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64|Chapter 64



    “我在外面可是代表着整个路氏的脸面,根本容不得丝毫差错,要是我抽风,别说路随了,光是姑姑就得把我掐死。”雾茫茫很清楚原因。

    雾茫茫只要想到那种场景,就忍不住抖了抖。

    “看来,你已经学会克制了。”吴用道。

    如果这种演戏癖能够被克制,那么它就再称不上不正常了,只是生活里无聊时的调剂了。

    雾茫茫愣了愣,半晌才回过神来笑了笑,“好像是的。”

    病好了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愉快,反而像是失去了一个多年来一直陪你笑陪你哭的老朋友。

    “对了,最近你的微博风格好像变化很大。”吴用道。

    雾茫茫耸了耸肩,“已经不是我的微博了,或者应该说是已经成了整个团队的微博了。我自己都很少看了。”

    但雾茫茫的粉丝量已经从当初的百万出头变成了现在的千万级别了。

    路氏的公关团队能力不是一般的强。

    雾茫茫曾经那点儿炫耀拜金的气质已经彻底洗白,她如今已经成为了关爱地球、关爱人类的慈善大使,发的微博多是关于慈善或者其他公益活动。

    吴用沉默了片刻道:“没有重新开小号?”

    雾茫茫笑道:“吴医生,你是不知道现在人肉引擎的威力,我不能开小号另外发表一套言论。”

    一切阴暗都要被埋藏。

    三月面试的时候,雾茫茫是由路随陪着到学校的。面试进行得非常顺利,本身雾茫茫的专业素养就不错,再加上还有事前打点。

    只是当雾茫茫等在会议室外面时,看着跟自己一起等待面试的人时,突然开始质疑自己考研这个决定的正确性了。

    她已经开始觉得格格不入,并非来自优越感,而是来自一种巨大的恐惧。

    这些人身上的朝气已经从她身上彻底离开了。

    落地窗上隐约反映出雾茫茫的样子,漂亮、精致、清冷高贵、一看就很昂贵。

    路嘉楠、路琳、兰玥、沈媛梓等人身上或多或少都能看到这些。

    如今雾茫茫的造型有人专门打理,衣服搭配虽然还是她最终拍板,但是这个过程里会有很多来自他人的建议和意见,结果已经可想而知。

    她曾经喜欢的衣服已经束之高阁,或者只能在家里随便穿穿。

    看着玻璃上的影子,雾茫茫的恐惧来自于,她已经有些认不出自己了。

    结束面试后,路随在楼下等雾茫茫,两个人并肩在校园里走着,没想到居然会遇到熟人。

    雾茫茫有些兴奋地指着不远处走过来的两个人问路随,“你看,那个人像不像沈庭?”

    路随侧头看过去,对面的人也看了过来,居然还真是沈庭,还有沈庭的小女友。

    这还是雾茫茫第一次见到沈庭的小女友,因为何妍的身份有些不上台面,平时沈庭很少带她出来,除非是见私交很好的朋友。

    至于雾茫茫,则和沈庭的小女友待遇恰好相反,公共场合路随都是携她出面,但很少带雾茫茫去见沈庭、宁峥他们。

    雾茫茫只扫了一眼何妍就知道沈庭动心的原因了。

    何妍扎着马尾,穿着白色毛衣和牛仔裤,背着双肩包,一股清新的学生气直扑人脸。

    而何妍的长相只能算清丽,但气质很文静,话很少,这是关键。

    站在何妍面前,雾茫茫有一种自己老了一大截的感觉,其实后来才知道,何妍只比她小了一岁而已。

    既然碰上了自然要一起吃饭。

    原来何妍是a大的研究生,文新学院新闻系的。

    何妍对雾茫茫十分感兴趣,既羡慕又佩服,能成功坐稳路随女朋友宝座的人,的确令人羡慕。

    “雾小姐,我能不能做一个你的采访?”何妍有些害羞,“我在学校的校报做记者。”

    雾茫茫的身份肯定能为何妍的报道引来侧目的,有一篇成功访问,将来找工作时,简历也会好看许多。

    这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只是校报而已,冲着沈庭的面子,雾茫茫也应该答应下来,而实际上“可以”两个字已经到了雾茫茫的嘴边了,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如今雾茫茫的形象已经不仅仅再世她一个人的事情了,凡事都要再三思量,还得和背后的团队商量。

    雾茫茫从包里摸了一张名片出来,“这件事你和我的助理cathy联系一下,我会跟她提的。”

    两个人说着话,沈庭已经回来,两个男人太过繁忙,电话不断。

    “在聊什么?”沈庭随便问了一句。

    雾茫茫和何妍对视一眼,彼此默契地笑了笑,保持了沉默。

    “我去一下洗手间。”何妍站起身。

    雾茫茫看着对面的沈庭,想起一点儿往事,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沈庭问雾茫茫。

    雾茫茫往前坐了坐,“你还记不记得上次你找我演戏的事儿?”

