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59|Chapter 59



    饭吃了一个开头,雾茫茫给路随报备说要去洗手间。

    其实是飞快地跑上楼去做日常任务了,七点到八点,过了这个村儿就没这个店了。

    洗手间上了约莫四十分钟,雾茫茫才再次出现。

    过了二十分钟,宴席已酣,雾茫茫报备说要去补妆。

    然后就再也没出现过。

    雾茫茫本想着玩半小时就下楼的,但是游戏这勾人的小妖精,事情层出不穷。

    今晚更是热闹。

    大神劈腿,小三儿用大喇叭满世界刷屏骂正房不要脸,人家都不要她了,偏偏还缠着大神。

    看那刷世界的气势,就知道小三儿肯定倍儿有钱,十元一条的大喇叭,刷了至少几百条了。

    这不算什么,一波未平又生一波。

    另外一位大神,高调追妻,在万花谷放“橙光之心”——一种烟花,系统商城里是人民币九十九元一朵,每放一朵就会自动刷一次世界,写“xx对xx表白了。”

    大神一连放了九十九朵。

    两相对比,前头一位大神真是逊毙了。

    但雾茫茫好歹也是这服务器最大的名角儿啊,装备榜上她可是第一名,今天居然泡都没冒一个,心里那叫一个不平衡啊。

    可是前头两条都是大绯闻,雾茫茫想了半天都没想出其他更出风头的新闻,真是憋屈啊。

    全世界都在讨论橙光大土豪,雾茫茫心里阴暗地骂了句,“屁的土豪。”

    要是路随肯来给她放橙光之心就好了。

    其实呢,商城里面还有一种烟花,叫“永恒之心”,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元一颗。

    放到天上,就会在永远挂在这个服务器里主城的上空,大家一抬头就能看到,钻石上还会有两个人的形象。

    不过这么贵的虚拟玩意儿,明显就是骗傻子的,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掏这个钱。

    雾茫茫倒是想自己放一颗来着,但是她也没这么有钱。

    想到这儿,雾茫茫突然想起一桩大事儿来。

    她跟了路随已经这么久了,他居然连一张卡都没给过她!

    雾茫茫心里骂了一个大艹,她竟然从来没想起过这事儿。

    “小姐,我就知道你在这儿。最后抽奖环节要开始了,先生让我来找你。”安妮一脸着急地跑进来。

    糟糕,雾茫茫火燎屁股地跟着安妮往楼下跑,虽然路随对她没怎么发过火,但是雾茫茫打心底怕他。

    最怕看见他眼里那种失望之色。

    雾茫茫想起那个晚上,她就觉得心里哇凉哇凉的。

    如果当时路随不回来找她,雾茫茫也不知道那天晚上会怎样。

    但是幸好……

    雾茫茫气喘吁吁地跑到楼下,看到路随时,脚都有点儿打哆嗦。

    但路随居然只是无奈地笑了笑,向她招了招手,雾茫茫就跟小狗似地跑了过去。

    其实雾茫茫也觉得自己有点儿怂,也觉得路随的动作有点儿讨厌,跟唤狗儿似的,可是她的脚不听她的话啊。

    雾茫茫把这个归咎于气场,玄妙的气场。

    路随牵着雾茫茫的手走到台上,雾茫茫负责抽,他负责宣布今晚的大赢家。

    路随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和大家一起鼓掌欢迎激动的获奖者上台领奖。

    而那个领奖的中年男人,从路随手里接过车钥匙的时,听见路随清楚地叫出他的名字,并感谢他过去一年的辛苦工作时,脸上迸出的灿烂笑容,突然就让雾茫茫心有所感。

    她好像跟这个员工有点儿像。

    这个员工在路氏追求的是高薪、认可和被尊重,而得到路随的认可就是对他最大的肯定,雾茫茫都能看到他眼角的泪光。

    或许别人会觉得“至于嘛”?可是雾茫茫能理解他,要是路随能摸摸他的头,估计他当场就能哭出来。

    因为他们都无形中被陛下洗脑了。

    至于雾茫茫呢,她又想从路随这里得到什么?

    雾茫茫的手惯性地鼓着掌,她站在路随身边,就像站在阳光里一样,被所有人的目光追随着。

    什么都不用做,就好像已经被所有人爱着了。

    可是雾茫茫清楚的知道,她并不是发光体,只是反射了路随的光。

    如果有一天路随不再看她了呢?

    所以雾茫茫害怕路随,害怕他哪天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你别看路随的表情似乎比沈庭那种面瘫丰富多了,有时会笑有时会板脸,好像是个正常人,但其实他情绪的波动幅度比正常人都小得多,而这种波动已经足够缓冲了他所有的情绪。

    他的感情就只有那么一点点,走和留都不是难事。

    雾茫茫清楚地明白,她想要的在路随这里找不到,不是他不给,而是他本来就没有。如果他有,他一定不会吝啬给她的。

    但即使这样,目前雾茫茫也还是想饮鸩止渴,今日有酒今朝醉嘛。

    等路走到尽头的时候,她自然就回头了,雾茫茫很随遇而安。

    “你今天尿频尿急闹肚子是怎么了?”晚宴结束上车时路随问雾茫茫。

    雾茫茫脸上一阵发烧,哪个美女愿意跟尿频尿急拉肚子挂上钩啊?

