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40|Chapter 40



    路随侧头看向雾茫茫,配合地道:“一条龙都有哪些服务啊?”

    雾茫茫一愣,眨巴眨巴眼睛,这还真把她给问着了。

    于是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赶紧拿出手机开始百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雾茫茫觉得自己的下限又被刷了一次,也算是涨“姿势”了。

    而路随此时已经探过神来,指着雾茫茫的手机屏念道:“龙的传人不错,来一套吧。”

    雾茫茫扫向“龙的传人”的解说条:四条龙带猫式吹/箫(摇摆龙、旋转龙、逍遥龙、深吸龙)。

    雾茫茫觉得自己眼睛都要瞎了,赶紧将屏幕按黑。

    “这么喜欢?以前天上/人间没被扫时,没少去吧?”雾茫茫问。

    路随笑着摇了摇头,没说话,直接发动了车子。

    雾茫茫探头去看路随的表情,“天上/人间对路先生来说档次应该低了点儿,怎么着也该五百美金一小时起跳的才能配得上您啊。”

    雾茫茫越说越来劲儿,“最近刚爆出湾湾女星的卖yin案,像您这种身份,应该也有人给你牵过线吧?两百万新台币一晚,啧啧。”

    雾茫茫不由就想起了刘太杜宜君,在路随的草原别墅里他们可是相谈甚欢的,这位刘太雾茫茫听说过一些小道消息,似乎也兼职为明星找来钱快的外快的。

    路随直觉头疼,女人的发散思维太过可怕。

    “你这是什么素质?有你这样追问客人*的吗?把你们经理叫过来。”路随道。

    “狡猾。”雾茫茫嘟囔道。

    但是她真的非常好奇,不过路随这态度又让她暗骂,果然是一肚子坏水儿的老男人。

    雾茫茫琢磨着得让路随出一份健康报告才好让人放心。

    “怎么,我的性/生活很感兴趣?”路随问沉默下去的雾茫茫。

    雾茫茫摇摇头,“确切的说,我是对男人感兴趣。”这种知识多了解一点儿,以后微信群开午夜场的时候,她才能充当专家嘛。

    不过路随似乎没有为雾茫茫科普的打算,转而问:“早饭想吃什么?”

    这话题跨越太大,而且这人刚抛出一个让人脸红的话题,居然又鬼扯到吃饭上面,雾茫茫接受无能。

    但嗅到街边肥肠粉的香气时,雾茫茫又忍不住叫道:“停一停,停一停,就吃这个。”

    “老板,清汤肥肠粉一份,多加一份肥肠,不要葱。”雾茫茫熟门熟路地下单,根本都不用问路随的意见,因为他很难得地皱起了眉头。

    雾茫茫在他开口前已经比出了噤声的食指,“我知道,这种东西吃了不好,想着也怪恶心,但这也是咱们大中华的传统美食嘛。而且我又不是天天吃。”

    “这家肥肠粉点评网上评价很高呢。”雾茫茫将手机在路随面前晃了晃,“你真的不要来一碗?”

    路随摇头,拿纸替雾茫茫将板凳擦了擦,又把她面前的桌子擦了擦。

    雾茫茫的早餐饭量比较大,此外又叫了一个牛肉锅盔,这个配肥肠粉是绝配,她轻轻咬着牛肉锅盔,见忙得满头大汗的老板端上来的肥肠粉居然有葱,不由埋怨,“老板,都说不要葱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太忙了,我弄混了。”老板满脸堆笑,但也没说重煮一碗的话。

    雾茫茫只能摆手,“算了。”

    有葱雾茫茫当然是不吃的,只能咬着锅盔看向路随,但路先生显然没有宁峥那种自觉。

    不过雾茫茫是很好意思提出要求的,“你帮我把葱都挑了吧,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

    路随看扫了一眼雾茫茫,“再叫一碗就行了。”

    “干嘛那么浪费呢?非洲还有好多儿童吃不饱呢。”雾茫茫显然是忘记自己当初对宁峥说的话了。

    “你不想帮我挑吗?”雾茫茫睁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问,她感觉自己已经快把自己作死了。

    哪知沉默之后,路随竟然真的拿起筷子慢慢给她挑起葱花儿来。

    雾茫茫心里一阵激动,忍不住拿出手机对着路随的手一阵猛拍,然后选了一张角度最美的,递到路随跟前晃了晃,“你的手挑从葱花的时候真好看。”

    雾茫茫收回手美滋滋地自己又欣赏了一番,“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的手好看,像弹钢琴的手,不过挑起葱花来没想到更好看。”

    此等美图必须分享微博,“他低头细心给你挑葱花的时候,手真是苏到爆。”

    很快就有评论秒回,“好看,流口水。”

    “好看,求摸我。”

    “手指好长!!!”

