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46|Chapter 46



    雾茫茫下楼找到路随,他正在喝粥,“你也过来喝一碗粥吧。”

    雾茫茫摇摇头,“过了八点我都不进食的。”

    良好的身材全靠自律啊。

    说起身材,雾茫茫立即想起自己的彩头还没有拿呢,她的眼睛扫过路随的腹肌,心里有些遗憾。

    路随还在病重,即使拍片儿效果也不能达到最佳,只好往后推了。

    “等你病好了,可别忘记你输给我的彩头。”雾茫茫生怕路随反悔。

    不过又抢在路随说话之前继续道:“不过这几天你肯定没办法锻炼,三天不练腹胀,等你病好了记得重点练两天,不然我怕拍出来人鱼线不够惊艳。”

    路随闭了闭眼睛,忽略雾茫茫不着调的话,“昨天发生那些事情怎么不通知我?”

    雾茫茫端起自己面前的牛奶喝了一口,“我想通知你来着,不过手机摔坏了,我又记不住你的号码。”

    路随示意彼得给他拿来纸笔,将电话写给雾茫茫,“背吧,等会儿检查。”

    雾茫茫惊讶得嘴巴都可以塞下鸡蛋了,这是要跟她演班主任和小学生的故事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记住紧急联系人的电话总是没错的。柳女士和雾老板都不靠谱,但愿路先生能靠谱一点儿。

    雾茫茫好不容易背完路随毫无规律而言的普通电话号码时,忍不住抱怨,“你又不缺钱,就不能换个靓号吗?”

    一串儿8什么的多好记啊。

    就是雾茫茫,手机号最后四位也是6666好吗?

    手机号就像车牌号一样,都是凸显bigger的地方,一点儿不能轻忽。

    “这是我私人号码。”路随道,意思就是最好不要太好记,省得被骚扰。

    雾茫茫笑弯了眼睛,凑到路随身边坐下道:“就是那种开会也开着,即使你的助理找不到你,我也能找到你的那种私人号码吗?”

    “嗯。”路随应了一声道,“就是那种我洗澡都得拿防水袋装着带在身边的电话。”

    雾茫茫睁大了眼睛,“这未免也太夸张吧?”

    然后雾茫茫在路随看白痴的眼光里总算是领悟了原来他在说反话。

    但其实雾茫茫泡澡的时候就是会拿防水袋装着手机搁旁边啊。

    雾茫茫一边把玩着玫瑰金,一边想起前尘往事,转头问路随道:“你还记不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不记得了。”路随快速地回答。

    “那时候你可真是小气,居然还说我不值一个6s。现在有没有觉得啪啪打脸?”雾茫茫在路随面前晃了晃手机。

    “有。”路随很直白地承认道。

    承认得如此爽快,也不抵赖一下,顿时叫雾茫茫失去了爽感。

    但是雾茫茫多无聊啊,她又继续问:“痛不痛?”

    “你给我呼一下就不痛了。”路随道。

    雾茫茫乐得凑上去在路随的脸边吹了吹。

    “不是这里痛。”路随的眼睛往下扫了一眼,刚才被雾茫茫这宝器给搅得兴致全无,现在又有抬头趋势。

    雾茫茫自然get了路随的意思,跟男人比耍流氓,女人必须倒退一箭之地。

    所以大好时光,还是用来睡觉比较好。

    接下来的几天,雾茫茫很自然就在路宅住了下来,但凡她表示想回自己家,路随总能适时的咳嗽两声,让她去端水伺候。

    于是雾茫茫就正式进入了被她定义为“暂时同居”的生活。

    只是雾茫茫实在不习惯司机接送,这种提前十年进入贵夫人的生活状态,她感觉太*了。

    而且不利于她团结人民群众。

    所以郑重地向路随提出交涉。

    “那我送你一辆车。”路随道。

    虽然接受一个男人的车就意味着必须接受这个男人,但是雾茫茫已经先接受了这个男人,所以倒也不妨她接受一辆车。

    “其实我的悍马也是为了你才卖掉的。”雾茫茫为自己矫情地辩解了一下,她的意思是:你送我一辆悍马就ok了。

    “的确是我的错。”路随从善如流,“想要一辆什么样的车?”

