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71|Chapter 71



    圣诞节,学校里的学生过得特别有气氛。

    大概是空闲时间太多,所有节假日,管他中国的、外国的,统统都要认真过。

    雾茫茫的寝室在她的捣鼓下,红的、绿的贴了满屋,买了雪人玩偶,还挂了铃铛和长筒袜,角落里立着一株小小的圣诞树,上面绕着灯,晚上点了非常漂亮。

    每个到她们寝室的人就要“哇哇”叫美。

    虽然陋室简单,但只要有心,生活处处都可以精致。

    晚上雾茫茫拉了曾茹绫去学校的舞厅跳舞,这里跳舞的人舞蹈总类格外多,很多小伙子来飚街舞,breaking,hip-style,应有尽有。

    女孩儿跳新爵士和拉丁的居多,雾茫茫特别喜欢,空闲之余还参加了学校的舞蹈社团学新舞。

    她业余活动多得不得了,找人都得预约。

    宁峥到a大时,足足等了雾茫茫一个小时,才等到她接起电话。

    雾茫茫拢了拢自己毛茸茸的睡衣,大冬天的实在太冷,懒得换衣服就下了楼。

    宁峥看着胖得像只熊一样的雾茫茫,嗤笑出声,“你这是要冬眠啊?”

    而雾茫茫看到宁峥的时候,也是一愣,然后差点儿没笑弯了腰,指着宁峥笑得喘不过气来道:“你这是做什么啊?”

    宁峥身上穿着不知哪儿借来的圣诞老人的红衣服,黑靴子,下巴上黏着白胡子,让他一张俊脸显得特别滑稽。

    见雾茫茫这样笑,宁峥有点儿小小的尴尬,这么大年纪了,追女孩儿用这么幼稚的手段确实有些好笑,“圣诞公公来给你送礼物,你再笑,礼物就没有了。”

    说实话,雾茫茫还真有点儿小感动。按说宁峥这会儿应该在路园的圣诞晚宴上的。

    “送什么礼物?”雾茫茫问。

    “把手伸出来。”宁峥道。

    雾茫茫将手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来,白嫩嫩的小手被她的熊熊睡衣衬托得格外小,宁峥伸手拉住雾茫茫的手。

    雾茫茫笑容一敛,用力往后抽手。她现在对激进型的追求者没有多少好感。

    宁峥使力不让雾茫茫抽出去,另一只手握成拳头,将东西缓缓放入雾茫茫被摊开的掌心里。

    宁峥送的是一条项链。

    “我们公司出的第一条圣诞限量款珠宝香水。”宁峥道。

    项链的坠子是一个设计感十足的拇指指甲大小的香水瓶子,宝石雕刻。

    雾茫茫道:“我知道,和兰玥珠宝合作的嘛,广告都铺天盖地了。”

    “这是生产的第一条,送给你。”宁峥道。

    雾茫茫合拢右手,收下了项链。

    “喏,还有这个,圣诞蛋糕,送给你和你的室友,别忘了告诉她们,要帮我说好话哦。”宁峥笑道。

    “我还得坐最晚一班飞机回去,你上去吧。”宁峥道。

    宁峥身上还穿着晚宴的礼服,脖子上打着领结,看着像是从路园圣诞晚宴中途逃出来的,这会儿又要赶回去。

    换了别人,早就被宁公子这举动给打动了。

    不过雾茫茫一向是没心没肺的,宁峥追女孩儿的手段真是不容小觑,不过也仅仅是追你时,你才有这个待遇。

    因为宁峥穿着圣诞老公公的衣服太显眼,第二天整栋宿舍楼的人几乎都知道昨晚雾茫茫有个追求者来表白了。

    “最看不惯这种脚踏两只船的贱人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要脸。”

    王嘉琳几乎就是当着雾茫茫的面骂出这句话的,就差没指名道姓了。

    她是郭雪峰的暗恋着,可惜郭雪峰对她没有兴趣。

    雾茫茫路过王嘉琳的脚步一停,依照她脑子里的设想,她应该pia王嘉琳一耳光,然后高调地骂她一句丑女多作怪,势必要把傲慢无礼的娇娇女演绎得淋漓尽致,出口恶气才不会憋死自己。

    而雾茫茫确实也差点儿就这么做了,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骂不出口。

    似乎有点儿拉低自己的档次。

    于是最后千言万语都汇作了一个怜悯的眼神。

    雾茫茫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是被路家人给影响了。

    “那种人你别理她,自己吃不到葡萄还说葡萄酸。”曾茹绫安慰雾茫茫道,“他们学院有两个男生都在追她呢,她心里喜欢我表哥,但一样吊着那两个男生。”

    雾茫茫笑了笑,谢谢曾茹绫的安慰。

    其实雾茫茫上那么多年学,还真没有什么交心的女性朋友,她上大学时那就是所有女生的眼中钉,高调炫富,嚣张又狂妄。

    如今想起来还真觉得好笑,谁没有脑残的时候呢,对吧?

