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74|Chapter 74



    “姑姑,我改天再来看你。”雾茫茫告辞道。

    所谓改天,其实就是遥遥无期,大家心照不宣。

    然而雾茫茫不上心的事情,总有人会上心。

    “谢谢你来陪我姑姑。”路随晚上在医院接到赵新韵。

    赵新韵嗔了路随一眼,笑道:“我们还用说什么谢字啊?我很喜欢陪着姑姑聊天,能学到不少东西。”

    路随淡淡地笑了笑,将一个牛皮信封袋递给赵新韵,“这是上次你想要的那个项目,我已经签字了。”

    赵新韵嘴巴微张,显然是惊喜得过了头,一把抱住路随的手臂就想去亲他的脸,“谢谢你。”

    路随侧了侧脸,避开了赵新韵的亲吻。

    赵新韵心里有点儿小小的挫败,但也还算好,这两个来月她都习惯了,知道路随不喜欢人亲近,她已经算是特例了。

    只是不知道路随和前女友雾茫茫在一起的时候是怎么个情况。

    赵新韵想起前两天看到的雾茫茫,长得是挺漂亮的,可惜出身差了点儿,自身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可是就是这么个女人居然已经和路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还和路随一起跳了路园圣诞晚宴的开场舞。

    而今年,赵新韵虽然是路随的女友,但路园的开场舞是路随和路琳一起跳的,想到这儿赵新韵心里难免有些不平。

    赵小姐从小到大追求者从没有断过,还从没在男人那儿吃过败仗,唯有在路随这里碰了不少壁,但她依然很有信心。

    “快要过年了,爷爷说想我了,你能不能陪我回西城看看我爷爷?”赵新韵忐忑地问,不过她并不太担心路随会拒绝,毕竟赵老爷子的脸面在西城还是很大的。

    “过年我得留在本城。”路随。

    赵新韵道:“我知道啊,我们过年前回西城就好,除夕的时候我陪你回来好不好?”赵新韵抱着路随的手臂摇了摇撒娇发嗲。

    “新韵,当初我们说好的,大家只是玩一玩,你越界了。”路随淡淡地道。

    赵新韵就像挨了一耳光一般,脸色一下就白了,过了一分钟才缓过劲儿来,“我知道,我刚才只是跟你开玩笑的。现在还不是见家长的时候,我都明白的。”

    路随将手从赵新韵怀里抽出来,“抱歉,我想我们不适合在一起了。”

    赵新韵微微张开嘴巴,不过这一次不是欣喜,而是为了防止自己的眼泪落下来,她摇着头道:“我不。我真的是跟你开玩笑的,我知道游戏规则,我会改的。”

    路随升起前排的挡板,“阿树,前面停车,把赵小姐送回去。”

    赵新韵一把抓住路随的手,“路随,你什么意思?”

    路随拂开赵新韵的手,“回去吧。”

    赵新韵自问自己已经做得够好了,出出以路随为先,做什么都先想着他,虽然一开始他就表明了不过是玩玩的态度,可是赵新韵从没这样认为。

    她一直认为,只要路随同意跟她交往,自然就会对她认真起来,哪知道今日会骤然遭遇滑铁卢之败。

    赵新韵将牛皮信封扔到路随身上,“其实你一早就决定跟我分手是不是?这项目算什么?分手费吗?”

    赵新韵开始歇斯底里,“路随,我喜欢你,不是为了你的钱,这世上可能有很多女人都是为了钱才爱你,可是我不是,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赵新韵重新抓回信封,当着路随的面大力将信封撕碎。

    赵新韵痛哭流涕,而路随却丝毫没有烟火气,伸手打开门,走了出去。

    于他而言,赵新韵只是个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人,连歉意都很难有。

    赵新韵也不是傻子,当即就看明白了路随的态度。

    赵新韵跟着跨出车门,“路随,我诅咒你。你再也不可能找到比我更爱你的人,我诅咒你这一辈子都得不到你自己想要的爱。”

