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43|Chapter 43



    路琳冲着路随讽刺地笑了笑,从手包里拿出鎏金烟盒,取了一支出来点上,雪白的烟纸配着猩红的丹蔻,红唇微张,冷艳地突出一口白雾,“怎么,害怕我对她做什么?”

    路随道:“你打不赢她。”

    路琳差点儿没被路随噎死,冷冷地哼了一声。

    “上次你央我办的事儿……”路随的话果断掐在路琳的七寸上,她不得不配合,原来这位友爱的弟弟还真有话对自己说。

    而雾茫茫呢,偷偷摸摸地坐在马桶盖上玩了一会儿手机,但即便是五星级卫生间,她也不可能蹲这儿就不出去吧?

    所以只好整理一下衣服,洗手时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今天唇色有点儿偏淡,但是早晨走得太急,连补妆的工具都没有。

    雾茫茫正叹息着走出卫生间,抬头就看到对面的沈庭。

    “沈先生。”

    “茫茫。”

    雾茫茫和沈庭同时出声,不过两个人对熟识度的定义显然不在一个程度上。

    “叫我沈庭就行了。”

    沈庭今日意外地和蔼,雾茫茫想着他和路随的关系,自己叫他一声沈庭也是应该的。

    所以很顺从地又喊了一声“沈庭。”

    “我有点儿事情想请你帮一下忙,可否?”沈庭道。

    雾茫茫有点儿迟疑,不确定自己可以帮上他什么忙,而且沈庭明显是临时起意。

    但是友爱互助什么的,一向是雾茫茫的美德,于是她点了点头。

    两个人并肩往另一头的西餐厅去。

    餐厅里人不多,稀稀拉拉地坐了几桌,其中一个穿红色毛呢裙的美女就格外显眼了。

    雾茫茫多敏感的人啊,立即发现自己要糟糕,果然耳边传来一阵热息,是沈庭故作亲密地在她耳边道:“她实在太聒噪。”

    雾茫茫觉得沈庭这就是赶鸭子上架了,不过这可是她的拿手绝活儿,正愁没地方施展。

    瞬间雾茫茫就判断了一下形势,红衣美女颜值高、气势足,而她自己今天没化妆,脚上还踏着雪地靴,实在演不出冷艳高贵的本宫范儿,只能退而求其次。

    “沈庭,这位是……”兰珊看到沈庭和雾茫茫并肩走过来,不由危机感顿生。

    雾茫茫的眼睛已然是一出情深深雨蒙蒙的戏了,她一把拉住沈庭的手,颤抖着手指指着兰珊,要哭不哭地问:“她是谁?”

    沈庭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雾茫茫再次抢戏,“你说今天出来见客户,就是见这个女人吗?怪不得前几天哄着我去把孩子打了,原来你……”

    雾茫茫皮肤本来就白,今天唇色浅淡,众人回头一看,都是一个“哦”的嘴型,这女人还真就像刚做过流产的。

    其实不过是联想太丰富罢了。

    紧接着就是一声清脆而响亮的“啪”。

    沈庭偏了偏头。

    餐厅里的服务生瞬间石化,都不想动了,专心看戏。

    这时候绝不能让当事人回过神来。

    所以雾茫茫赶紧换成双手握住沈庭的手,“你是嫌弃我了吗?嫌弃我的出身?可是我跟你在夜总会认识的时候才十六岁,我的第一次也是你的,你不能这样狠心!”

    雾茫茫唱作俱佳,眼泪跟断线的珍珠一般,又转过头去求兰珊,“这位小姐,求求你不要抢走他,我只有他了,好不好?你什么都有,什么都比我好,求你不要跟我抢他好不好?”

