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72|Chapter 72



    a大的校园就像一个巨大的公园,因为昨晚才下了雪,路边的花圃里铺着薄薄的雪层,此刻天空也在飘雪,有渐大的趋势,路上行人很少。

    沈庭慢慢地在路上走着,偶然侧头看到雾茫茫正从湖边往后倒着走。

    沈庭停下脚步,想看看雾茫茫到底在干什么。

    湖边那块地还完整地保持着昨夜的雪被,雾茫茫的脚印是附近的唯一一串脚印。

    而她此刻为了不破坏美感,正沿着自己刚才雪地靴踩出来的脚印一步一步往后退。

    雾茫茫好不容易退到路边上,赶紧掏出手机,把冬日的湖面和刚才她的那串脚印用照片固定下来,发到她的微博上。

    这是雾茫茫念研究生时才申请的号,名字叫“茫茫慌慌”,经常发点儿文艺的小句子小图片,堪堪也有两千多人关注了。

    雾茫茫一边跺着脚一边僵硬地在手机上敲出“千山我独行,万镜(径)人踪灭”的句子。

    以镜子比喻湖面,又能谐音,真是太油菜花了,雾茫茫忍不住给自己的文艺范儿点了个赞。

    别说,白雪茫茫里,那串孤独的脚印还挺小清新的。

    雾茫茫收起手机,把手放到嘴边呵了呵气,转身准备骑车离开,哪知道一抬头就看到了沈庭。

    “真巧啊,你还没走啊?”雾茫茫有些诧异,但接下来反应就是将手机塞到沈庭的手里,“那可太好了,我正愁找不到人。给我拍一张背影吧?”

    雾茫茫将手机划拉开,点出美图秀秀,然后也不管沈庭答应不答应,快速地又沿着她那串小脚印走到湖边,回头对沈庭道:“拍吧,拍自然点儿啊,我就这样慢慢往前走,反正你多抓拍几张就行了。”

    雾茫茫正说着话,眼尖地看到旁边有一个男生过来,她立即指着那人大吼道:“别动!”

    那男生都被雾茫茫给吓着了。

    雾茫茫见那人不动了,赶紧对沈庭道:“你快点儿啊。”

    沈庭盯着雾茫茫看了三秒,才把她的手机举起来。

    等拍完了照,雾茫茫跑到那男生面前,抱歉地道:“对不起啊同学,刚才太失礼了。你现在随便动。”

    那男生被人吼了一下,心情多少有点儿不爽,但是看在雾茫茫的颜值份儿上,大气地摆了摆手,“没事儿。”

    雾茫茫这才走回沈庭旁边,“谢谢你啊,我看看拍得怎么样。”

    雾茫茫把手机拿回来看了看,虽然不是很满意,但也算看得过去了,赶紧地又给微博补了一张照片。

    虽然冬日臃肿得像只熊,但雾茫茫身材高挑,再像熊,那也是可爱的北极熊,这背影一传上去,就收获了不少点赞。

    “博主腿好长好细啊。(流口水)。”

    等雾茫茫的微博忙空了,她才有心思打量起沈庭来。

    大冬天的她都冻成狗了,沈庭居然将大衣脱下来搭在手上,这是得有多热啊,雾茫茫心想。

    “刚才谢谢你帮我,我还有点儿事,先走了。”雾茫茫说完坐上了自己的自行车。

    “茫茫,你能不能陪我吃顿饭?”沈庭突兀地道。

    雾茫茫不理解沈庭怎么会提出这种要求,不过看他一脸沉郁,眉头一直皱着,雾茫茫又说不出拒绝的话。

    最后雾茫茫在沈庭的“随便”二字之下,将他直接带到了学校后门一家麻辣烫小店里。

    冬天就应该吃辣椒才暖和。

    雾茫茫熟门熟路地点了菜,热情地招呼沈庭坐下,抽了几张桌子上的餐巾纸把油光水滑的桌面擦了擦。

    “你别看这家门脸儿小,但味道是这一条街最正宗的。”雾茫茫道。

    沈庭的话一如既往的少。

    麻辣烫上来时,雾茫茫食指大动,对着碗深吸了一口气,拿了筷子就开动,也懒得理会沈庭。

    这位沈公子大约是有洁癖,坐在小店里全身都绷紧了,像是生怕被不干净的人碰到一样。

    指望他动筷子就更不可能了。

    雾茫茫可懒得应酬这些大爷的脾气,自顾自地吃起来,虽然她吃相很秀气,但是不一会儿鼻尖就开始冒汗了,这就是麻辣烫的魅力。

    雾茫茫将头上的绒毛耳套先摘下来,最后又将身上的羽绒服脱了才算完事儿。

    沈庭看着雾茫茫辣得绯红的脸颊,出声道:“这些东西不健康,你少吃点儿,伤胃。”

