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55|Chapter 55



    “看不出来小狐狸的本事原来这么大啊。”

    雾茫茫的脚步顿了顿,侧过头就在巨型盆栽后面看到正靠着墙吸烟的宁峥。

    宁峥将烟灰弹到盆栽里,往前走了两步,雾茫茫侧了侧身,以为他要离开,哪知道他一口烟喷到雾茫茫的脸上,“路随怎么又跟你搅在一起了?”

    雾茫茫咳嗽了两声,觉得她被深深的恶意给袭击了。

    “看来床上功夫应该很了得啊?”宁峥的脸缓缓靠近雾茫茫的脸颊。

    “你喝醉了吗?”雾茫茫冷着脸道。

    “什么时候不如我们三个人试试,反正也不是没玩儿过。”宁峥笑道。

    雾茫茫只恨自己手里没有酒淋醒宁峥,她一把推开宁峥,“你多大年纪了?少不如意就跟这儿装不良少年。”雾茫茫还用粤语飚了一句“痴线。”

    宁峥伸手去拽雾茫茫,雾茫茫反手就将他的手腕拧住,因为宁峥不设防,而雾茫茫又是故意,所以他不察之下居然被雾茫茫压着手按到了墙上。

    “别惹我!”雾茫茫抛下话,她虽然跟路某人和好了,但是心气儿可是一点儿都不顺。

    化妆间里工具十分齐全,雾茫茫慢条斯理地补了妆,一边涂睫毛一边想宁峥的话,真想不出路随还有那么奔放的年纪啊。

    三人行?没准儿她自己倒想试试呢。

    补好妆,雾茫茫也不急着出去,刷了一下朋友圈,里面全是惊叹号。

    雾茫茫笑了笑,真想当面看看这些女人的表情,一定很可乐。

    微博弹出私信,居然是路随,“还不出来?”

    雾茫茫撇撇嘴,收起手机。

    但下一秒雾茫茫又把手机按亮,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路随的网名。

    “路随入茫茫”?

    雾茫茫不知道这网名是一直这样,还是临时改的,她已经不确定上次看到的“路随人茫茫”是不是错觉了。

    万恶的男人!

    雾茫茫重新收好手机,去了隔壁的洗手间。

    洗手间向来是小道消息的集散地,雾茫茫站在隔间里,被逼着听了外面那三个女人的对话。

    “你说路随和那什么是认真的吗?”

    “应该是吧,今天什么场合啊?跟她开舞呢。”

    “那岂不是从今以后都要忍受柳乐维那副嘴脸了?看见她嘚瑟就烦。”

    “那也不一定,没看那姑娘眼睛都肿了吗?补妆都来不及只能卸妆,等着瞧吧,路家可不是那么好进的。”

    “那就好,到时候等着看柳乐维打脸吧,一定很好看。”

    等外面的三个人笑完走后,雾茫茫才开门出来洗手。

    这女人啊,不管表面多淑女,名媛又怎样,背后还不是尽说没营养的话。

    只不过如今又扯上了柳女士,想想就烦躁,谈个恋爱搞得好像一家人都在跟路随恋爱似的。

    柳女士的失恋感比她还强。

    雾茫茫走到路随身边,路随伸手揽住她的腰,周游全场,雾茫茫很有点儿狐假虎威的感觉,她还没受到过这样多的瞩目过呢。

    每个人都很亲切。

    她感兴趣的每一样东西,对方好像都很有研究,聊起天来简直舒服极了。

    有那么一瞬间,雾茫茫觉得凭自己这社交场上如鱼得水的资质,估计回民国当交际花都是够格儿的。

    当然,曲尽人散的时候人就会清醒,那不过是人家奉承她呢。

    但雾茫茫得承认,跟着路随参加晚会,挺让他加分的。

    尤其是碾压龙秀娟和她未婚夫的时候。

    虽然雾茫茫觉得自己这样愉快,会显得很low很肤浅,但是虚荣心被超越预期的满足了,实在没法儿不愉悦。

    这让雾茫茫直接下了个重大决定,下回一定要是自己先甩了路随,将来江湖上有人提起姐的传说时,大家才会鼓掌。

    就像她听说兰玥把路随甩了一样,多带劲儿啊。

    “走吧。”路随伸手去牵雾茫茫。

    雾茫茫缩了缩手。

    虽然这个动作略显矫情,但是既然两个人都说开了,如果重新住一块儿的话肯定要出事儿。

    但雾茫茫觉得自己最近不会有被开/苞的兴趣。

    主要是时隔一个多月,又经历威廉之后,雾茫茫对路随又产生了陌生感。

    “你剁手节买的东西全部到了,彼得让你赶紧去拆,也不知道有没有过期的。”路随道。

    雾茫茫立即举起了双手投降,就没见过路随这种踩人踩得这么准的。

    雾宅里专门空了一个房间出来给雾茫茫装包裹,虽然是辛苦活儿,但做的人特别高兴。

    第二天雾茫茫本该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但因为政治辅导老师觉得时间紧任务重,不到八点就已经到了路宅。

