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66|Chapter 66



    雾茫茫不知道宁峥这句话是暗指什么,本能的反击道:“a大也是好学校。”

    宁峥笑了笑,“我可没说a大不好。不过你选的那个专业,拿来当业余爱好也行。”

    实际上雾茫茫可从没有把自己的工作当业余爱好过。

    工作这几年,雾茫茫除了去吴用那里接受治疗的时候请过假,其他时间可都是有认真上班的,直到遇到路随就发生了很多变故。

    “对了,怎么想起去a大念书,本城大学里也有你这个专业很不错的学校啊。”宁峥看着雾茫茫的眼睛道。

    雾茫茫没有回避宁峥的眼睛,她听懂宁峥的暗示了,“哦,怎么宁先生自己觉得清醒了,看别人就都觉得浑浑噩噩了是吧?”

    宁峥耸耸肩,“你这样子怎么有点儿像被说中心事,恼羞成怒啊?”

    宁峥这句话差点儿没把雾茫茫呛死。

    雾茫茫的确是有些恼羞成怒的,因为她早已经模糊了当时选择去a大念书的初衷了。

    “懒得理你。”雾茫茫撇开头。

    宁峥看着雾茫茫因为生气而明显绯红的脸,这会儿甚至连眼角都染了轻红。

    所谓美人,宜嗔宜喜,怎么看怎么迷人。

    “真无趣。你自从和路随在一起后,怎么也变得跟他一样无趣了?”宁峥戏谑道。

    宁峥的话直接戳中了雾茫茫的心事,其实她自己也是觉得挺无趣的,生活里毫无乐子可言。

    “是,哪个人能有你、你弟弟还有沈媛梓有趣对吧?”雾茫茫这是被戳中了痛脚,以至于毫无风度地反击了起来。

    “你怎么在吃东西?”路随走了过来,抬手看了看时间,早已经过了晚上八点。

    雾茫茫立即将手中的食物放下,听见路随的话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破了八点后不吃东西的戒律,这都是被宁峥给气糊涂了。

    “哦,刚才有点儿饿。”雾茫茫掩饰道。

    路随扫了一眼雾茫茫,又看了看宁峥,然后对雾茫茫道:“姑姑在找你。”

    雾茫茫“哦”了一声,赶紧去伺候路嘉楠太后去了。

    “走吧,不是想和兰玥合作吗?”路随看着宁峥道。

    有路随在中间牵线搭桥,兰玥和宁峥算是相谈甚欢。

    今夜的女主角沈媛梓慢慢走到雾茫茫的身边笑道:“宁峥这是想说服兰玥帮他宣传产品呢。不过兰玥的确保养得宜,四十岁的人了,看起来还是张娃娃脸,她若肯帮宁峥,很有说服里呢。”

    雾茫茫垂下眼皮,不知道沈媛梓这是想干什么。

    “其实兰玥跟宁峥有些过节,如果没有路随在中间调和,她是绝不会帮宁峥的,只不过她绝不会无条件地帮宁峥。”沈媛梓顿了顿,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朝雾茫茫斜挑了一下眼尾,“这就看路随怎么说服她了,你说是不是?”

    雾茫茫微笑着回视沈媛梓,心想你这挑拨离间的手段也太低劣了。想让自己去破坏兰玥和宁峥的合作?

    雾茫茫抬眼看了看路随和兰玥,兰玥自然是美丽大方,光彩照人,可是路随这样的人如果真想跟兰玥在一起,就不会有她雾茫茫什么事儿了。

    雾茫茫看的极准,路随这样的人,他的人生从来不允许有意外,一切尽在掌控,明确地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兰玥肯定是没戏的。

    “路随是个很有说服里的人。”雾茫茫顺着沈媛梓的话道。

    沈媛梓还以为雾茫茫没听懂自己的暗示,但是当她的视线看向雾茫茫的眼睛时,才发现是自己丢丑了,于是回以冷笑,自大而轻敌的女人,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雾茫茫看了一眼沈媛梓离开的背影,心里有些遗憾,当初在草原别墅的时候,她还给沈媛梓竖起过大拇指的,真是没想到她现在会自己把自己作到这种地步。

