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65|Chapter 65



    “上回我跟你说的路随那个女秘书的事儿,你放在心上了吗?”柳乐维又问。

    雾茫茫不耐地道:“他们没事儿,路随不是那种人。”

    这一点雾茫茫倒是很有信心,毕竟路先生的公粮交得特勤劳。

    “你懂什么啊?这世上哪有不偷腥的猫?”柳女士是过来人,自认为对男人的劣根已经有了彻底的了解。

    雾茫茫无奈地偏了偏头,她倒不是说路随就不会偷腥,只是以她对路随的了解,若他和那位女秘书真有个什么,路随会直接告诉她,你做大,她做小,你要是不同意,就换人。

    偷偷摸摸绝对不是路随的菜。

    但这种话雾茫茫怎么可能对柳女士直说。

    不过柳女士的话倒是让雾茫茫开始浮想联翩。

    假设有一天她真的面临这个选择题的时候怎么办?

    以雾小姐的脾气当然是拍拍屁股就走人,但再加上雾老板和柳女士呢?

    雾茫茫只觉得头疼,她有些不敢去想父母的反应。

    曾经得到过的待遇,突然面临失去,任谁一时半会儿也没法适应。

    当初雾老板和柳女士闹得那般凶,不也没离婚么?

    婚姻里牵扯了太多的经济纠葛,当不再是两个人的事情的时候,谁也不敢说自己能够洒脱。

    雾茫茫几乎能预见自己的未来。

    女人们在她背后嘀嘀咕咕,瞧,就是她,他老公在外面有人了。

    她怎么不离婚?

    她怎么敢离?离了婚,雾家怎么办?

    雾茫茫有些头痛,柳女士还在自顾自地道:“不过,男人哪有不逢场作戏的,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去跟他闹,有些事儿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而更好。”

    什么话都被柳女士说完了。

    雾茫茫回路宅的时候,吹了点儿冷风,第二天就感冒了。

    大概是见了柳女士之后被刺激到了,雾茫茫如今的责任心可是强多了,哪怕是重感冒,每天也依然坚持上各种课程,cathy安排的行程,也是尽量出席。

    “对了,何妍找过你吗?”雾茫茫一边用纸巾擦鼻水,一边问cathy。

    “何小姐找过我了,我看过她拟的采访题目,问题太过尖锐而且有刺探*的嫌疑,她想要一篇可以成名的报道,我觉得接受她的采访不太适合。”cahty道。

    “只是校报而已,应该问题不大的。她是沈庭的女朋友,总要照顾老朋友的面子的。”雾茫茫道。

    cathy是十分有主见的助理,她坚决不同意,“等沈先生在公共场合承认了何小姐再说吧。”

    雾茫茫只能作罢,亲自给何妍打了个电话道歉。

    重感冒加繁重的工作,雾茫茫这一病拖了将近二十天才算完全恢复。

    “我看你年纪轻轻,免疫系统也不怎么样嘛。”

    用早餐时,路随难得地说了一句刻薄话。

    “应该是被你的免疫系统传染的。”雾茫茫大言不惭地道。

    事实上,图呈口舌之利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路随用实际行动报复了雾茫茫。

    雾茫茫现在是晚上九点必须上床睡觉,早晨六点就得起床,路随给她请了瑜伽教练、跑步教练、搏击教练等等,反正一周七天轮着来,势必要将她“被传染的免疫系统”改造好。

    长这么大,即便是上高中那会儿,雾茫茫的作息也从没有像现在这般规律过。

    路青青发微信来吐槽雾茫茫,“你这到底年纪多了啊,九点之后就不能打电话、回微信啦?”

    要知道去年的雾茫茫,你半夜三点给她发微信,她都能及时回过来。

    鉴于如此健康的作息时间表,雾茫茫错过了不少第一时间的猛料。

    雾茫茫早晨在湖边练完瑜伽,习惯性地拿起手机刷朋友圈和微博,本城今日的热门头条居然是宁峥和沈媛梓解除婚约。

    雾茫茫的社交圈全部被这条消息刷爆了。

    雾茫茫想也没想甩开步子就往别墅跑去,“路随,宁峥和沈媛梓怎么解除婚约啦?”

    雾茫茫跑得气喘吁吁,一脸的懊恼,她居然这么晚才得知消息,太落伍了。

    “怎么会解除婚约呢?”雾茫茫不解,“宁老先生的心脏病得气发了吧?”

    “昨晚已经送进医院了。”路随道。

    雾茫茫做了个“果然”的表情。

    “这消息很令你高兴吗?”路随问。

    “呃?”雾茫茫心想路随这得是已经成精了吧?她这都藏得够深了,居然也能被路随察觉到。

    雾茫茫尴尬地揉了揉头发,在路随旁边坐下,大方地承认道:“是有点儿高兴,你知道我和沈媛梓一直不怎么对盘。”

    人就是这样,话都不用说,不对盘的人第一眼就能知道对方不是自己的菜。

    路随挑挑眉不再说话。

    雾茫茫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了起来,路青青她们昨天晚上就已经发消息来向她打探内情了,请求深度爆料。

    以雾茫茫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要是拿不出一点儿东西来,那绝对是对不起那群闺蜜。

    “宁峥和沈媛梓退婚,他不想留在宁家了吗?”雾茫茫问路随,“那岂不是便宜了他那个弟弟?”