    “呃,我就知道不只我一个人关心的重点是长短。”

    雾茫茫强忍住笑意,将手机收好。

    抬头就见斜对面穿粉色毛衣的女孩儿和她男朋友正亲亲我我的腻歪,隔壁的好几个女的都一直不停扫视路随,就那个粉毛衣女孩儿一点儿没关注过。

    “吃不下了,你帮我吃。”粉毛衣把面前的肥肠粉推到男孩儿的面前,男孩儿笑了笑在粉毛衣脸上亲了一口,低头就用筷子大口吃起来。

    粉毛衣奖励地在男孩儿耳朵上亲了一口。

    这种分享口水的甜蜜和亲昵还真是让人怀念和羡慕啊。

    这才是谈恋爱嘛。

    雾茫茫转过头来看自己对面这尊玉菩萨,假装的亲民,其实一点儿都不亲民。

    路随已经挑完了葱花,将碗朝雾茫茫推了过来。

    雾茫茫将手里吃剩的一半牛肉锅盔向路随递过去,努了努嘴巴,示意地“嗯”了一声。

    路随接过去,直接放到了桌子上。

    瞧瞧这就是差距。

    雾茫茫一时觉得听没有意思的,吃了两口肥肠粉就放下了,“我吃饱了,走吧。”

    上车时,雾茫茫坐得非常靠窗,脸也一直朝着窗外,几乎都快贴到了车门上了。

    路随也一路无话,雾茫茫觉得她这恋爱谈得跟默剧似的。

    她的生气都表现得如此明显了,路随也没说上来哄一哄。

    老男人的精乖,早就学会了女人生气的时候,让她自己先气一会儿,消气了再谈。

    雾茫茫看着车窗里自己模糊的脸,有些想念最初那个为自己皱一下眉头都要忐忑许久的人。

    哎,她是不是也老了,居然开始忆从前了。

    雾茫茫自嘲一笑。

    车停在山庄门口,雾茫茫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但车门却打不开,她不得不回头去看路随。

    “还在生气?”路随问。

    相较于雾茫茫的斤斤计较,自苦自恼,路随就显得轻松惬意了许多。

    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选手站上擂台,雾茫茫真是不想认输也得认输。

    她还处在对感情的向往之中,而路随却已经跳过这一步。

    他找女友的确如他所说,那就是冲着结婚去的。

    一个生活习惯合宜的人,一个能生儿子的女人。

    “我为什么生气?你又没惹我。”雾茫茫言不由心地道。

    路随道:“我不吃你剩下的锅盔,只是我个人的生活习惯而已,和彼此的感情并不相关,即便吃了,也不能证明他们爱得就很深。”

    哦哦,雾茫茫心想原来路随也看到那一对了。

    想想也是,那一对的恩爱秀得实在太惹眼了。

    雾茫茫挑衅地看向路随:“那如果我说,我的生活习惯就是,男朋友必须无条件地吃我剩下的东西呢?这样的话,我每次点餐之前就不必纠结自己是否能吃完,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试什么就试什么。”

    女孩子总该尝新,买了来又吃不惯,顺手塞给男友,他无条件的吃下去,这就是甜甜的宠溺。

    无关金钱。

    路随道:“你完全可以想试什么就试什么,吃不完并不要紧。”

    雾茫茫找茬地道:“可我又觉得节约是一项美德。”

    “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生活习惯并不相容。”雾茫茫看着路随的眼睛道。

    “那么你是认为这件事情在我们的生活里所占比重有多大呢?”路随问。

    好吧,是有点儿小题大做,雾茫茫承认。

    “如果不是至关重要的问题,我们能否暂时将它放到一边,求同存异。”路随道。

    该死的理智老男人。

    雾茫茫有点儿绕不过去,最后挣扎道:“但我要将这件事情记下来,量变能引起质变。”

    路随点点头。

    雾茫茫拿出手机点开备忘录,写下:

    十一月二日,不肯吃我剩下的牛肉锅盔。另,他挑葱花一点儿也不认真,还剩下好几粒。

    雾茫茫写完还拿给路随看,“看看吧,没什么问题就签字画押。”

    路随真是哭笑不得。

    “是柳女士的态度令你难受了吗?”路随替雾茫茫打开车门。

    雾茫茫一时不解,继而是装傻,“怎么这样问?”

    “你今天突然有点儿……”路随大约在遣词造句,最后选了一个单词,“aggressive(好斗的)”。

    “听不懂,说中文。”雾茫茫道。

    其实中文还真不好表达。

    “你今天是吃了炸药吗?”路随问。

    雾茫茫其实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想和柳女士唱反调,导致她也开始和路随唱反调。

    “不是,其实前几天我的乖巧才是装的。”雾茫茫坦白道。

    现如今雾茫茫的处境是进退两难,只好将决定权交给路随。

    其实路随于她就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不过经过昨天那一出,相信不久的将来大家就会得知她和路随的关系。若是就这么分手了,让人知道她连路随的滋味儿都没尝过,雾茫茫觉得自己铁定要被笑死。

    哎,面子这东西,虚头巴老的,但是吧,你又没法儿不在意。

    雾茫茫这会儿就是希望路随能主动把自己给踹了,反正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万幸。乖巧的女孩儿我见多了。”路随道。

    雾茫茫觉得自己真是太后知后觉了,她就说路随怎么就看上她了呢?

    乖巧、美貌的女孩街上一抓一大把,馅饼儿怎么就掉她雾茫茫头上呢?

    雾茫茫虽然也曾不切实际地幻想过路随是不是对她一见钟情什么的,或者不知不觉就深爱而不能自拔。

    但她也知道那就只能是随便想想。

    今天可算明白了,搞半天人家这是拿她当新鲜刺激的玩意儿玩儿呢。

    雾茫茫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最近她跟着路随都快把自己给压抑成钓鱼女郎了。

    想不到人家路随根本就不稀罕钓鱼与狼,就是看上她的抽风了。

    雾茫茫心想,自己今后大约也可算是“奉旨抽风”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