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48|Chapter 48



    雾茫茫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里自己被狗啃了的短发,不由放缓了刷牙的动作。

    她这脑子的毛病是越来越离谱了,留了那么多年的黑长直,居然一个双十一就破功了。

    而且短发这东西,你家里要是没有住一个造型师,最好不要碰,刚吹出来的确是清纯可爱,但睡一觉可能就是鸟窝,揉两把就像被狗啃过。

    雾茫茫将自己泡入浴缸里,极不情愿地回忆起了晚上的事情,真是不作就不会死的典型。

    今晚路随的风度真的很好,没当众吼她一句“神经病”,真的是涵养到家了。

    除了闭了闭眼睛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净之外,后面路随虽然没对她说一句重话,雾茫茫这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大约是这种心态。

    她的前男友们遇到这种事情会吼她蛇精病,而雾茫茫向来的做派都是抵死不认,对吼回去,做男人没有一点儿幽默感还不如死了算了。

    就他们那种心眼儿小得针尖大的男人,难道还指望配真正的白富美?

    连她这个蛇精病都看不上他们。

    但遇到路随这种容忍型的时候,雾茫茫却又开始自我检讨,总觉得自己对不起路随的包容。

    患得患失地觉得总有一天路随不会再这样包容她。

    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变的。

    当初那个人为了她连刀子都敢挡,右手还因此落了残疾使不上力气,到最后不也是头也不回就离开了吗?

    不过唯一不同是,那时候她还没生病呢,或者叫还没发病。

    所以说,不管她是好是坏,所有人还是都会为着各种原因而放开她的。

    那么与其当个痛苦的清醒的人,其实做她现在这副样子也没什么不好的。

    只是今晚,因为路随的态度,雾茫茫忽然有些内疚起来,内疚自己配不上他的好。

    她觉得今晚的自己幼稚又白痴,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双手把脸捂住,但当时她居然觉得既兴奋又刺激,完全无法阻拦。

    “噢。”雾茫茫哀嚎一声,将自己整个人都没入了水里,渐渐有熟悉的窒息感袭来,她在将死未死之间享受了片刻,然后猛地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喘息。

    对于别人来说,可能觉得很可怕,但是对雾茫茫来说,这只是她习惯了的游戏而已。

    有一回一时没掌控好技巧,幸亏家里的阿姨发现得及时,要不然雾茫茫早就上天堂享受去了。

    若非这样,柳女士也不会舍得拉下脸来送她去看心理医生。

    雾茫茫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水,觉得自己还真是矫情。

    世界上比她惨的人不知有多少,别人也没说要死要活的,到她这儿吃得饱穿得暖,父母双全,又没有房贷,职业还体面,目前的男朋友品相也十分不错,竟然会有寻死的想法?

    简直就是作死啊。

    但人就是这种作死的动物。

    当生存不再是问题时,他们就觉得自己应该高于动物,区别于禽兽,开始追求感情和理想,要求尊重与爱,探讨生活的意义。

    说白了,雾茫茫要是生活在为生存而奋斗的家庭里面,她这些心病根本就会成为毛病,因为她不会有时间悲春伤秋。

    所以说,富人屁事儿多。

    雾茫茫赤/裸着身体从浴缸里走出去,在镜子里欣赏了一下此刻正泛着刚出浴的粉光的年轻身体,道了一句,“臭皮囊一副,想死又不敢死的胆小鬼!”

    雾茫茫扯过旁边的浴巾围住自己的身体,换了副语气又道:“我不是胆小鬼。死有轻于鸿毛,有重于泰山。”

