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58|Chapter 58



    说真的,雾茫茫特别失望,大概是期望值太高了。

    亏她今天还坚持来接他,想让他感受一下爱情的温暖。

    她以为路随会站在自己这边的,就算没有至少也应该宽慰一下自己。

    但路随的态度已经明确地告诉了雾茫茫,他是希望她接受这些东西的。

    雾茫茫对自己说,她应该高兴的,路随对她是玩儿真的呢,不然路嘉楠吃饱了没事干来当她的新娘导师么?

    可是对雾茫茫来说,她只是想谈一下恋爱而已,路随怎么能直接就跳过了这一步,而让她直接进行新娘考验呢?

    她这儿苞都还没开呢。

    雾茫茫狠狠地想,她要是没验过路随的货,他就是嗨翻天了,她也不会点头嫁人的。

    “很累吗?”路随揉了揉雾茫茫的头发,她的发质很软很滑,摸起来像丝绸一样,路随很喜欢。

    雾茫茫有些委屈地道:“我不喜欢那样。”

    雾茫茫虽然喜欢在网上晒富,但实则对什么宴会、沙龙之流一点兴趣没有,还不如窝在家里打游戏呢。

    路随看着雾茫茫的眼睛不说话。

    她的眼睛很漂亮,水汪汪的,求人的时候透着薄雾,仿佛找不到路的孩子,在恳求别人带她找到正确的路。

    “但这些事你以后少不了要面对的。技多不压身,你好好跟着姑姑学吧,她教不了你多长时间的。”路随道。

    雾茫茫心里一阵烦躁,真是受够了路随和路嘉楠这种“我都是为了你好”的眼神。

    雾茫茫的脑袋擦过路随的胸膛,歪倒在他腿上,带着假哭腔道:“就不能不学吗?”

    路随又揉了揉雾茫茫的脑袋,安抚受伤的小狗。

    雾茫茫搂着路随的腰抬头看他:“将来我们要是分手了,我这些罪不就白受了吗?”

    “别瞎想。”路随拍拍雾茫茫的脑袋。

    雾茫茫果然是个傻子,听到一句“别瞎想”还真就不瞎想了,毕竟她这只是甜蜜的小抱怨。

    路夫人可是很抢手的职业。

    但仔细一想,路随其实什么都没说。

    路随一回来,雾茫茫就有一种找到主心骨的感觉,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蹭着他的胸膛问:“你想不想我?”

    说实话这是路随第一回感受到女人的这种缠人法儿。

    通常成熟女性会更优雅和稳重,得失心会重一点儿,如兰玥顶多温柔地问一句,“想我吗?”

    而雾茫茫这会儿跟猴子似地吊在路随的脖子上,开始摇晃,“想不想我,想不想我?”

    “想。”路随搂住雾茫茫的腰,怕她这么动来动去把腰闪了。

    “怎么想的?”雾茫茫双腿分开跪坐到路随腰两侧,往他耳朵里吹气。

    女人通常是这样的,你撩她吧,她跟你装圣女,你不撩她吧,她又来演潘金莲。

    路随倾身含住雾茫茫的嘴唇,低声道:“想入你。”

    男人的思念总之如此直接,并不像女人一样,喜欢怀念他们手指尖淡淡的烟味儿。

    除了路随的微博名,雾茫茫还是第一次听见他说这样直白的荤话。

    电流一直从雾茫茫的尾椎像鱼一样溜到后脑勺,路随的手已经摸到她的毛衣里面。

    雾茫茫去捉路随的手,她的圣女剧本要开启了,但路随的手居然也就乖乖地被她捉住不动了。

    雾茫茫把路随的手挪出毛衣,他也丝毫不反抗。

    雾茫茫可是进退两难了,她其实特别享受路随抚摸她的那种感觉,无关情/欲,可就是喜欢被抚摸。

    但女人的那么点儿小矜持,又让她不得不做作一下表示自己的不饥渴。

    雾茫茫显然没料到路随会是这种反应。

    绅士得特么也太绅士了。

    “下回别涂口红了。”路随用拇指摩挲了一下雾茫茫的嘴唇。

    雾茫茫挪开腿,一个女人表现得比男人还饥渴可不是好事儿。

    但雾茫茫心里虽然不高兴,又不能撇开头不理路随,因为那样会显得她在为这件事生气。

    所以雾茫茫还得将头靠在路随的肩头坐好,表示自己也不在意的,反正她又不会有充血的海绵体。

    尽管堵着气,但是一点儿不影响雾茫茫的睡眠。

    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早晨。

    柔软的枕头她蹭了又蹭,但是安妮为了能让他多睡会儿,已经是每天晚叫醒她二十分钟了。

    雾茫茫靠坐在床头,阿依达以极其扭曲的姿态给她弄着头发,而她则在床上安静地用着早饭,顺道拿起手机看看今天的热门消息。

    网上没什么热点,但是闺蜜群已经炸翻天了。

    艾果果一大早地发了张“一张床三人睡”的照片过来。

    配字只有一个“爽”。

    这艾果果算是她们群的奇葩了,长得非常文静,声音也特别秀气,但是这私生活的丰富程度估计宁峥都赶不上她。

    属于敢想、敢尝、敢做的三敢勇士。

    雾茫茫特别羡慕她。

    自己的群也就不用装纯了,反正谁不知道谁的底细啊,雾茫茫赶紧发了一句,“怎么样?比1v1如何?”