    雾茫茫的演技向来是走浮夸路线,这会儿紫薇君上身,让跟她配戏的人都觉得丢脸,兰珊不得不落荒而逃。

    “雾茫茫,你吃错药了啊?!”沈庭抓住雾茫茫的手,总算是逮着机会掐断雾茫茫的年度悲情大戏了。

    长这么大,沈庭大约从没像今天这般丢脸过。

    但是雾茫茫还处在余韵的眩晕中,泪汪汪地道:“我疼,你别这样,我从今往后好好过行不行?我这都打了五胎了。”

    “你神经病啊?!”沈庭简直无语了。

    雾茫茫此刻也彻底回过了神,被人当面骂神经病的感觉,真的是糟糕透顶。

    她没再开口,但是眼泪却止不住,无声地往下面落。

    可是女人流泪的时候,并不是单纯的为某件事流泪,一时想起最近的遭遇或者人生的悲欢,既然已经哭了,就干脆索性一次哭个够。

    雾茫茫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不说话,只不停用手背擦着泛滥成灾的眼泪。

    沈庭这辈子大概是拿话少的女人没辙了,雾茫茫这种默默的委屈和悲伤刚好击中他的同情点,语气不得不放缓,“对不起,我不该骂你。”

    雾茫茫正忙着哭呢,没工夫理会沈庭的道歉。

    沈庭从桌上拿起餐巾纸递给雾茫茫,雾茫茫根本就不接,撇开头继续哭。

    沈庭不得已,只能自己拿着餐巾纸给雾茫茫擦眼泪。

    雾茫茫抬起头握住沈庭的手,果然是鲁男子,这种餐巾纸擦得她脸很疼好么,不过气氛这么好,绝不可以说那种破坏氛围的话,雾茫茫执手相看泪眼地望着沈庭,“你不要嫌弃我的出身好不好?”

    这简直就是没完了,沈庭真是无法理解现在年轻女孩儿的作风。

    “茫茫。”

    有一种声音一听就是来自雪域高原。

    雾茫茫身体一僵,真不敢相信自己会这么衰,她这会儿手里还抓着沈庭的手呢,她赶紧慌忙地放开。

    放开之后又想,她这动作也太做贼心虚了一点儿,怎么怎么做都是错。

    “路随。”沈庭出声招呼路随。

    片刻后他才反应过来,路随居然第一个喊的是雾茫茫而不是自己。

    雾茫茫早就习惯了路随的冷处理,没指望他能上来指着她鼻子骂她红杏出墙。

    雾茫茫乖乖地走到路随身后,对着沈庭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表示自己被他害死了。

    “你们……”沈庭迟疑地问出。

    路随还没开口,雾茫茫就赶紧挽住了他的手臂,刚才围观的群众还没结账走人呢,戏总不能唱了一半就换剧本。

    “你怎么来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不亲眼看见他背叛我,我总是不能死心。”雾茫茫道。

    后面雾茫茫不得不很狗腿地又加了一句台词,“对比之后,我发现你才是对我最好的人,我已经彻底放下了。”

    雾茫茫对着沈庭摆了摆手,“慢走,不送。”

    求“奸/夫”赶紧离场。

    路随看了一眼桌上的两套餐具,转而问沈庭道:“你朋友走了?一起吃吧。”

    沈庭点点头。

    三个人一起往包厢去,走到一半路遇洗手间时,雾茫茫道:“我想去洗手间。”

    话虽如此,但是她的手臂却依旧挂在路随的手弯里,一副要拖着路随进女盥洗室的态度。

    “你先去吧,路琳在包厢里,滕王阁。”路随朝沈庭点了点头。

    沈庭转身走人时,雾茫茫总算松了一口气,这种事情根据她的经验,一定要及时解释,否则不知道会发酵出什么奇怪的味道。

    “那个,刚才我从洗手间出来,正好碰到沈庭。”雾茫茫当然不能拉路随去女盥洗室,但好在旁边有一株莫大的盆栽,她将路随拉到角落里开始解释。

    “他是来相亲的,结果他嫌弃那女的太聒噪,就强行拉我去给他解围。”雾茫茫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真不知道我是什么命,当初肖故宫看不上沈媛梓,也是拉我去给他解围,我这都快成职业的恋爱破坏神了。”

    雾茫茫双手合十在胸口,求饶地看着情绪不明的路随,“你能理解吧?”

    “我刚才拉他的手呢,是因为太入戏了,一时还没有转过弯来。”雾茫茫把能解释的都解释了一遍,“你是知道我的,对吧?我周一就去约吴医生好不好?”