    她现在就这么死了,别说上不了天堂,估计人间也没人会给她留几滴眼泪。

    雾老板和柳女士大概会愤恨地骂她浪费粮食、磨人精。

    雾蛋蛋没准儿哭两声。

    路随大概是会烦恼于要和公安局打交道,这种女朋友莫名死了的情况下,第一个被怀疑的就是男朋友。

    至于网友,大概会猜测她是不是出车祸了。

    总之没有人会在十年后还想得起她这人。

    雾茫茫当然不愿意就这样死了。

    她想读研也不是一时兴起,只是觉得自己这方面还有些天赋,努力努力之不能可以混个专家。

    将来有一天她若死了,但愿会有人说:雾某某的离世,是我们古董修复界的一项重大损失。

    那她也可以瞑目了

    要不然她也可以当个变/态女杀手也可以,将来警察学校讲案例的时候,总会提及她的心理做分析。

    鉴于以上两点,雾茫茫第二天的周末时光全部泡在了考研资料里。

    学习累了就翻一本阿加莎的推理书看看,什么东方快车谋杀案之类的。

    可惜年代太过久远,碰上现代的侦查手段,哪里还需要波罗神探啊。

    所以雾茫茫又转而改看东野圭吾,

    路随晚上应酬回家时,走到偏厅门边,看着坐在里面正拿笔头挠脑袋埋头温书的雾茫茫,还真有点儿养了个女儿的即视感。

    小姑娘大概遇到了难题,刚挠完头发又把笔头咬在嘴里。

    好容易下了笔,然后将书哗啦啦翻到最后。

    应该是在对答案。

    路随能清楚地在雾茫茫脸上读出“这是什么鬼答案”几个字。

    “想考研?”

    雾茫茫做题做得太认真了,直到听见路随的声音,被他从背后抱在怀里,这才反应过来。

    “你喝酒了?”雾茫茫皱了皱鼻子。

    “嗯。”路随半松开雾茫茫,松了松领口。

    雾茫茫直觉路随今晚的态度就不对,酒乃色之媒。

    路随这副模样,让雾茫茫的脑子里瞬间蹦出一个词儿来。

    撩/骚。

    雾茫茫尽量不打草惊蛇地道:“考研真是太难了,英文还行。”高bigger的博主谁不会拽几句英文啊?

    “但是出政治题的人真的是人类吗?”雾茫茫的多选题每题都会选错,完全不懂出题人的奇葩思路啊。

    路随接过彼得递过来的矿泉水喝了一口,“别挠脑袋了,我明天让人给你请辅导老师。”

    路随坐到雾茫茫的旁边,“想考什么学校,导师联系了吗?”

    你瞧瞧这就是高效率人士,顷刻间已经把主动权全部掌握了。

    雾茫茫咬着笔头看向路随,迟疑地道:“想考a大,小舅舅和那边的教授比较熟,专业题我都拿到了。”

    她迟疑的部分是a大并不在本城。

    “你这个专业的确是a大最强。”路随道。

    雾茫茫小心翼翼地观察路随的表情,这个人好像一点也不介意a大不在本城。

    这绝对不正常,是不在意?还是太在意了,所以也不想打草惊蛇?

    雾茫茫一边想一边慢吞吞地收拾书本和文具。

    路随好笑地看着雾茫茫将笔放入文具盒里。

    粉嘟嘟的小兔子文具盒,这是演上瘾了?

    “我上去了,学习了一天,真累啊。”雾茫茫为了逼真,还打了个哈欠。

    “嗯,真遗憾,本来今晚还想把输的彩头给你的。”路随看着将书本抱在胸口呈防备的姿势的雾茫茫道。

    做人不能这样狡猾的?!

    大家都是成年男女,雾茫茫焉能不懂路随的意思。

    这必须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的翻版啊。

    不过都是饮食男女,反正迟早要破障的,雾茫茫也不矫情。

    如果能换得路随的腹肌照,也不算吃亏。

    毕竟出力的都是路随。

    “我等会儿带着相机去你房间找你。”雾茫茫道。

    “嗯。”路随笑了笑没动,似乎是怕雾茫茫反悔。

    雾茫茫摆摆手道:“你赶紧去洗澡吧。”

    这话够明显了吧?

    回到自己房间,雾茫茫美美地洗了个澡,还快速地敷了纸膜。

    想换一件性/感的睡衣吧,但是跟发型实在太不匹配了。

    雾茫茫只好从衣橱里翻出活泼又可爱的粉色的兔兔连帽小绒衣,帽子上还耷拉下两条长长的兔耳朵,可爱到萌萌哒。

    下面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下装,雾茫茫只能胡乱套了一条小热裤。

    兔兔衣的下摆刚好到大腿根部,将小热裤藏了起来,但一抬手就能看到裤子。

    打扮妥当,雾茫茫翻出单反相机来检查了一下电量,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才到对面去敲门。

