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45|Chapter 45



    当然这种睡眠是十分短暂的,随着路随的动作,雾茫茫很快就睁开了眼睛,不过脑子还晕晕乎乎的,直到前排的司机发动车时,她才反应过来。

    但是已经于事无补,雾茫茫疲倦得眼皮都打架了。

    路随轻轻拍了拍大腿,雾茫茫也顾不得他这个动作是逗小狗的了,直接把头枕在了路随的腿上,将腿蜷在座椅上开始睡觉。

    至于形象什么的,在瞌睡面前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早晨雾茫茫在柔软的大床上醒过来时,极为舒坦地伸了一个懒腰,安妮打开床帘让阳光透进来,阿依达也开始进来伺候她梳头。

    生活舒坦得雾茫茫都忘记她是工薪阶层了,等她美美哒下楼时听到座钟的报时声,这才惊呼“omg”,上班要迟到了,尤其是还得从湖区出发。

    雾茫茫冲到餐桌跟前,端起牛奶杯咕嘟嘟地灌了一杯,然后在彼得略显惊异的眼神里,用餐巾擦了擦嘴解释道:“我要迟到了。”

    彼得虽然还不能理解路随为什么会找个咋咋呼呼的女孩儿当女朋友,但他还是尽职尽责地开始为雾茫茫安排出行的车。

    雾茫茫又伸手抓起一片吐司,听到咳嗽声时转头看见路随从楼上下楼,她跑过去笑嘻嘻地打了个招呼,“早啊,你生病了?”

    路随的脸上有些病态的苍白,雾茫茫心想该不会是昨天晚上吹雪风的时候着的凉吧?

    老年人的免疫能力就是下降得厉害,你看她屁事儿没有,现在多么生龙活虎,又是一条小飞龙了。

    “抱歉,是我害了你吧?不过你的身体抵抗力是不是稍微差了点儿?你应该找中医调理一下你的免疫系统。”雾茫茫关切地道。

    路随焉能不懂雾茫茫的暗示,“你先是攻击我的年纪,现在又转而开始攻击我的免疫系统了是不是?”

    雾茫茫“呃”了一声,天大地大病人最大,所以她无声地做了个给嘴巴上拉链的动作,又在嘴边比了一个ok,表示自己再也不说话了。

    “小姐,车准备好了。”彼得在两人后方道。

    雾茫茫应了一声“我马上出去”,跳起来在路随的脸上亲了一口,“我去上班了,你要保重身体。”然后忍不住又加了一句,“我不会嫌弃你的免疫系统的。”

    不过最后这一句没有用声带发声,只是用气音发声。

    雾茫茫说完就逃跑到了门边,转过身对路随抛了个响亮的飞吻。

    下午下班的时候,雾茫茫刚走出门就看到了停在门口的路随惯用的座驾,她没有选择的只能上车。

    车驶入路宅时,安妮已经等在门边了迎接了。

    “路随呢?”雾茫茫问。

    “少爷在房间休息。安妮道。

    雾茫茫直接去了路随的房间。

    她进去的时候路随正在睡觉,感冒的人就是应该多休息,雾茫茫坐在床边欣赏了一下睡美男,心里挺歉意的。

    她也是早晨坐在车里时才想起来,路随昨晚下车时,好像没穿外套,身上只穿了薄薄的单衣,哪知道被她拖在外面吹了半天冷风,铁打的身体都受不了。

    雾茫茫守在路随身边想缓解一点儿内疚感,哪知道她看路随睡得香,她自己也开始打起瞌睡来。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脱了毛衣裙和鞋子,掀开被子在路随旁边躺下,跟她想象的一样暖和。

    不到五秒钟雾茫茫就进入了黑甜的梦乡。

    年轻人的睡眠真是不要太好了。

    路随是被热醒的,坐起身低头看着被口水打湿了一片的t恤,伸手轻轻推了推梦正做得香的雾茫茫。

    雾茫茫嘟囔了一句,抬起手去打那扰人幽梦的手,有什么东西跳了跳,把她给一下惊醒了。

    雾茫茫坐起身揉了揉眼睛,看到路随才想起今夕是何夕。

    “你好些了吗?”雾茫茫心虚地伸手去摸路随的额头,企图化解眼前不问自睡的尴尬。

    “你怎么会在我床上睡觉?”路随问,声音有些沙哑,大概是咳嗽引起的,凭空又增添了几分声优的魅力。

    雾茫茫看着路随的眼睛,不知道他是嫌弃自己睡了他的床,还是单纯的只是询问。

    不过不管他是什么心态,雾茫茫都有一套标准答案。

    “我担心你的身体,所以过来看你,你正好睡着了,我怕你等下万一要喝水什么的没人照顾,所以就留下了,哪知道看着你睡,我瞌睡也来了。”雾茫茫解释道。

    这句话的重点是:我是为了留下来好照顾你。

    “不用你照顾,等会儿传染给你呢。”路随道。

    “我不怕,你生病都是我害的,你就让我将功赎罪吧。”雾茫茫勇敢地道。

    “不关你的事,是我抵抗力低,免疫系统老化。”路随拒绝道。

    傲娇的老男人!

