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41|Chapter 41



    原来路随嘴里的山庄就是玩儿枪的地方,路琳还没到,路随先带雾茫茫去了室内练习场。

    “会不会?”路随问雾茫茫。

    小瞧人了吧?

    “姑奶奶玩儿枪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雾茫茫乜斜着看向路随。

    “姑奶奶保养得真好。”路随赞道。

    雾茫茫摸摸脸,嘿嘿,演过火了。

    “那要不要比一局?”雾茫茫很有自信地问。

    “你确定?”

    路随这话说得可真是太挑衅了,雾茫茫道:“确定肯定以及一定。”

    “ok。”路随点头。

    “既然是比赛,总得有点儿彩头吧?”雾茫茫的眼睛在路随身上贼溜溜地扫了一圈。

    “你说。”路随站在器械柜前挑选枪支。

    “你要输了,就穿牛仔裤裸/上身让我拍你的腹肌发微博,嗯……”雾茫茫决定将限制条件提得严密一点儿,“牛仔裤的裤扣不许扣。”

    好身材齐分享嘛。

    总得留点儿纪念嘛,雾茫茫一心想要赚够本儿。

    路随没说话。

    雾茫茫有点儿忐忑,生怕路随反口不跟她赌了,这么好的机会,错过真的很可惜。

    要求提得好像是有点儿过分,其实雾茫茫本来还想让路先生露毛的,都没敢提。

    “可以。”路随欣赏了片刻雾茫茫的表情后点头同意。

    yes,雾茫茫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一个“二”。

    “那我的彩头呢?”路随问。

    “你随便提啊。”雾茫茫很大方。

    “好像没什么需要的。”路随道。

    雾茫茫的眼珠子差点儿没把路随给瞪穿,这话太打击她这么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了。

    “要不要我帮你想啊?”雾茫茫假好心道。

    “你说。”路随选好了枪,用旁边的手帕擦了擦。

    雾茫茫凑到路随面前道:“要不,我肚脐给你舔五分钟?”

    当姑奶奶不知道你的癖好呢?

    路随诧异地道:“我为什么要舔你的肚皮?”

    雾茫茫感觉自己的脸被打得“啪啪”响,但输人不输阵地硬撑道:“那给你舔一下脚趾头好了。”

    “那我岂不是只能输?”路随问。

    “那你要不要比?”雾茫茫被路随气得跳脚。

    “那还是换肚脐好了,不过得抹上鲜奶油。”路随道。

    雾茫茫想象了一下跟个生日蛋糕一样的自己,讥诮道:“要不要再点根蜡烛啊?”

    路随摇了摇头,“我没有特殊嗜好。”

    雾茫茫脸顿时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男人自打成年后估计提到蜡烛想到的就再也不是单纯的生日蛋糕了。

    “好,一言为定。”雾茫茫一锤定音,然后拿起自己挑选的枪,当着路随的面,十秒内利落地完成了装夹上膛的过程。

    她自己都忍不住给自己赞了“帅”字。

    “当年我大学的志愿可是想填警校来着。”雾茫茫甩给路随一个“你后悔已经晚了”的眼神。

    不过那个志愿被雾老板和柳女士痛打了一顿之后,雾茫茫就忍痛放弃了。

    要知道当初她可不是一般地迷恋007,立志要当那种美艳绝伦能打能杀的邦女郎。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蛮好笑的。

    “嗯。”路随不痛不痒地应付了一声,“你先还是我先?”

    雾茫茫道:“我不占你便宜,咱们石头剪子布吧。”

    路先生当然不同意这么幼稚的游戏,“不用,你选就行了。”

    “不,那样我胜之不武。”雾茫茫很坚持,既然要赢就要赢得漂亮,绝不给路随说闲话的机会。

    路随只好转头向工作人员借了一枚硬币,“你选。”

    “花。”雾茫茫道。

    结果路随真扔出一枚花来,雾茫茫道:“那我先吧。”

    其实射击比赛的时候,后面射击的人理论上会有小小的心理优势,雾茫茫这也算是礼让了。

    路随轻轻一笑,“看来你对自己很有信心。”

    雾茫茫对着枪口做了个吹气的动作,“不要看不起女人。”

    雾茫茫带上耳罩,双手平举端起枪,第一发就打出了9.2环的好成绩,看来今天的手感很不错。

    “很不错。”路随是在她身后看着她打这一枪的。

    雾茫茫淡淡一笑,高手气场全开,恭维什么的尽情的来吧,姐hold得住。

    路随□□的姿势很帅也很酷,雾茫茫在他斜后方看着他的侧影,心跳不由有点儿加速,她最受不了就是这种拿着枪的007特质的老男人了。

    有那么一瞬间,雾茫茫真想邀请路随去银河系流浪当一对儿雌雄大盗,从此过上你抢银行我放风的幸福生活。

    再不济进入国安局当一对夫妻间谍也不错啊,从此过上为国为民,绚烂多姿的生活。

    不过响起的枪声毫不留情地打断了雾茫茫正美好的幻想。

    9.8环。

    雾茫茫暗叹,路随不当狙击手实在可惜了。

    第一枪就差了0.6环,雾茫茫的心理压力不可谓不大。

    不过,蛇精病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雾茫茫端起枪站到靶子面前时,冷酷杀手就自动附身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她这就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冷艳高贵女杀手。