    这话说得真是幼稚,毫无益处,但路随的脸却阴沉了下来。

    跟小女孩儿交往就是麻烦,分手时总是会各种不理智。

    至于另一个女孩儿,则是更大的麻烦,天大的麻烦。

    ——

    “谁的电话啊,大半夜的骚扰人?”蒋宝良躺在床上很不满地看着王媛,正在兴头上呢,还没来得及入巷就被电话打断了。

    王媛对着蒋宝良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是赵新韵,她和路随分手了。”

    蒋宝良不感兴趣地坐起身,拿起电脑加班。

    干律师这一行虽然捞金快,但实在是累成狗。

    王媛这通电话接了半小时才挂机,她偎到蒋宝良身边,“看赵新韵那么自信,我还以为她能坚持久点儿呢,这才两个月就被甩了。”

    蒋宝良轻轻抚摸着王媛的背,但是明显没有认真听她说话。

    “喂,我说话你听了没有啊?”王媛嗔道。

    蒋宝良揉了揉眉心道:“听了,你管她的事儿干什么?”

    王媛道:“我怎么感觉你一点儿也不惊讶啊?他们这分手也太没有预兆了。”

    蒋宝良道:“这有什么好惊讶的,要说惊讶,当初路随和雾茫茫分手我才惊讶呢。”

    王媛瞥了蒋宝良一眼,撇嘴道:“哪有什么好惊讶的,他们分手不是很正常吗?”

    蒋宝良看着王媛,有些话却不能对她说。

    蒋宝良还记得当初他跟路随开玩笑,问他要不要拟一份婚前协议。

    结果路随说:“不用。”

    蒋宝良道:“不是听说你准备筹备婚事吗?怎么,原来不打算结婚啊?”

    路随扫了蒋宝良一眼,“婚是要结的,婚前协议我还没有想好。”

    蒋宝良当时就震惊了,这有什么可想的啊?婚前协议是必须的,他万万没料到路随居然会有不签婚前协议的打算。

    以至于路随最后和雾茫茫分手的消息传出来时,蒋宝良才会那么惊讶。

    王媛拿手去摇蒋宝良,“你说话呀。”

    蒋宝良无话可说,放下电脑翻身将王媛压住,“别的事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王媛躺在蒋宝良的身下走神,说实话赵新韵和路随分手,她听了怎么觉得那么爽呢?

    对路随是余情未了?也许有点儿,但并不多,男神再帅又怎样?到底不如身上的死胖子来得嘘寒问暖。

    王媛心想,这大概是因为自尊作祟吧,她没有成功攻克的男人,如果被赵新韵攻克了,岂不是证明她比赵新韵差很多?

    所以还是分手得好。

    且说回雾茫茫这边,这次雾松受伤住院之后,雾茫茫才发现原来自己人品真的很不错的。

    继路琳、路随之后,路青青和龙秀娟都亲自到医院来看望过雾松,甚至宁峥也来了。

    柳乐维看到宁峥的时候非常吃惊。

    虽然宁峥现在不在宁家混了,但毕竟是宁家的长孙,而且人家自己开公司现在也是混得风生水起,柳乐维听来的消息时,宁家的老爷子已经有些后悔了,把宁峥逼得太过分。

    所以宁峥这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身份依然摆在那里。

    “抱歉,我刚回国才听说伯父受伤了。”宁峥很懊悔自己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来刷存在感。

    “谢谢你来看我爸爸。”雾茫茫的语气很官方。

    等宁峥走后,柳乐维看着雾茫茫道:“宁峥怎么会来这里?你和他……”

    宁峥花名在外,老少通吃,柳乐维忍不住道:“你脑子没进水吧,宁峥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啊?”

    雾茫茫耸耸肩道:“我清楚得很。但是他要来,我总不能打断他的腿吧?”