    雾茫茫在心中吐槽路随,但表情却十分诚恳地道:“我都想起来了,你当时没穿外套,就是超人来了,也得冻得流鼻涕。再说,病在你身,痛在我心,你就让我留下来照顾你吧。”雾

    雾茫茫一脸的祈求,却只换来路随傲娇的“哼”了一声。

    “油腔滑调。”路随点评道。

    这话想来都是女人对男人说的,到了雾茫茫和路随这儿却掉了个儿。

    雾茫茫自嘲地想,看来她和路随将来的关系铁定是,路随负责貌美如花,她负责编造情话了。

    “啊,差点儿忘了,我有礼物送给你。”雾茫茫从床上弹起来下床翻包包。

    不过今天她背的是大包,里面东西太多,她只好跪在地上撅起屁股在包里乱翻。

    “找到了!”雾茫茫叫了一声,转过头正好看到路随回避的视线。

    雾茫茫尴尬地扯了扯自己的吊带打底裙,不管走光没走光,这种时候就得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免得大家都尴尬。

    “送给你。”雾茫茫把一个蓝色的系着粉色丝带的小盒子递到路随的面前,“打开看看。”

    这种待遇对路随来说还是比较新鲜的,虽然过生时他会收到很多礼物,但平时很少有人会送他礼物。

    当然这不是别人不想送,而是他们每次送礼时都会纠结:

    究竟送他什么好呢?他好像什么都不缺,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所以说,送礼物给路随,真是一个老大难问题。

    路随当着雾茫茫的面拆开包装,里面是一个天蓝色的圆形小盒子。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吧?”雾茫茫邀功地从路随手里拿过小盒子,“这是可以定时提醒的药盒,看过港囧吗?就是赵薇送给徐峥那种。可以录音的。我给你来一段儿啊。”

    说完雾茫茫也不管路随是个什么意思,点开小盒子上的录音开关,哪知道那个是播放键,里面传来雾茫茫模仿的台湾腔,“宝贝,妈妈给你喂yoyo哟~~”

    雾茫茫尴尬地笑了两声,打算敷衍过去,“这个是我买的时候的试录音,我重新给你录一段。”

    “药不能停,药不能停。”雾茫茫对着小盒子重复道。

    “雾茫茫!”路随不得不揉了揉眉心。

    “不喜欢啊?”雾茫茫将俯低身体将头探到路随面前看他表情。

    “那我再给你换一段。”

    “药药!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雾茫茫扭头摆臀地开始哼歌。

    “别玩了。”路随从手里拿过药盒。

    雾茫茫嘟了嘟嘴,她正玩儿得开心呢。“我给自己也买了一个,是粉红色,你看。”雾茫茫把自己那个也从包里翻出来,“情侣套盒哦。”

    为什么连药盒这种东西都会有情侣套?路随实在是佩服现在人赚钱的手段。

    “我用来装我的维生素那些药的,你不要误会。”雾茫茫补充解释了一下。

    “我不会误会的。”路随道。

    雾茫茫把药盒递到路随的嘴边,讨赏地道:“你也给我录一句吧。”

    “药不能停。”路随敷衍道。

    “你有点儿创意好不好?”雾茫茫有些失望。

    欠收拾的人最终都会被人按翻在身下。

    雾茫茫惊呼一声,就感觉自己被压在了馅饼下面。

    “真的不怕传染?”路随的唇流连在雾茫茫的耳畔道。

    雾茫茫激灵灵地打了颤,觉得脖子痒得十分想笑。

    “雅蠛蝶~~”(不要)

    “哈那西贴”(放开我)

    “以太以~~”(好疼)

    “”(那里不可以)

    “iku”(要出来了)

    “么托,么托~~”(还要,还要)

    雾茫茫一个人就把整部需要两个演的戏都演完了。

    而路随早就已经翻身起床穿好衣服了,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床上滚来滚去的雾茫茫,冷冷地道:“以后少看那些鬼东西。”

    雾茫茫“嘁”了一声,“说得好像你高中时代没看过爱情动作片似的。”

    “你是高中的时候看的?”路随反问。

    太会抓重点了吧?!雾茫茫真想封住自己的嘴巴,于是使劲儿干咳了两声,“糟糕,好像被你传染了,我去吃药。”

    雾茫茫跳下床连毛衣裙都顾不上穿,抱在胸前打开门快速地跳到对门自己的卧室。

    等雾茫茫洗了澡换了衣服出来,才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两个盒子,其中一个简直不容忽视,漂亮的苹果盒子。

    里面躺着一个玫瑰金。

    “万岁!”雾茫茫抱着手机亲了一口,中午去买手机居然缺货,官网预定又需要时间,逛街时看到药盒,这次想起买来送给路随表真心的。

    另一个盒子是单反相机的盒子。

    雾茫茫不得不感叹路先生的细心,真是生病了都不忘操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