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68|Chapter 68



    其实雾茫茫的声音十分清晰,但此刻在餐厅里的所有人都怀疑自己是幻听了。

    路随手中刚拿起的刀叉再度放下,老彼得和安妮对视一眼,悄无声息地退出了餐厅。

    “再说一遍。”路随看着雾茫茫道。

    雾茫茫闭了闭眼睛,长长地呼吸了一口,转向路随道:“我说,我要分手。”

    “就为了我不许你打游戏?”路随略带讥诮地道。

    雾茫茫觉得路随的语气里充满了“为了芝麻点儿大的事情你就要跟我分手,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这种恶意。

    雾茫茫最气恼路随的一点儿就是这个。

    在她看来很重要的东西,在路随看来却是无足轻重,抬手就能抹去的东西。

    雾茫茫没回答路随的话。

    路随轻叹一声,“我想今天的事情我的确做得过了点儿。我向你道歉,马上让人将你的游戏数据恢复好不好?”

    雾茫茫没想到路随会这样说,沉默片刻后低下了头。

    有些话说出口的时候才发现,其实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困难。

    雾茫茫重新抬起头看向路随。

    这个人无疑是长得极英俊的,举手投足都充满了魅力,优雅矜贵。

    巨大的财富、聪明的脑袋以及丰富的阅历给路随镶上了无数道金边。

    路家更是普通人都向往的顶级阶层。

    雾茫茫其实特别感激路随,她没想到茫茫人海里,路随会把自己捡起来,让她错觉自己成了一颗珍珠。

    而交往这么久,路随待她也是极好的,这一切雾茫茫都知道。

    所以她欢欣雀跃,可又诚惶诚恐,小心翼翼地跟在路随身后,生怕有哪个举动会惹得他不高兴,收回对她的关爱。

    尽管如此患得患失,但雾茫茫依然贪恋路随给她的温暖。

    她不愿意主动离开,所以早忘记了当初考研的初衷,哪怕路嘉楠不喜欢她,她还是厚着脸皮去长辈面前刷好感。

    可是这一刻,雾茫茫突然就像被冷水泼醒的小狗一般。

    她不听话,路随就将肉骨头从她的餐盘里拿走,见她难得地发飙了,逗着她又将肉骨头扔回她的盘子里。

    雾茫茫其实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缺陷,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对着她所有的主人摇尾乞怜,这大概就是天生性贱吧。

    以前是爸爸妈妈,可惜摇尾巴的成效不大。

    后来长大了,就遇到了那个人,把所有的爱消费一空,即使将自己弄得像个可怜的傻瓜,也还是挽回不了。

    到现在,好像是遇到一个好主人,只是……

    只是雾茫茫害怕了。

    十八岁的痛苦早已经过去了七、八年了,雾茫茫一直做得特别好,很少记起,可是近日频频忆起当初,又忍不住将路随和他比较。

    这让雾茫茫觉得烦躁,又开始害怕。

    害怕自己再也压不住当年尘封的东西。

    一个人如果一直浑浑噩噩都还好,最怕的就是半梦半醒,求生不能,求死却又不得。

    路随将手探过桌面,伸向雾茫茫。

    雾茫茫愣了愣,还是将手放到了路随的掌心里。

    “但这次我的妥协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茫茫。两个人的感情里,不能拿分手来要挟对方。如果我也失去理智同意你分手呢?”路随问雾茫茫。

    其实普通人谁没有经历过几次分手又复合,复合又分手呢?不过是吵架吵得太厉害了,短暂冷静一下而已,第二天就后悔了的大有人在。

    但是路随当然不一样啦,bigger高一点儿,自律甚严,古语云:好马不吃回头草,他奉之为圭皋。

    分手了就是分手了。

    雾茫茫依然低着头,路随则收回手道:“吃饭吧,菜都凉了。”

    雾茫茫没有动,低声道:“我是认真的。我要分手。”

    路随重新放下刀叉,这一次碰得盘子微微作响,对他来说已经是盛怒的表现了。

    “你确定吗?”路随问。

    这就像是智力节目里主持人问选手,你确定自己的答案吗?

