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47|Chapter 47



    雾茫茫第一个直觉就是悍马到手了

    她心想路随还真是厉害,这才两天呢,按说这种车一般没有现货,都得预订,但有钱人自有通天手段,雾茫茫对路随很有信心。

    下班的时候,路随来接她,明显不是回湖区,而是向另一个方向的郊区去,貌似是车行集中的地方。

    路随带着雾茫茫到了一个十分空旷地方,中间放着一座小山,上面覆盖着蓝色塑料膜,所以雾茫茫不清楚那座小山是什么东西,她想来想去都猜不出来。

    说是飞机、游艇吧,又小了点儿,但是绝对没有任何车辆会有这么大。

    究竟是什么东西会有这么大的体积?

    雾茫茫努力克制自己爆棚的好奇心,小心肝砰砰直跳地被路随拉着往那座“礼物”走去。

    随着路随站定,有两人从左向右地将遮在那座礼物上的塑料膜掀开,露出它的庐山真面目来。

    一辆鲜红色的载重10吨的崭新大卡车!

    哈哈,这玩笑真好笑。

    但是雾茫茫一点儿都笑不出来。

    “够不够高大?”路随问雾茫茫,“上去试试吧,视野很不错的,绝对没人能挡住你视线,和你本人的形象差距也足够明显,别人看到你这个女司机时都会‘哇’的。”路随很难得地说了一长段话。

    “这个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雾茫茫嘟起嘴。

    路随拉起雾茫茫的手,令她掌心摊开,将卡车的钥匙放到她掌心,“颜色是我特地给你挑的,很衬你。要不要过去和你的新座驾一起,摆个pose,我帮你照相。”

    雾茫茫坚定地摇了摇头。

    “不符合你的要求?”路随显得有些委屈。

    “我要的是我的悍马。”雾茫茫知道路随一定是逗她玩儿的。

    “悍马跟这车比绝对逊毙了,无论是安全性还是高度差,它都甩了悍马一条街,不让你让它们对撞试试。”路随道。

    “别玩儿啦,耍我很好玩吗?”雾茫茫极度失望之后,都要哭了,她真是强烈想要个坐骑的。

    “试试吧,说不定兜一圈风你就喜欢了。”路随道。

    雾茫茫翻了个白眼,“我是c照啊,不能开这个车。”你这个脑残!后面一句没敢说出口。

    但是她有更毒的,“你怎么不送我个塔吊啊?视野又高,还不怕塞车,直接把我从a点提溜到b点。”

    “下个双十一吧。”路随点点头。

    “路随!”雾茫茫狠狠跺了跺脚,这种娇滴滴的发怒的声音也只有恋爱中的女人才能发得出来。

    也只有恋爱中的男人听了不会起鸡皮疙瘩。

    “那行吧,双十一搞活动,买一赠一,感恩大回馈,我买这卡车的时候,他们还送了我一辆。”路随亮出了另一串钥匙。

    雾茫茫一看车钥匙就知道是法拉利,也不指望路随能送她suv了。

    火红色的高级定制,开起来大约能让人想起哪吒小太子的风火轮。

    从皮具到内饰都十分讲究,几天时间绝对拿不到车。

    “你很早就订了这个车了?”雾茫茫问路随。

    路随点点头,“不过还是走了点儿后门,插了队。”

    雾茫茫一坐进车里,就感觉低人一等,身心都觉得压抑极了。

    几百万的跑车拉风是拉风,但是开起来真心令人不爽。

    本来还以为这个双十一可以联手虐狗了,结果事实证明她太天真了,完全是被路随给虐了。

    “开这个,还不如开卡车呢。”雾茫茫心想,嘴里不由问道:“将来我们要是分手了,这车得还你吗?”

    路随道:“随你处置。”

    雾茫茫脸上终于露出点儿笑容了,虽然车不喜欢,但是换成钱就没人不喜欢了。

    不过此仇不报非君子,雾茫茫眼珠子一转,将跑车开到闹市区对路随道:“我想换个新发型,不过时间可能有点儿久,你能不能先回去,过会儿再来接我?”

    路随自然只能答应。

    女人做头发的时间太恐怖,即使有心相陪,也实在花不起那数个小时。

    雾茫茫惯常做头发的店也顺应潮流地在搞双十一活动,王牌造型师洗剪吹只要1111,据说他曾经给舒姓女性做过造型,而韩星来城,没带造型师的话,也是钦定他的。

    1111,真的算是吐血大甩卖。

    “你头发这样漂亮,很适合留长发的,确定要简?”paul一脸可惜地再次向雾茫茫确认。

    “嗯。”

    “我头发快弄好了,你来接我吧。”雾茫茫给路随打电话道。

    不过电话里好像有麻将声,无趣的老男人的游戏。

    “你在打麻将?”雾茫茫问道。

    “嗯。我让司机去接你好吗?”路随道。

    “你为了打麻将连女朋友都不要了?”雾茫茫不满地道,“而且久坐会让你的腹肌变啤酒肚的。”

    雾茫茫觉得她会嫌弃路随的。

    女人痴缠起来的时候真的令人头痛欲裂,路随揉了揉眉心。

    “我不,我就要你来接我,我还给你准备了大惊喜呢。我希望你是第一个看到我新造型的人。”雾茫茫在电话那头都快哭了。

    路随不得不站起身,“你们找个人代我吧。”

    雾茫茫果断给镜子里的自己笑眯眯地比了一个“v”的手势。

    手机里,路随传来一阵嘘声,尤其以宁峥的声音最大,“路随,你不是吧?”