    雾茫茫理解老男人都开始讲求养生的心理,所以也不反驳沈庭,只笑着点了点头。

    “雾茫茫。”有响亮的女声在狭窄的空气里响起,雾茫茫抬头一看,喊她的是曾茹绫。

    “好啊,这才几天啊,又换了一个。”曾茹绫快步走到雾茫茫身边,好奇地打量了沈庭一番,然后在雾茫茫耳边悄悄道:“好帅啊,我就喜欢这种冰山男。”

    曾茹绫是言情小说爱好者,天天追文追得喊爹骂娘那种,最爱冰山面瘫男。

    “赶紧把他拿下。”曾茹绫唯恐天下不乱地道。

    雾茫茫的脸上分不清是被辣红的还是羞红的,她轻轻摇着头道:“不是。”

    曾茹绫姓她才有鬼诶。

    “好啦好啦,不阻你们啦。”曾茹绫拉着跟她一起进来的女孩儿走到后头点菜去了。

    雾茫茫做了个无奈的投降手势,对沈庭道:“抱歉。”

    “没事。”沈庭摇了摇头。

    话音刚落,雾茫茫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接起电话,是郭雪峰打过来的。

    “茫茫,你在哪里?”

    “我在吃饭呢。”面对自己颇为中意的追求者,雾茫茫的声音很自然就柔和了一度。

    “跟谁啊?男的女的?”

    雾茫茫一听这话就皱起了眉头。

    这还没上位呢,不过就是她态度软化了一点儿,郭雪峰居然就开始查岗了,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男的。”雾茫茫冷声道,“不跟你说了,我吃饭了。”

    要说谈恋爱还是要跟郭雪峰这种人最舒服,雾茫茫这俨然就是女王范儿啊,电话说挂就挂,脾气想发就发。

    雾茫茫刚挂了电话,下一刻郭雪峰就冲了进来,一直冲到雾茫茫的面前才停下,然后深呼吸了一口,笑着道:“茫茫。”

    雾茫茫看了郭雪峰一眼,难怪刚才打电话来查岗呢,原来是看到了。

    “这么巧啊,你也在这里吃饭,不如一起坐吧。”郭雪峰不请自来地道。

    雾茫茫没有反对,说不得她其实还有点儿享受郭雪峰这种明明白白的介意和在乎。

    “嗯,你去点菜吧。”雾茫茫当然不可能不给郭雪峰面子,毕竟是未来男朋友嘛。

    “这位是?”郭雪峰侧头看向一直没动静儿的沈庭。

    雾茫茫这才替沈庭介绍道:“这是我师兄,郭雪峰。”然后又对着郭雪峰道:“这是我表弟女朋友的哥哥沈庭。”

    郭雪峰眨了眨眼睛,这关系真是够转折的啊,但是既然有那么点儿亲戚关系,郭雪峰的敌意就减轻了不少,他转头看了看雾茫茫,柔声道:“你坐一下,我马上回来。”

    雾茫茫不知道郭雪峰又发什么疯,但脸上却依旧带着微笑地点点头。

    “你男朋友?”沈庭问。

    因为沈庭的语气让雾茫茫有点儿不愉快,所以并没有反驳,只是问道:“你真的不吃吗?”