    但是路随依然没有任何表示,雾茫茫被他盯得腿发软,看来这位不吃软,但她又硬不起来。

    雾茫茫只好正色道:“不管你信不信,但我这辈子是绝不会出轨的,将来我若是移情别恋,一定会告知你,分手之后才开始。”

    “移情别恋?”路随在嘴里咂摸了一下这个词。

    雾茫茫赶紧道:“但是,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最多只有百分之一。有你珠玉在前,我怎么还可能看得上其他瓦砾呢,对吧?”

    雾茫茫觉得面对路随,她这哄人的技术简直是一日千里地进步。

    这种男女角色颠倒的画风,她自己也觉得醉醉哒。

    “不是要去洗手间吗?还不去?”路随道。

    “我不是想去洗手间,我这不是急着跟你解释,怕你气坏了嘛。”雾茫茫这情话说得是越来越溜,她都快理解宁峥是怎么修炼出来的了。

    “去洗手。”路随道。

    雾茫茫站在洗手池跟前时,才反应过来,路随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这男人的表达过于隐晦,她只好靠猜的。

    出来时,雾茫茫将白白嫩嫩的小手摊到路随的面前表功道:“洗干净了,我还用了洗手液”。

    现在只有我的味道了,这句话雾茫茫没敢说,怕戳得路随恼羞成怒,她这做人女友的真心不容易。

    “嗯。”路随应了一声。

    雾茫茫的手被路随拉起,跟着他一前一后地进了包厢。

    雾茫茫觉得这种当面秀恩爱的动作真心幼稚,但又不敢对路随讲。

    “你们怎么这么慢?”路琳不耐地道:“去洗手间都要一起?总不能你上厕所还需要茫茫帮你扶着吧?”

    雾茫茫顺嘴答了一句,“扶什么?”

    (上接)

    等雾茫茫反应过来时,真想给路琳跪了,她不是不懂这些,只是压根儿没料到路琳说话如此豪放,所以压根儿没往那边儿想。

    但此时顺着路琳的话一想,雾茫茫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好在两位男士都有听而不见的技能,直接忽略了这个冷笑话。

    路随刚坐下,电话就响了起来,是宁峥。

    他接电话时,其他三人总不能冷场,路琳向沈庭道:“对了,刚才还没顾得上问你,媛梓不是说今天你和凯越电子的兰小姐约会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雾茫茫和沈庭的视线在空中碰了碰,又各自撇开。

    “嗯。”沈庭应了一声。

    他和路随真不愧是朋友,雾茫茫一直在想,这两人都怎么交流啊?

    你“嗯”我“啊”的。

    “宁峥等下要过来。”路随放下电话,招了服务生来让他将菜全部撤下重新上一桌。

    实际上宁峥和沈媛梓此刻已经快到了,所以很快就出现在了包厢内。

    “哟,今天什么日子,人这么齐?”宁峥笑着走进来,手臂上还挽着沈媛梓。

    不过下一秒宁峥就意识到,这座位不太对劲。

    雾茫茫怎么会坐在路随的旁边?

    雾茫茫多灵醒啊,都不用宁峥问,她就在新来这两位吃惊的眼神里对路随道:“我要喝汤。”

    路随拿起雾茫茫面前的小碗给她盛了一碗。

    如此一来,彼此关系显而易见,宁峥和沈媛梓也不用怀疑了。

    “你们怎么来这么快?”路琳问。

    “他突然说要来玩儿枪。”沈媛梓挨着路琳坐下,嘴里的他自然是宁峥。

    “哦。”路琳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宁峥。

    恰好沈媛梓此时有电话进来,起身出门接电话,宁峥看向路随和埋头喝汤的雾茫茫道:“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路琳果断撇清,一点儿也没有姐弟友爱之情。