    有心开解几句吧,她和沈媛梓的关系又没那么密切,沈小姐也看不起她这种半路出头的暴发户,指不定还会被她以为是别有用心。

    于是雾茫茫乖乖地跟在路嘉楠身边应酬,受益颇多,奈何高跟鞋穿太久实在痛苦,继续有人解救她。

    不知怎么的,雾茫茫又想起了那个她多年来不怎么忆及,但今年频频想起的初恋来。

    想起他背着穿三寸高跟鞋的自己爬山的事情来,真是个可怜的家伙,但是体力真是不错。

    可能是香槟喝得有点儿多,也可能是忆及往事所以魂不守舍,雾茫茫跟着路随下楼时,高跟鞋细细的鞋跟一不小心卡在了电梯缝里,以至于雾茫茫有些狼狈地往前扑去,幸亏路随反应得快,雾茫茫才能免去狗啃屎的尴尬局面。

    不过即使这样,次日身为路随女友的雾茫茫“电梯摔跤”的视频也红遍了网络,半天视频点击量就上了五十万次。

    视频是当时酒店的一位客人恰好用手机拍下来的,放到著名的视频网站上供大家取乐。

    当日路家的反应很及时,下午那个视频就被拍摄者撤回了,在网络上销声匿迹。

    其实摔个跤真的很正常,但是发生在名人或者名媛身上就不行了,足可让普通人拍手而笑。

    明星们连聊天滑落个肩带都要被媒体大标题报道一番,何况雾茫茫这还是摔跤。

    视频虽然撤回,但依然有人手眼通天地在电脑里保存了下来,剪辑成各种恶搞短片,自娱自乐。

    为了这件事路嘉楠整整一周都没给雾茫茫好脸色,并暂时停止了她的社交活动。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雾茫茫摔完跤就又感冒了,这回咳得特别厉害,晚上全身发烫,但是额头却冷冷的,去拍片才知道,是得了肺炎,需要在家中打点滴。

    不过生病归生病,雾茫茫反而乐得自在,正好认真做做任务,把游戏装备提升一下,她在装备排行榜上都滑落到二十名之外了。

    雾茫茫打游戏其实是偷偷摸摸的,路随很不喜欢她玩游戏,他认为将大好的光阴虚掷在虚拟世界里那是对生命的浪费,而且还特别伤眼睛。

    而对雾茫茫来说,她就是忍不住地沉迷于虚拟世界里,觉得安全又舒心,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打游戏的时候都可以忘得一干二净。

    这是他们之间的鸿沟,无法逾越。

    鉴于路随已经一个小时没有上来查岗了,雾茫茫多少有点儿奇怪,所以轻手轻脚地下了楼,准备去路随的书房骚扰他。

    不过书房没有人,倒是待客的偏厅传来颇为高昂的女声,雾茫茫侧耳一听,就从路嘉楠的嘴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你就纵着她吧,连走路都不会,真不知道她一天到晚脑子里都在想什么。”路嘉楠有些气急败坏。

    “姑姑别生气,你多教教她就是了。”路随安抚路嘉楠道。

    “我还要怎么教?我这辈子都没操过这么多的心,教猪都教会了,简直朽木不可雕也。要是你妈妈还在,雾茫茫休想能进路家。”

    雾茫茫一口气包在嘴里将自己的脸鼓成了猪脸大小,她就说自己是朽木嘛,路随还睁眼说瞎话地骗她说路嘉楠是喜欢她。

    “茫茫很聪明的,她只是年纪小,麻烦姑姑多费心了。”路随道。

    “她算什么年纪小?她那是根本不走心。”路嘉楠头痛地摸了摸自己的太阳穴,“我觉得她那个研究生很不必去读,反正也没什么用,又不在本城。她若真想上进,不如送去国外两年念两年书。她的学历实在不怎么好看。”

    其实雾茫茫本科念的学校在国内也是一流的,当然和什么耶鲁、哈佛、mit一比的确是不能比肩的。

    当身边的人开启“我在耶鲁时怎样怎样”这种句式的时候,雾茫茫的确有些汗颜。

    听壁脚不是好习惯,尤其是当别人还在说自己坏话的时候,雾茫茫转身又轻手轻脚地走回房间,重新开启游戏,花了三千大洋,给自己渲染了一个刚出来的新造型。

    目前整个服务器就她一个人穿着这套时装,走到哪儿都引来无数关注和“女神求交往”的呼喊。

    这些人可不在乎她的学历。

    九点路随准时上楼,雾茫茫真心觉得自己可怜,因为生病所以不能翻云覆雨,居然也要九点开始睡觉,比雾蛋蛋都睡得早。

    “郭老师那边,今年考上的研究生都已经到校开始做实验打下手了,上次我跟他聊过,他正在研究一项新的修复佛像贴金的工艺,我也想先去学习学习,好不好?”雾茫茫在黑暗里看着路随道。