    沈庭摇摇头。

    郭雪峰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瓶热奶茶递给雾茫茫,“给你,麦香奶茶,没加珍珠。”

    “谢谢。”雾茫茫的微笑立即绽放成了灿烂的笑容,她双手捧住暖暖的奶茶,冬天她不怎么喝冷饮,而这小店里只有雪碧、可乐,所以她没要饮料。

    雾茫茫没想到郭雪峰这么细心,偷偷给他加了五分,争取缩短他的考察期。

    一顿饭吃下来,沈庭一下筷子都没动,也不说话,郭雪峰却话痨似地一直逗雾茫茫开口,好在沈庭面前彰显他和雾茫茫是多么有共同话题。

    稍微有点儿自尊的男人就该自动隐退才对。

    哪知道沈庭一直陪着雾茫茫吃完麻辣烫才起身。

    “走吧,我送你回宿舍。”沈庭道。

    其实雾茫茫都有点儿拿不准沈庭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她只好跟郭雪峰道别。

    “那我明天早晨去图书馆给你占位置。”郭雪峰道。

    雾茫茫点点头,期末考试的时候图书馆的位置总是不够用。

    沈庭一路将雾茫茫送到宿舍楼下的路灯旁边,虽然明知不该自己多嘴,但看着灯光下皮肤几乎呈半透明的雾茫茫道:“他配不上你。”

    心浮气躁,意气用事,甚至还十分幼稚。这是沈庭观察了一个晚上后,对郭雪峰的评价。

    雾茫茫偏了偏头,说实话她没有沈庭这种认知。

    “谢谢你的忠告,我会考虑的。”雾茫茫早已经从路家人那里学会表面敷衍的功夫了。

    没有必要跟外人讨论这些。

    或许在沈庭看来郭雪峰条件不算好,也不够成熟,可是雾茫茫就喜欢他身上那股劲儿,这是和成熟的事业型男性谈恋爱所不能感受的真挚和炙热。

    正因为这样,雾茫茫对郭雪峰的一些不算太糟糕的缺点都可以包容。

    比如爱吃醋,爱查岗之类的毛病,无伤大雅。

    沈庭一看雾茫茫不以为然的表情就知道这姑娘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你没必要因为和路随分手了就自暴自弃。”沈庭道,他很少这样多嘴的,对雾茫茫也算是特例了。

    雾茫茫直视沈庭的眼睛,这人哪知眼睛看见她自暴自弃了啊?

    要搁以前,雾茫茫直接就甩沈庭一脸了。

    不过现在她已经学会克制,不和闲杂人等讨论自己的感情经历了。

    “谢谢你的关心,我上楼了。”雾茫茫抱起自己的书头也不回就进了宿舍楼。

    心里暗骂,沈庭这是吃错药了吧。

    晚上雾茫茫躺在床上,上回相过亲的杜云涛每天都有微信问候,雾茫茫虽然对他的职业比较感兴趣,但对他的人并不太热情。

    杜云涛工作在身,每天加班,虽然有心追求雾茫茫,可惜一直空不出时间去a大看她。

    对于这等成熟事业男,雾茫茫如今是谢绝不敏,所以并不回杜云涛的微信,但这人真的挺坚持的。

    至于宁峥,晚上也有微信或者电话过来,大概两、三天一次的频率,雾茫茫多半都是装没看见。

    寒假之前,宁峥总算抽了一趟空到a大逮人,黄色的兰博基尼闪瞎了许多人的眼睛。

    雾茫茫戏谑道:“你不是老哭穷吗?怎么不把车卖了?”

    “二手车不值钱,再说了,卖了车我怎么接美女吃饭?”宁峥靠在门边对雾茫茫笑。

    “抱歉,晚上约人了。”雾茫茫是真心约人了,她的时间也是很不好约的好伐?

    “没事。”宁峥笑了笑。

    晚上雾茫茫和郭雪峰以及一众室友吃完饭唱完歌回来,刚回宿舍就接到了宁峥的电话,雾茫茫将头往外一探,就看到了楼下那个人,指间一点猩红。

    宁峥似乎很累,嘴边有过夜的胡渣,显得有些颓唐,但是魅力丝毫不减,反而更见邪性。

    雾茫茫宿舍里两个女生,曾茹绫看好沈庭,唐晓君则迷恋宁峥,至于郭雪峰,他在小姑娘的眼里确实不如帅大叔的吸引力大。

    “你怎么没走啊?”雾茫茫心里直呼“哎哟喂”,花花公子追女人的手段,她都有些hold不住了,这深情范儿端得太好了。

    “等你吃宵夜啊。”宁峥道。

    “我不吃宵夜的,会长胖。”雾茫茫道。

    宁峥叹息一声,“对不起,最近实在有点儿忙,我两天没合眼了,明天晚上要飞美国,所以这么久都没看你。”