    宁峥高调追求雾茫茫的消息,当然会传入郭雪峰的耳朵里。

    但郭雪峰并没有来质问雾茫茫,反而是越发殷勤,大概是有危机感了。

    说实话,郭雪峰长得还行,家里条件不错,自身又是大有前途,爱运动,篮球打得挺好的,足球也不错,高大爽朗,喜欢他的女孩儿不要太多。

    这边雾茫茫虽然久攻不下,但是郭雪峰还是很有自信,觉得自己最终肯定能抱得美人归的。

    其他情敌都没有办法让郭雪峰升起焦虑感,但宁峥不一样。

    据说小女生都喜欢有钱又帅的长腿欧巴。

    因为宁峥的出现,雾茫茫她们整个寝室的待遇都不一样了。每天早晨郭雪峰都会买好三分早饭送到楼下等雾茫茫下来取。

    本来是可以请其他女生带上去的,不过曾茹绫表示,为了怕有人给雾茫茫的饭里放□□,还是辛苦雾茫茫自己下去取吧。

    早餐每天郭雪峰都是变着花样买的,吃人的嘴软,雾茫茫觉得自己快hold不住了。

    结果最坏的就是曾茹绫。

    “你千万别答应郭雪峰,你这一心软,我们就没有早饭吃了。好歹你也等我们仨熬过这个冬天再答应他啊,春天才是发、情天,等暖和了我们起床容易了,随便你们怎么整。”

    “真是最毒妇人心啊,他可是你表哥呢。”雾茫茫笑着去拍曾茹绫。

    “一表三千里,睡觉最大。”曾茹绫表示。

    雾茫茫倒是无所谓,天大地大室友最大,她挺喜欢曾茹绫这个妹子的,好朋友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对于自己喜欢的人,雾茫茫的妥协程度,大概连她自己都想象不出。

    至于宁峥这边,他公事太忙,能去雾茫茫面前刷存在感的机会实在不多,只能每天微信问候。

    不过雾茫茫对异地恋毫无兴趣,也没有心思跟宁峥在网上打情骂俏,她更喜欢实实在在的关爱,比如每天买早餐什么的。

    所以雾茫茫很少回复宁峥。

    宁峥在心里骂得咬牙切齿,没心没肝的小娘儿们,太懂吊人胃口了。

    宁峥就是典型的贱胚子,女人不理他,他反而更感兴趣。

    “手机有什么好看的,你还打不打了?”沈庭没好气地看着宁峥。

    宁峥收回手机,看了沈庭一眼,嗤笑道:“心情这么差啊?被甩了?”

    何妍最近跟沈庭闹得厉害,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长久地忍受暗不见天日的感情生活。

    何妍也不例外,因为沈庭不能以平等的态度对她,她已经提出了分手。

    可惜沈家接受不了这样的媳妇。

    沈庭冷冷地扫了宁峥一眼,打了一张二条。

    “胡了。”路随将牌推到。

    “看来我们仨还是路随最厉害,人家是情场赌场双得意啊。”宁峥笑看着坐在一旁正和王媛聊得很开心的赵新韵。

    新欢旧爱聊得如此投机,宁峥莫名觉得有些喜感,忍不住幻想了一下雾茫茫也在的情形,连宁峥自己都忍不住抖了抖,有一种自己兄弟几个怎么全在捡路随剩菜的感觉。

    但感觉还好,不算难以下咽。再看蒋宝良,将王媛捧得跟什么似的,真的是一物降一物。

    “周末去打球吧。”沈庭提议。

    “我不去了,后天我和新韵去瑞士滑雪。”路随道。

    “我也没时间。”宁峥赶紧跟着表示,他已经很多天没见着雾茫茫的面了,这臭丫头连电话都不回他的,明显是要跑的节奏。

    打完麻将,度假村的老板来请男士们去泡温泉,女士则去享受spa去了。

    度假村刚开张不久,宁峥和张回春有合作关系,所以今天才邀了路随他们几个来捧场。

    张回春好不容易见着真神,当然要费尽心机地巴结。

    泡温泉就是个噱头,几个男人泡有什么意思。

    包间里已经有十几个穿着比基尼身材火辣到爆的小姑娘等着了,一律都是二十岁左右,正青春无敌。

    最漂亮那个个子最高,一眼望去就看到了,宁峥的心晃悠了一瞬,这姑娘长得居然跟雾茫茫有点儿像,尤其是嘴巴。

    不过雾茫茫是芭比娃娃那种美,而眼前这位既清纯又妖娆,眼神很会勾人。

    因为在场四位男士第一眼看的都是shirley,以至于张回春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shirley倒是很有眼色,主动就走到了路随旁边,娇滴滴地道:“我帮你换衣服啊。”

    路随往旁边一侧,对张回春道:“我们不用这些,叫她们出去。”

    一旁的蒋宝良松了口大气,心里虽然痒痒的,但是他是带着王媛过来的,好不容易将姑奶奶搞到手,可不能破戒。

    沈庭是无所谓。

    宁峥则稍嫌遗憾地看着shirley的背影,他孤家寡人一个,好久没吃肉了,眼看着有个顺眼的,居然就这么被打发了。

    宁峥笑着抱怨道:“路随,你太不够意思了,自己吃饱了,就不管他人死活了啊?”