    “谁尿频尿急了?”雾茫茫美目圆瞪,“我就是不耐烦这些应酬,跑到楼上打游戏去了。”雾茫茫也不骗人,反正骗也骗不过,安妮的薪水又不是她在开。

    路随深深地看了雾茫茫一眼,然后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在网恋?”

    “我都多大的人了还网恋?”雾茫茫白了路随一眼,但心却在哐当哐当地跳,这是怎么看出来的啊?

    其实真不算网恋,暖阳连名分都没有,大家就是一起下个副本,做个日常,毕竟人多好办事儿嘛。

    “怎么突然这样说啊?”雾茫茫往路随靠过去。

    “既然没有网恋,那就少打点儿游戏吧,小心眼睛。”路随在宴席上喝了一点儿酒,这会儿酒意有些上头。

    雾茫茫被路随的话给定住了,这是说网恋了就可以多打游戏的意思吗?如果她不少打,那就在网恋?

    雾茫茫心想,这人说话可真是绝了。

    第二天是雾茫茫单位团年的日子,轮到她在下面看领导给她抽奖了。

    可惜雾茫茫运气不佳,最终只得了一个所有人都有的奖,一提抽纸。

    雾茫茫提着纸还没走出食堂,就接到了龙秀娟的电话。

    闺蜜群也要团年不是?

    雾茫茫给路随打电话请示了一下,路随只说了一句“别玩儿太晚。”

    雾茫茫刚到包厢坐下,艾果果和路青青就推门进来了,两个人都是春风满面,一看就是刚下床的模样。

    “果果,今天又上哪儿嗨去了?”龙秀娟问。

    艾果果和路青青相视一笑,“上回不是跟你们说我要尝试一王二后吗?”

    众人一听就开始起哄。

    雾茫茫也跟着学习了不少。

    艾果果贴过来挨着雾茫茫坐,“茫茫,什么事后把你家路先生也带出来玩儿一玩儿啊?”

    自从看过路先生的腹肌照以后,艾果果想睡路先生已经是路人皆知了。

    “看你这小脸憔悴得,路先生是不是很猛哇?”艾果果简直就是给雾茫茫雪上加霜。

    雾茫茫都觉得路随是白瞎了他那人鱼线了,昨天喝得微醺,居然都不乱性的。

    过了年,雾茫茫虚岁就算二十六了,连个膜都没送出去,在群里还得装自己什么都经历过,还得替路随吹嘘时间长短。

    老处/女三个字,想想就郁卒。

    雾茫茫在会所里喝了点儿酒,吼了几首歌,看到路随的电话,也懒得接,反正不外乎就是又冷又淡的那几句话。

    但因为抢不到麦克风,雾茫茫觉得这儿也没啥可玩儿的,所以起身打算离开。

    角落里路青青正在和艾果果玩儿亲亲,看见雾茫茫起身,只是淡淡地瞥来一眼。

    雾茫茫跟大家打了声招呼,拿了外套往外走。

    雾茫茫的悍马停在前头路口的停车场的,会所因为是老会所,以前的停车场不够用,后来才又租了一个,雾茫茫来得晚自然只能停在距离较远的新停车场。

    走出去不远,雾茫茫就看到街对面有人在闹事儿。

    两个杀马特造型的黄毛儿正围着宁峥,而宁峥怀里正搂着一个大冬天穿黑丝袜超短裙的红头发女人。

    雾茫茫实在不能昧着良心说是美女,摇了摇头刚要离开。

    就看那三个黄毛儿对着宁峥拳打脚踢,宁峥回击了几拳,但好像脚步很虚,应该是喝醉了。

    想想也是,没喝醉能看上那种女人?

    雾茫茫犹豫了一分钟,就这一分钟,宁峥都被打倒在地上了。

    雾茫茫抬脚跑过去,想也没想借着刚才的助跑,飞起就是一脚。

    没别的原因,就是想打架了。

    两个黄毛完全没料到有人敢老虎头上拔毛,想也没想就朝雾茫茫打来,这会儿也顾不上对方是美女了。

    美女更好,一边打一边占便宜。

    雾茫茫虽然厉害,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好在宁峥看到雾茫茫过来,扶着车子颤巍巍地站起来,帮她挡了几下。

    两个黄毛儿占不了上风,可是他们见过宁峥这个醉鬼的钱包,这会儿又觉得雾浓浓这小娘们儿漂亮得太够味儿,两个人对视一眼,也不管那个超短裙了,一溜烟跑了。

    雾茫茫伸手去扶歪倒在引擎盖上的宁峥,却被宁峥一巴掌拍开,“滚,不要碰我。”

    雾茫茫气得跺脚,她这可真是狗拿耗子了,不过雾茫茫也是有脾气的人,甩头就走。

    可是还没走出半步,就被宁峥又一把拖了回去,“你是不是忒瞧不起我?”