    雾茫茫的内疚感被宁峥带出来了,她不过逗着他玩一玩,但看宁峥这么忙还抽空过来在寒风里等她,她又觉得自己过分了一点儿。

    “宁峥,我……”

    下一刻雾茫茫的话就被宁峥微凉的唇堵在了嘴里。

    “壁咚”的杀伤力太大,雾茫茫慌忙地推开宁峥,一下就用手背捂住嘴,把刚才拒绝的台词都忘光了。

    而宁峥则用手指缓缓划过他的嘴巴,似乎在反复品尝回忆,脸上一脸的得意,“茫茫,别说我不爱听的话,我知道我现在没资格,给我一点时间,别急着答应那小子。”

    走进宿舍楼,雾茫茫一直用双手捂着发烫的脸。

    哎哟妈呀,雾茫茫今晚被宁峥勾得有点儿荡漾了,这就是花花公子的魅力,就跟巧克力一样,明知道吃了会长胖,还是忍不住尝两口。

    要说郭雪峰那可真比宁峥好太多了,可是这小伙子太过实诚,雾茫茫的女王范儿端在那儿,他连牵雾茫茫的手都不敢,更别说壁咚了。

    这就是经验不足,其实女人并一定喜欢一味软和的男人,该强硬时还得强硬,该激进时还得激进。

    雾茫茫都恨不能教郭雪峰两招来对付自己了。

    一个学期很快就过去了,寒假时雾茫茫本来不打算回城的,留在a大帮程教授打打下手,赚赚外快什么的,春天时才有钱出去旅游。

    国外是不考虑了,但大理、洱海什么的还是可以去畅游一番的。

    可惜计划不如变化快,雾茫茫刚进实验室,就接到柳女士的电话,说雾老板出车祸了。

    把雾茫茫吓得差点儿从楼梯上滚下去,二话不说连东西都没顾得上收拾就去了高铁站。

    这年头高铁比飞机都快,不过雾茫茫买不到坐票,只能一路站回城。

    “爸爸,你没事吧?”雾茫茫冲进病房。

    柳女士正在给雾松削苹果,见雾茫茫进来,淡淡地道:“你爸爸脚断了,伤筋动骨一百天,现在好了,不会见天儿的出去鬼混了。”

    雾茫茫看了看雾松打石膏的那条腿,虽然看不出个名堂来,但是看雾松面色不算差,这才放下心来。

    “蛋蛋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你回去看着他。让阿姨熬点儿大骨汤,明天给你爸送过来。”柳乐维吩咐道。

    雾茫茫点点头。

    第二天雾茫茫到医院时,不仅带了汤,还给雾松带了个pad过来,里面是她连夜下的美剧。

    美剧这东西脑洞开得太厉害,男女通杀,雾老板虽然带病也可以坚持工作,但总没有以前那么潇洒,得闲看看美剧,也还是挺不错的消遣。

    而且柳女士这个糟糠妻也并不能一直陪着雾老板,她一天事情太忙,这个宴会那个展览,仿佛少了她地球就玩不转了。

    当初柳女士靠着雾茫茫是路随女友的关系,建立了不少人脉,她自己也很有能力,所以雾茫茫虽然和路随分手了,但是柳女士的社交圈已经大了无数倍,事情太多,分身乏术。

    “你回去吧,不用待在这儿,我有护工就可以了。”雾松看着雾茫茫道。

    雾茫茫摇了摇头,抱着自己的电脑坐到旁边的沙发上,“我回去也没事,留在这里陪你吧。蛋蛋送到外公家了,你别担心。”

    雾茫茫坐在沙发上潜心写论文,虽然坐姿不算舒服,可也不是不能克服。

    她是过来人,知道生病受伤的时候,虽然有保姆和护工伺候,可是到底比不得有个家人在旁边。

    哪怕什么也不做,只是陪着她也好。

    将心比心,雾茫茫就不愿意让自己老爹一个人躺在病床上了。

    雾老板也算有些脸面,来探病的人不少,送果篮的就更多,不过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路琳会来探病。