    “我刚刚想起来,上回我演的角色跟何妍有一点儿像,这样凑巧,想想还真是有点儿缘分。”雾茫茫道,她心里已经暗自给自己封了一个“雾半仙”的称号了。

    沈庭没说话,似乎对这个话题丝毫不感兴趣。

    雾茫茫有些讪讪,其实本就是没话找话说,毕竟两个人坐着不说话有些尴尬。

    “你的微博现在是别人在打理?”沈庭换了个话题道。

    雾茫茫点点头。

    “你的微信是什么?我加一个。”沈庭又问。

    雾茫茫愣了愣,报了自己的手机号。

    “通过吧。”沈庭的申请很快就过来。

    回城时,雾茫茫忍不住问路随,“沈庭和何妍是认真的吗?”

    雾茫茫可是见过沈庭的父母的,修养良好的绅士和淑女,对何妍这样的女孩儿恐怕不一定能接受。

    雾茫茫已经把他们的故事脑补成了一本虐得人死去活来的小说了。

    路随淡淡地道:“沈庭很清楚何妍进不了沈家的。”

    雾茫茫不得不感叹一句,男人都是坏东西啊。

    雾茫茫突然觉得何妍遇上沈庭这种人,还不如遇上宁峥呢,至少后者不会给她虚假的期望。

    “其实何妍那样也不是她愿意的。那你说,假如我是何妍这种,我们还可不可能?”雾茫茫抱住路随的手臂问。

    女人总是很喜欢问各种如果的问题,然后来推测自己在这个男人心中的地位。

    “不可能。”路随轻飘飘一句话就打碎了雾茫茫心里“真爱战胜一切”的言论。

    “为什么啊?可是我还是我啊,难道家庭背景就那么重要啊?”雾茫茫不服气,“看过没有啊?你不觉得也挺美好的吗?”

    女人天真的幻想总是觉得,哪怕自己是个鸡,男人也应该爱自己爱得突破天际,这才是真爱。

    “中国人的家庭更在乎这些。”路随说的是事实。

    雾茫茫点了点头。

    如果说她以前还会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的话,在被路嘉楠调/教了如此之久之后,她已经彻底没有这种幻想了。

    所以内心只能默默地给何妍点一支蜡烛。

    对比何妍之后,雾茫茫对雾老板和柳女士充满了感激之情,所以一回城,就去了半山。

    雾老板的态度和蔼可亲,柳女士也是慈祥有加,一家人和和美美地吃了晚餐。

    席间讨论得最多的是,雾蛋蛋的就学问题。

    本城有许多贵族私立小学,但最出名的那一所恰好和路氏关系匪浅。

    雾茫茫二话不说地拍板,雾蛋蛋想进去就学绝对不是问题。

    饭后,柳女士招呼雾茫茫帮她选游艇。

    “咱们家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雾茫茫现在对游艇也算有所了解了,柳女士看的这一艘可不便宜,上千万的价格呢。

    柳乐维笑了笑,“你爸最近得了几桩大买卖,我想着家里也该添一艘,不然每次都是坐别人的,多不好意思。”

    雾茫茫笑看着柳女士道:“爸爸现在的生意很好吗?”

    柳乐维点了点头,“比以前好多了。”

    路随老丈人的面子还是很管用的。

    雾茫茫听了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不高兴是肯定的,但是另一方面她也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太矫情了,如果她和路随结婚的话,雾家肯定是水涨船高,总不能压着他们不许用路随的关系吧?

    可是这样一来,总难免有一种交易的感觉。

    “哦对了,你爸上次还问我呢,你和路随有没有结婚的打算?当然结婚还远了点儿,订婚呢?有考虑过订婚吗?”柳乐维问。

    雾茫茫默然。

    路随没有对她提及过结婚的事情。

    但近来雾茫茫有听到过路随和路嘉楠的通话。

    那天她刚好路过,听见路随说:“姑姑,我当然也希望尽快有儿子。”

    “五月恐怕来不及了,九月应该可以。婚纱制作就得半年。”

    儿子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但雾茫茫不能保证自己可以生出儿子来。

    某著名女主持都生三个了,生得皮肤下垂早衰,可惜三胎都是女儿,据说还要继续生。

    鉴于路先生的现实,雾茫茫觉得路随很可能会整出私生子来,如果她三胎都是女儿的话。

    不过听说试管婴儿可以选择性别,只是人工授精的过程女方比较痛苦。

    可是雾茫茫并不想这么快就生孩子。

    “茫茫。”柳乐维伸手在雾茫茫面前晃了晃。

    雾茫茫回过神来,“啊,什么事儿?”

    “问你和路随的婚事,他有提过吗?”柳乐维重复了一遍。

    “没有。这怎么可能啊?我和他交往了半年都不到,柳女士,你也太心急了吧?路家考察儿媳妇,没个三两年怎么可能得到认同?”雾茫茫毫不心虚地撒谎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