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49|Chapter 49



    路随转身去了浴室,雾茫茫起身把衣服拾起来重新穿好,轻手轻脚地走到浴室门口对着里面说了一声,“那我先回去了。”

    路随对此毫无挽留。

    雾茫茫不得劲儿的坐在自己床上,半天没回过神来,弄不清楚路随的态度。

    大概是被自己还是个雏儿这消息给吓到了。

    雾茫茫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原因。

    毕竟这和她平日给人的印象的确反差有点儿大。

    雾茫茫想不明白的事情索性不再去想,反正是个处的事儿总不能是坏事。

    男人不是都有雏儿情节么?

    雾茫茫的视线扫过沙发上随手放着的相机,猛拍了一下大腿,险些忘了大事儿。

    接下来雾茫茫自然要忙活着将相片导出来,然后用马赛克把路随的脸遮住,本来是不被允许拍脸的,但是身材再好如果是个无头男,拍出来的效果也会很奇怪。

    奇怪到路随都不能不勉为其难地同意雾茫茫拍全身照。

    上传到微博的时候,雾茫茫精心配了几个字,“手感棒棒哒!(*^__^*)嘻嘻……”

    这年头色/女估计比色/狼还多,片刻后雾茫茫发出的微博下面就多了上百条流口水的回复,清一色的求虎摸。

    路青青给雾茫茫发了条私信来,“这帅哥谁啊?该不会是我想的那位吧?(⊙o⊙)”

    “你想的哪位啊?”雾茫茫捏腔拿调地回复。

    “我听说,我只是听说哦,有人说你在和我小叔交往,是不是啊?”路青青问道。

    雾茫茫笑着摇了摇头,亏得路青青忍了这么久才来问,不过路琳、沈媛梓那种人都不可能和路青青碎嘴,所以她消息知道得慢一点儿也不是不可能。

    “嗯。”雾茫茫这是被路随传染,说话那叫一个简练。

    她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说话如此简洁,原来如此有优越感啊。

    “哇哇哇~~”路青青觉得文字已经无法表达她的心情,所以直接发来微信语音,“雾茫茫,你藏得够深啊?!厉害啊,这等修行千年的妖孽都让给你收了,佩服佩服。”

    “承让承让。”雾茫茫嘻嘻地道。

    这时候似乎谁都想不起其实路青青还是个古道热肠的双呢。

    只因为,还想继续做朋友。

    此时正是晚上上床睡觉的时间,似乎大部分人都有临睡前刷微博或者朋友圈的习惯,所以连路琳都在朋友圈赞了雾茫茫一句:“玩坏了。”

    然后微信提示宁峥发来一张照片,雾茫茫点开一看,差点儿没笑坏,是宁峥在床上拍的他自己的腹肌。

    别说,他的pose摆得比路随撩/骚多了,不去站橱窗真是可惜。

    就他这模样,让雾茫茫掏两千点一支扭臀舞她都肯的。

    所以雾茫茫不得不感叹,难怪沈媛梓舍不得放过宁峥,花是花了点儿,但身材好、技术靓,也不是没优点的。

    雾茫茫对比了一下宁峥和路随的腹肌,偏心地觉得还是路随的线条更完美,腹肌似乎更有型,要是上面再有点儿水珠什么的,她都恨不能伸舌头去跪舔了。

    微信和微博都忙得不得了。

    龙秀娟了雾茫茫一句,“哪儿copy来的照片啊?呵呵。”

    虽然都在闺蜜群,号称闺蜜,但其实都只是打着朋友的幌子在里面监听对方的动向的,嘴里说着赞,心里却在说着“嘁”。

    这时候如果回驳,那就是被说中了恼羞成怒,若是放任,你就是做贼心虚,默认了。

    雾茫茫叹息,觉得自己还是太纯了,当时应该跟路随的腹肌来个合照的。

    “这是y的腹肌吗?哇,好喜欢!”闺蜜群里的艾果果发来星星眼的图片。

    这时候雾茫茫已经顾不上酸言酸语的龙秀娟了,因为群里已经炸了。

    嘴里都在说着恭喜恭喜,虽然雾茫茫知道她们心里其实想说的是:看你们何时分手。

    “求姐夫请客!”

    “求妹夫请客!”

