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73|Chapter 73



    “真巧啊。”雾茫茫一向是个很有风度的前女友,她被甩了那么多次,看到前男友的时候都能保持淑女的微笑。

    上回在排骨店外遇到,那是太意外了,又是第一次,实在没有心理准备,这回就好很多了。

    路随没有回头,淡淡地应了个“嗯”字。

    雾茫茫看着路随冷淡的后脑勺,也不再开口。

    时隔半年之后,雾茫茫看着眼前的背影,只觉有些恍惚,她是真的曾和路随谈过恋爱吗?

    现在想起来怎么那么玄幻啊?

    眼前这个人的冷淡简直是淡到骨子里去了。

    沈庭那种是高冷,一个眼神能把你冻成冰。

    而路随的这种冷淡,就好比你只是他眼里亿万万滴海水中的一滴,你完全蹦跶不起来。

    雾茫茫走了一下神,悲催地忘记按电梯了,结果一路跟着路随到了11楼。

    11楼是svp的病房,雾老板只能住在七楼,即使他有钱也不行,这种丧尽天良的医院,等级制度极为严苛,有钱都不给你住,要留着房间等待,万一哪位大佬突然脑梗塞了,才不至于没房间。

    雾茫茫在看到显示屏上刺眼的阿拉伯数字“11”时,才反应过来,真是糟糕。

    路随在前面走出电梯,余光扫了一眼正在按“7”的雾茫茫,然后唇角翘了翘,径直离开。

    这个笑容雾茫茫看到了。

    她心里跑了一万个神兽过去,这真心是误会,她完全不是余情未了好伐?

    也不是为了多跟他待一秒钟才没有按楼层的好伐?

    不过以路随的自信和自恋,雾茫茫觉得任何解释都是没用的。

    她在路随的眼里大概已经被归类为,自己说分手却又留恋了反悔了的矫情的贱人。

    刚吃过午饭,柳女士来接雾茫茫的班,她下午和杜云涛有约,虽然雾茫茫并不愿意赴约,但是杜云涛的中间人直接联系了柳女士,雾茫茫只能举手投降。

    在这之前柳女士还帮雾茫茫约了去做脸、做头发。

    “犯得着这样正式吗?”雾茫茫不解地道。

    柳乐维瞪了雾茫茫一眼,“你不是说给你介绍个a城的吗?就约在明天下午,他们家本城和a城都有产业,结了婚随便你们住哪里。”

    雾茫茫翻了个白眼,“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今天去见杜云涛也是为了跟他说清楚。”

    柳女士丝毫不以为意,“你也说了,只是男朋友嘛。”

    雾茫茫无语了,柳女士的道德标准一向不高,连带着她生的儿子女儿,道德水准都不怎么样。

    正说着话,有人敲门,雾茫茫还以为是护士,结果进来的是彭泽。

    就是路随那位特助。

    柳乐维看到彭泽时,立即回头去看雾茫茫。

    雾茫茫心里骂了句脏话,然后笑盈盈地走过去,“彭泽,你怎么来了?”

    彭泽手里拿着花束和果篮,“路先生让我送点儿东西过来看望一下雾先生。”

    慰问病人都是一套流程,走完了彭泽就告辞离开,前后停留的时间不超过三分钟。

    柳乐维一把拉住准备出门的雾茫茫道:“怎么回事啊?你和路随……”

    “我和路随是和平分手的,又不是仇人,他知道雾老板出了车祸,送点儿水果这完全是正常礼仪好吗?”雾茫茫一句话,就掐灭了柳女士眼里那朵兴奋的花。

    “嘁。”柳乐维没好气地瞪了雾茫茫一眼,她其实也没指望雾茫茫能和路随再续前缘。

    现在路随的女朋友是赵家的宝贝孙女,那是天生一对儿的金童玉女。

    晚上雾茫茫和杜云涛吃饭时,本想直奔主题,表示异地恋不靠谱,哪知道杜云涛先下手为强,“茫茫,我给你设计了一款小游戏。”

