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62|Chapter 62



    路随没说话,只是拿眼上下扫了一下雾茫茫,像是在挑大白菜,似乎还算满意,“嗯,一个人。”

    见路随肯配合自己,雾茫茫的戏瘾可就上头了,她踹掉自己脚上的兔子拖鞋,脚尖从路随的脚踝轻轻滑到他的小腿上。

    “长夜漫漫,老板一个人难道不寂寞吗?”雾茫茫对着路随的耳朵吹气道。

    路随的眼神再次在雾茫茫的身上流连了片刻,这让雾茫茫忍不住地挺了挺胸。

    雾茫茫心里觉得,路随肯定是欢场老手,太会挑白菜了。

    “不寂寞。”路随轻轻推开雾茫茫,站起身道:“不喜欢这部片子?那我重新换一部。”

    “路随!”雾茫茫站起来的时候拳头都握紧了,她的体内有火在烧,所以想也没想地就伸手去抓路随的手。

    路随侧了侧身体,躲过了雾茫茫的龙爪手。

    这种挑衅简直让人没法儿直视,雾茫茫不自觉地就对路随使上了招式,站在沙发上朝路随扑了过去。

    这叫“饿虎扑食”。

    雾茫茫将路随骑在身下,手飞快地攀上他的皮带,一边解一边撂狠话说:“路随,我跟你直说了吧,今晚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雾茫茫说着就俯身去亲路随,她亲得毫无章法,简直是逮着哪儿就往哪儿下嘴。

    路随双手扶着雾茫茫的腰,一边企图直起背,一边低声哄雾茫茫,“别闹茫茫,我们去外面散步好不好?”

    箭都在弦上了,居然还有心情散步?

    雾茫茫心里充满了挫败感,“我不,我讨厌散步。”

    “真的不去散步?”路随强行坐起身,捧住雾茫茫的脸,额头已经冒汗,似乎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雾茫茫摇摇头,她都要崩溃了,路随这是得有多爱散步啊?

    但幸好下一刻路随就主动吻上了雾茫茫的唇。

    主客反转,雾茫茫顿时就成了待宰的羔羊。

    等雾茫茫从晕眩里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她有短暂的昏迷,甚至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传说中的死亡之光。

    身体被按摩浴缸的水流轻轻按摩着,已经不像先才那般疼痛,雾茫茫费力地睁开眼睛,路随似乎察觉到了她的醒来,吻轻轻地落在雾茫茫的额头上。

    雾茫茫听到他低声表扬是“goodgirl”。

    雾茫茫想开口说话,等真正开口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嗓子已经全哑了,她犹记得自己最后的歇斯底里。

    是真的痛死个人了!

    究竟有多疼呢?你试试把自己的拳头强行塞进自己的嘴巴就知道了。

    “我有坏掉吗?”雾茫茫不太确定自己是否还完整。

    头顶上传来路随的笑声,“没有,还可以继续玩。”

    路随的心情似乎极好,雾茫茫抬手去掐他的腰,被他捉着手说:“别惹我,我还没有好。”

    雾茫茫脸红心跳地听懂了,只能重新装睡。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身体像被压土机碾压过般酸痛,雾茫茫下楼时正撞见路随从健身房里出来。

    满身是汗,这精力得是有多旺盛啊?

    “早餐在桌上,要不要我喂你?”路随看着从头到脚包得严严实实的雾茫茫。

    雾茫茫“呵呵”笑了两声,意思是懒得理你。

    雾茫茫端着牛奶走上二楼的露台远眺,顺便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腰和腿,然后很自然地又回忆起路随的力量来。

    路先生讲求养生,自然是健康重于一切,每日都会拨冗健身,他有各式各样的教练,搏击的、击剑的、跆拳道的等等,时常在路宅出入。

    雾茫茫以前很高兴路随对身材的保养,但现在却对他将这一切施展在自己身上而有些痛恨。

    站在露台上出神的雾茫茫良久之后才发现海边沙滩上的异样,她似乎看到了一张床。

    “在看什么?”

    冲过澡后的路随身上带着沐浴液的迷人香气,雾茫茫被他从背后圈住,因为迷恋这种香气而忘记了昨夜的不痛快。

    “那里好像有些不对劲。”雾茫茫伸手指了指海边。

    路随顺着雾茫茫的手指的方向看去,没有说话,只是无奈地低叹了一声。

    雾茫茫心下一动,下楼往海边去。

    沙滩上的确有一张白色的床,四周有床帐,雪白的纱帐在海风里轻轻飘荡。

    床上还有几片没被风吹走的玫瑰花瓣。

    白色的沙滩上散落着艳红的玫瑰花瓣,同时还有残存的蜡油痕迹。

    仔细看,大概能辨别出是一个心形。

    不远处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盛着玫瑰花的花瓶,旁边有冰桶,里面有还没有打开的香槟。

    此外床的四周还有四堆篝火的余灰。

    这会儿看着有一种荒凉的美感,但不难想象昨晚它应该是非常浪漫唯美的的景色。

    雾茫茫总算是知道,昨晚为什么路随一直想怂恿自己出来散步了。

    她真是个棒槌!