    雾茫茫多少也知道点儿他和沈媛梓的事儿,看宁峥现在这副蠢样儿,就已经明白。

    “是。”雾茫茫回答得很干脆,“你这副样子做给谁看啊?自己选择的路,□□也得当吃蛋糕一样舔了。”

    大概是雾茫茫的形容太过恶心人,宁峥果断吐了。

    还好雾茫茫跳得快,只是鞋面上溅了一点儿。

    对面那位超短裙就有点儿惨了,大腿上全是,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但其实这声刺耳的尖叫不是冲着宁峥吐的东西,而是冲着雾茫茫背后那三个拿西瓜刀的黄毛。

    宁峥一把推开雾茫茫,雾茫茫没防备地扑倒在地上,手肘绝对蹭脱皮了。

    这回多加了一个黄毛,还拿着西瓜刀,宁峥根本不是对手,雾茫茫对着那个还在尖叫的女人喊:“快报警!”

    “路先生!”黑色轿车刚转过街口驶入街道,司机就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路随侧过头就看到雾茫茫将宁峥扑倒,替他挨了一刀。

    司机已经下车,三步就冲了过去,一拳一个地将三个小黄毛直接爆了。

    这就是职业保镖的体质。

    雾茫茫趴在治疗台上,做贼似地不停地偷看正在和医生讲话的路随。

    她的伤不重,她又不是傻子,推开宁峥的时候就已经判断好了形势,如果那一刀宁峥挨了,肯定得划烂半个肚子,但是她是有备而去的,大衣厚不说,她还收了腹,卷了尾椎骨,顶多就是皮肉伤。

    但是司机和路随出现得太巧了,雾茫茫其实并不希望被路随看见自己打架的样子。

    不过幸亏路随来了,不然雾茫茫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全须全尾的或者,那个超短裙实在太没用了,就知道哭。

    宁峥的伤势比较重,送去“抢救”去了。

    雾茫茫在救护车上喊了几声疼,路随压根儿就没理她,那脸就一个冷字啊,都冻成冰渣子了。

    但雾茫茫心里其实还有点儿高兴,她这应该是有m倾向。

    等路随和医生说完话,雾茫茫侧头看可怜兮兮地看向他,“我不会留疤吧?那就没办法穿露背装了,还有比基尼。”

    “整容医生马上就来。”路随道。

    普通医生缝合伤口,要是技术不过关是很容易留下疤痕的,不过整容医生就不一样了,雾茫茫一听就放了大半个心。

    不得不说,路随办事儿就是牢靠。

    因为雾茫茫表演得有点儿夸张,似乎微微一动就会牵扯她的伤口,生怕再撕裂会留疤,所以她是被直升机和担架一路送回路宅的。

    这导致老彼得和安妮都以为她是重伤乃至残废了,等他们带着小心翼翼的神情关心了雾茫茫的病情后,都表现出了一种“我没听错吧”的震惊。

    至于路随呢,没到家之前,他表现得还挺像一个合格的男朋友的,但是到了家马上就翻脸不认人了,只撂下一句“安妮,你照顾好她”就上楼休息去了。

    路随的作息非常有规律,今晚已经远远地晚过了他平时上床的时间。

    大家都累了一个晚上,他想去休息也是合情合理的。

    雾茫茫则在浴室里折腾了大半天,总算把自己搞得干干净净了,阿依达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给她吹头发。

    资本家老婆的生活就是幸福。

    雾茫茫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属羊都睡不着,只好艰难地爬起来,穿过走道去敲对面路随的门。

    “路随,路随。”雾茫茫敲门没人答应之后,又小小地喊了两声。

    正琢磨着路随估计是睡着了,但又不死心,所以她酝酿了一下情绪之后,又敲了两下门,哽咽道:“路随,我做噩梦了,伤口疼得睡不着。”

    还是没动静儿,雾茫茫打了个哈欠,好像又有点儿睡意了,正要转身,却见门被拉开了。

    雾茫茫装可怜那可是一把能手,她双手伸出去抓住路随的睡衣,把脸顺势贴了过去,“我害怕。”

    “我让安妮去陪你。”路随轻轻推开雾茫茫的肩膀。

    雾茫茫碍于伤口,没敢硬来,低着头小声道:“我要跟你睡,我害怕,如果今天你没来,我……”

    雾茫茫这朵小白莲可算是演绝了,因此成功地爬上了路随的床。

    路随背对着雾茫茫侧躺,呼吸均匀而绵长。

    雾茫茫在他背后睁着大大的眼睛,回忆起路随检查她身上的伤,捧着她的脸时说的话,“他们怎么就没把你揍成猪头呢?”

    生气可是好事儿!

    雾茫茫拿脸去蹭路随的背,以一种忒女主的语气道:“我知道你在生我气,气我没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伤在我身,疼在你心,你气恼我鲁莽行事的时候,没有考虑过你的心情。万一我就这么撒手走了,你的下半身(生)可怎么办啊,对吗?”

    雾茫茫将手也贴到路随的背上,细细地抽气儿道:“随,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我的气好吗?你一生我的气,我的心就像被刀扎一样疼,你打我吧,骂我吧,好不好,就是不要不理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