    柳乐维点着雾茫茫的脑门儿道:“你别作死,他和路随什么关系,肯定逗着你玩儿呢。”

    雾茫茫“嗯嗯”的敷衍了两声。

    这也就算了,结果当天下午沈庭也出现在了雾松的病房里。

    “看你微薄才知道伯父住院的,既然知道了总不能不来看看。”沈庭解释道。

    雾茫茫心里的想法是,幸亏柳女士不在,不然她又要念叨了。

    不过幸好柳女士知道沈庭曾来探病的消息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毕竟她和沈庭的姑姑关系很好,而且沈庭这个人的做派,也不容易让人将他和雾茫茫暧昧地联系起来。

    其实雾茫茫也不理解沈庭的心思,若即若离的,看不出大方向。

    而且这人是怎么知道自己微博号的?

    雾松在医院里住了将近一个月就回家休养了。

    既然回到了城里,因为雾老板卧病在床的关系,今年过年也不能出国去玩,雾茫茫只能跟在柳女士屁股后面跑上跑下,端茶递水。

    柳女士也不知道是发什么疯,雾茫茫踩着三寸高跟鞋跟她一起应酬人,差点儿没把自己累死。

    怎么想怎么有种柳女士在推销滞销货的感觉。

    至于原本柳女士看中的杜云涛却出了一点儿小插曲。

    这天雾茫茫跟着柳女士出门喝下午茶,结果正好遇到杜云涛跟另一个女的在相亲。

    雾茫茫看了之后毫无反应,这很正常,杜云涛在她这里没有得到确定答案,所以和别的女的相亲看看,无可厚非。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总是要有plana和planb备选才好。

    但是柳女士就有点儿受不了了,当妈的哪有不为女儿操心的,当时就数落了杜云涛两句。

    雾茫茫最终不得不将杜云涛那个“五枝红杏”的微博名改成“枯萎的红杏(五)”。

    因为杜云涛这件事,柳女士对雾茫茫的态度就更恶劣了,每次看她都是怒其不争的表情,连个男人都拴不住,或者简直浪费粮食。

    雾茫茫后面又相了两次亲,不是太肥就是太老,都不合适。

    本来柳女士还想给她安排相亲,连轴转的,幸亏路琳解救了她。

    路琳的品牌二十周年大庆,雾茫茫不能不去捧场。

    柳女士身为双l的资深爱好者当然也收到了邀请函,所以雾茫茫是跟着她一起去的,不过进入宴会厅后,柳女士就充分了展示了她的“交际花”技能,雾茫茫就跟个小丫鬟一样被甩在了一边。

    大概是学校里呆久了,雾茫茫已经很不适应这种场合了,只好到食物区徘徊,表示自己忙着吃饭没空搭理人。

    不如还是有很多好事者,对她这个路随前女友感兴趣。

    旁边伸出一只手里,手里握着一只香槟杯,雾茫茫转过头就看到了宁峥,她接过酒杯抿了一口,不喜欢这个味道,但手里端着个东西,就不会手足无措了。

    “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宁峥道。

    “哦。”雾茫茫不冷不热地应道。

    “明年的新系列,我想用青花瓷的瓷器做包装,你有熟悉的瓷器厂推荐么?最重要的还是设计。”宁峥道。

    这个雾茫茫当然熟悉了,了起自己擅长的事情关系很容易就拉近了。

    到最后雾茫茫和宁峥一边走一边谈,在她自己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别人看她俨然就像宁峥的女伴了。

    “茫茫。”路琳走过来笑着打量了一下雾茫茫和宁峥,“刚才一直找你,躲在哪儿啊?”