    雾茫茫只能和吴用重新约时间,正巧吴医生要跟女友共度圣诞,真是求之不得。

    中间辅导的空档,雾茫茫跟四十多岁的辅导老师进行了短暂的交流,这位老师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收益以及受欢迎程度。

    雾茫茫问过他的大致年薪后,都生出了一种想改行的冲动。

    总之这位考试技巧国际一流的老师,绝对不是今天去请,明天就能空出时间的那种小人物。

    这一天雾茫茫肯定是受益匪浅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路随问及雾茫茫的进度,雾茫茫刨着饭没抬头地说了声“谢谢。”

    虽然按照雾茫茫的脾气,肯定是嫌弃路随这种“不问自给”的霸道行为,但她的确是从中受益了,又不好意思责怪路随。

    这个人向来是不管你怎么想的,只要是他认为对的,他就得做或者逼着你去做。

    吃完饭,雾茫茫蔫搭搭地走到客厅坐下。

    客厅里充满了节日气氛,到处挂得红红绿绿,一派欢乐祥和。

    圣诞树格外的高大,都快顶到天花板了,雾茫茫扫了一眼,突然发现圣诞树下多了许多的礼物盒子。

    粉色、蓝色、绿色,全系着缎带,一看就是给她的。

    雾茫茫转头去看路随,路随偏了偏头示意她随意。

    雾茫茫立即跪坐到地上开始拆礼物。

    文房四宝俱全,从钢笔到日记本应有尽有,还有一台新的笔电,当然也不乏衣饰。

    百万级的首饰也就路先生有这种手笔,随随便便就扔在地上。

    雾茫茫手酸地拆完所有礼物后,细细数了一下,路随至少送了她十顶不重样儿的帽子。

    雾茫茫摸了摸自己因为长长了而略显土气的头发,转头去看路随,他是委婉的暗示什么吗?

    “什么人帮你挑的礼物?这么不尽心,商场里除了帽子就不卖别的东西了?”雾茫茫挪了挪身体,半跪地坐到路随面前的地毯上。

    “小姐不喜欢?”一旁侍立的彼得上前一步道:“昨天我和少爷逛了一下午的商场,每一样都是少爷精心挑选的。”

    雾茫茫抬眼看向彼得,这位管家即使立在你旁边,都有本事把自己站成贴墙的一幅画,以至于雾茫茫经常忽略这位尽职尽责的管家。

    雾茫茫笑着看向路随道:“姑父,我觉得你应该给彼得涨工资了。”

    路随揉了揉雾茫茫的头发,“每年都涨的。”

    雾茫茫靠坐在路随的腿上,拿手指绕了绕头发,“你对我的短发有意见吗?”

    “没有,不过我觉得你自己好像有意见。”路随道。

    怎么看出来的?

    雾茫茫的发质很不错,她自己很少烫染,一般都是直发。

    但留过头发的都知道,直发不长不短的时候最难看,即使像雾茫茫这样漂亮的,也拉低了颜值指数。

    这时候如果烫一下,大概会好一点,可惜雾茫茫舍不得。

    雾茫茫心惊于路随的细心,“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以前臭美的时候,每十分钟必然要动一动你的头发(生怕别人看不见),现在不会了。”路随道。

    这样也可以?雾茫茫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有这些小动作。

    “而且以前但凡路过反光的地方,你都会下意识地停下来照一照,现在也不会了。你全身上下没什么改变,唯独头发动了,所以我猜你应该是不满意现在的发型。”路随道。

    “你其实可以改行的,说不定就是下一个李昌钰。”雾茫茫赞叹道。

    雾茫茫当着路随的面儿试戴了所有帽子,居然每一顶上头都很好看,路先生的品位还是很不多滴。

    老彼得站在不远处,看着路随和雾茫茫说笑,不由忍不住抹了抹眼睛。

    以前过节可没有这种节日气氛,路宅还是在上一任主人离世后,第一次重新有圣诞树呢。

    再晚一点儿,路随移驾去了书房,雾茫茫也被他提溜到书房,她都习惯了。

    她有种感觉,路随患有陪伴饥渴症,仔细思考的话,他除了洗澡和上厕所,似乎都喜欢把她搁在眼前。

    雾茫茫将刚才拆封的礼物在路随的书房地上铺开,很辛苦的把logo尽量做到显眼,然后侧躺在中间让路随给她拍照。

    照片和刚才圣诞树下的没拆封的礼物照片一起发送到朋友圈,还有微博去拉仇恨。

    “拆礼物拆得手软,怎么破?”

    这么胡闹,就够雾茫茫兴奋地玩上一个晚上了。

    “下次能不能不要玩这种老店私人定制?”雾茫茫刷着朋友圈埋怨路随。

    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价格和来历。

    而雾茫茫觉得收礼物的g点就在于,看到网上的人把每一样礼物都圈出来,注明品牌、型号、价格。

    所以她宁愿要一个4万的大牌手镯,也不要一只百万级的看不出来历的手镯。

    但从后来雾茫茫陆陆续续收到的来自路随的礼物来看,他显然是不会听她的话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