    “他会有自己的事业。”路随道。

    “我只是没想到,宁峥会有这个魄力。”雾茫茫手指点着下巴道,她还以为宁峥的脑子都长到下半身去了呢。

    宁家这场风波不过是刚刚起了个头。

    第二天,宁峥就宣布了新公司的成立,想来已经是筹谋已久,公司主营日化,这可是暴利行业。

    而且宁峥还高调地开了微博。

    第一天开通就圈了三百万的粉,这公关做得可真是太给力了。

    宁峥那可是圈子里的钻石王老五,能踹掉沈媛梓的人那可就更是受人追捧了,多少人已经跟在他身后自称宁少奶奶了。

    不管真假,但宁峥的微博着实火了一把。

    雾茫茫最近的日子过得特别充实,有八卦的人生总是充满了活力。

    “你们不都讲求低调吗?宁峥这回是怎么了?受什么刺激了?”雾茫茫喝着牛奶不解地问路随。

    路随看着雾茫茫,想了一会儿才道:“应该是他新公司公关团队的注意,不过是宣传手法。”

    不得不承认宁峥微博的宣传作用十分广大。

    宁峥本来就长得帅,脱离了宁家照样是好几个大公司的股东,钱是不缺的,人又口花花很了解女人的心,再加上微博言辞犀利而幽默,一个月下来圈粉无数。

    再加上娱乐圈众女星相继点赞,宁峥新公司的大名现在知名度已经非常高了。

    节省广告费无数。

    后来遇到宁峥,他自己苦笑解释道:“我那也是没办法,公司草创,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我牺牲一点儿*和色相不算什么。”

    原本宁峥和沈媛梓的故事就是典型的负心汉和“痴情女”的故事,雾茫茫和一众闺蜜都是力挺沈媛梓的。

    但宁家这出闹剧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沈媛梓和宁峥退婚一个月之后,宁、沈两家再次高调宣布联姻,女方没有变,而男方则换成了宁峥的便宜弟弟宁珩(heng)。

    雾茫茫看到请帖的时候,都没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雾茫茫看来宁、沈两家的关系本来一直挺和睦的,并没有非得联姻的必要,宁峥和沈媛梓的婚事,多少算是沈媛梓强求来的。

    尽管当时在路随的草原别墅前,雾茫茫听到了沈媛梓对联姻的解释,但女人都是感情动物,沈媛梓也并没有像她嘴里说的那般看得开,不过是找借口罢了。

    如今再看这段感情,雾茫茫多少觉得沈媛梓有点儿找死的意思。

    和宁珩订婚,摆明了就是沈媛梓对宁峥的报复嘛。

    宁、沈两家联手压制宁峥的话,也难怪他要出来卖“脸”打广告了。

    但幸亏宁峥自身能力不错,又有路随和沈庭暗中帮助。

    不过这两位也只能暗中帮助,毕竟三家都是世交,关系错综复杂,沈媛梓更是沈庭的妹妹,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能放到桌面上来谈。

    沈、宁两家的再次联姻,圈内人依然给足了面子,齐齐到场祝贺,绝口不提宁峥。

    但没想到的是,订婚仪式开始的时候,宁峥居然出现在了宴会上,从众人给他让出的通道里走到两位幸福的新人面前,大大方方地送上了祝福。

    沈媛梓的脸色十分难堪,宁珩则落落大方地接受了宁峥的祝福,表面上看起来真像是一对相亲相爱的好兄弟。

    雾茫茫还以为宁峥送了祝福就要走人,哪知道他居然留了下来,还大摇大摆地跟人应酬起来,完全无视宁家老爷子杀人的眼神。

    取食物的时候,雾茫茫刚好碰到宁峥,忍不住问道:“怎么和沈媛梓退婚退得这么突然?”

    就算雾茫茫不搞阴谋诡计,但是看宁峥的新公司开得如此艰难,也知道他是在没有做好准备工作的情况下就贸然解除婚约的。

    “因为我不想再舔屎了啊。”宁峥笑道。

    雾茫茫没想到宁峥还记得这句话,朝他看了一眼,尴尬地道:“我当时不是那种意思。”

    宁峥点了点头,笑道:“我知道。你还没那么大的魅力。”

    雾茫茫莫名松了一口气,又听宁峥自嘲道:“我这样的老男人,再不努力,就要老大徒伤悲了。”

    雾茫茫翻了个白眼,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宁峥不努力也不会伤悲的。

    “好吧。实话是,有一天我从陌生女人的床上醒过来,她忘记卸妆了,睡了一个晚上早晨差点儿没把我吓死。我就想,我再也不能这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了。应该自己打拼一份事业,找个正经女人,好好过日子。”

    雾茫茫听了宁峥的话,有些走神。其实她是很佩服宁峥的这份勇气的。

    “怎么,不相信我的话?”宁峥侧头凑近雾茫茫问。

    雾茫茫摇了摇头,“我是该为宁公子的浪子回头金不换点个赞吗?”

    宁峥笑道:“那倒不用。等你和路随结婚的时候,我为你们的婚礼发行一个限量系列礼品盒,当做你们给客人的回礼如何?”

    “你可真是太会做生意了,新公司上市的时候,我一定买你的股票。”雾茫茫道。

    雾茫茫点了点头。

    “你这研究生读起来有什么意思啊?”宁峥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