    “两位真是够低调啊。”宁峥笑道,如果他看向雾茫茫的眼神不是那么凌厉的话,笑容会更真诚的。

    宁峥没想到自己会看走眼,雾茫茫对他冷淡原来不过是想抱上路随这条更粗的大腿而已。

    不过宁峥没想到的是,路随空窗这么几年之后,居然真被雾茫茫这小妖精给拿下了。

    “早晨看到你发的微博,我还说谁给你挑葱花呢。”宁峥道。

    “什么葱花?”路琳侧过头来,也拿出手机刷了一下,感觉自己的眼睛被闪了一下。

    其他人不知道路随私底下的一面,路琳难道能不清楚,看着他穿尿不湿长大的。

    路随根本就是个被家人和女人宠坏的男人,但他的确足够优异,所以那些光环似乎掩饰了他所有的缺点。

    但路琳觉得路随根本就是晚上开车时开着远光灯的迎面来车,瞬间闪瞎了你的狗眼不说,下一秒就要了你的命。

    真不知道这些女人都图他什么?

    不得不说,路随挑葱花这张照片,路琳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那画面真不敢想。

    还让不让人好好喝汤了?!雾茫茫真想甩碗。

    幸好沈媛梓推门进来,将矛头直指沈庭。

    “哥,你怎么回事啊?兰珊都被你气哭了,说你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夜总会的公主。”沈媛梓有不满地道。

    前半句还好,后半句让雾茫茫直接快将头埋到碗里了。

    沈庭懒得搭理沈媛梓的“道听途说”。

    沈媛梓早已经习惯她哥的沉闷,活该他有钱有貌,但却一直没有女朋友,谁受得了啊。

    “我不管了,兰珊等下也要过来,你跟她解释清楚。”沈媛梓气呼呼地坐下。

    天了噜,岂不是当面就要被拆穿?雾茫茫不由为自己和沈庭捏了一把辛酸泪。

    说曹操曹操就到,兰珊虽然被雾茫茫气跑了,但并没有离开。

    不过她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后面还跟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大美人。

    是兰玥!

    雾茫茫忍不住激动了起来,为旁边的路琳道:“是兰玥珠宝的那个兰玥吗?”

    路琳点了点头。

    这位绝对是雾茫茫的偶像。

    家世显赫、才华出众,更要命的是颜值直接秒杀当今各大女星,兰玥珠宝从来不请其他明星代言,老板兰玥当初可是无数宅男的梦中情人,好几年都荣登本城男士心中最想和之xx的女性的冠军宝座。

    还曾蝉联本城第一美人的宝座五年,至今也没人能打破她的记录。

    重中之重是,如今赫赫有名的兰玥珠宝是兰玥在十八岁时她自己创立的,虽然背后的确是托家族之福,但雾茫茫知道同样的家世,却很少有人能做到兰玥这般成功的。

    尽管如今的兰玥年华不在,已经是四十岁的人了,但她的容貌简直是逆生长,看起来最多三十岁,而且那气质真是让人望尘莫及。

    兰玥就是雾茫茫的偶像,因为她知道自己这辈子是不可能混得像兰玥一样成功的。

    而兰玥正是兰珊的姐姐。

    兰珊一进门就看到了雾茫茫,不由一阵冷笑,转身就要往外走,却被兰玥轻轻拉住,“怎么了?又发什么脾气?”

    真人连声音都这般温婉好听,雾茫茫彻底被征服了。

    兰珊委屈地道:“既然她坐在这里,我又何必来自取其辱。”

    “她?”兰玥顺着兰珊的眼神望过去,就看到了雾茫茫。

    雾茫茫尴尬至极,总不能说是因为兰珊太聒噪了,所以沈庭找她演戏吧?

    兰珊侧头在兰玥耳边说了两句,兰玥看了一眼雾茫茫,又看了看路随,微笑着拉着兰珊入座,“你肯定是误会了,这位小姐刚才一定是在跟你开玩笑。”

    雾茫茫赶紧顺着兰玥递过来的梯子滚下去,“对不起,刚才我开了个无聊的玩笑,就是想捉弄一下沈庭,想看看他变脸的样子。他刚才发火的表情还真是好笑。”雾茫茫也不管别人笑不笑,自己先“强颜欢笑”了起来。

    “哪有人这样开玩笑的?”兰珊对沈庭的气虽然消了下去,但是对雾茫茫的气可又飙升了一截。

    兰玥捏了捏兰珊放在桌下的手,“真是遗憾我当时不在,其实我也很想看沈庭变脸的样子,他这人一年四季都是这副表情,是有点儿单调呢。”