    10环。

    一连三枪都是10环。

    不过鉴于路随的发挥太过稳定,平均值都在9.2环以上,其间也打出过两次十环,雾茫茫是直到倒数第二环才把比分追平的。

    最后一环可就是关键了,而且雾茫茫还得先出手,若她发生了失误,那路随可就捡了大便宜了,至少心态上会平稳很多。

    雾茫茫有点儿小紧张,她既不想变成生日蛋糕被人舔,又超级希望能把路随的腹肌放到网上去。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

    大概是路随为人太低调,路家又掌控着民之喉舌的媒体产业,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有关他个人的信息见诸媒体。

    当然微博不算。

    这种自媒体方便灵活又快捷,□□也很方便,就是金小胖,也挡不住人民的力量(总有一天会挡不住的)。

    达者兼济天下。

    雾茫茫自觉身上肩负着让广大姐妹们都饱饱眼福,看看帅哥腹肌的重任,让大家一起投身到减肥健身的运动事业之中去。

    总之,绝bi很有成就感。

    鉴于有欲有求,所以雾茫茫端起枪又放下,放下枪又端起,都不敢开最后一枪。

    其实枪赛,说白了就是比心理素质,比的就是自信,自信自己看到的那个点就是想要的点。

    眼力、体力什么的都还是其次。

    被称为枪王的王义夫还戴眼睛呢,最后一次夺冠的时候年纪也很大了,身体也不怎么好。

    雾茫茫深呼吸了几口,她可不要被打脸,心里默念,杀手附身,杀手附身。

    10环!

    雾茫茫内心欢呼狂喊。

    觉得自己简直堪称中国第一女射手了。

    此等心理素质简直可以去百米高空走钢丝了。

    雾茫茫表面默默其实内心激动得流泪地收好枪,以极端平静的微笑走到路随身后,“我好了,该你了。”

    她绝不肯流露出得意的笑容。

    因为小人得志才会猖狂。

    而立于不败之地的女枪神是不会这么轻浮的。

    “你尾巴已经翘起来了。”路随扫了雾茫茫一眼道。

    雾茫茫叹息,看来还是没有修炼够。

    胜负已经没有悬疑,至多就是平局,路随端起枪倒是很轻松,很快成绩就出来了。

    9.9环。

    雾茫茫用手捋了捋头发别在耳后,这是绿茶的经典标志。

    “9.9环,也很不错呢。”雾茫茫用志玲姐姐的声音鼓励路随。

    “你很久没玩儿了吧?我当初很喜欢这个,几乎每周都练呢。(所以并不是你技不如人,而是我太勤劳。)但是你能打出这个水平,应该算是很有天赋的了(我的天赋当然比你更高啦)。”雾茫茫果断忍不住地小人得志了。

    “技不如人,甘拜下风。”路随输得很有风度。

    “没有没有,你多练习练习,下回咱们再来过。”雾茫茫谦虚地道,“你发挥很稳定,这是非常难得了呢,不像我,时高时低的。”

    “就你这水平,参加奥运会都够格儿了。”雾茫茫不遗余力地挽救路随的男性尊严。

    “那种场合压力不一样。”整个国家的荣辱都扛在你肩上,亿万观众瞩目,哪里会像今日这般轻松。

    “也是哦。”雾茫茫附和道。

    不过等两个人走出室外时,雾茫茫还没有嘚瑟够,而路随输得又太过淡定,于是雾茫茫决定再接再厉地上去作死,从背后一把抱住路随的腰,踮起脚在他耳边吹气道:“你乖乖的,洗干净了等我哦。”

    “愿赌服输,我不会食言的。”路随转过身顺手将雾茫茫圈在怀里。

    “这么恩爱啊?”路琳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转身时雾茫茫顺势亲热地侧向依入路随的怀里,她是个坏人。

    姐弟事儿逼的戏码她真的蛮想看的。

    她是蛇精病嘛。

    其实哪个美女又没幻想过令两兄弟为自己反目成仇的戏码呢?最劲爆的父子争女也是敢想的,今日换成姐弟,虽然火爆场面有所下降,但是胜在新颖嘛。

    奉旨抽风之后,雾茫茫就再也不用掩饰自己心底巨大的恶意,不用装白莲、安心当绿茶了。

    路随没有推开雾茫茫,不过腰上挂着过长的挂件实在不利于行走,于是改而拉起雾茫茫的小手,一起向路琳迎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