    雾茫茫都已经滚到嘴边的话硬是给咽了回去。

    这么多年,雾茫茫也算见识过不少追求者了,可还从没有一个人单独给她设计过一款游戏。

    女孩子嘛,就喜欢这种独一无二。

    “啊,我看看。”

    杜云涛给雾茫茫设计的游戏是一个益智游戏,一共九十九关,故事的主线是一个美貌无比的公主(头像是漫画处理过的雾茫茫的脸)过五关斩六将,最终救了英雄的故事。

    雾茫茫试着玩了两了关,还挺有意思的,颇为挑战智商,但是又不会碾压得你对自己的智商彻底绝望。

    “怎么样?”杜云涛讨好地问。

    雾茫茫拿了人家的东西,嘴就软了。

    看得出来,这款游戏杜云涛是费了很多心血的。

    “真的是给我一个人设计的?不会放出去给别人玩?”雾茫茫看着杜云涛道。

    “是,绝不会再给别人。等你完通关之后,我就删掉我这边的母本。最后一关通关之后,会有一个宝箱,里面有大惊喜。”杜云涛笑道。

    于是,雾茫茫整顿饭全部在打游戏。

    期间,雾茫茫还开过一次微博,登陆的是她叫“五枝红杏”的小号,将小游戏截屏发到了微博上:这是他给我一个人设计的游戏,独一无二,(*^__^*)嘻嘻……。

    这个小号没有发几条微博,关注的人也少得可怜,只有五个人。

    而如果你有透视眼的话,就能看到雾茫茫还有其他许多小号,分别叫一枝红杏、两枝红杏、三枝红杏之流,一直到九枝红杏。

    在“三枝红杏”那个微博上,最新的微博是,“圣诞夜,他特地从外地赶过来,陪我听夜晚十二点的钟声。还有美美的项链和甜甜的圣诞蛋糕。”微博后面还配了照片,正是宁峥送给她的那个香水项链。

    在“两枝红杏”的微博上,写的是:居然连我的朋友都照顾到了,五折真的很优惠啊。

    在“一枝红杏”那个微博上,写的则是:每天都有人送早饭的日子真是不要太幸福啊。

    而在“九枝红杏”的微博上,写的是:真是莫名其妙的人,居然说别人配不上我。

    这个微博上只发了一条信息,暂时还没有人关注。

    雾茫茫退出微博,将自己最阴暗的秘密掩藏好之后,开始继续游戏。

    饭后杜云涛将雾茫茫送到医院楼下,“我上去看一下伯父吧。”

    雾茫茫的眼睛这才不情愿地离开手机屏幕,抬头看向杜云涛,“不用了,不用了。”

    杜云涛态度很坚决,这可是难得的在老丈人面前刷好感的机会。

    雾茫茫拒绝再三,但她刚进病房门,就见杜云涛拎了果篮敲门。

    雾松和柳乐维对杜云涛还算满意,杜云涛坐了半个小时,也算是见过家长了。

    雾茫茫一路将杜云涛送到楼下,正准备分别时,却见路琳从对面的车上下来。

    “茫茫。”路琳招呼道。

    “路琳姐。”

    路琳快步走了过来,眼神在杜云涛身上溜了一圈,笑着问雾茫茫,“你男朋友啊?”

    若是换了别人问,雾茫茫肯定马上就反驳了,但路家人她实在hold不住,需要保持距离,尤其是路琳。

    所以雾茫茫保持了沉默。

    “不打扰你们了,我上去一下,姑姑在上面住院呢。”路琳道。

    “小姑姑吗?”雾茫茫闻言问道。

    路琳点了点头。

    雾茫茫心想,难怪今天在电梯碰到路随了。

    送走杜云涛之后,雾茫茫懊恼于自己的多嘴,既然知道了路嘉楠生病住院,总不好意思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人家路随知道她爸爸受伤住院都送了果篮,她要是不去看我一下路嘉楠似乎有点儿说不过去。

    再说了,尽管雾茫茫不喜欢,但也不得不承认,她跟着路嘉楠学了不少东西。

    路琳上十一楼取了点儿东西就下楼去了,路随在车里等她。

    “刚才你看到茫茫新交的男朋友没有?”路琳一脸看好戏的表情问路随道。

    路随上下扫了路琳的脸一眼,“你要是变个性,她估计能多看你两眼。”

    路琳立马沉下了脸,但很快又笑了起来,“茫茫的新男友看着不怎么样,也不知道他是有哪点儿好居然追到了茫茫。”

    路随道:“你要是把关心闲杂人等的时间花到正事上,也就不用来求我了。”

    跟路随讲话真心有气死人的风险,路琳冷哼一声,瞪了路随的侧脸两秒,有求于人她也就不戳路随的伤疤了。

    闲杂人?