    本来她可以拥有一个完美的夜晚,玫瑰色的血迹应该留在雪白的床单上,这辈子回想起第一次的时候也算是值了。

    然而因为她的迫不及待和穷凶极恶,结果只是弄脏了沙发。

    现在雾茫茫腰酸背痛腿抽筋,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也是因为昨晚的场地并不那么令人舒服。

    以至于她被迫要撑在沙发上去承受。

    雾茫茫指着那张床愤怒地看向跟着她过来的路随。

    这人昨天就不能直说吗?

    鬼知道他嘴里的散步是指这些东西啊?

    “看什么看,今天已经是二月十五了,这里自然会有人来收拾的。”路随很淡定地转身往回走。

    “诶。”雾茫茫在路随的身后怒吼,“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我还没睡过呢。”

    雾茫茫跑上去摇路随的手臂。

    “明年吧。”路随随意地道。

    “不行!我就要今年、今天。”雾茫茫的脾气彻底被路随给激上来了。

    这人真是典型的提起裤子不认账啊。

    可惜雾茫茫走在路随后面,看不见他嘴角翘起的弧度。

    “行行行,你们女人就是麻烦,事儿多。”路随很不客气地批评雾茫茫。

    雾茫茫则得意地在他身后做了个鬼脸。

    等到晚餐后,雾茫茫开始挑选沙滩浪漫穿的裙子时,才回过神来,自己这不是送肉入狼口么?

    雾茫茫突然觉得自己的智商有点儿堪忧,当时路随那个态度根本就是欲迎还拒好吗?

    只可惜路随已经在沙滩上忙碌了一个下午了,此刻雾茫茫想变卦的话,大概又只能交代在沙发上。

    今晚连天公都很作美,满天繁星,银河璀璨。

    雾茫茫带着一点儿小害羞地走到沙滩上,路随正在开香槟。

    四周的篝火和烛光将周遭都映成了橙色,驱走了本就不浓的寒意。

    雾茫茫踢掉鞋坐到床上,从路随手里接过香槟,一饮而尽。

    路随的吻落在雾茫茫身上,她在他手里轻轻发抖。

    但不得不说,路随是个完美的情人,温柔而耐心,到最后雾茫茫实在受不了路随的磨叽,翻身将他骑在身下,一颗一颗解开路随衬衣的纽扣。

    宽肩窄腰,肌肉线条是大师笔下最完美的杰作,精悍有力,只是看着就能想象出他可以爆发的力量。

    雾茫茫不能矫情地假装自己不喜欢,虽然实在有点儿疼。

    大约是看得太久,路随对于雾茫茫这种光看不动的行为十分恼火,很快就抢回了主权,但依然足够耐心。

    一直到雾茫茫脑子里有烟花绽放的时候,路随才趁虚而入。

    依然是不堪容纳的疼痛,雾茫茫得了便宜就想逃,却被路随一把捉住脚踝拖回去。

    这人一旦尝到了甜头就开始又狠又急地收拾她,仿佛要补偿他刚才所有的忍耐一般。

    雾茫茫被碾压得比昨夜还惨。

    半夜,路随半梦半醒间朝旁边探手一抹,却没有摸到预期中的温热,他坐起身四周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雾茫茫。

    路随起身套了衣服,在客厅里找到雾茫茫。

    雾茫茫此刻正在和r2-d2对峙。

    “你这个愚蠢的机器人,毓/婷都没听说过吗?赶紧上网百度啊。”雾茫茫指着r2-d2的脑子在发火。

    路随走过去摸了摸雾茫茫的脑袋,“火气这么大,精力够旺盛啊。”

    雾茫茫一把打开路随开始往下摸的手,瞪着他道:“你怎么没用小雨衣?”

    路随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就听见雾茫茫给他上纲上线,“一个男人罔顾一个女人的身体健康,这只能说明,他是个禽/兽。”

    路随眯了眯眼睛,雾茫茫这压根儿就是指桑骂槐,根本不是雨衣的问题,大概是被欺负得太厉害了。

    面对雾茫茫的指责,路随倒是没有生气,反而老神在在地道:“也可能他就是想让这个女人怀孕呢。”

    雾茫茫被路随的回答给吓到了。

    这个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路家三代单传,路随又已经三十好几了,说句不好听的话,万一过几年得个弱精症什么的,路家可就绝种了。

    雾茫茫不露痕迹地远离了路随三尺,她实在没有为人母的喜好。

    路随看见雾茫茫的动作脸色难免阴沉。

    雾茫茫料得不错,路随其实是不在乎雾茫茫怀孕与否的,不怀孕也可,怀孕了也不是坏事。

    但想着雾茫茫年纪还小,心性儿也不定,这等反应不能怪她。

    “你担心什么?这几天不是你的安全期吗?”路随无奈地朝雾茫茫招招手。

    “你怎么知道我是安全期?”雾茫茫心里佩服路随,连她大姨妈的日子这位居然都能记得。

    路随将雾茫茫捞过来搂在腿上坐下,“因为是第一次才没带的,下次我会用的。”

    雾茫茫心里忽然有个想法,路随这一次的浪漫可能根本不是为了情人节,只是情人节恰好在她的安全期内而已,他不过是一石双鸟而已。

    但这仅是雾茫茫的猜测,想跟路随理论那是绝不可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