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44|Chapter 44



    兰玥倚在露台的栏杆上,将手里的红酒杯晃了晃,尴尬地笑了笑,都不看去看路随的眼睛,“我觉得自己有点儿丢脸。当初逼宫不成,灰溜溜的出国,现在又灰溜溜的回来了。我本来是想带个男人在你面前晃一晃的,可是一想又觉得幼稚,反正你也不会在乎。”

    “兰玥,你是很好的朋友。”路随道。

    “放心吧我已经看开了,不用拿朋友两个字来拒绝我了。”兰玥自嘲地笑了笑,“这两年我走过很多地方,看过很多风景也看过很多人,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当初真是狭隘,我后悔了。”

    兰玥走到路随的正前方,抬头望着他,近得几乎可以数清楚对方的睫毛,“你呢,还需要我这个随招随到的女伴吗?”兰玥并不想用床伴来形容自己。

    虽然她和路随只是简简单单的不谈感情只谈需求的关系。

    路随微微侧身避开这种暧昧的距离。

    兰玥叹息道:“怕你小女友生气么?你什么时候改了口味了,我真是有点儿好奇。”

    路随自然不会回答这样*的问题。

    兰玥也懂,继而道:“真是羡慕她,刚好在你想要定下的时候遇见你,又恰逢最好的年华,干干净净的。”

    “别钻牛角尖,并非是你离过婚的原因,兰玥。”表现得十分成熟的女性,其实内心也总有很不理性的一面。

    兰玥一直将自己无法俘获路随的原因归结在她离过婚上,这是她身上唯一的污点。

    但毕竟他们在床上是那般合拍,以至于好几年路随的身边都只有她。

    所以让她产生了幻觉。

    然而兰玥离开后才搞清楚自己的定位,她不过是路随不愿意去找应/召女的替代品。

    男人是如此兽性,他们必须要有发泄渠道,不是你,也会是她。

    他们的勃/起甚至都不是因为看到了你而感兴趣,只是因为他们的生理需求积累到了一定的地步需要发泄而已,如果此时地球上没有了女性,只怕跟母猩猩他们都是愿意的。

    “抱歉,又老调重弹了。”兰玥笑了笑,然后道:“好了,不阻你了,有需求的时候可以随时给我电话,我也很享受的。”

    四十岁的女人,结过婚、离过婚,现在退而求其次,只想享受身体的欢愉了。

    路随和兰玥老情人相会的时候,雾茫茫就比较惨了,明显感觉被排挤。

    路琳和沈媛梓相谈甚欢,兰珊也能插上话,雾茫茫即使有心搭话,也没人搭理她。

    沈媛梓为了宁峥而对雾茫茫有心结,兰珊对雾茫茫也没什么好感,至于路琳则是明显的打算冷处理这位昔日追求的对象。

    所以雾茫茫在女生当中没有援手。

    至于宁峥和沈庭,男人的世界女人就更没法儿插手了,而且今日宁峥似乎吃错药一般,居然跟沈庭学高冷。

    雾茫茫没有现实世界社交强迫症,但今天微博闪得太欢乐了,手机悲催的没电了,这会儿只能孤零零地坐在角落上,因为充电插座只有这里有。

    路随是什么人,走进来一眼就看明白了雾茫茫的处境。

    小姑娘虽然很惬意地窝在沙发上玩手机,但看着就让人觉得是个被抛弃的小可怜。

    “我带茫茫先走了。”路随上去拉起雾茫茫的手,转头对众人道。

    雾茫茫惊呼道:“诶诶,才充了百分之三十六的电。”

    雾茫茫无比遗憾。

    雾茫茫坐在路随的车上,打开备忘录,添了一笔:竟然不让我把手机充满电。

    雾茫茫脑子里闪过几桩备选的报复手段:将来那什么的时候果断半途接电话?将来那什么的时候不许他she里面?

    这画面想想就让人神清气爽。

    周一下午雾茫茫约了吴用的时间。

    “最近怎么样?”这是吴医生的惯用开场白。

    雾茫茫也不矫情,倒豆子似地噼里啪啦把这两周的事情都倒了出来。

    当然也包括跟沈庭演绎的那一段。

    吴用在记录本上标记了一下,雾茫茫再次演了一个被迫打胎的弱势女子。

    “当时为什么又演被迫打胎出身不好的人?你不是一直喜欢挑战不同角色吗?”吴用问道。

    “又演?什么时候啊?”雾茫茫有些不记得了。

    “就是上回跟那个起诉你的人。”吴用道。

    “啊!”雾茫茫做了个恍然大悟的动作,“他啊。”变成我男朋友了。

    雾茫茫想起是有这么回事儿来着。

    “当时为什么又演这个?”吴用再次问。

    “没什么为什么啊,就是演得顺手,台词自己就来了,我都不用想的。我有时候总觉得这些东西并不是我创造的,而是早就存在了我的脑子里的,只等解码而已。”雾茫茫道。

    如果这些东西会经过她的脑子,那她就能控制自己不犯病了。

    吴用重点标记了一下。

    但他突然有种感觉,雾茫茫的心结恐怕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心智的成熟而减轻,反而掩埋在了层层叠叠的岁月之后,像鬼魅一样会跟随她一辈子。

    为什么下意识里总是提及打胎?