    不自信的人或许会更改答案,自信的人则会坚持。

    雾茫茫咬了咬嘴唇,点了点头。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路随多此一举地问道。

    雾茫茫的眼前率先浮现的就是雾老板和柳女士的脸,顿时迟疑了半分。

    “茫茫,不要在盛怒的时候做决定,因为你将来会后悔的。你要是觉得累了,可以先回房去休息一下。”路随道。

    “安妮……”路随呼唤安妮送雾茫茫回房。

    雾茫茫将手搭在路随的胳膊上,阻止了他呼唤安妮。

    雾茫茫很了解自己,如果她上去睡一觉之后,恐怕就再也没有勇气离开了。

    害怕雾老板和柳女士失望是一点,眷恋这种高高在上的施舍的爱意也是一点。

    “不用,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雾茫茫站起身冷静地看着路随道。

    路随的眼睛深邃而阴沉,渐渐浮起薄冰,雾茫茫心知自己有些不识好歹,可是走到这一步已经无可挽回。

    “那好,你告诉我你真正想分手的原因,如果合理,我们就分手。”路随平静地道。

    哪怕有些生气,但他依然足够理智,雾茫茫心里有一丢丢的失落,可惜到最后她还是没能成功撼动过路随的情绪,这让身为女人的雾茫茫多少觉得有点儿挫败。

    没能成功征服这样的男人,自然也是遗憾的。

    至于分手的原因,那可就太多了。

    鉴于是和平分手,雾茫茫不想将局面弄得太僵,只低着头回答了一句,“我觉得你稍微老了点儿。”

    真的老了一点儿,所以代沟太大,不能夫妻双双对对在游戏里大杀四方,看到别的情侣并肩骑马叱咤江湖,雾茫茫羡慕得不得了。但是为着路随,雾茫茫和暖阳一直保持着距离,这位追求者最近耐性也快告罄了。

    因为老了点儿,所以没有在最初的时候碰到彼此,热情早就消耗一空,如今不过是忽悠人的余烬,温度渐渐冰冷,堪称活死人。

    也因为老了一点儿,而国人平均寿命又是以女性为高,所以路随很大可能死在雾茫茫前面。老年丧偶可是很凄凉孤单的事情。

    雾茫茫想得特别现实。

    而路随听了之后简直无语反驳,他的年纪的确比雾茫茫大了许多。

    “那么一开始的时候怎么不嫌我老?”路随反诘。

    雾茫茫眨了眨眼睛,无言以对。

    “是我不能满足你吗?”这是老男人的第一个反应。

    当然不是!雾茫茫大幅度地甩了甩脑袋,“你很好,是我……”本来雾茫茫想剽窃大众梗的拒绝语,“是我配不上你。”

    这是她以前诸多男友常用句式。

    不过在看到路随眼睛的时候,雾茫茫就知道这种借口甩不掉他。

    本身就配不上他,他一直在俯就,所以这不是借口。

    “你很好,只是你不适合我,我也不适合你。”雾茫茫低着头诚实地道。

    性格不合,这是更经典的分手台词。

    路随不说话,雾茫茫偷看了一眼他的脸色,还算平静。

    真是万幸。

    只是低气压绕顶,雾茫茫有些哆嗦,“我上去收东西。”

    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她在路宅的吃穿用度都是路随开支的,雾茫茫只拿了自己的证件和卡,提着手袋就下楼了。

    路随依旧坐在刚才的沙发上,以手支额一动不动地在沉思。

    雾茫茫轻轻地走过去,“我走了。”

    路随听见声音抬起头,看着雾茫茫只吐了两个字,“不送。”