    “刚才有点儿饿,吃东西去了。”雾茫茫笑道。

    路琳转了转手里的红酒杯,“走,我给你介绍一下,你最喜欢的设计师今天也来了。”

    今天的晚宴规格很高,很多国际大牌的设计师都有来捧场,雾茫茫最喜欢的是一个法国设计师的牌子,听闻可以见到本人,自然高兴。

    这种时候,雾茫茫当初被逼着学习法语的好处可就显现出来了,对方很高兴雾茫茫会法语,只可惜雾茫茫当初学得不够认真和专心,时间也不长,只能勉强应付几句。

    再观路琳,一口流利纯正的法语,说实话真挺让人羡慕的,瞬间有种自己也能说得这么流利就好了。

    于是雾茫茫想起了自己那趟没能成行的法国之旅来,如果去了,指不定还能练练口语。

    雾茫茫在脑子里回忆了一下自己卡上的数目,心想今年过年一定要好好讨好柳女士,争取拿个大红包,明年四、五月份淡季的时候争取去法国旅游一圈。

    正想着法国,当初那个和自己计划去法国旅行的人就出现了。

    雾茫茫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正准备转身撤退,结果就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握在了手里。

    雾茫茫转头一看,心里差点儿没把宁峥的祖宗八代问候一遍,这绝对是坑自己的表现。

    雾茫茫挣扎了一下,奈何宁峥握得太紧,穿着晚礼服总不好意思上演全武行,雾茫茫微笑着温柔(咬牙切齿)地道:“你干什么?”

    “我想转正。”宁峥笑着回答。

    雾茫茫嘴唇一翘,正准备好好打击一下宁峥,结果还没开炮,就见路随走了过来。

    雾茫茫分了分神,主要是因为没看到路随带女伴儿所以有点儿好奇。

    然后路随的眼神就落到了她和宁峥牵着的手上。

    宁峥几乎是将雾茫茫拖到路随面前的。

    “下飞机直接过来的啊?”宁峥问路随。

    路随“嗯”了一声。

    “过年怎么玩儿啊?改天约着打麻将吧。”宁峥又道。

    路随扫了雾茫茫一眼,又应了一声“嗯”。

    说实话,雾茫茫被路随这一眼扫得头皮都发麻了。

    但既然他和赵新韵都可以当众搂抱,那就表示她和他的事儿已经翻篇了,那么她和宁峥牵牵手应该也没什么,雾茫茫安慰自己道。

    虽然宁峥是路随的兄弟这一点儿,还是有些膈应人。

    等路随离开去应酬其他人之后,雾茫茫立即用指甲掐着宁峥的手心道:“你别玩儿火,小心作死。”

    宁峥忍着疼嬉皮笑脸地道:“我是认真的。你看路随看到我们这样,也没什么表示啊。他不会介意的,蒋宝良和王媛证都扯了。”

    但是我介意啊!雾茫茫心里吼道。

    每次看到路随,雾茫茫心里就觉得超级不自在,各种别扭,所以还是少见为妙。

    不过宁峥这种花花公子,他有空的时候追女人就像狗皮膏药一样,他没空看女人就像空气。

    宁公子现在明显是过年放假腾出空了,雾茫茫心里冷笑,脸色就忍不住带出嘲弄之色,“想追我就按照我的规矩来,下次再动手动脚,小心我揍得你爹妈都认不出你来。”

    雾茫茫撂下狠话就走开了,现在她超级不适应强势的男人,还是温柔的小鲜肉比较可口。

    这种宴会通常会有休息厅,雾茫茫在休息室里找了个床帘后的隐蔽地方坐下,脱下高跟鞋揉了揉脚。

    念书的时候每天都是帆布鞋或者雪地靴,再穿高跟鞋就有些受不了了。

    手机有信息振动提示,雾茫茫划开屏幕看了看,居然是消失了很久的“真我风采”。

    这人也算是能耐了,居然连自己新的微博都知道。

    “你和宁峥在一起了?”

    雾茫茫眯了眯眼睛,说实话她一直以为真我风采可能是宁峥,因为他说话比较猥琐,可是今天看他这样问,雾茫茫显然是猜错了方向。

    如果不是宁峥,今天又在场的话,雾茫茫直接将目标锁定了沈庭。

    可是如果是沈庭的话,未免也太幻灭了吧?

    难道真是表面有多冷,内心就有多骚?

    “还没有。”雾茫茫直接回复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