    艾果果从来都不吝于分享的,“比1v1强多了。下回我打算找一男一女试试。”

    问话的不止雾茫茫一个人,而且问得更细节。

    大清早的讨论这个,雾茫茫一边看一边脸红,又舍不得挪眼。

    吃过早饭,雾茫茫依依不舍地收起手机,心想艾果果这辈子算是值了,再反观自己,真是怎么想怎么想不通啊。

    居然遇到一个对处有心结的男人,这是老天看她不顺眼的意思吗?

    雾茫茫下楼的时候,路随正坐在餐厅里,看她过来,吩咐安妮道:“从明天开始,小姐的早饭都在餐厅用。”

    雾茫茫心里不忿,她的二十分钟睡眠不见了。

    “你不用倒时差吗?”雾茫茫问路随。

    “不用,今天要去公司。”路随起身朝雾茫茫走来,在她额头亲了亲,“要是觉得累,就别去上班了。”

    雾茫茫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的,路嘉楠已经无数次暗示过了。

    这就是阶级差异。

    在雾茫茫的阶级里,女人上班是很天经地义的事情,不图赚多少钱,只为了有个工作消遣时间,也不至于将来嫁了人被男人拿捏经济权。

    但是在路家这种“y”(老钱儿)阶层,他们巨额的财富都是靠继承得来,工作似乎是让人十分羞耻的事情。

    当然雾茫茫也理解,他们不工作都已经十分忙碌了。

    “可是我喜欢我的工作。”雾茫茫道。

    “你不是喜欢赖床吗?今年冬天又特别冷,等过了年就可以开始准备面试了。”路随道,他的话看似建议,但是雾茫茫听得出他的坚持。

    “再说吧,反正再有两天就过年,也不急在这一时。”雾茫茫打算用“拖”字诀。

    路随点点头。

    雾茫茫踮起脚在路随脸颊上亲了亲,然后开始往外走。

    安妮提着她的手包跟在后面,cathy正等在门边,一见到雾茫茫就自动跟了上去,“雾小姐,今晚是路氏的尾牙宴,您的礼服已经送到酒店了。”

    说到这儿cathy顿了顿,“造型师整个下午都会在房间等您的。”

    这位助理不敢说让雾茫茫翘班,只好委婉提示她。

    因为路随一直出差在外,路氏的尾牙宴才推迟到今晚的,雾茫茫这个女朋友当然是应该出席的。

    雾茫茫心想,她这辈子参加的宴会都没赶上这半年多,真是烦躁,太有钱人就是屁事儿多。

    “哦,那就让他等着吧。”雾茫茫应了一句。

    想让她辞职、想让她翘班是吧?偏不。

    雾茫茫的青春叛逆期就一直没过去过。

    坐在车上,雾茫茫还在想,这都什么事儿啊?

    路氏的尾牙宴,路随都不用开口邀请自己了,这老夫老妻的架势可真足,如今但凡有事儿,都是cathy捧着日程表来找自己。

    今天雾茫茫到底还是没翘班儿,一月份她破天荒地得了全勤,这可真不容易,打从雾小姐上班那天开始,她就没拿过这个奖。

    下班时分,雾茫茫带着气势汹汹的cathy、小助理和安妮抛弃豪车转搭地铁,抵达酒店的时间也不算太晚。

    cathy有些嫌恶地觉得自己身上有种地铁里的怪味儿,但雾茫茫都没说话,她也不敢嫌弃。

    当然私下里她免不了会觉得雾茫茫脑子里有包。

    “我的电脑带来了吗?”雾茫茫问安妮。

    “带了,小姐。”安妮将电脑放到雾茫茫面前。

    雾茫茫点了点头,在心里盘算,今天游戏里的新年活动就开始了,有没有凤凰坐骑就全看这一周了。

    跟游戏里的暖阳说好了的,要一人搞一头凤凰,然后渲染成火红色和银白色,情侣档坐骑啊,绝对是有钱人的标志。

    骑着这个打群架的时候特别显眼,一点儿不用怕奶看不见自己,血条一直满满的。

    当然应尽的义务还是得尽的。

    雾茫茫今晚只负责美美地坐在路随身边,台上有司仪主持,是今年最红的两位主持,男的是一档相亲节目主持人,十分幽默,女的主持一档娱乐播报,生着一张十分招惹八卦的漂亮脸蛋儿。

    今晚的娱乐节目也很丰富,不乏大腕儿明星,赶上一个小春晚了。

    雾茫茫没什么事儿,只是路随太给面子了,最后居然要她去给大伙儿抽终极大奖。

    一辆兰博基尼跑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