    雾茫茫转身走到屋外时才敢放松地大大地呼吸了一口,路随刚才的表情让她一下就想起了第一次见他的时候。

    同样疏淡清冷,看她的眼神有着淡淡的轻蔑。

    这样的轻蔑,上一次是因为她脑子有病,这一次大概是因为她不识好歹吧。

    反正已经分手,雾茫茫没将路随的态度放在心上,等走了两步之后,才想起这是湖区,出入皆富豪,出租车是绝不会到附近兜揽生意的。

    此刻天色已晚,雾茫茫有点儿泄气地转身走回去,真是尴尬啊。

    “能不能备车送我回去啊?”雾茫茫低着头问路随,至少她和路随算是和平分手,他不至于连这点儿绅士风度也无。

    路随抬头对老彼得道:“送雾小姐回去。”

    话落,路随就起身上了楼,雾茫茫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秒,几不可闻的叹息一声。

    即使分手,但路随的男人魅力依然对雾茫茫有吸引力,真的是极品男人,可惜她自己消化不良,真是好生遗憾。

    回到自己的小窝,雾茫茫美美地睡了一觉,睡到自然醒,然后起床洗漱,跟a大的导师联系了一下,订好机票就准备提前展开自己的研究生生涯了。

    吃过午饭,雾茫茫才慢吞吞地打开电脑,习惯性地登陆了一下游戏,那个华丽丽的大神茫茫又恢复了昔日光彩。

    装备和仓库全部回来了,这就是数字时代,数据是可以被修复的。

    雾茫茫在电脑面前静坐了三分钟,伸手点击了“删除人物”的按钮。

    雾茫茫同路随分手的事情,当事人虽然都保持沉默,但也并不是没有蛛丝马迹可循的。

    雾茫茫收回了自己的微博,但再也没有登录过,这个微博就和游戏里的茫茫一样,在雾茫茫看来那都是上一个剧本里的道具了。

    当红大v的微博一个月没有更新,自然有追随者不停追问原因。

    再有知情人爆出,路随近日出席的宴会都不曾携带女伴,于是金童玉女分手的传闻就甚嚣尘上了。

    路青青是第一个打电话来问的。

    “你和我小叔分手了?”路青青的语气不算惊诧,“怎么回事儿啊?”

    雾茫茫把玩着手中的笔抱怨道:“你不知道路随有多变态。”

    路青青立即表示已经搬了小板凳坐下洗耳恭听路随的秘密。

    “你知道他每天晚上九点就要上床睡觉吗?早点六点就要逼着我起床锻炼身体。我可受不了这种老年人的生活节奏。”雾茫茫道,“你说他是不是变态,现在人哪有九点就睡觉的对吧?”

    路青青颇为失望地“嗯”了一声,“我还以为是什么变态的事情呢,真没劲儿。”

    本来她还以为有什么床上的猛料可以听呢。

    这通电话打了接近三十分钟,雾茫茫和路青青本来已经逐渐疏远的朋友关系似乎瞬间就恢复了,甚至更胜从前。

    路青青问了雾茫茫的地址,表示过几天就飞a大去看她。

    其他闺蜜自然也是无所不用其极地想从雾茫茫这里打探内情,都在背后惋惜这消息知道得太晚,没能全程目睹雾茫茫失恋的过程,尤其是头两天的崩溃,真是遗憾。

    不过最让雾茫茫意外的是,路嘉楠居然给她打了电话,对她和路随分手的事情表示遗憾,并表示如果将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都可以给她打电话。

    雾茫茫客气地道了谢。

    时光荏苒,到了八月底柳女士和雾老板携雾蛋蛋从美国返城,得知雾茫茫居然还没有和路随和好,这才气急败坏地打了电话过来。

    早些时日,柳女士还是坐得极稳的,小情侣之间哪有不吵架和闹分手的,所以尽管她耳闻了雾茫茫和路随分手的事情,也只当不知道。

    柳乐维甚至还暗自嘲笑那些传话的人。那些人打越洋电话给她,不就是为了看热闹么,等雾茫茫和路随和好之后,自然会把这些碎嘴的人的脸打得啪啪响。

    结果两个多月过去了,雾茫茫和路随丝毫没有复合的迹象,而九月路氏的周年庆,路随携带的女伴也不再是雾茫茫。

    这下柳女士可就再也坐不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