    ……

    下面是整整齐齐的队伍。

    “人家龙姐夫上位的时候可都是请了客的哟。”

    龙姐夫就是龙秀娟家里那位,当时的确是大宴了闺蜜的。

    不过雾茫茫很巧妙地没去成,因为龙秀娟是趁着她不在本城时请客的。

    显然是不够自信,雾茫茫觉得。

    “对了,你微博粉不是超百万了吗?要不干脆就在星光请客吧。”龙秀娟加入讨论道。

    星光这种高bigger私人会所,其实很少接大型派对的,不过路随出面应该不成问题。

    雾茫茫心里盘算着怎么打龙秀娟的脸,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得先问问路随。

    所以话不能说死了,雾茫茫只回了句“客自然是要请的。”

    就在雾茫茫准备收手机睡觉的时候,神出鬼没地真我风采突然冒了出来,“你给他下药了?”

    “嗯,人型□□。”雾茫茫回了一句。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真是古里古怪的小号。

    其实小号的不仅是小号。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路随说接下来的一周要去米国。

    “那我可不可以回家去住?”雾茫茫问。

    路宅住着虽然舒服,但是处处讲求格调,不能穿着睡衣和拖鞋乱窜,时刻必须衣冠楚楚,雾茫茫短时间还适应不良。

    路随点了点头。

    雾茫茫下班刚回到自己的豪宅,路随的司机就给她来电话拿卡,说是路随让他把雾茫茫那辆跑车送过来。

    雾茫茫去接了自己的名贵跑车,然后在自己久违的床上使劲儿撒了一会儿欢,不过似乎有什么东西变了。

    好像床和床单都没有路宅的舒服。

    雾茫茫虽然标榜自己是白富美,但是也没有花五位数买床单的阔气。

    不是买不起,只是花钱的地方太多了。

    养个全服排名前几位的游戏号真心很烧钱的。

    雾茫茫畅快无比地打了一周的游戏,每天都可以开心地做日常,副本全打完了,还拿到了橙武。

    又花钱给自己漂了个新出的全服稀有发色,走到哪儿都倍受瞩目,一群帅哥叫嚣着求包养。

    这日子过得太爽心了,以至于一周以来路随从没来过电话,雾茫茫都没怎么在意。

    路随本来长得就不像天天打电话的男人。

    到第二周,还没有路随的消息,雾茫茫也只当他是在米国被公事耽误了,巴不得他等她这周的副本下完再回国。

    这天雾茫茫的游戏正打到关键处,但手机不停地响起微信提示音,最后干脆是铃声不断。

    雾茫茫只能抱歉地在游戏里划水,接起电话来。

    “茫茫,你和我小叔怎么回事儿啊?”路青青的声音有些急。

    “挺好的啊。”雾茫茫道,但心里其实是这样想的:不会是被甩了吧?

    想起来也是十天没联系过了呢。

    “那怎么今天路家的宴会,他手上挽的是林倾心啊?”路青青说话跟放鞭炮似的快。

    被渣男劈腿了?

    路随的格调在雾茫茫心中瞬间降低了十个档次。

    但是林倾心是个什么鬼?

    雾茫茫立即从游戏里切出去百度了一下这名字。

    原来是东恒的当家女主播,可惜雾茫茫很少看晚间新闻。

    “不过你也别急,这种宴会以前小叔也经常带旗下的女主播出去应酬的。”