    雾茫茫没好意思只说“悍马”,毕竟这车也不便宜,她张嘴的话会显得很拜金,不符合她绿茶的气质。

    “我喜欢那种高高大大的车,开车的视野要好,最好可以俯视众车。车型嘛要彪悍狂野,最好和我本人的形象差别大一点儿,当别人看到我打开车门走出来的时候会露出‘哇’的表情这种。”雾茫茫很形象很抒情地表达了自己对悍马的热爱。

    如果不是悍马,随便来辆suv也行,她也不介意的。

    只要别是那种矮不拉叽的跑车就行了。

    “你的爱好挺特殊的。”路随道。

    雾茫茫道:“美特斯邦威,不走寻常路。”

    路随点头表示赞同,的确不寻常。

    接下来的时间,路随去书房工作,雾茫茫正好可以肆无忌惮地玩手机,哪知道却被路随提溜到了他的书房重地。

    雾茫茫对此十分警觉,“我在外面就好了,你的书房重地我还是别进去了。万一今后你丢个什么文件或者标书底价被泄露什么的,我也不至于瓜田李下。”

    雾茫茫在路随扫过来的锐利的眼神里又赶紧补充,“我不是说你会胡乱怀疑人,我是怕我自己受不了来自外界的诱惑,万一将来行差踏错,进了局子就不好了。我人又生得这么漂亮,肯定会被虐待的。”

    路随将话痨雾茫茫给推进房内,“放心吧,重要的文件都在保险箱里,你打不开的。”

    “那我试一试。”雾茫茫道。

    “密码输错一次,警报就会响起。关闭警报需要语音密码。”路随道。

    “防范措施挺严密的嘛。你等我一下。”雾茫茫跑回她的房间拿了一副手套戴上,“我试试你的保险箱,我小时候没事儿就玩我爹娘的保险柜,挺好玩儿的。”

    警察上门了好多次,雾茫茫挨了好几顿胖揍。

    长大了美国谍战电影看多了以后,对开保险箱的情节就更是情有独钟了。

    雾茫茫将耳朵贴到保险箱上听了听,心里想着路随的密码,生日密码太好破解了,车牌号似乎也比较顺溜。

    雾茫茫抱着玩乐的心态把她和路随初次见面的时间输了进去,就是她装怀孕女被路随告的那天。

    居然开了!

    在雾茫茫和路随的双重震惊中,保险箱居然被打开了。

    雾茫茫心中尴尬大了,没想到路随已经暗恋自己到了这个地步。

    “呃,你这个保险箱也太好开了吧?都不需要指纹和虹膜吗?我建议你赶紧换一个吧。”雾茫茫想尽量避免彼此的尴尬。

    “你怎么会知道的?”路随的脸上露出了他有史以来最丰富的一次“震惊”。

    “我随便输的。”雾茫茫赶紧道。

    “你怎么会知道汤圆的血统证书编号?”路随的表情十分严肃。

    “什么证书编号?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吗?160504啊。”雾茫茫说道。

    现实中的巧合有时候远远超过你能想象的。

    路随忍不住笑了笑,“抱歉,我误会了。”

    “汤圆是什么物种?”雾茫茫问。

    “我小时候养的马”路随道。

    雾茫茫摊摊手道:“这也太巧了吧,这简直就是命中注定你爱我嘛。”

    路随懒得接腔。

    雾茫茫又道:“你看,刚才你还说没问题,现在好了吧,这说明的确是有瓜田李下的嫌疑的。”说完雾茫茫就想走。

    “没事儿,保险柜里什么也没有。”

    雾茫茫这不情不愿地留了下来。

    “你怎么对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记得这么清楚?”路随随口问道。

    “因为……”你当时的行为令人发指啊!但是雾茫茫可不敢说,于是睁眼说瞎话地道:“不知道为什么啊,其他日子我都记不住,但这一天就是清楚的记得。我想这就是缘分吧。”

    路随唇角翘了翘。

    雾茫茫觉得自己离悍马的距离又近了一步,说起来好像真是有点儿没节操啊,简直都快赶上雾蛋蛋叫路随老爸的节操了。

    随着双十一的临近,雾茫茫的购物车里已经塞满了足够多的货物,她刚好趁着路随工作的时候,窝在他书房的沙发上把涨价的东西一样一样删掉。

    “你在干什么?世界末日要了吗?”路随的声音从雾茫茫的肩头传来,看着雾茫茫购物车里琳琅满目以牛肉干和兔子肉居多的零食不由发问。

    雾茫茫惊呼道:“你就工作完啦?”速度未免也太快。

    “嗯。”路随应了一声,“你买这么多东西在保质期内吃得完吗?”

    雾茫茫道:“没关系啊,可以送人。但是我要叫大数据知道,本姑娘是吃遍天下无敌手,什么都吃过,所以不要企图给我送假货。而且你说的大数据统计太恐怖了,我要把我以前买的东西的比例都刷下去,重新塑造一个吃货的形象。”

    “有前途。”路随点赞道。

    但实际上,雾茫茫的借口不管多冠冕堂皇,其实她只是喜欢享受收到包裹时的快感而已,有一种全世界都在送她礼物的感觉。

    双十一这天,雾茫茫的支付宝余额彻底被清空了,大约是有了男朋友之后底气十足,连□□也清空了,信用卡也刷爆了,她的工资只够下个月进行最低额度的还款。

    不过不要紧,还可以分期的。

    现在路随对她管吃管住,雾茫茫也算是净收入人群了。

    不过最欢乐的是,路随今天有电话给她,说是要送她节日礼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