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67|Chapter 67



    路随是凌晨才回房的,雾茫茫闭着眼睛假装睡着了,哪知道路随洗过澡上床就沿着她的背脊一路吻到尾椎,鼻尖的热息撩得雾茫茫打脚底心窜起一股酥/麻感。

    她喜欢他的吻,温柔而热忱,会让雾茫茫有一种自己是可口迷人的慕斯蛋糕的错觉,是那样被路随所需要和眷念。

    不过雾茫茫今晚显然不具有应付路随的心情。

    奈何路随的耐性和耐力都是极好的,哪怕雾茫茫一万个不愿意,最终还是忍不住用双腿圈住他的腰。

    早晨,雾茫茫精神还算好,因为昨晚路随只温柔地折腾了她一次,实属额外开恩。

    “吃过早餐跟我去医院看姑姑吧。”路随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道。

    雾茫茫大吃一惊,“姑姑怎么了?”

    昨天路嘉楠的声音听起来不是中气十足吗?

    “好像心脏有点儿问题,昨晚入院做的检查。”路随道。

    雾茫茫捧着自己的牛奶杯低下头,心知路嘉楠肯定是被路随气病的,当然罪魁祸首肯定是自己。

    “姑姑,身体不是很好吗,怎么会突然入院?”雾茫茫试探路随道。

    “她年前检查的时候心脏就查出了毛病,早就该入院治疗的。”路随淡淡地道,如果雾茫茫不是偷听了他和路嘉楠的谈话,看路随如此淡定,肯定联想不到他身上去。

    雾茫茫捧着牛奶杯转了转,她觉得路嘉楠怕是不会愿意看到自己,万一对她病情不利就坏菜了。

    但路随不可能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既然他开了口,雾茫茫也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医院。

    走进病房时,雾茫茫恨不能将整个人都藏到路随的背后,以免自己伤到路嘉楠的眼睛。

    当然这只是个奢望。

    路嘉楠没有儿女,她丈夫又是个大忙人,此刻只她一人在病房里,两个助理正在旁边汇报工作,见路随进来,路嘉楠便让闲杂人等都退了出去。

    雾茫茫低着头没敢看路嘉楠的眼睛,却听路嘉楠问道:“茫茫,你病好了吗?”

    雾茫茫抬起头道:“已经好了,姑姑,今天不用打点滴了。”

    路嘉楠微笑着点了点头,“你的身体好像有点儿弱,经常感冒,你应该去找老中医调理一下才好。”

    “谢谢姑姑,我会的。”

    病房里的气氛十分融洽,连雾茫茫都怀疑自己昨晚是不是听错了,或者那番谈话不过是自己的臆想?

    这就是路嘉楠的能耐,不管心里多反感一个人,但表面上都是敷衍得极好的。

    路随坐在床边问路嘉楠的身体情况,又招来医生详询时,雾茫茫坐在沙发上无聊,顺手拿起果篮里的苹果来削。

    削第一个的时候,苹果皮到三分之一就断了,雾茫茫将苹果放到一边,重新拿了一个,这一个也削断了。

    到第五个苹果时,雾茫茫才完整不断地削出了一个白生生的苹果来,拿在手里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姑姑要不要吃苹果?茫茫刚削好的。”路随的话及时解救了雾茫茫手里尴尬的苹果。

    雾茫茫找来果盘将苹果切成丁,将小叉子放在旁边,双手递给路随。

    路嘉楠意思性地吃了一小口,倒是路随慢慢悠悠地将一个苹果都吃完了。

    看望完病人后,路随让雾茫茫顺便在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至于查血则是约定明天早晨再做。

    做完检查已经到了下午,回路宅的路上,雾茫茫接到暖阳的电话,兴奋地告诉她游戏更新了,出了端午节活动,让她赶紧去包粽子,拿奖励。

    其实电话里兴奋的只有暖阳一个人,雾茫茫则是捂着话筒,胆战心惊地害怕坐在她旁边的路随听见暖阳的话。

    暖阳在电话里问雾茫茫,“如果你没有时间上,把你的账号给我,我上你的号帮你做任务。”

    雾茫茫果断拒绝,她不喜欢别人碰她的游戏账号,那会让她有一种*被侵犯的感觉。

    雾茫茫挂断电话后,偷眼瞧了瞧路随,见他没有任何异样,心头松了一口大气,觉得十分幸运。

    不过晚上雾茫茫可就没昨天幸运了,九点准时就被拉上床,一直被折腾到十二点才得以休息。

    身体十分疲惫,但精神却异常亢奋,雾茫茫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等路随的呼吸均匀深长起来时,她蹑手蹑脚地起身下床,去了对面自己的卧室打开电脑。