    这是气儿还没消啊?

    雾茫茫第二天一大早就到了医院,“柳女士,你知道路嘉楠女士生病住院的事情吗?”

    “知道啊,昨天我就送过花篮了。”柳乐维道。

    “你说我应不应该去看看她啊?”雾茫茫实在拿不定注意,只好求助柳女士,因为柳女士经常吹嘘她吃过的盐比自己吃过的饭还多。

    柳乐维扫了雾茫茫一眼,“你想去就去呗,你当初不是一直说她很照顾你吗?”

    雾茫茫挠了挠头发,她该怎么向柳女士解释,路嘉楠其实很看不起她好么?

    不过做人这件事,并不能因为对方不喜欢你,你就能避开俗礼。

    “你和路随不是和平分手吗?如果是真的和平,你为什么不去看他姑姑?”柳乐维一句话当十句,雾茫茫果断被说服了。

    医院门口的花束贵得要命,雾茫茫花了四百元买了一束路嘉楠喜欢的天堂鸟,上了十一楼。

    十一楼是svp病房,一应探病的人都要登记,不在备注栏的人病人一律不见,或者需要请示才能进去。

    雾茫茫不是非见路嘉楠不可,便在护士站登记留下了自己的信息,又写了一张卡片放入花束中,委托护士转交。

    雾茫茫正在写卡片的时候,附近有脚步声响起,然后就听见了路随的声音,“进去吧。”

    雾茫茫正在写字的手僵了僵,然后才转过身去,拿起花跟着路随望路嘉楠病房走去。

    路嘉楠见到雾茫茫时,惊讶的神色转瞬即逝,脸上立即挂上了和煦的笑容,“茫茫,好久没见到你了。”

    雾茫茫将手里的花递给路嘉楠的助理,笑着走到路嘉楠的床边道:“我也很久没见到姑姑了。”

    姑姑二字不过是顺嘴喊出,等喊出来了,雾茫茫才反应过来,脸上带上了尴尬的神色,“听路琳姐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

    “谢谢。”路嘉楠道:“你在a大念书还习惯吗?那边比我们这边可冷多了。”

    “挺习惯的。”雾茫茫道。

    两个人都属于没话找话说,雾茫茫只觉得周身都不自在,“姑姑,你好好保重身体,我……”改天再来看你。

    不过雾茫茫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响亮的“姑姑”给打断了,“姑姑,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菠萝包。”

    赵新韵从门外走进来,后知后觉才看到雾茫茫,然后俏皮地捂着嘴笑道:“原来有客人在。”

    赵新韵放下东西,很自然地走到路随身边,双手抱住路随的手臂,然后转过头看向雾茫茫。

    “这位是……”赵新韵好像不认识雾茫茫。

    “这是雾茫茫。”路嘉楠接过赵新韵的话,又对雾茫茫介绍道:“这位是新河电子的赵新韵。”

    赵新韵朝雾茫茫点了点头,“你好,雾小姐。”

    “你好。”雾茫茫看着赵新韵的眼睛道。

    在余光扫到赵新韵和路随肢体接触的部分时,雾茫茫突然有种醒悟,原本她还以为路随是有些喜欢自己的,分手时也颇为得意是自己先甩了路随。

    到现在看到赵新韵,雾茫茫从盲目的得意里回过神来,原来没有人是必不可少的,也没有什么感情是不能被取代的。

    想到这儿,难免会觉得有时候人生真的没什么意思,赤条条来赤条条去,什么也带不走。

    “姑姑,我改天再来看你。”雾茫茫告辞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