    资源不用也是闲置嘛。

    路青青开始帮路随说话。

    但那是没有女朋友的时候,雾茫茫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你去宴会了?”雾茫茫问。

    “没,龙秀娟去了,在朋友圈里发了图。”路青青道。

    雾茫茫突然觉得脸有点儿疼。

    这前一回才刚承认了有男友,还忍不住虚荣地秀了一下甜蜜的红色跑车,今天就被啪啪打脸了,而且还是被龙秀娟这死对头。

    “游戏里喊我了,回聊。”雾茫茫按黑手机,重新打开音响。

    不过接下来可就不那么美好了。

    雾茫茫在游戏里属于傻大款的类别,操作只能说很一般,但耐不住她装备好,钱又多,下副本都是她出小药和桌子(食疗),所以大家喜欢组她。

    但今晚她一直失误,害得团灭了好几次,最后连和她暧昧的团长都受不了了,委婉地说了两句。

    然后大家约定明天再战,毕竟时间不早了。反正副本只要在一周以内完成就行了。

    雾茫茫晚上躺在床上,有点儿伤感自己又被甩了的这个事实。

    被这样无声无息地甩也不是第一次了,毕竟大家都爱面子,当着你的面儿说我们不适合总有点儿伤人。

    所以恋爱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久了不联系那就是慢性分手了。

    雾茫茫也没有打电话给路随确认的意思。

    还是那句老话,大家都是成熟男女了,有些话何必说开。

    第二天雾茫茫去单位请了年假,又在她小舅舅那里撒了一会儿娇。

    虽然肖馆长平日很严肃,但他们家的下一代就雾茫茫这个女孩,总免不了怜惜两分,何况雾茫茫说的是为了考研。

    肖森大手一挥,给她批了两个月的假,考研之前都不用上班了。

    但津贴就不能发了,只有基本工资。

    “没事,没事。”雾茫茫已经在网上把那辆法拉利挂出去了。

    网上眼睛毒的人多的是,还没到下班时间雾茫茫就已经收到三个买家来电了。

    这车贵还是其次的,主要是定制的,这bigger就高了。

    轻轻松松几百万入账。

    雾茫茫给柳女士的投资顾问打了个电话,转手就拿去投资了。

    感谢路先生给的第一桶金。

    今后但凡雾茫茫节约点,不问柳女士拿零花钱也能勉强度日了。

    两个月的假期,欧洲又是淡季,雾茫茫很果断地抓起护照就飞去了英国喂鸽子。

    这种说走就走的浪漫的行为必须要不停地发微博。

    比如在阿尔卑斯滑雪,在意大利的酒馆和帅气的海员*之类的。

    每一张都能让追随她这个白富美的那些粉丝惊叹她生活得像公主。

    威廉长得很帅,英国和意大利混血儿,年仅二十三岁,有七分像贝帅,穿拖鞋都能穿出迷死人的帅感。

    雾茫茫喜欢他身上的海腥味儿,还有他毫不掩饰的热情。

    而且这老外特别潇洒,遇到雾茫茫后,立马就辞职跟着她在欧洲到处流浪。

    在罗马,他们一起去许愿池许愿,在西班牙广场对面i街上的喝咖啡,反正去把罗马假日的情景都演绎了一遍,雾茫茫还搞到了一套当时奥黛丽赫本那样的裙子,本想剪个赫本头的,但实在不放心发型师的技术。

    在威尼斯的邮轮上,威廉带她从员工通道去到了船头,就是泰坦尼克号里面jack和rose经典造型发生的那个地方。

    雾茫茫以前也坐过邮轮,但都很遗憾的没到过船尖摆pose致敬。

    这回可算是得偿所愿了。

    照片是威廉曾经的同事冒着生命危险用自拍神器帮他们拍的。

    刚发到微博上就引来一群尖叫。

    最欢乐的是在奥地利,威廉还搞来了茜茜公主和弗兰克第一次见面时的那种马车,雾茫茫试了好多次,才将鱼钩甩到威廉的身上。

    一切是那么开心。

    以至于假期结束,雾茫茫和威廉在机场吻得难舍难分,两个人都哭得稀里哗啦。

    威廉不顾一切想跟着雾茫茫回中国,但是他大学的学费贷款还没有还清,所以要继续打工,并保证将来一定去中国找雾茫茫。

    “我帮你还好不好?”雾茫茫捧着威廉的脸道。

    但不管是中国男人还是外国男人,男人的骄傲都不容被践踏。

    威廉有些生气。

    雾茫茫让旁边的旅客给她和威廉照了个合影,pose是“执手相看泪眼”的经典分离镜头。

    雾茫茫踮起脚尖,轻轻吻了吻威廉,“保重。”

    雾茫茫是在最后一秒才依依不舍地入闸的。

    长途飞行即使是头等舱依然不是什么美好的体验,空姐的美貌对雾茫茫也毫无吸引力。

    她戴上耳机,打算补补眠,但是在侧头的刹那看到隔壁舱的人居然是一个熟人。

    他乡遇故知,即便平日关系不好,也总是能聊上几句的。

    “k。”雾茫茫敲了敲两人中间的隔板,大约是国外待久了,淘气的时候居然说的都是英文。

    那人缓缓摘下耳机,就听雾茫茫笑嘻嘻地唤道:“沈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