    蒋宝良道:“你与其眼红路随,不如自己赶紧正经找一个呗,赵新韵可不是好惹的,现在女人都不好惹。”然后蒋宝良捶了一下宁峥,“早知道有这种安排,你怎么不提醒我们一下?”

    蒋宝良有点儿遗憾这回把王媛带来了。

    宁峥笑道:“是我的不是。”

    四个男人泡温泉没有女人确实少了点儿意思,好在还有美酒作伴,热气蒸腾了酒气,让人醺醺欲醉。

    “你这是决定娶赵新韵了吗?”宁峥状似随意地问路随。

    路随喝了一口酒,半眯着眼睛看向宁峥道:“怎么这么关心我的私事?”

    宁峥笑道:“我看你老大不小了啊。小姑姑就差把你押上床生儿子了吧?”

    路随转了转酒杯,“是到年纪了。”

    宁峥往后仰了仰叹息一声,“我也想定下来了。人老了,没有精力再在小姑娘身上打转咯。”

    蒋宝良笑道:“你这是想祸害哪个姑娘啊?”

    宁峥笑而不答,其实他也挺意外的,刚才聊到婚嫁问题,他想起雾茫茫,居然觉得结婚也不算糟糕。

    原本周末宁峥想去看雾茫茫的,结果突然来了公事,又只能作罢。

    反而是沈庭意外地看到了雾茫茫。

    此刻,雾茫茫正骑着自行车,前面的车篮里放着几本图书馆借来的书,她骑着车沿着湖边往寝室走。

    天上飘着雪,雾茫茫带着白色的毛茸茸的耳罩,穿着白色羽绒服、牛仔裤、雪地靴,脸冻得红扑扑的。

    沈庭一侧头,就看到了车窗外的雾茫茫。

    “茫茫。”

    雾茫茫听到有人喊自己,侧过头就看见了摇下车窗的沈庭。

    “是你啊。”雾茫茫一脚踩在地上,停下自行车。

    沈庭开门下车,看见雾茫茫在原地跺了跺脚,将冻得通红的手放到手边呵气。

    鼻尖红彤彤的,像只可怜的小兔子。

    沈庭心里微微拧了一把,他还没见过雾茫茫这样的模样,以往见她总是骄矜而活泼的。

    沈庭多少知道一点,雾茫茫和路随分手之后,她父母对她的态度,这都是沈媛梨说的。

    雾茫茫在沈庭眼里看到同情之后,有点儿啼笑皆非,说实话她觉得自己现在过得很好,并不需要怜悯。

    “我是忘记带手套了。”雾茫茫赶紧解释道,校园里骑自行车实在太正常了,毕竟学校太大,走路多费劲儿啊,而开车又没有必要。

    “有时间喝杯咖啡吗?”沈庭问。

    雾茫茫迟疑了片刻,拿不准沈庭怎么会想和自己喝咖啡。

    “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的。”

    雾茫茫这才点了点头。

    雾茫茫选的咖啡馆就在学校里面,是勤工俭学的学生开的,环境一般,但是咖啡味道不错。

    “你来a大是看何妍吗?怎么没见到她?”雾茫茫捧着热乎乎的奶茶问,因为和何妍不是一个学院,所以来往并不多,只偶尔擦肩而过,也并没有过多交谈。

    “我和她分手了。”沈庭道。

    “哦。”雾茫茫并不意外,当初路随就说过沈庭和何妍没有希望的。

    雾茫茫和沈庭小坐了一会儿,奈何沈庭实在不是话多的人,问过她的近况后,就无话可说。

    雾茫茫自觉尴尬,借口社团有活动就告辞了。

    雾茫茫刚走,何妍就进了咖啡屋,看到沈庭的时候,眼圈一红将脸撇到了一边,要了一杯咖啡带走。

    等何妍回过头时,沈庭已经走到咖啡屋外。

    何妍看到沈庭挺拔的背影,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了满脸,她曾经以为她是不一样的,他们曾经那么相爱,每个缠绵的晚上,都让她觉得沈庭是爱她的。

    可惜当感情面对现实时,却是那样不堪一击。

    何妍的自尊让她做不到,甘心给沈庭当情人,看着他和其他女人结婚。

    “沈庭,你这个混蛋。”何妍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推开咖啡屋的门冲了出去,将滚烫的咖啡杯往沈庭后背砸去。

    沈庭的背心一热,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何妍,轻轻摆了摆手表示再见。

    因为爱,所以割舍时总是伤情。

    因为爱得不够,所以没有办法冲破一切阻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