    最近雾茫茫玩游戏玩得有点儿凶,虽然她自己也知道这是虚度光阴,可就是抑制不了心底的渴望。

    不过雾茫茫在游戏里的爱好已经开始转变,以前她喜欢做任务和下副本,但现在她更喜欢pvp,也就是和游戏里的玩家pk,切磋武艺。

    雾茫茫觉得最爽的还是加入阵营,跑到敌方阵营去大杀一通。

    双拳难敌四手,雾茫茫虽然装备精良,但是也耐不住对方纠结一个团来刷她。

    所以她死了一次又一次。

    但是不要紧,雾小姐现在手头十分宽裕,卖法拉利的钱还剩下许多。

    游戏里满血满蓝原地复活一次要九十九元,通常是没有煞笔会使用这种功能的。

    雾茫茫不停地死,不停地复活大开杀戒。

    游戏里,敌方阵营已经有人开始刷世界,说是白水河(敌方阵营所在地)来了个有钱的大煞笔,杀了他们无数人,号召所有阵营队友一起到白水河杀雾茫茫。

    雾茫茫这一方阵营的自然要来膜拜土豪,这一杀可就是血流成河了。

    两个阵营都杀红了眼,由于雾茫茫太过□□,人民币玩家大家惹不起,最终还是雾茫茫所在的阵营大获全胜,杀得对方都不敢复活了。

    经此一役,雾茫茫斩杀敌方阵营的人数刷新了系统记录,高居榜首,甩开第二名一个数量级,并得到了系统送的“大魔头”的称号。

    因为杀得太过兴奋,雾茫茫抬起头时,天已经开始方亮,她心里一惊,赶紧收起电脑,悄无声息地溜回床上,幸亏路随没有醒。

    早晨不能吃饭,雾茫茫很早就去了医院查血,因为享受vip服务,雾茫茫中午就拿到了体检结果。

    一切良好。

    雾茫茫朝路随嘟嘟嘴,“我都说没什么了,只是偶尔感冒了几次而已,听说感冒得多反而锻炼免疫力呢。”

    折腾了一整天,昨晚又熬了夜,雾茫茫坐在车里就睡着了,醒过来时已经是晚饭时分。

    第一件事当然是打开游戏客户端,晚饭什么的都是浮云。

    然而令雾茫茫大吃一惊的是,她所有装备和仓库全都被洗劫一空了,现在她全身上下就只穿着一套绿色的小内衣。

    无数银子和几年时间才打造出来超级大号,突然变得一无所有,神仙都得愤怒了。

    雾茫茫果断给游戏客服打了电话,说自己的号被人盗了,要求游戏方赶紧将自己的数据恢复。

    结果客服小姐给出的答复是,她的号并没有被盗,而是自己删除装备和仓库的,查询结果显示她上一次登陆的ip就是她一直用的ip。

    雾茫茫一听这结果,就跟龙卷风似地卷到了楼下。

    路随正坐在餐桌前,安妮则跟着雾茫茫一路跑下楼,她本来是上楼去请雾茫茫下楼吃晚饭的。

    雾茫茫冲到路随的跟前,“路随,你凭什么删除我的装备?”

    闻言,路随只是放下餐具,用餐巾抿了抿嘴巴,抬头看着雾茫茫不说话。

    实际上路随本想简单地将雾茫茫的游戏角色删掉的,但是没想到雾茫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在游戏里也叫茫茫,最终路随选择花费更多的时间只将雾茫茫的所有装备和仓库全部删除而已。

    雾茫茫这是气疯了。

    别人没法儿理解她心底的气愤,可是游戏里的茫茫对真实的雾茫茫而言,那就像另一个她一样,她将茫茫经营打造得完美无缺,什么都是最好最美的。

    雾茫茫甚至错觉那就是另一个自己,生活在另一个平行空间的自己。

    一个完美的龟壳,可以为她屏蔽外面所有的烦恼。

    可是这一刻她连最后完全属于自己的栖息地都失去了,这让雾茫茫忍无可忍。她不明白,路随为什么一直逼她,打着为她好的旗帜,总是比她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她已经很听话了,也很认真的去学了。

    但是雾茫茫从小生活的地方是自由散漫的雾家,而不是优雅矜贵刻入了骨血里的路家。

    她是画虎画皮难画骨,骨血里的东西是改变不了的。

    雾茫茫气得瑟瑟发抖,而路随只是淡淡说了句,“你花在虚拟游戏上的时间太多,连健康都不顾了。如果你自己能约束自己,我也不会删除你的装备。这只是一个小教训,如果你能约束自己每天玩游戏的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我可以让人将你的数据恢复。”

    雾茫茫咬着嘴唇不说话。

    “坐下吃饭吧。”路随用下巴指了指餐椅的位置。

    每一次都是这样,无理取闹的总是她雾茫茫,一锤定音的人则是路随。

    雾茫茫有些无力,好像她怎么闹腾都翻不出路随的五指山,他一句话删了就是删了,再一句话就能恢复。

    似乎并不是很严重的事情,但这已经足够彰显他的控制权了。

    雾茫茫在餐椅上坐下来,并不去看路随,只是直直地平视前方,语调平静地道:“我要分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