    真是英雄所感略同,雾茫茫都想奔过去握住兰玥的手向她诉衷情了。

    路琳表示赞同,沈媛梓则神情冷淡地看着雾茫茫。

    既然兰珊消了气,彼此都是老熟人的众人立即热络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回国的,也不通知我们给你接风?”路琳问兰玥。

    “昨天刚回来的,这不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联系嘛。”兰玥笑道。

    她说话声音温温柔柔,笑容也是温温柔柔的,虽然美得惊人,却具有一副邻家姐姐的亲和力,似乎和宁峥、沈庭他们的关系都很不错。

    “那正好,人都在就今晚上吧。”路琳道。

    兰玥笑着点了点头,大大方方地往路随看去,“好久不见。”

    路随回了一句,“是啊。”

    雾茫茫抬眼往路随看去,这人唇角的弧度居然比平日都温柔了好几度,女神的魅力果然是无远弗届。

    路琳往雾茫茫的方向靠了靠,“她是路随的床伴。”

    雾茫茫立即被刚刚喝到嘴里的水给呛到了,幸亏她转身转得快,才没把水喷到桌子上。

    路随将餐巾递给雾茫茫,又抬手在她的背上轻轻拍着。

    待雾茫茫缓过气来,这才转过头对大家说,“抱歉。”

    虽然兰玥是路随床伴这件事让她乍听之心很惊讶,但之后她心里莫名生出一种自豪来,这种自豪似乎来源于我的男朋友居然睡过我的女神。

    就像广大观众那种“我男朋友居然睡过志玲姐姐”这种自豪感。

    “这位小姐我还不认识呢。”兰玥微笑地看着雾茫茫,似乎不像是他们这个圈子的人。

    “我女朋友,茫茫。”路随开口道。

    兰玥脸上的笑容不变,但兰珊脸上的“不可思议,怎么可能”的表情却压也压不住,若是换了别人,兰二小姐估计得骂一句:你眼瞎啦,居然舍我姐姐而就这个蛇精病?

    不过她不敢撩路随的虎须,所以只能用瞪得比牛还大的眼睛来凸显自己的震惊。

    其实兰珊的心理活动也是雾茫茫的心理活动。

    路随这是脑子进水了吧?

    “你女朋友真漂亮。”兰玥赞道,“很年轻。”

    “谢谢。”路随道。

    成熟男女的对白,简短几个字就把彼此心情都表达得淋漓尽致了。

    路琳大概觉得雾茫茫被水呛得还不够,又侧头在她耳边道:“是兰玥甩了路随。”

    当当当当!

    如果说兰玥在雾茫茫心里本来是金子打的招牌,那么现在就是金镶钻了。

    对于兰玥甩掉路随这件事,雾茫茫一点儿也不意外,女神值得更好的男人。

    雾茫茫的表情出乎了路琳的意料,她本以为会看到小女生的嫉妒,哪知道雾茫茫看向兰玥的眼神简直就是闪着星星的陶醉。

    比起男人而言,其实女人更喜欢看女人,看到让自己心仪的女人时总忍不住看了又看,从头到脚,从发型到服饰都要欣赏一番,并在心里给自己也照着这样装备一番。

    但雾茫茫觉得自己穿旗袍肯定穿不出兰玥身上的这种妩媚迷人的味道。

    本来大家到山庄来都是抱着玩儿枪的心思,但是兰玥似乎对这些东西很不感冒,众人很自然地将就她,将聚会地点换到了玫瑰花园。

    玫瑰庄园是兰玥的产业,里面种的是全世界收集而来的各种玫瑰,尤其以它的玫瑰下午茶而著名。

    xx夫人到本城时,也慕名到访过玫瑰庄园。

    兰玥珠宝的徽标就是一朵钻石玫瑰,可见女主人对玫瑰的热爱,以至于雾茫茫也格外喜欢这种花。

    “介意借你男朋友说句话吗,茫茫?”兰玥看向雾茫茫。

    “当然不。”雾茫茫都恨不能将路随打包给兰玥送到床上去,总觉得破坏他们这对cp的自己很有罪恶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