    “你做人不厚道啊,路随,以前打麻将的时候我女朋友跟我发飙,你是怎么对我的?”蒋宝良也发声了。

    路随拿起外套就往外走,头也没回地挥了挥手。

    “诶,三缺一等你啊。”宁峥撑起来吼了一句。

    “路随这回来真的啊?”蒋宝良啧啧两声,“居然栽在雾茫茫那小疯子手上?不可思议!”

    “就雾茫茫那小娘皮,不可能!”宁峥不屑地道,他自己估计没咂摸出他话里的酸葡萄心理。

    沈庭没评价,“还打不打?”

    “三个人有什么好打的,等路随吧。”宁峥推牌起身,去阳台点了一支烟。

    “你怎么开始抽烟了?”沈庭问宁峥。

    宁峥沉默不语。

    “还没转过劲儿来?”沈庭问宁峥。

    “你被逼婚试试。”宁峥大概是被沈媛梓逼急了,连沈庭这儿都撒上气了。

    “你要真不喜欢媛梓,也别耽误她了。舍不得宁家那点儿财产么?”沈庭道。

    宁峥狠狠抽了一口烟,“我不拿,难道要留给外头那个?”

    说白了宁峥就是不甘心。

    外头那个女人害死他妈,私生子登堂入室,他怎么忍得下那口气。

    “那就别给宁家留下东西。”沈庭道。

    宁峥抬头去看沈庭,沈庭摆摆手,“路随说的,你考虑考虑吧。”

    “你不管沈媛梓啊?”宁峥道。

    “我就是管她,才来淌浑水的,你这样害人害己。”沈庭道。

    宁峥啥也没说,只是捶了沈庭的肩膀一拳。

    路随到达理发店时,视线扫了三圈,都没看到雾茫茫的踪影。

    直到雾茫茫从他背后拍了一掌。

    “姑父。”雾茫茫清脆地喊了一声,然后飞快地在路随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亲热地挽起路随的手臂,“走吧,你是不是等得都着急了?”

    爆满的理发店里的人齐刷刷地看向了这对明显不清不楚的侄女儿和姑父。

    姑父长得实在是太养眼了,颜值撑破天,灰色的羊绒大衣穿在身上简直气质和气势双双爆棚。

    就是小侄女儿太□□了,留着齐刘海的学生妹短发,还穿着高中校服,这也下得了手?

    “好不好看,姑父?”雾茫茫离开路随两步,踮着脚尖陶醉地转了两圈。

    她这发型,直接让她年龄减了七、八岁,进酒吧和赌场一准儿被人查身份证。

    身上的高中校服是她让家中阿姨给她送过来的,当年雾茫茫读高中时的裙子。

    白色衬衫、枣红色的百褶裙,领口系着深蓝色丝带,黑色平底鞋,膝下一寸的日式学生袜。

    当初雾茫茫可是她们高中的女神,当然得第一个带头把裙子剪到膝盖上方,所以这一身清纯里又带着心机婊的诱/惑。

    雾茫茫转完又贴上路随的手臂,“走吧姑父,别着急,姑姑今天飞伦敦了不会回来的,我一个晚上都是你的。”雾茫茫又往路随的手臂上压了压。

    周围的人一阵恶寒。

    路随闭了闭眼睛,自己这位女朋友真是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她演不出的。

    回程的路上,路随一直没开口说过话。

    雾茫茫则不停地向上吹着自己的刘海玩儿,“吴医生建议我从此以后多扮演积极向上的角色,我想来想去,觉得就是高中生最积极向上了。我还特地买了一盒铅笔,打算从今往后好好学习,daydayup。”

    雾茫茫晃了晃手里的铅笔。

    半路沈庭来电,问路随还回不回去。

    雾茫茫凑过去在路随的旁边道:“愿赌服输,今天该你还账了,这可是虐狗的日子。”

    双十一有恩爱不秀实在是暴殄天物。

    路随看着雾茫茫的打扮,带她走出去,就是不说话,别人也得当他是变/态。

    “不回去了,改天再约。”路随挂断电话。

    雾茫茫跟在路随身后摩拳擦掌地走进路宅。

    “你等等我啊,我去拿相机,我觉得起居室的沙发那边,比较好拍。”雾茫茫道。

    路随回了一句,“你姑姑说今天机场管控,飞机没起飞,所以要回来查岗。”

    然后当着雾茫茫的面儿关上了门,差点儿没把她的高鼻梁给碰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