    “路琳姐,你怎么来了?”雾茫茫赶紧站起身。

    雾松也坐直了身体。

    路琳将果篮递给雾茫茫,“我听说雾先生出了车祸,所以来看看。”

    路琳的到来,绝对使病房生辉,雾松的脸都笑烂了,他平时其实也是很有架子的人,但是对上路家人就不同了,不说跪舔,但是诚惶诚恐总是少不了的。

    路琳小坐了片刻就起身离开了病房,雾茫茫将她送到门外,“谢谢你,路琳姐。”

    “你跟我客气什么。过几天我请你吃饭,这两天你先照顾好你爸爸。”路琳拍拍雾茫茫的肩膀道。

    雾茫茫点了点头道:“好,不过该是我请你吃饭,还没谢谢你上次衣服的事情呢。”

    说起衣服的事情,那是前不久的事儿,雾茫茫和曾茹绫逛街,曾茹绫家境不错,喜欢的牌子都价格不菲,尤其钟爱双d这个牌子。

    双l是路琳的牌子d主打的是周末休闲风,很适合年轻人,价格比双l稍微便宜一点点。

    不过也算是比较贵了,一件衬衣都是四千起价,曾茹绫一年最多也就能入手一、两件。

    但是不买总可以看,曾茹绫当时就看中了一条冬天穿的连衣裙,喜欢得不得了,可惜价格太贵,要九千大洋。

    但是因为太喜欢了,于是厚着脸皮问导购有没有折扣。

    其实问了也是白问,这个牌子从来不打折的。

    不过这种店,导购很会看人辨色,微笑道:“如果有我们品牌的vip卡,可以打九点五折。”

    双l的vip卡,要年消费百万,或者一次消费三十万以上才能拿到。

    一般存几个月的钱才能买名牌的人是不用想的。

    曾茹绫摇了摇头,忍不住问雾茫茫道:“你有这间店vip吗?”

    因为雾茫茫衣服的牌子都不错,所以曾茹绫才有此一问。

    雾茫茫倒是穿过很多这个牌子的衣服,这得回溯到和路随在一起的时候,衣服都是一上新了就主动送到她衣橱里的。

    其实雾茫茫自己倒是不怎么喜欢双l,太名媛化了。

    “我不知道。”雾茫茫的确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不过我妈可能有,她喜欢这个牌子。”

    导购立即笑眯眯地道:“小姐说一下电话号码就可以了。”

    雾茫茫随口道:“139……”

    等说完了,雾茫茫才反应过来,这是报的自己的手机号码,“哦,错了,我报成自己的了。”

    但导购的神色却变得有点儿奇怪,看了看电脑,又看雾茫茫,看了雾茫茫又看电脑,“抱歉,两位小姐请稍等。”

    雾茫茫和曾茹绫面面相觑。

    过了一分钟那位导购才重新过来,“雾小姐,你朋友买我们牌子的衣服可以享受五折优惠。”

    曾茹绫一脸“我没听错吧”的表情,嘴巴都已经笑歪了。

    雾茫茫当时就给路琳去了电话。

    路琳道:“你能穿我的衣服我简直求之不得,你的资料我早就给下面了,你随便选。今后只要是你朋友买我的衣服,都是五折。”

    霸道女总裁出马就是不一样,雾茫茫穿衣服都不用给钱的。

    为了衣服的事情,雾茫茫当然得感谢路琳,虽然她自己没有选,可是曾茹绫简直是爱死雾茫茫了,连她表哥都靠边站了。

    雾茫茫在医院里照顾了雾松一个礼拜,晚上柳女士过来陪床,她则是早晨把大骨汤带过来。

    这天雾茫茫提着保温桶匆匆从医院大门跑进去,外面在下雨所以路有点儿堵,柳女士一直打电话催她,因为等下柳女士还有事情要办,等着雾茫茫把她要的衣服和首饰给她带过来。

    雾茫茫看着前面快要合拢的电梯门,大声喊道:“等一等,请等一等。”

    雾茫茫一手拿着保温桶,一手提着一个大纸袋子,甩开腿冲进电梯,喘着气道:“谢谢,谢谢。”

    “不客气。”

    这声音简直像是晴空响炸雷,雾茫茫一抬头就看见了路随。

    此时电梯厢内就他们两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