    路随大约也刚洗过澡,换了身牛仔裤和白色t恤,平白年轻了好几岁,本来就是清隽矜贵的气质,因而彻底模糊了年龄的界限。

    其实路随本身也的确不老,但雾茫茫喜欢默念他是老男人,就像路随说的一般,她就是在找优越感。

    这会儿雾茫茫看见路随贴身体恤下若隐若现的腹肌时,不由得吞了口口水,有点儿怕怕。

    而路随的眼睛在扫过雾茫茫的兔耳朵之后,直接挪到了重点上。

    雾茫茫撇了撇嘴,两手将兔兔衣往上一提,“我穿了裤子的。”

    虽然穿了跟没穿差不多,但底气完全不一样。

    路随往旁边让了让,雾茫茫踏着兔头拖鞋走了进去。

    转头就见路随正在脱t恤。

    “你,你干什么?”雾茫茫有点儿结巴。

    “不是说拍腹肌吗?”路随反问。

    “啊,哦。”雾茫茫这才反应过来,心里埋怨路随这也太直接了,也不给人一点儿心理准备。

    雾茫茫低下头,以玩弄相机来掩饰自己脸上的红色。

    不是她没见过世面,主要是人鱼线那深入牛仔裤下的线条,让人没法儿抵抗,忍不住就想入非非。

    “怎么照?”路随问。

    雾茫茫这才发现,原来有钱到无所不能的路先生其实一点儿也不会拗造型。

    雾茫茫红着脸、低着头道:“你随便就好。”

    人帅型美,天生的衣架子,又不怕镜头,真是怎么拍怎么都好看。

    说实话,会摆pose真的是种很强大的能力。

    路先生当然不用拗造型,就那儿一站,就是杂志封面照。

    雾茫茫“噼里啪啦”闪了几张,突然“啊”了一声,“差点儿忘了。”

    雾茫茫走向路随,将手伸到他的裤扣上,抬起头对着路随道:“我们的约定里,可是不能扣扣子的。”

    路随一把捉住雾茫茫的手,“别惹事儿。”

    不过话虽如此,一切都已经迟了。

    雾茫茫这还没解扣子呢,有东西就已经耐不住寂寞了。

    身为女人,雾茫茫是不能理解男人这种一点就燃的德性的。

    但是女人们这时候总是会生出一种带着优越感的得意,既得意自己的魅力如此巨大,又得意自己比男人进化得完全。

    雾茫茫当然也不例外,不过人得意的时候容易失去戒心,她被重重地抛到床上时,路随已经覆身上来。

    下一秒雾茫茫的嘴唇就被堵住了,显然路随已经吸取了上回的经验教训,坚决不给雾茫茫开口的机会。

    一旦笑场,就没法儿继续了。

    “我想我可能没办法尊重你的原则了。”路随在雾茫茫的耳边道,声音低沉而暗哑,激得她的皮肤底下仿佛跑过了一连串的电花。

    男人真是称得上是两截动物。

    上半身正温柔细语地抚慰你,将你当成好似日本豆腐一般呵护,吹口气都怕你化了。

    但下半身却是不容易你退缩地强悍,不过是片刻功夫,雾茫茫觉得自己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了。

    只是路随有些急切,吻落得越来越密集。

    雾茫茫晕晕乎乎的魂飘三千里,等感觉身上一凉才回过点儿神来。

    原来是路随微微后退,去脱他自己的衣服。

    雾茫茫只看了一眼,就被吓傻了。

    虽然没吃过猪肉,但她这方面的科普知识还是十分到位的,路随那种明显是尺寸超标。

    雾茫茫忍不住往后退了退,但路随很快就欺了上来。

    这时候表明自己是个黄花大闺女虽然有点儿挂起来卖的意思,但是雾茫茫觉得还是说出来比较好,“我,我还是第一次。”

    重点是,你最好轻点儿,或者最好准备再做足点儿。

    雾茫茫感觉路随的动作明显一顿,身体顿时离开了她,她能听到路随急促地呼吸了几口,然后翻身就下了床。

    雾茫茫一骨碌地爬起来,拉过被子遮住自己,不解路随的意思。

    路随穿好裤子,转过头来道:“抱歉,我们应该更慎重点儿。”

    雾茫茫虽然觉得转变有点儿突然,但她一个女孩儿总不能在男人说要慎重的时候厚着脸皮扑上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