    “下个月我打算带你去法国的酒庄小住一段时间,等开学再去学校也不着急。”路随的手上下抚摸着雾茫茫的背道。

    “哦。”雾茫茫转过身背对路随,以表示自己有点儿小小的生气。

    但身后的路随丝毫没有改变主意的打算,也没有如雾茫茫期望的那般来哄哄她,反正一切都是他说了算,雾茫茫在黑暗里睁着大大的眼睛,有点儿茫然。

    法国之行还没成行,雾茫茫就开始了和路随的冷战。

    或者说是雾茫茫开启了单方面的冷战,而路随呢,空闲的时候就逗她玩一玩,忙的时候就将她撂在一边,任由雾茫茫的嘴撅得都可以挂油壶也不理会。

    路先生显然深谙,女人不能太宠的道理。

    雾茫茫拿路随简直没有办法,这个人油盐不进,你跟他闹脾气开冷战,他当你小孩子一般摸摸头,让你自己去反省去成长。

    至于路嘉楠那边,雾茫茫的态度就更消极了,这是雾茫茫的缺点,她对不喜欢自己的人实在相处不来。

    虽然这位小姑姑并不喜欢自己,但雾茫茫还是得承认,她真的是很用心在教自己,所以雾茫茫并没有不识好歹,且加上路随的原因,雾茫茫对她是处处忍耐,将路嘉楠的话已经当成了圣旨,都快憋出痔疮了。

    但大概是她实在太不走心,路嘉楠对她的耐心终于告罄,这一天雾茫茫刚打完点滴准备下楼舒展一下筋骨,就看到怒气冲冲的小姑姑直接去了路随书房。

    雾茫茫有些惊讶,路嘉楠和路随一样,向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时刻不忘名媛的风度,像今日这般气急败坏还是第二次,上一次就是雾茫茫偷听壁脚的那一次。

    雾茫茫犹豫了片刻,奈何好奇心战胜了一切,转身回去拿了个玻璃杯,倒扣在路随书房的门上,将耳朵贴上去偷听。

    “路随,你随便喜欢谁,姑姑都不会干预。但是你真了解雾茫茫吗?”路嘉楠似乎甩了什么东西给路随,让他自己看。

    “这些我都知道,姑姑。”路随的声音很平静。

    “你知道她十八岁的时候就进过精神病院吗?”路嘉楠声音提高了半分。

    “茫茫现在的已经全好了,和普通人并没有分别。”路随淡淡地道。

    “什么全好?她一直在看心理医生。”路嘉楠道。

    “姑姑,现代社会谁没点儿心里疾病啊?你也跟茫茫相处了这么久,你觉得她有什么不正常吗?”路随冷静地道。

    “路随,雾茫茫绝对不行。我知道你,一般的女人让你提不起兴致,但是也不用找个脑子有毛病的来寻求新鲜刺激吧?”路嘉楠一针见血地道。

    “姑姑,我一向尊重你,但这件事请你别插手。我自己的感情我自己清楚。”路随冷冷地道。

    “路随,你如果和雾茫茫结婚的话,总有人会去查她的底细的,到时候什么都遮掩不了,你大姑姑也不会同意的。”路嘉楠见路随态度十分强硬,于是柔和了语气。

    “路琳已经让我们操碎了心,你也要这样吗?”

    后面的话,雾茫茫都懒得听了,她将玻璃杯放回原处,回到自己的电脑面前,一上线就被暖阳拉入了团队。

    “急死我了,找你半天。今天新副本开荒,我们去拿首甲。你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啊?下次组团我才知道你上不上线。”暖阳在yy(语音聊天软件)里对雾茫茫道。

    雾茫茫想了想,将手机号给了暖阳。

    新副本开荒,简直是体力和脑力的双重考验,不过雾茫茫和暖阳配合得十分默契,一路还算顺利。

    更顺利的是,晚上九点的时候路随并没有准时来催她睡觉,雾茫茫乐得继续打游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