“吴医生,我是不是再也变不好了。每一次我以为我自己已经好了,可是总有新的问题出现,越来越不堪,越来越坏,我……”

    倾吐之后好像的确放松了一些,只是心理医生只能慢慢开导你,一时半会儿见不了功效,还得全靠自己想通。

    雾茫茫刚走出大厦,就接到了宁峥的电话。

    说实话,她真不应该跟宁峥走得太近,女孩子跟花花公子过从甚密实在没有好下场。

    不过雾茫茫不在意,她觉得现在的自己,也不比宁峥干净多少,与其祸害别人,倒不如跟宁峥玩一玩。

    “茫茫,去不去玩真人cs?”宁峥在电话那端问雾茫茫。

    这种东西早就流行过了,雾茫茫对此兴趣不大,“没什么兴趣。”

    “跟你平时玩儿的不一样。”宁峥笑道。

    有钱人玩的东西当然跟普通人不一样。

    对战的地方是特别挑选的条件恶劣的山区。

    而今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早,二月份就已经阳光普照,出门一件t恤和一件薄外套就行,爱美的姑娘已经换上了夏天的薄棉长裙,这种气候在山区待着还算舒服。

    枪是特制的,打在身上很痛的,而且会让人短时间出现昏厥等症状。

    雾茫茫觉得这特么根本就是自虐,但是有钱人想法不一样啊,他们要的是逼真。

    如果致命部位受到枪击,就被判定死亡,其他部位么,中五枪就判定死亡。

    当然这只是硬性指标,特制枪的弹头一旦击中你手脚,手脚就会发麻端不起枪。

    别说,还真的十分逼真。

    至于输赢,那就更逼真了。

    被俘虏的战俘可以随便对待,总之一切都要逼真,不然打赢了没有彩头,大家提不起兴趣来。

    想参加这次东山野战的人真是不要太多,很多人挤得头破血流都想进来,为的就是彩头。

    雾茫茫是跟着宁峥一起到东山的,自然而然就和他分到了一组。

    事前每个人都要在见证人的见证下签一份协议。虽然这种协议并不具备法律效力,可它至少表示了你是心甘情愿的,同时你还得证明你是头脑清醒之下签署这份协议的。

    至于这种协议最后谁来保证执行呢?

    以前也出现过后悔了不想遵守游戏规则的人,但下场是只会被玩得更惨。

    总之,输不起的人就不要参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