    而这种戏剧性在前几年并未显现,今年却突然发生了两次。不过样本量并不够,所以还要有待观察。

    不过吴用做了个很大胆的推测。

    从他做雾茫茫的咨询师开始,她就从没演过什么正能量的角色,每次都奔走在女炮灰的路上。

    这是一种下意识对自己的全盘否定。

    好像认定了自己是因为坏,所以才不被重视不被关爱。

    总比不管她有多好,都换不来别人的爱来得更安慰。

    至于打胎,也许藏在雾茫茫内心深处的念想就是,她根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而两个不相爱的人最好也不要拥有孩子。

    当然这都是吴用的个人推测,而他也不能对雾茫茫宣之于口。

    “这样戏路有点儿窄,你怎么不试试其他感觉的角色?”吴用道。

    “比如?”雾茫茫询问。

    “比如女黄蜂。”

    “原来你也会开玩笑,吴医生。”雾茫茫笑道。

    “我是认真在推荐。”吴用道。

    “我到你这儿来咨询,可是为了今后都不抽风的。”雾茫茫挑眉道。

    “其实你有一个发泄渠道,比没有来得更好。下次记得试一试积极向上的角色。”吴用道。

    雾茫茫晃悠着从吴用的办公室离开,刚出门就接到路随的电话。

    “喂。”雾茫茫的声音至少矫揉造作了四十五度,俨然就是热恋中的少女语气。

    主要是今晚可是收取赌□□头的时候,雾茫茫故意背的双肩包,里面还有她经年没用过的单反相机。

    但是路先生的腹肌,值得拥有单反。

    “在哪儿,我让司机去接你。”路随道。

    “不用,楼下就是地铁,我自己过去。”雾茫茫道。

    大概是失去悍马太久了,雾茫茫已经彻底地习惯了公共交通。

    这个时间点儿,等路随的司机过来,再到吃饭地点,一准儿得堵到晚上八点半。

    还不如坐地铁,大家都省事儿,也能准时开饭。

    “待那儿别走,我过来接你。”路随改口。

    雾茫茫叹息,路随居然误会她是生气他只派司机过来,她自问还没有矫情到这个地步。

    “真不用,我进电梯了,就这样。”雾茫茫挂断电话。

    不过虽然雾茫茫对公共交通很有信心,但她还是没能准点儿到达餐厅。

    路随看了看表,雾茫茫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超过了他能忍受的极限。

    以路先生平时龟毛到迟到三十秒都要处理人的性格,雾茫茫也算是刷新了他的下限。

    其实雾茫茫这会儿也很无奈,手机在打地铁上的猥琐男时把屏幕摔坏了,人还进了派出所。

    那猥琐男的妈闻声赶来,非说是雾茫茫污蔑她儿子,叫嚣得十分厉害,要找律师告她,要求她给他儿子磕头认错。

    雾茫茫当然不同意,明明就是那个猥琐男在地铁上捏她屁股来着。

    那女的就说雾茫茫裙子短,存心想让男人摸的。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而且那女的满嘴脏话,雾茫茫气得跳脚也没奈何。

    她裙子虽然不长,但还穿着很厚的羊毛袜好么?

    过了半小时,对方还真找了个脸跟那儿子同样猥琐的律师来,看起来家里有几个臭钱,所以才这么嚣张。

    雾茫茫先是给柳女士打电话,结果雾老板和柳女士此刻正在飞机上,手机关机。

    而至于其他人,雾茫茫一个也记不住电话号码,其中还包括路随,所以她想打电话给路随说去不了了都没法儿。

    可以想象被放鸽子的路先生的怒气。

    雾茫茫直到两小时后,柳女士下机开手机才被她通知律师从派出所里解救出去。

    幸亏柳女士此刻身在外地,否则雾茫茫肯定要被疲劳轰炸。

    办完手续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雾茫茫下了出租车,低着头没精打采地回家,只觉得浑身力气都被抽空了。

    不讲理的中年大妈绝对是人型生化武器。

    路边停着的车闪了闪灯,雾茫茫不得不抬起头看过去,就见路随开门下车。

    雾茫茫的脑袋无力地偏到了一边,她今晚真是没有力气再应付任何人了,被那人型武器骂了一通不说,又被雾老板狠狠k了一顿,此刻雾茫茫压根儿就不想看到任何人。

    雾茫茫索性破罐子破摔地停下来,等着路随骂她,这都到她家门口来兴师问罪了。

    不过雾茫茫等了半天,只等到路随捧起了她的脸。

    “嘴巴怎么了?”路随问,漂亮的红唇上有一个血疤,十分煞风景。

    雾茫茫眨了眨眼睛,感觉着自己的嘴唇被路随的拇指轻轻摩挲的心情,她鼻子一酸,就把头埋到了路随的怀里。

    这个时候,不管是谁,哪怕只有一点点安慰,雾茫茫都会向抓救命稻草一般抓住的。

    寒冷的冬天总是让人格外渴望温暖。

    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雪,大家本来都当笑话看,没想到这会儿天上还真开始飘雪了。

    路随搂着雾茫茫,本来想将她带到车上,结果雾茫茫死活不挪步,路随轻轻一动,她就跟受惊的兔子一般,死死圈住他的腰不许他动。

    路随只好抱着雾茫茫站在雪风里当雪人。

    路随等了好半天,感觉雾茫茫不怎么动了,手也开始放软时,这才轻轻动了动了手臂,却发现雾茫茫毫无反应。

    这姑娘本事真的太大了,就这么站着居然都睡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